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個不是劉老四嗎?」

一個李家武者突然指著陳江月身邊的一個老者。「我認識他,他是劉老四。他前幾天都還是凝真境六層的修為,怎麼一轉眼就到了築元境七層的修為了?」

這個李家武者正是之前被陳青青驅逐出陳家眾多武者中的一個。這人對陳青青驅逐他很是不滿,於是馬上轉頭加入了李家。

只是讓他怎麼也想不到的是,那個動一下手都可能馬上要斷氣的劉老四轉眼間就成了築元境的前輩。

而且之前他認識的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大境界以上的提升。

這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的腸子都悔青了。自己如果留在陳家,說不定自己的修為同樣可以得到一個大境界的提升。

「是陳青青,都是陳青青。」那人咬牙切齒的罵道:「都是陳青青這個賤女人把我趕出了陳家,要是我現在還在陳家的話,那我就是築元境修為了!」

如這人一樣的武者不少。這些人無疑例外的都是恨死了陳青青。

對此,陳青青絲毫不以為意。玉臂一展,一隻黑色鐵箭被她扣在了幽冥弓之上。長弓拉成滿月,對準了李騰輝。

與此同時,陳家的近百武者紛紛取出了自己的兵器。

近百人,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凡級三品大刀長劍,並且每個人都配備了凡級三品的盾牌。

近百件凡級三品大刀長劍還好說些,一般的世家咬咬牙,也能夠拿得出來,但是近百件凡級三品的盾牌可不是一般的世家能拿得出來的。

一件凡級三品盾牌的價值至少抵得上十件凡級三品大刀長劍,也就是說,陳家這近百人手中握著的不是盾牌,而是元氣石啊!

土豪!絕對土豪的行為!

如此豪華,如此高檔的配置,一下子就把氣勢洶洶的李家武者比了下去。

雖然李家這邊有一千多人,而陳家這邊不到百人,但陳家這樣的豪華陣容一出場,一下子就壓住了李家這邊武者的氣勢。

看看人家手中拿著的是什麼,再看看自己手中拿著的是什麼,此時李家武者都有一種羞愧的不敢見人的感覺。

李騰輝眼皮一跳一跳的,陳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錢了?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整個地面都為之顫抖起來,彷彿陳家後面有一頭深淵巨獸出世了一般。

眾人隨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就見一個無比高大的黑熊朝著這邊緩緩走來。

這頭黑熊的身形比之一間房子還要龐大,粗大的四蹄踩在地面之上,發出敲鼓一般的聲響。其身上的氣息更加恐怖駭人。

李騰輝等人看到這頭黑熊面色不由得變得無比難看起來,因為這頭黑熊赫然已經達到了九級巔峰妖獸的修為。

而在黑熊的肩頭站著一個冷峻青年。青年雙手抱肩,冷冷俯視李家一眾人。大黑熊背著冷峻青年一步一步走來,如同這冷峻青年的寵物一般。

「陳風!」

李騰輝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來,丹田的真元不受控制的開始暴、動起來。再一次見到了殺子仇人,讓李騰輝整個人都變得有些不理智起來。

自此,陳家的武者出場完畢,在氣勢上完爆李家武者。

「嘿嘿,李老鬼,你覺得我陳家的子弟怎麼樣?」陳無風很是得意的沖李絕塵挑了挑眉道。

陳無風能不得意嗎?

在三天前,陳風將所有的陳家族人召集起來,開始分配長青丹。

一開始陳無風還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但是隨著一個個陳家子弟修為的暴漲,陳無風不由得笑開了花。

於是親自煉化了一顆地級五品的長青丹,他的修為一路飆升。從玄液境頂峰修為衝擊到了假丹境界,距離真正的玄丹境只差半步。

雖然陳無風和吳老兩人還是假丹境界,但是兩人的實力都得到了一個實質的飛躍。可以說,除了那些絕世妖孽之外,假丹境界之下無敵了。

而且這一次陳家的整體實力有了一個飛躍式的提升。這一戰如果勝利的話,那麼陳家就會立足於上等世家。

這一切的變化都是陳風帶來的。

陳無風到現在都還有些暈乎乎的,這個陳家後輩實在是太讓他意外了!

「必須滅掉陳家!」

李絕塵幾人對視一眼,都中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深深的忌憚。幾個人會意,點點頭,都作出了相同的決定。

當下李絕塵上前一步,問道:「陳江流為何到現在還不出現?」

「這一戰江流不會參與!」陳無風挑眉道。

李絕塵臉上閃過驚喜之色來,也不問緣由,連忙說道:「好。這裡兩家小輩太多,地方太小,根本無法放開手打,不如我們移一步決戰雌雄,這裡就留給小輩間戰鬥如何?」

「這樣也好!」

陳無風點點頭,也沒有什麼猶豫,和吳老兩人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李絕塵幾人這個時候也不會不要臉面的對陳風等人下手,身形一閃,快速消失在了原地。

玄液境的高手都走光了,現在只剩下築元境以下的武者對戰了。

從場面上來講,李家有十八個築元境武者,陳家加上陳風和大黑的話,一共有十四個築元境武者。從明面上看,陳家在築元境高手上吃虧一些,但是不然。

即使不算上陳風這個變態級別的高手,光是大黑一頭熊就可以獨自面對七八個築元境高手了。

陳風為了幫助大黑突破修為,不惜將十幾顆七八級的妖丹給了大黑煉化。而且前幾天還讓大黑服用了一顆長青丹。

大黑的修為一路飆升,一直到達了九級巔峰的修為。

大黑本身就是皮糙肉厚,防禦力驚人,一般的築元境武者根本就傷害不了大黑。

而在凝真境武者的數量上,李家比陳家高出一半還多。而且陳家還沒有聚氣境武者。


看上去陳家的凝真境武者很吃虧,但陳青虎他們都有凡級三品刀劍和盾牌,兵器上有著巨大優勢,要論勝負,還真不一定說得出清。

戰鬥一觸即發,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動了手。隨即就像是一個鞭炮丟進了火藥桶裡面,轟的一聲徹底爆炸開來。

李家上千人,陳家近百人大叫著戰鬥在了一起。

叮叮噹噹的刀碰撞聲不絕於耳,並且伴隨著一聲聲慘叫聲,不時有武者被砍翻在地,鮮血汩汩留下來。

僅僅片刻時間,場中的死傷就超過了百人,並且傷亡還在繼續。


當然,死的最多的還是李家的聚氣境武者。

在這樣大規模的戰鬥中,聚氣境武者等於就是炮灰般的存在。凝真境武者只是隨意一刀便可以砍死幾個聚氣境武者。

陳青青站在大黑的身後,幽冥弓連續拉成滿月。咻咻咻,一隻只黑色鐵箭飛出,如同死神的鐮刀,每一箭射出,必然會取走一個李家子弟的性命。

轉眼之間,便有數十個李家子弟死在了陳青青的箭下。

————————————

收藏!收藏咋不漲了呢?大家給力啊,把收藏砸下來吧! 一名陳家子弟被十幾個李家的聚氣境武者包圍了起來。

這名陳家子弟不慌不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顆丹藥,含在口中。這才對那十幾個李家聚氣境武者呵道:「你們幾個都過來,讓大爺砍幾刀!」

那十幾個聚氣境武者大怒,「奶奶的,就算你是凝真境修為,就算你的兵器很牛逼,你也不能這樣囂張吧?」

兔子逼急了還咬人呢!十幾個聚氣境武者感覺到自己的尊嚴被踐踏了,於是都揮舞著大刀,大叫著朝著那名陳家武者砍去。

「嘎嘎,一群兔崽子,都給老子死吧!」

那名陳家子弟嘎嘎怪叫著,一劍斬出,便將一個聚氣境武者的頭顱斬下。與此同時,其餘十幾個聚氣境武者的攻擊到來,那名陳家子弟不慌不忙的舉起手中盾牌。

噹噹當!

十幾個聚氣境武者的刀劍砍在盾牌之上,根本就沒有對盾牌造成任何傷害。反而讓那名陳家子弟找到了機會,手中長劍一記橫掃千軍。

一劍便將七八個人攔腰斬成兩截,還有兩個人的手臂被砍斷。

剩下的幾個李家聚氣境武者大驚,驚叫著,慌忙想要逃開。但是那名陳家子弟一個箭步,便追上了那幾個逃跑的李家聚氣境武者,手中長劍幾個起落,便將那幾個人斬下,空中血花頭顱飛舞。

「王八蛋,給我死來!」

一個李家凝真境武者突然出現,並且一劍狠狠向著那名陳家武者的後背刺去。

那名陳家子弟大駭,危機之際,就地一滾,險險躲過了那名李家凝真境武者的偷襲。

「奶奶的,敢偷襲老子,你找死!」

那名陳家子弟馬上站起身來,怒罵了一句,一手舉著凡級三品的盾牌,一手提著長劍,便和那名李家凝真境武者對拼了起來。

……

陳青虎雖說只有十三歲年紀,但是從小就和陳青青一起在外闖蕩,早已經見慣了大場面。雖然今天的場面是他見過最大的,但他沒有絲毫的怯場。

在陳風的特意照顧下,陳青虎的長劍和盾牌都是最好的。而且陳風給他的療傷丹和回氣丹也都是最好的。

幾場戰鬥下來,陳青虎已經斬殺了六個李家的凝真境武者了。

陳青虎畢竟年紀還小,體力有限,一連斬殺六人之後感覺非常疲累了,但這個時候又有兩名李家的凝真境武者向他攻擊了過來。

陳青虎大驚,慌忙舉起手中盾牌抵擋。

蜣螂一聲巨響,陳青虎被巨力衝擊之下,站立不穩,跌倒在地。

那兩個李家凝真境武者大喜,兩人毫不猶豫的上前,手中大刀無情的斬下。

陳青虎已經力竭,這個時候又是倒在地上,想要抵擋這兩個李家凝真境武者的攻擊已經不可能了。

陳青虎死死的盯著落下來的兩柄大刀,他不甘心,如果等他再長大一些,這兩個人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然而,那兩個李家凝真境武者的大刀還沒有落下的時候,兩人同時痛叫一聲,雙手捂住小腹,顯得十分痛苦的模樣。

「嗯,怎麼回事?」

陳青虎只是稍微的一愣神,手中長劍刷刷兩劍斬下,便將那兩人的頭顱斬了下來。

陳青虎一咕嚕爬起身來,發現場中有許多的李家武者都出現了如之前那兩個凝真境武者這種情況。

陳家的武者見此,當然就是出手不留情,趁著李家武者一時間不能動手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出手斬殺。

一時之間,便有上百的李家族人被殺死。

這些李家族人都是服用了臧羅煉製的丹藥,那些丹藥裡面可都是被臧羅加了料的。只要服用臧羅煉製的丹藥,在打鬥過程中,動用真元過度的話,小腹就會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

雖然不致命,但是能夠讓他們一時之間失去戰力,等著被陳家武者斬殺的份。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有人暗中幫助陳家?」陳青虎有些發愣。

經過剛在的一通殺戮,李家族人足足損傷了一半,而陳家只是死亡了幾人,受傷了十幾人。如此巨大的反差,對李家武者的士氣又是一輪沉重的打擊。

陳家武者越殺越是興奮,越殺越是得心應手。陳風可是給他們每人分發了一瓶回氣丹和一瓶療傷丹的。

真元用完了不用怕,咱有回氣丹!受傷了不用怕,咱有凡級七品的療傷丹!只要不是致命傷,咱都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

李騰輝看到場中的情景,臉都黑了。雙眼猩紅的瞪著陳風。「小畜生,這些都是不是你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