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整個荷里活都期待着西蒙·維斯特洛能夠少年意氣一把。

然而,《雨人》放棄金球獎,只是西蒙在為《死亡詩社》鋪路,他依舊是曾經的那種觀點,生別人的氣砸自己家的鍋這種蠢事他是不會做的。《雨人》會如期申報所有可能拿到的獎項。

不過,艾拉·多伊奇曼也因此得到了一份非常難辦的差事。

《雨人》申報的提名中,最佳導演和最佳男演員顯然能夠輕鬆到手,原時空中,這兩個提名也成功地讓巴里·萊文森和達斯汀·霍夫曼斬獲了獎項。

但這一次,西蒙給艾拉·多伊奇曼佈置的任務就是讓巴里·萊文森和達斯汀·霍夫曼兩人只拿到提名無法獲得獎項,就像丹妮莉絲娛樂這段時間會繼續向CAA旗下藝人發出角色試鏡之類的邀請,卻不會雇傭對方一樣。

逆向公關這種事情,競爭對手之間經常發生,但自己讓自己的影片拿不到獎項,這種難度還是非常大的。

這也是西蒙對艾拉·多伊奇曼的考驗之一。

除了《雨人》,丹妮莉絲娛樂還會繼續重點為《死亡詩社》進行公關,公司的目標是《雨人》拿到最佳影片,《死亡詩社》拿到最佳導演。

荷里活各大電影公司已經明顯出現了一股壓制丹妮莉絲娛樂的傾向,這種時候,原本奧斯卡評委眾多難以影響的『缺點』反而變成了『優點』,奧斯卡評委會團隊超過3000人,丹妮莉絲娛樂只要不吝於投入,本身又有着質量過硬的影片,想要拿到提名和獎項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西蒙私下裏還特意為艾拉·多伊奇曼面授機宜一番,將記憶中韋恩斯坦兄弟的那些公關手段教給對方。

這樣的不知不覺中,跨年的一周再次過去。

去年年底檔期的影片還在持續地收割著票房,只是相對於聖誕周的票房爆發,12月30日到1月5日這一周時間,北美單周票房大盤相比上周的1億2236萬美元重新縮水到了9156萬美元,大部分影片都出現了下跌。

《雨人》除外。

由於上映第二周票房意外逆勢上揚,第三周,丹妮莉絲娛樂緊急與院線磋商后,重新調配了262塊銀幕,使得《雨人》的上映銀幕數從1136塊增加到1398塊。

再加上《雨人》持續擴散的現象級口碑,上映第三周,這部電影成為本周大盤上唯一逆跌的影片,票房漲幅為7%,再收1791萬美元,累計票房4623萬美元,同時也輕鬆超越《死亡詩社》,在影片上映的第三周成為本周票房榜單第一名。 小奶娃是靠談娜、唐景行在圈裡打響了名聲。

當然,兩人刻意模糊了她的真實年紀,只說她是個很厲害有些特別的大師。

正如來藍橋醫館求醫的人一樣,真心找關係聯繫她的,大多都是話不多,解決了事情交了錢就走的,絕不多嘴,必要的時候,也會幫忙介紹幾個客人。

也有少數人和項蓮月這樣,以自我為中心,喜歡以貌取人。明明打聽人的是她,托關係聯繫小奶娃的也是她。結果她偏要以淺薄的見識去看待小奶娃。

小奶娃可嫌棄了。

「早知道是你們,樂樂就不過來了,白跑一趟。」

她在這麼熱的天出門,也是很辛苦的好嗎?

項蓮月原本很驚訝,聽了這話,也很不滿。

「我都沒嫌棄你,你倒是嫌棄我了,誰給你的勇氣讓你在娛樂圈裡招搖撞騙的?」

小奶娃撇撇嘴,她就知道這人會是這個反應。以自己的見識去要求和束縛別人,最後只會被人嫌棄,比如這個女人!

「樂樂從不騙人的。」

小奶娃懶得解釋,她慢吞吞的爬下座椅,準備離開。

【神算系統:是否接受盛鈴的委託–揭穿項蓮月的真面目?】

「嗯?」

小奶娃頓住腳步,扭頭,上上下下的打量這個在現實中也很惡毒的女人。

「樂樂沒看到有半透明跟著她呀?」

【神算系統:盛鈴的怨氣太重了。】

小奶娃還是覺得怪怪的。

她算了算,如果這個不知道模樣的委託者和項蓮月有關係,那麼她和項蓮月第一次見面,就應該觸發任務才對?

結果,是第二次見面才觸發。

她動了動聰明的腦瓜子,緊緊盯著項蓮月的臉。

下半張臉都被口罩遮住了,可還是有些紅色印記鑽出來,爬到鼻樑上方,隱約有向上蔓延的趨勢。

聰明的腦瓜子告訴她,這次可以觸發任務,是因為紅色印記越來越大了。

她迅速的得出一個等式,紅色印記大=盛鈴怨氣重。

項蓮月被盯得渾身不自在。

她傲慢的抬起下巴。

「是不是又捨不得走了?你還是想騙我的錢,世界上怎麼會有里這麼壞的小孩?」

經紀人卻是持不同的意見。

他不可能接連被人捉弄,先是遇到一個小孩可以醫治人,又遇到這個小孩當大師。

談娜、唐景行他們不可能所有人都別騙了,這孩子沒準真的有可取之處。

他太想手下的藝人出去賺錢了,乾脆將項蓮月推到一邊。

「你先別說話,讓我和她交流。」

他露出討好的笑,不過這討好特別浮於表面,並不真心。

「小師傅啊,不是我們懷疑你,主要是你的年紀太小了,不如這樣,你露出一手,讓我們看看再做決定如何?」

想了想,他又報價,「不管最後我們是否選擇你來解決問題,我們都會支付一定的報酬,也算是辛苦你跑這麼一趟了。」

他報了一萬,是辛苦費。如果小奶娃可以為他們解決問題,他們當然願意出高價。

蹲在地上的小松鼠吱吱吱了好幾聲。

【神算系統:他們好小氣!】

原本系統在收費方面是很公正的,可跟了這麼個宿主,它也開始看碟下菜了。

如果一個人又壞又蠢,出錢找小奶娃解決問題,小奶娃不會解決,還會宰對方一筆錢,轉頭將錢給捐出去。

如果對方壞得不是那麼無可救藥,而出手解決可以幫助其他無辜的人,小奶娃會出手,但要高價,非常高的價格,不讓對方肉疼不罷休。

反過來,一個人要是很善良又很窮,小奶娃只會要個饅頭或者蘋果。

這種不穩定的收費方式一直讓玄門其他大師有怨言,認為小奶娃擾亂了他們的市場價格,讓他們賺不到錢。

這兩人,特別是項蓮月,屬於又蠢又壞還無可救藥類型的。

小奶娃不想出手。

她在猶豫是否接受任務,只要接受了,就必須和這個女人近距離接觸,甚至去她家看看,才能夠找到線索。

去不去呢?

小奶娃在猶豫。

經紀人乾笑了聲:「你是覺得跑一趟的錢太少了嗎?我可以繼續加價。」

項蓮月冷笑:「鑽錢眼裡去了。」

經紀人倒沒覺得不好,愛錢的比不愛錢的人更難打交道,不愛錢的肯定是想要無法用金錢衡量的東西。他們這類人,反倒付不起。

小奶娃還在轉動聰明的腦瓜子,猶豫接不接任務,小松鼠卻炸毛了。

它跳到桌子上,憤怒的吱吱吱。

「吱吱吱!」

你才鑽到錢眼裡去了。

「吱吱吱!」

宿主可好了,你很壞!

「吱吱吱!」

項蓮月眉頭緊鎖。

她怎麼覺得這隻松鼠在罵自己?

多日來的煩惱讓她直接動手,一巴掌想將這隻松鼠推下去。

她還沒碰到小松鼠,小松鼠就直接躺下了,虛弱的吱吱了幾聲。

項蓮月:「!」

小奶娃回過神來,看到這一幕,瞪圓了眼。

「小統統,你怎麼了?」

她心疼的將系統抱過來,薅了薅毛,又憤怒的瞪向項蓮月。

「你怎麼能欺負小統統呢?樂樂生氣了,才不要理你們!」

她氣得轉身就走。

項蓮月滿臉的不可思議,她居然被一隻松鼠碰瓷了,奇恥大辱啊!

以前參加宴會,她也碰瓷過一些有錢人,一代碰瓷王被松鼠碰瓷。

她呵呵笑了好幾聲。

「要錢是吧,我有錢!」

她認定小奶娃是個騙子,還是個愛錢的騙子,甚至嘲諷之下說了氣話。

「只要你能治好我,我將我全部的財產都給你!」

小奶娃停住腳步,扭頭看她,緩緩眯起眼。

「你確定?」

「確定。」

項蓮月更加瞧不起小奶娃了,果然被她說對了,這人就是愛錢。

「好呀,」小奶娃掐指算了算,確定和自己猜想得差不多后,走回來,拍了拍桌子,「簽合同,簽了樂樂就給你醫治。」

項蓮月已經篤定她是在騙人,還真的讓經紀人去列印合同。

「合同里加一條,如果她沒治好我,她必須反過來支付我一千萬。」

她的財產當然不止一千萬,不過她篤定這個小孩是拿不出一千萬的。

憋了許久的怒意,全都發作在這個小孩身上也不錯! 在投影出的大型屏幕上顯示的是整個東海市的地圖,包括城市街道,山林險地應有盡有,只要你想,你完全可以將地圖擴大到每一條小路,每一個店鋪。

這一切就要歸功於東海市年前的一次全市摸排,將各個死盲區都納入了天網系統,連一些靠近城鎮的叢林也沒放過。

這是一項大型且巨量的工作,東海市發動全部力量也經歷了整整一年時間才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