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這麼一本正經,徐智媛摸摸頭,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她就是開個玩笑啊!

目光一轉,她看到不遠處的女孩,突然就笑了,「吶,你看有貞來了耶!珍九,不如和有貞談戀愛吧!有貞好可愛的!」

的確是可愛,童星金有貞可是很多小男孩的初戀哦!

「嗯,有貞很可愛,但——她太小了!」

咦,不是只小了兩歲嘛!這是太小了?!

風中凌亂,徐智媛真心覺得她搞不懂95后孩子都在想什麼了。

雖然是她起的頭,可是這惡作劇的結尾真的不好收場了,要不是開始拍攝了,徐智媛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一枝梅》的拍攝,不是在首爾,而是在忠清北道丹陽春麵下里的風景區,除了這裡,還有清風文物園。

一半是原來的景觀,一半是劇組花大手筆擴建的。

現在拍攝用的這一片梅林,就是劇組建的。這裡的每一枝梅花,都是用了成百上千朵模擬花。不管是遠鏡,還是近鏡,看起來都很逼真。

這個時候,正是景區里櫻花怒放的時候,遠處的櫻花瓣隨風飄落,恰似梅花落英繽紛,倒給劇組省了不少的功夫。


雖然前面兩集並沒有徐智媛出鏡,但拍攝時,徐智媛還是一直跟在現場。

韓劇拍攝,都是以集拍的,前後情節銜接得遠比電影自然,不會出現電影里今天拍頭,明天拍尾的情況。

在前兩集,除了一票童星之外,成人演員,唯一有出鏡的就是李俊基。

事實上,從電視劇一開場,就是李俊基的精彩表演,有整整十分鐘的打戲。高來高去,又酷又帥,只是這看起來酷帥的情節,拍攝起來卻一點都不酷,也不帥氣。

徐智媛之前有吊過威亞,但那只是簡單的幾個鏡頭,和李俊基全程吊威亞是兩回事。

古老的建築,李俊基爬上去的時候,是用了吊車,雖然運動神經發達,可是李俊基剛一上屋檐時,也是手腳發軟,站都不敢站起來。

等到緩過心神,慢慢站起來,往下面一看,他立刻就又仰起頭了,「哇!這個比過山車還要刺激!怎麼樣?要不要也試試!?」

沖著人群里的徐智媛叫,李俊基其實就是開開玩笑,可是徐智媛卻是立刻舉手,兩眼放光,明顯的會這提示興奮了。

被她星星眼盯著,做特效的工作組組長,悄悄後退了兩步。

就連李俊基都不敢再逗徐智媛了。

他在這部戲里,就是要連場打鬥,可是徐智媛演的千金小姐,可是手無縛雞之力,尤其是徐智媛本人,一看就是弱質纖纖的模樣,哪個瘋了,敢讓徐智媛試這麼危險的玩藝兒。

看到沒人理她,徐智媛有些失望。

「我真的很想嘗試的,話說,我也會功夫的好不好?」

不過沒人聽她的抱怨,還沒熟到一定程度,什麼人看徐智媛都會覺得她真的是個淑女,可真的深入了解了,才知道這女人其實是個暴力女。

「真的好想拍動作戲!」對著手指,徐智媛真的要淚目凝望導演了。

演不了動作戲,只能過過乾癮,看李俊基高來高去了。

本來導演還說要用替身的,沒有經過訓練的李俊基自己完成爬鋼索的場景,的確是有些困難。

可是李俊基到底還是堅持住了,真身上陣,雖然拍攝不順利,這一段戲連著拍了兩個晚上才算拍好,但到底還是由李俊基本人完成。

「腰酸背疼,我都覺得這身體不是我自己的了。」拍完這段戲,李俊基都快要癱了。

徐智媛卻沒理抱怨的李俊基,只是一個勁地在用手指捅著肉色的面具。

這是李俊基要扮成官員時用的假面具,在戲里自然是神奇的易容術,可是在劇組裡卻是要靠特效化妝師。

「這個,是用豬皮,還有豬骨頭做的模本,嗯,到時候用顏料再調色,有些地方還要用膠修飾,反正,和易容術也差不多啦,只是不能走得太近,伸手去摸。」

被徐智媛盯得太緊,特效化妝師都覺得自己背上在出汗了。

雖然工作很神奇,但像他們這種幕後工作人員,還真是少有美女搭訕,突然被一個年輕漂亮,還是影后的女人盯著,真的很有壓力。

徐智媛卻不自覺,就是李俊基在化妝時,她也一直在旁邊盯著,一會看李俊基的臉,一會看化妝師,要不就緊盯著他的那雙手。

「智媛,你是不是想讓化妝師把我的臉毀容?!」李俊基搞笑地瞪人,又揮了揮手,「把頭轉過去,不許再看。」

「這麼神奇,我才不要轉過頭去。」就算是被趕,徐智媛都不肯走開半步。

哪怕是親眼看著李俊基一點一點地變成另一個人,仍然會覺得很神奇。

雖然在電影里見多了特效,什麼血肉模糊,什麼喪屍狼人又吸血鬼的,還有受傷毀容醜八怪,也知道那裡頭特效化妝師佔了大半的功勞,可是這還是徐智媛第一次看到現場版特效化妝。

想都沒想,她直接抓住化妝師的手,翻來覆去的看,「真是神奇,就是這麼一雙平凡的手,居然能把一個人完全變個樣子。」

被她突然抓住,化妝師整個人都呆住了。

李俊基笑得直聳肩,「嗯,在你握住之前,這是一雙平凡的手,但在這之後,這就是一雙不凡的手——嗨,告訴智媛,你是不是以後一個月都不會洗手?」

被兩個人鬧了個大紅臉,化妝師訕訕地摸了摸臉,到底還是沒說洗不洗手的話。

徐智媛卻不在意,「哥,也幫我化一個好不好?!」

「你要在這兒再坐三個小時?」

雖然不是最難的特效化妝,可是李俊基真的煩了,剛才那三個小時,他真的度日如年。

「就算不是像俊基哥那麼厲害的也好,求求你了。」

人長得好看,就是吃香。

就是這不是工作範圍內的事兒,可是被徐智媛這麼盯著,化妝師還是受不了,真的給徐智媛化了個特效妝。

李俊基等不及,早就出去了,雖然化妝很費時,但事實上這段鏡頭在電視劇里也就是幾分鐘的事。

「智媛xi,你真的要這樣子出去?」看著徐智媛,雖然明知道這是他化出來的效果,化妝師還是忍不住別開了臉。

「嗯,就這樣出去!」盯著鏡子里的自己,徐智媛雙眼放光,「啊,還不行,我去換件衣服。」

雖然天已經黑了,但是片場里仍然燈火通明。

在古典建築群里拍夜戲,尤其是到處燃著火把,那種感覺真的很微妙。

「感覺,好像突然回到高麗時代……」崔蘭作為編劇,是一直跟在劇組裡的。


整個劇組,除了導演,就數編劇最大,這還是因為崔蘭是個新人,大牌編劇有時候甚至可以凌駕於導演之上。

「我真的很期待之後的戲,嗯,越寫我就越覺得靈感泉涌,真的……」笑著轉過頭,崔蘭眨了眨眼,欠了欠身子,往牆角那邊看去。

「那個,李導演,咱們劇組裡有個老婆婆嗎?我不記得有這樣的角色啊?難道是群眾演員?不對啊,就算是群眾演員,也不該出現在這個場景里啊!」


被崔蘭一說,李勇錫也回頭看了過去。

在牆邊,有一道佝僂的身影,雖然天黑,可是那一抹白影看起來格外明顯。

「看起來,穿的好像是——麻衣?!」

那個不是喪服嘛?!

倒的確是劇組的服裝,可這個角色他也想不起來。

皺起眉,李勇錫回過頭叫了助導,「去看看,是哪個群眾演員,一會休息完了還要拍戲的,這時候她跑這兒來幹什麼?」

助導答應了一聲,徑直往牆邊走了過去。

「那個……」

李勇錫不在意地轉頭,卻在下一秒被一聲慘叫嚇得跳起來身來。


「啊——」

走過去時還大搖大擺的助導,尖叫著轉身,連滾帶爬地往回跑,「鬼、鬼啊——」

「鬼?!」崔蘭嚇得大叫,直接扯住了李勇錫的手臂。

「怎麼可能呢?別聽他亂、亂講……」李勇錫也有些哆嗦,「這裡就是民俗村,沒聽說有什麼慘案發生啊!」

「喂,你們都幹嘛呢?」

助導叫得聲音那麼凄厲,在場的都聽得清清楚楚,這會兒李勇錫一叫,演員們立刻都聚了過來。

「哪兒來的鬼?我就不信了!」人一多,李勇錫的膽子也大了,當先一步,往牆根走去。

在牆根下,那道白影彎著背,看起來就是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婆,「老婆婆,我說你這樣闖進片場可不對……」

話只說了一半,那個老婆婆就抬起了頭,灰敗的臉色,黯沉的眼睛,滿是死氣的一張臉上還帶著斑斑點點。

一看到那些斑點,李勇錫立刻就想到了「屍斑」兩個字。那個好像正在探頭的白點是什麼,還在動的感覺,不會是、是蛆吧?!

李勇錫張了張嘴,卻沒發出任何聲音,身子一轉,他真是想拔腳就跑,可是衣服卻好像被人抓住了似的。

「別、別抓我……」聲音都是發抖的,李勇錫差點就大叫了。

「導演,沒人抓你,是刮到枝枝上了。」

抬起頭,李勇錫看看李俊基,想伸手拉他,卻沒拉住。李俊基就那麼穿過他的身邊,走了過去。

「俊基啊,小心……」李勇錫叫著,卻見李俊基蹲□,和那個鬼婆婆對視。

「哈!」李俊基眨著眼,指著鬼婆婆突然大笑起來,「智媛啊!你真是太棒了!」


他、他剛才叫什麼?!

李勇錫瞪大了眼,看著那個忽然直起身來的鬼婆婆,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想要看仔細,卻在鬼婆婆轉頭過來時,慌忙扭頭。

眨了眨眼,鬼婆婆卻偏偏湊到他跟前來,「李導,看著我!」

脆生生的笑語,讓李勇錫扭過頭來,雖然仍心有餘悸,可是對上鬼婆婆那雙突然變得亮晶晶的眼,他還是找到了熟悉的影子。

「你?!徐智媛xi?!」大聲叫著,李勇錫又氣又怒,「你怎麼穿成這樣?還化了特效妝是吧?!你、你怎麼能這樣呢?!」

「你生氣了?李導。」可憐兮兮地看著李勇錫,要不是她那張仍顯恐怖的臉,李勇錫真的要立刻舉手投降了。

「你這樣是不對的,你知道吧?徐智媛xi!」

「嗯,我不對,可是,李導,你不是膽子很大的嗎?」

對上徐智媛的眼神,李勇錫張了張嘴,再也訓不下去,「我、我當然膽子很大了——我就是膽子大……」

頭一扭,他快步穿過走過來的崔蘭身邊,頭也不回地往攝影機走去,「準備開拍了!都快點啦!」

看著李勇錫的背影,李俊基忍不住大笑,「我告訴你哦!其實剛才我出來的時候,他們也沒一下子就認出我的——智媛,你下次不拍個鬼片嗎?!」

「鬼片?!」好像也可以考慮啊!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葉倓、秋の淚的地雷,謝謝妹子們的支持。

今天這章送給兩個可愛的妹子。但是,妹子們,天天粗長君受不了啊!哭死了…… 五月初,《叢林的魚》在KBS電視台正式播放。因為只是一集短片,而且題材現實,和時下最火熱的迷你戲中的浪漫全無關係,所以在播放時並沒有引起多大反響。

頂多,是有年輕的女孩們指著電視機,「啊」兩聲:「看起來好帥呢!」

是,作為主演和配角的都是帥哥,光是看臉,也覺得養眼。

至少,徐智媛在推特和CY上是這麼說的。

很大方地曬出探班時拍的合影,她還帶著些小得意地說:「和帥哥近距離接觸,親們,是不是很羨慕我?歡迎觀看《叢林的魚》,單隻是看臉,已經覺得值了。當然,這部短片本身真的很好看!」

徐智媛本來就是網路上最具知名度的明星,雖然那個影響力並不全是正面的,但徐智媛的博客、還有CY都有超過五十萬的粉絲,尤其是她拿了柏林影后之後,粉絲爆增,從二月下旬到現在,粉絲數已經高達三百多萬,就連海外版推特也有高達十萬的粉絲。

在這樣的粉絲基數上,一條消息,已經激起千層浪,有不少她的粉絲還真的去重翻《叢林的魚》來看,不管是真的信徐智媛,覺得這部戲一定會好看,還是想要找出差錯來反駁徐智媛的話。

不過一夜之間,《叢林的魚》這部短片,就突然攀上了搜索榜第九,以至於KBS又重新安排時間,把這部短片又重新播出了超過五次之多。

有人認出來,這個男主角可不就是之前演《泡菜蘿蔔》的新人嘛。還有人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跳出來。

「你們知道這個叫金秀賢的小子是誰嗎?不知道吧!就是智媛xi拿下青龍獎最佳新人時提名感謝的那個小子啊!」

那個時候真的沒人留意,根本就沒人想知道那個金秀賢到底是什麼人。但是現在,突然間所有人都在關注這個被徐智媛當眾的感謝的新人了。

「哦,這個人,我知道。還記得智媛xi出道時拍的處女作嗎?」

「《漢江怪物》?!」

「才不是!拜託你認真點,好好看看論壇里的資料好不好?智媛處女作是《飛魚》。這個金秀賢就是裡頭的男主角啊!只不過當時他的風采真的是被兩個女主角——我們智媛是女主角,不是女配哦!哦,繼續,就是沒有兩個女主角出彩!」

被科普,終於有很多人知道金秀賢和徐智媛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是患難之交啊!那就怪不得了,居然這麼鄭重地推薦!突然間好想看那部《飛魚》哦!不知道哪裡可以看到。」

在資訊發達的時代,只有你不想要的,沒有你找不到的。

就在網友們還在嚷嚷想看《飛魚》的時候,樂天影院的懷舊廳打出大幅廣告,鄭重上映《飛魚》這部電影。

據說,早在徐智媛剛拿下柏林電影節時,影院就已經著手安排上映《飛魚》,因為要和遠在國外的版權執有人導演李俊益聯繫談判,所以才一直拖到現在。

那時候甚至連投資都是勉強收回來的《飛魚》,在時隔三年後,突然暴發出驚人的能量。

僅僅上映一天,就勁收票房一千萬,這還僅僅只是一個廳,而且懷舊廳的門票要比其他廳更為便宜。等到放映半個月時,觀影人數已經超過十萬,票房超過五十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