洛南初連忙擺手道:「坐下。跟老子聊聊天。」

蘇羽咧嘴一笑,又坐了回來,繼續道:「我說你也該給我找一個師娘了。要不然你這副小白臉,多可惜啊。」

「這天下女子,誰能配得上我?」洛南初得意的挑了挑眉毛。

蘇羽撇嘴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

不敢破功。」

洛南初翻著白眼,內心無比後悔當初修鍊的時候被這小子給發現了秘密。

他之所以有今天這幅奇特的模樣,便是修鍊了一種童子功,終生不能行男女之事,不然氣息逆行,經脈受阻,一個不甚便是爆體而亡的下場。

二人就這樣坐在木屋中,靜靜的聊天,三年未見,蘇羽對自己這個亦師亦父的師傅也是甚是想念,而後者一生無妻無子,更是將蘇羽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如若不然,又豈會在遊歷世界,修行自身的時候還惦記著蘇羽的情況呢?

四九城之行,西門族之戰,等等一切事情,只要是關於蘇羽的,他都了如指掌。

這位殺手之王,像極了剛送孩子進幼兒園的父親,可謂是操碎了心。

蘇羽也沒再提自己雙親的事,不是不想知道,而是沒必要知道。

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呢?正如老不羞所說,雙親已故,他想知道的答案,也得不到了。

他究竟是被拋棄的,還是不小心遺失的,這個答案,或許將要成為蘇羽心中永遠的結。

至於蘇家大少這個身份,蘇羽自己都不相信。

以蘇家的實力,難道還不能證實他的身份?

又或者說,證實了他的身份,還能讓他去前方,當擋箭牌吸引火力?

其實當蘇家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他就明白,自己不可能是蘇家大少。

這個稱呼,也只能用來騙騙那些自以為很聰明的蠢貨罷了。

當然,對於蘇家的安排,蘇羽也是默然的,要不然兩者也不可能心有靈犀的在四九城上演那樣一出好戲。

隨著未來的路越來越坎坷,蘇羽需要借勢,更需要扶持。

而蘇家這個勢,非常之強大。

這條船,他上了,便不會輕易下去!

如若不能借之到達彼岸,他也不介意在半途,毀了它。

「蘇家勢大,所圖更大,你斡旋其中,定要萬分小心。」洛南初語重心長的囑託道。

蘇羽認可的點點頭,回道:「我知道,所以我來找您來了。」

「說說吧,這次找我,到底有什麼目的?」洛南初翻著白眼問道。

蘇羽嘿嘿一笑,拖著搖椅走到床榻邊坐下,涎著臉道:「師傅,你現在是宗師什麼境界?」

聞言,洛南初得意的晃悠了一下腦袋,回了兩個字:「將夜!」

宗師境巔峰。

這就是上一任殺手之王洛南初的實力,比之現在的蘇羽搞了一個大境界還要多。

z級分前中後期,以及巔峰四個小境界。而宗師也同樣的,分小宗師境,大宗師境,宗師大圓滿,以及宗師境巔峰這四個境界。

蘇羽目前不過是z級中期,憑藉著驚人的爆發力以及短時間的戰決式搏鬥,可越級挑

戰z級後期,但在洛南初面前,也不過是一根手指就能輕鬆戳死的料罷了。

「師傅牛掰。」蘇羽伸出大拇指,舔著臉道:「徒兒最近境界停滯不前,但面對的敵人卻越來越強,而且以後要替蘇家吸引火力,現在這實力完全不夠看。所以想請您老指點一二。」

洛南初捋了捋發梢,乾咳一聲:「有點渴了。」

嗖!

一道殘影掠過,蘇羽恭敬的將帶來的百年女兒紅放在了洛南初面前。

好傢夥,這是直接把閃爍用在了送禮上……

洛南初不為所動,微微抬手,隨後在蘇羽疑惑的目光中,伸出兩根手指。

蘇羽會意,立刻將香煙掏出來,點燃后遞了上去。

嘶~

洛南初貪婪的抽了一口,讚歎道:「不錯,夠勁。」

「嘿嘿,只要您想,我隔一段時間就給您送幾條過來。」

此時的蘇大教官,哪還有半點殺手之王的模樣,完完全全就是一條狗腿子。

洛南初調戲了蘇羽片刻,終於收了童心,端著身子,問道:「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是z級中期吧?」

蘇羽沉吟了兩秒,點頭回道:「對。不過經過上次一戰,現在應該摸到了z級後期的門檻。」

「你找我,應該不只是為了突破到z級後期吧?」洛南初眯著眸子看向蘇羽。

蘇羽被洛南初盯的有點不好意思,他摸了摸鼻子,尷尬的點點頭:「嗯,想試試能不能衝擊一下宗師境。」

「……」

聽到這話,洛南初像看傻子一般看著蘇羽,差一點沒忍住一腳將其踹飛出去。

z級中期實力,衝擊宗師境?你讓皇甫璽那小子過來,看他敢不敢說這話,老夫不一刀劈了他……

(本章完)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

……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

勢不可擋。

隨着年底熱門檔期的過去,一乾重磅炸彈的後勁都逐漸消退,《辛德勒的名單》近期開始擴大放映規模,趁著頒獎季的東風,票房穩步上升。

作為奧斯卡前哨,今年的金球獎舉辦日期是1月22日,周六。

西蒙提前一天和珍妮特一起從紐約返回,卻是照例沒有參加金球獎頒獎典禮的意思,只打算在典禮結束后出席一下伊格瑞特公司照例舉辦的餘興派對。

今年的金球獎,包括接下來的奧斯卡,其實都沒有多少懸念。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完全是這個頒獎季內定的大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