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凡神色凝了凝,手中的長槍身子一抖,精氣輸入,竟然劇烈的一陣顫抖。

由於慕凡藍色精氣的緣故,槍身的紋路之中同樣的有著藍色表現出來,同時加上之前槍身本就有著的魔氣,此時藍色之中夾雜著陣陣的黑霧。

「動真格的啦?」

甄陽一陣驕傲的笑意,小臂之上的護甲開始釋放出來怪異的氣息,彷彿甄陽並不能夠真正的將其掌握一般。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情況之下,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相當的不錯。

兩人對立站著,而在他們的周身之外形成的一圈一圈的能量圈蔓延開來,身子未動,氣勢完全已經是展開了強烈的廝殺,以兩人為圓心的氣勢,相互的摩擦,竟然是有著火花出現。

「好強,解丹境境界釋放出來的氣勢,竟然絲毫不弱於靈者境境界的對手!」

眾人在驚嘆的時候,不由的紛紛後退。

「小心啊…」

莫知心紅唇輕輕的動了動,眼睛微微的眯起來,漆黑的髮絲在這樣的氣勢之下,向著身後飄揚!

「青鳶決!」

終於,甄陽神色一變,拳頭猛的出擊,一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只能看見拳頭之上釋放出來的光芒,同時還有那一道道向著慕凡飄去的拳印。

「來吧!」

慕凡神了一凝,身法運用而出,手中的長槍甩出一道一道凌厲的攻擊,將飛過來的拳印一一擊碎,同時身子不停變幻著站立的地點,神魂也是極為磅礴的釋放,捕捉著對方的身影。

「當!」

慕凡猛的向著左前的方向一槍甩出,噬魂槍帶著藍黑色的尾巴,快速的砸了下去。

「咚!」

而在長槍砸下去的一瞬間,直到發出一道巨大響徹的聲音,甄陽的身影才是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之前慕凡手中的長槍落下去的時候,甄陽瞬間抬起手臂,將護臂擋在自己的身前,正好與長槍相撞。相撞的同時,光芒四射,慕凡虎口之上,猛的傳來一陣的麻酥之感,手中的長槍向著上方高高的翹起。

「嘩!」

而那甄陽,彷彿就像是沒有感覺的到任何的疼痛,身子繼續向著前面的方向直衝了出去,哪裡,正好是慕凡所在的地方。

被震的真條胳膊都是有點的發麻的慕凡神魂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繼續感受著對方的動作。

甄陽微微一動,慕凡便是感應的到。

但是再一次做出精氣上的攻擊已經是沒有了機會,慕凡眉頭狠狠的一皺,澎湃的神魂力量一瞬間湧進謝乾的腦海之中……

… 當慕凡再一次做出精氣上的攻擊已經是沒有了機會,他眉頭狠狠一皺,澎湃的神魂力量一瞬間湧進謝乾的腦海之中.

「神魂之力?」

對於慕凡的神魂攻擊,甄陽只是淡淡的一笑,並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禦,任由慕凡的神魂衝進他的腦海,身子依舊不受影響向著慕凡的方向直奔。

「怎麼會!」

慕凡臉上露出意外之色,手掌中的長槍一瞬間橫在身前,猛的相前一推!同時魂丹迅速的旋轉起來,攻擊進甄陽腦袋的神魂力量。

只是並沒有攻擊進對方的神海之中,只是簡簡單單的停留在對方的腦海之中、神海之外。

現在有著神魂的感知,慕凡也是終於知道甄陽為何對於自己神魂力量不管不問。

在甄陽的神海之外,停留著一層猶如屏障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這是慕凡第一次的接觸,不過他也是聽說過,這個世界存在著保護神魂的**之類!但是慕凡也是沒有多想,神色凝聚,憑藉著自己異於常人的魂丹和神魂力量,就不信破不開小小的屏障,隨即魂丹迅速運轉,一點點的開始吞噬起來。

「嘩!」

而時間並不等人,就在慕凡侵蝕對方神魂的時候,甄陽一瞬間到了慕凡的面前,一拳直擊。

好在慕凡將長槍橫在身前,將長槍至於對方的拳頭正前方。

「轟!」

一聲巨大的響動,慕凡的身子直接是倒滑著出去。

慕凡橫著長槍在自己的身前,神色威嚴,雙手虎口之上,竟然是有著鮮血流淌出來,槍頭止不住的顫抖著。

「還沒完!」

而甄陽,依舊是沒有停下來,向著慕凡的身子繼續的攻擊而去。

慕凡自然是不會這樣就有所認輸,長槍在虛空之上的一圈的旋轉,帶動身體猛的向著上方躍起,同時雙手緊緊的握著槍身。

「威震八方!」

一聲怒喝,噬魂槍決運用而出。

頓時飛沙走石,虛空顫抖,就連地上的地磚都是快被一塊塊的揭開,向下劈將而來的精氣的長槍外形足有十幾米長,將近一米之寬,拖著精氣的線條有著開山劈川的威勢。

「那是什麼?竟然有著這樣強的聲勢!」

「太強了,至少都是靈級的武技吧!」

這樣的殺招在這樣的時候運用出來,不僅是甄陽,就連柳戍也是有些的始料未及。

柳暮華眼睛大大的綳著,表情都是有點的僵硬起來。

如果用現在慕凡攻擊手段與之前戲謔柳暮華時的攻擊相比起來,簡直是有著千差萬別,如果柳暮華就單單的之前的那些的本領,這一招之下,足夠讓他變成一灘的肉泥。

而戰鬥的一方,甄陽畢竟是名次不低、實力不淺,在這樣的攻擊落下的時候,眼睛之中的慌亂之色微不可聞,繼續行進的身子沒有及時的停下來一瞬間進入了慕凡的攻擊範圍。

就算是這樣,慕凡的神魂侵蝕依舊是沒有停下來,神海之中的魂丹瘋狂的旋轉著。

在甄陽腦海之中,無形的屏障也是一點點的消退,而謝乾顯然是已經有所察覺,不斷的有著精氣攀升在神海之中,開始精氣的防禦。

然而慕凡的神魂力量,就像是一頭餓狼一般,來到少吃多少,所謂是來者不拒。

就在神魂攻擊、精氣防禦的時候,兩人手中的動作絲毫沒有停下來。

慕凡眉頭皺著,全身的力氣已經是全部運用在雙臂之上,更加增強了攻擊的攻擊力量。

而甄陽神魂身體受到雙重的攻擊的時候,臉上的慌張之色明細增了幾分,那伴隨著他許久的笑容也是消失的不見了蹤影。雙臂交叉著向上,去阻擋噬魂槍直劈之力。

「轟!」

就在神魂瘋狂的席捲的時候,慕凡手中的長槍瞬間落下,狠狠的砸在了謝乾交織在一起的雙臂之上,確切的說是那一雙的青銅色的護臂之上。

一時間火光四射,精氣四散,兩道的攻擊緊緊的貼在一起久久不能夠停下來,在攻擊之後,迅速形成兩道的反向的屏障,相互抵觸!

「咔嚓!」

漸漸的雙方的屏障之上都是有著裂紋浮現,而在甄陽的這一邊,明顯的崩裂速度快的多。

原因就只是因為他連續不斷的對著慕凡攻擊,步步緊逼,但是他並沒有運用武技,就連精氣的防禦也是隨時的提及,還沒有大盛。

另外的原因就是慕凡的出其不意,在對方以為自己節節敗退的時候猛的出手,運用自己的殺招,不過這個時候,慕凡神魂中的動作依舊還是沒有停下來,繼續的攻擊者,不給對方一點點反撲的機會。

「嘩啦!」

終於,甄陽的防禦在一瞬間破碎,在向著周圍散落的時候緩緩的分解,融入到的空氣之中。


而甄陽的身子也是迅速的向著後方爆退而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不過就在他爆退的時候,原本就在頭頂的長槍順著他的後退失去支撐猛的下落。

「好機會!」

在這一瞬間,慕凡神色一亮,手掌瞬間用力,在槍頭之上霎那之間形成凌厲的氣罡,搶意頓時形成,從槍尖之上爆射出去。

「糟糕!」

果然,甄陽也是一瞬間醒悟過來,發現了自己的漏洞,瞬間精氣提升,交叉在一起的雙臂還沒有來得及解開,氣罡已經近在咫尺。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甄陽交叉的雙臂猛的收回,護在胸前,精氣在周身迅速的聚集,同時也是有著微微的意之力量擴散。

「唰!」

兩人的動作幾乎是在一瞬間發生,快到不可思議。

慕凡手中的長槍帶著凌厲的意之力量從甄陽的頭頂滑將下來,直到槍尖緊緊的貼在地面之上。

而此時,甄陽的臉色所謂是難看之極,灰色的長袍在一瞬間,竟然沒有做到防禦,下半部分硬生生的是被慕凡的長槍一分為二,向著兩邊飛揚,露出了穿在裡面的大紅色的分腿褲,惹的眾人一陣的須臾之聲,真是亮瞎了一群人的眼。

不過還有很多的人將注意力放在兩人的狀況之上:「那是什麼?看他的護臂!」

「啊?王兵沉睡,這小子竟然讓甄陽的護臂陷入了沉睡!」

「……」

一時間,幾人紛紛指著甄陽雙臂之上的護臂,議論起來。

慕凡也是將目光落在了那一雙青銅色的護臂之上,只見現在的護臂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塊兒青銅片,沒有了上面亮麗紋路,沒有了上面的精氣,就連那一點點的作為兵器的靈氣都是消失不見,沒有了蹤影。

而慕凡手中的噬魂長槍依舊是煥發著精氣的光輝,散發著黑乎乎的魔道之氣。

這一變故的出現,不得不讓人去注意之前慕凡用意之力量的一幕,徑直的下滑,凌厲的意之力量本就是無堅不摧。

現在又用上品宗兵的力量發揮出來,那將是怎麼一幕的威勢。

在長槍經過甄陽的上半身的時候,甄陽雙臂交叉放在胸前,保護了自己的重要部位,但是意之力全部的落在了他一雙的護臂之上,而正是在這一瞬間,青銅色的護臂竟然是一瞬間失去了光澤。

而現在甄陽還是要慶幸,幸好丹田的地方精氣的濃郁度相當的高,在槍意經過的時候,由於有著精氣的保護,才沒有廢掉他的修為,更沒有讓他變成沒有下-體的男人。

「可惜啊,真是可惜,鼎鼎大名的青鳶護臂剛剛重現世間還沒有到一個時辰,竟然就陷入了沉睡!」坐在遠處的柳戍,話語之中滿滿的可惜,但是眼中的貪婪之色沒有絲毫的衰減。

「怎麼會這樣!」

而在戰圈之中,甄陽直直的伸著一雙的手臂,眼睛死死的看著那變為了兩塊破爛的青銅片的護臂,臉色變得可怕!

「嘩!」

就在甄陽心痛護臂的時候,慕凡動作不停,神魂力量再一次的加強,正是因為現在謝乾這樣注意力的轉移,給了慕凡神魂攻擊的最佳機會。

就單單從之前的別人的話語之中便是能夠聽得出來,那個所謂的青鳶護臂地位非同一般,幾乎是所有修武之人虎視眈眈所窺探之物,現在在自己手上變成一塊的破銅,甄陽不傷心倒是有點說不過去。

而此刻,在甄陽的神海之中,他的精氣已經是被消耗殆盡,就連那一層的屏障都是變成了薄薄的一層,只要再給慕凡一點點的時間,就會突破進去。

但是,事情總不會那麼的順利。

「我要殺了你!」

甄陽一聲野獸一般的咆哮發出,周身的精氣一瞬間咆哮著出來,周圍的空氣竟然也是以他為中心,形成了一道強勢的龍捲風。

甄陽面怒猙獰,眼睛猩紅,雙拳再一次變成利爪,上面的精氣漸漸的形成了一隻只尖銳的指甲,在最尖端,猶如針尖一般,閃爍著陣陣寒芒,彷彿再堅硬的鋼鐵都會被他這樣的刺穿。

「什麼,還凌厲的攻擊,好鋒利的指甲,沒有想到竟然謝乾最強的殺招並不是護臂,而是精針利甲!」

「什麼是精針利甲?」

「謝家封為最高等的攻擊手段,一般天賦不高的弟子完全是沒有機會看到的!這小子麻煩了!」

「……」

「死吧!」

甄陽一聲怒喝,猶如芒刺一樣的利爪猛的向著前方一探,整個身子便是消失不見,沒有蹤跡可尋。

「嘩!」

面對這樣的攻擊,慕凡不僅沒有絲毫的閃避,就連眼睛也是緩緩的閉上,所有的神魂力量一瞬間全部湧入到了甄陽的神海之中。


「恩?」

隨著慕凡的用力,神魂之中竟然夾雜著淡淡的黑色氣息。

這一次,慕凡終於發現了這道氣息的存在,他也明顯的感覺到,那不是魔氣,而是咒力,與樟咒老祖身上氣息一樣的咒力。

慕凡臉上一喜,沒有過多的在意,催動著更加不同的神魂陣陣攻擊。

… 隨著不一樣的神魂力量入侵進甄陽的腦海之中,慕凡臉上的自信更是多了幾分。

在甄陽的神海之中,那層的屏障已經是到了破碎的邊緣。但是他並沒有在意此時神魂的危險程度,直直向著慕凡逼近。

或許現在兩人都是抱著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想法,一起在爭分奪秒,就看是誰能夠提前一點點的突破對方的生命了。

甄陽面對的是兩人之間的距離,而慕凡面對的則是甄陽神海之中的那一道屏障。

「這小子幹嘛呢,怎麼閉上了眼睛!」

「是不是對於甄陽沒有了任何的辦法,放棄了最後的抵抗?」

「不知道,看他的表情,好像很專註認真的樣子,並不像是放棄!」

「……」

「慕凡,你不會就這樣的放棄吧,一個人能夠闖過萬獸山,怎麼能夠敗給一個甄陽呢!」莫知心雙手緊緊的扣在一起,做出一個祈禱的樣子,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站立在前面的慕凡,不再是之前滿滿的擔憂,而是信任,對於慕凡發自內心的信任。

「好強大的神魂力量,要不是甄陽的神魂守護功法,這樣的神魂力量之下必死無疑!」風爍表情平靜,望著緊閉雙眼的慕凡,嘆息的時候對於慕凡流露出來一點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