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氏一姓,千年以降,在咱們這片亂武大陸上留下了太多不好的記憶。我的意思,如果各位不是很介意的話,能不能棄狐氏之姓不用改用他姓?這是孫戈的不情之請,請各位三思。」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狐天自然明白孫戈的苦心,「只要我們改了姓,從此以後就不會再對我們狐氏殺伐追討?」

「對,就是這個意思!」孫戈大聲宣佈道,「我孫戈是一定不會的!我也會傳下令去,約束我們有周一脈。至於在場的其他諸位,就請你們各位三思而行了!還有一個,如果你們這位新王要為難你們,那我就管不著咯!」

孫戈一指狐熙,開了句玩笑,全場立時大笑聲紛起。在一片嬉笑聲中,姓狐的不姓狐的,都露出了笑容。

特別是狐氏一族,都有些明白過來,知道孫戈這是借改名為由,替他們消除隱患,免得因為狐氏之名而遭到別人的仇視,心中都有些感動,哪有不肯答應的道理呢?


「那我就給個建議吧。」孫戈趁熱打鐵,「狐熙啊,你以後就改姓伏吧,單名還是一個兮字,歸去來兮的兮。怎麼樣?」

「謹遵孫戈大神吩咐!」狐熙馬上朗聲答道,「伏兮遵命!」

從此以後,在亂武大陸上,狐氏一姓就變得極其的稀少了,有改成伏姓的,有改成令狐或者其他姓氏的,不一而足。至於流傳到後世的所謂伏羲氏,是不是伏兮之名以訛傳訛所致,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請問孫戈大神,這巫雲飛該如何處置?」狐熙,哦,已經改名叫伏兮了,向孫戈問道。

「好吧,我就再替你做一回主!記住,以後這些事就由你自己商量著辦咯!」孫戈一笑,指著巫雲飛說道,「這就是巫運天的寶貝兒子,不過我已經答應過放過他了!好在我已經給他種了冷火,以後他也用不了靈動不了武啦,不過普通人一個,希望大家能放過他,讓他安度餘生吧!」

「仁義啊!」底下七嘴八舌的又議論了一通。

那些狐氏族人聽了,全都對望一眼,真正的放鬆了下來。連巫運天的兒子都可以放過,看來孫戈沒有說假話,確實是不想再追究以前狐氏的一切舊賬了。

一天的烏雲就這麼散了,趁著高興,孫戈又藉機宣布了和白小蝶、傲瀾公主的婚事,就著現成的婚宴,把自己的喜事也捎帶著辦了,算是給了白小蝶和傲瀾公主一個光明正大的交代。


當然咯,這裡面還有一層意思,就是再度的安撫一下這群突然失勢的狐氏族人。一身修為已經到了超然之境的孫戈都做了他們狐氏的女婿,他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是晚,一場痛快的大醉之後,孫戈嬉皮笑臉的撞入新房之中,左手白小蝶右手傲瀾公主,倚紅偎翠好不得意。


至於如何應付雙嬌的蝕骨柔情,那就是孫戈這小子的事咯,筆者筆力有限不能盡數,只能長嘆一聲,就在此處略去個十萬八萬的筆墨罷!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 歡宴罷,新朝開張,小小伏兮初登大寶,首要之事就是掃蕩巫姓餘孽,救出參加仙叟宴的前輩高手和家人相見,安撫優恤禮送歸鄉。

次者,昭告天下,講明狐氏之不存,表明與各族和解和睦共存之意,輔之以取消鬼衛監視制度、消減賦稅、釋放冤獄等等措施,安民於四方。

再次者,對一班大小官僚汰劣存優,又放榜天下選賢任能,廣開言路。

這一通安排下來,見伏兮調度處置指揮若定,事事舉措頗為得當,孫戈心喜一番心血沒有白費,新老朝廷之間順利過渡,孫戈這下是真正的放了心。

當然在這過程中,孫戈也沒有閑著。先去興周村會合了周天仇,然後孫戈就帶著周天仇遊走於大陸之上,一一拜會隱伏在各處的有周後人,敘舊情講新政,遴選了一批能德兼備之士送入了廟堂之上。

這也就等於是宣告天下,有周一族終於光明正大的又回來了,也算是給了有周一脈一個交代,不至於狐氏之亂之後,又會再出有周之亂之類的岔子,間接的也就是又幫了伏兮一把。

當然忘不了還有一個亂武堂,一干生死兄弟,以及大小老婆還在那裡呢。

如今孫戈之名已在人界瘋傳,這趟回去等若是衣錦還鄉。

先去了醫館。兄弟相見,大哭大笑大醉一場!再去拜見了監正沐清風,謝過教導收留之恩。然後么,在路大川的一再堅持下,孫戈故地重遊了一番,引得亂武堂中百室齊空,爭相一睹這從亂武堂出去的不世奇才,個個是艷羨不已如痴如醉頂禮膜拜啊!

走完這些場面,邀了金飛揚和匡鐵匠,再接了格蘭和步搖蓮,孫戈準備回京。

臨行前,路大川、老胡、望苴等一干兄弟們,一直送出了十里之外。臨別時談起日後行止,孫戈也不隱瞞,略略說了說人界之外尚有天地二界。那意思不言自明,幾個弟兄千叮嚀萬囑咐了一番,只有水兒眨巴著兩隻眼睛,顯得有點神思不屬。

或許是不忍分離吧,孫戈也沒太在意,和兄弟們互道珍重,揚鞭啟程回了坤京。

原本以為,最頭疼的就是這四個老婆見了面,還能不能和睦相處。不過孫戈命好,步搖蓮聽格蘭的話,傲瀾公主有白小蝶可以約束,而白小蝶么早就對格蘭有些好感。

所以這四個人一見了面,馬上就熱絡了起來,沒弄出什麼醋雨酸風來。最大的動作,就是四個人八隻眼,齊齊對著孫戈一翻白眼,齊齊罵了一句「花心大蘿蔔」,然後四人攜手進了內室,咣當關門,躲到裡面談笑風生大講私房話,把那一截大蘿蔔杵在了院子里而已。

家和萬事興啊!這下孫戈是真的可以完完全全放下一切擔心,好好到天界、地界去遊歷一番了。

歡樂趣離別苦。再有多麼的不願意,該做的事還得去做啊。終於在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實在是怕見到分離時幾位老婆大人哭哭啼啼的凄凄慘慘戚戚,所以孫戈留書一封,悄然獨身離開了坤京,又踏上了新的征程。

心中含著歉意和愛意,孫戈閃身躍上半空,飄然出了居所而去。

只不過剛踏出去兩步,後面隱約有衣袂風聲入耳,有人跟蹤?!

孫戈現在是何等的修為,不動聲色的引著那人出城而去。等到了荒郊之外,身形一隱一轉,已經繞到了那人的身後,輕咳一聲準備問個究竟。

那人驀然回首,孫戈立馬傻掉。

愣了一愣,孫戈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水兒?!你個傻兄弟,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既然來了坤京,又幹嘛不來見我?」

「你貴人事忙,我這種平頭百姓哪敢打擾?!」水兒語聲輕輕,有點不好意思,又似乎有點怨憤之意。

看得孫戈有點摸不著頭腦,馬上虎著臉說道,「貴你個頭!你要再這麼說下去,我立馬給你推個平頭,看看平頭百姓到底是個啥模樣?!」

哈哈一笑,水兒放鬆了下來。

孫戈問道,「好兄弟,來找我一定有事。說吧,什麼事?是看上了那家姑娘,想讓我做媒呢?還是,沒錢花了,要找哥來打秋風啊?儘管說,什麼事我都幫你!」

「你以為都像你這個花心大蘿蔔啊!」水兒脫口笑道。

哎喲不妙,這小子不會跟過來好久了吧,居然連四個老婆的五字評語都說的一點不差,孫戈尷尬的撓了撓頭。

說完這句,水兒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頓了一頓低下頭,低低的聲音說道,「我來找你,是因為我想回家了。」

「回家?回家好啊!要不要我送你回去?」這話一說完,腦袋裡一翻個,孫戈自賞暴栗一記,「哦,我知道了!聽天姨說過,你們天波府是在不周山外的首陽平原上!」

「你還記得啊,我還以為你全都忘了呢!」

這小語氣著實有點幽怨的意味啊,水兒這個悶葫蘆孫戈一直有點捉摸不透,不過都是自家兄弟么,所以孫戈也沒多想,接著開心的說道,「想不到你原來是天界來客,幸會幸會!聽說不周山就是人界和天界的分界之處,那裡有一處天人-大陣,我還真愁怎麼才能過陣呢?嘿嘿,水兒就是知道哥的心思,不遠千里過來,一定是想指點指點我過陣之法吧?」

「我要是能有辦法,早就回去了,還要等到現在?上次亂武堂一別,聽說你要去天界,我這才跟過來的。你老人家都號稱『半神』了,我還想來占你的光呢!」水兒滿懷希望的看著孫戈。

兜頭一盆冷水啊。孫戈高興不起來了,「你要是沒辦法的話,那你們是怎麼從天界來的人界呢?」

「我那時候還小,是天姨帶我過來的。」水兒答道。

「那天姨他們呢?自從到了亂武堂,就沒再看到過他們了。也是有點奇怪啊,他們為什麼不來和你相聚啊?」陳年往事慢慢回到了孫戈的腦海中。

「他們來找過我了,不過那是你離開了亂武堂之後的事了,所以你不知道。」水兒說道,「只不過我們見面之後沒有多長的時間,天姨和陳大叔就先回了天界,好像是我們天波府里出了點事。」

「這樣啊?那你為什麼沒有跟他們一起走?」孫戈哦了一聲。

「我,我?我不是想等你再回亂武堂么……」水兒說了一句,小臉一紅馬上頓住,改口說道,「回去了,無非又是打打殺殺爭權奪利什麼的,離開天波府這麼多年了,這些事我已經沒興趣了。何況!何況就我這點修為,回去了又有什麼用呢?」

「哎,也是啊!」名利二字害了多少英雄豪傑啊,孫戈嘆了口氣深以為然,「那,現在,你怎麼又想著回去了呢?」

「現在不同了啊,因為你也要去啊!」水兒脫口而出,想想又覺得這話不大對頭,馬上跟著解釋起來,「天界,我多少還有些印象,正好可以給你做嚮導啊!當然羅,最重要的是,有你這麼個半神陪著,我膽氣也就壯了么,就是會天波府的話,有你撐腰我也就不怕啦!到時候,你不會不幫我吧?」

「什麼半神,那是人家胡說的,我還差得遠呢!」孫戈擺了擺手,轉而認真說道,「只要兄弟有事,就是功夫再不行,我也一定會幫啊!這個你還要懷疑?」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嘛!」水兒放心的舒了口氣,笑了。

「我們兩個就別窮開心了!」孫戈也笑著說道,「還是想想怎麼才能過了天人-大陣吧?哎,對了,天姨他們是怎麼通過的天人-大陣的呢?」

「好像聽天姨說過,他們用的是傳送簡。」水兒說得也不那麼肯定。

「對對,這東西我見過!」孫戈點點頭,「那他們有沒有給你留一塊傳送簡?」

「你以為那是青菜蘿蔔啊,隨便挑隨便撿的啊!」一說到蘿蔔,水兒又瞪了孫戈這花心大蘿蔔一眼,

「聽天姨說,傳送簡一般都是專人專用的!想要帶上別人,是要冒風險的!」

「所以嘛,上次天姨要帶我一起回去,我就沒有答應,就是怕會連累了她!現在你知道了吧,主要是因為這個原因,上次我才沒有跟天姨一起回去!」

似乎為剛才回不回去的問題找到了更好的理由,水兒特意的點了出來。

「得!」孫戈一拍腦袋,「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才好呢?」

「這就是你半神去想的事咯,我只知道搭順風船!」水兒笑著拍拍手,這是吃定了孫戈了,擺出了做甩手掌柜的架勢了,這在以往可是孫戈的專利啊!

頭大啊!!!!本來一個人想要過去都摸不著門呢,現在還要帶上個水兒,把個孫戈愁得直咂嘴。

「從來只記新人笑,有誰知道舊人哭哦!」意念一陣擾動,不知道是誰靈語傳聲而來。

這小語氣明擺著是有辦法啊!孫戈一個小激動,馬上記起這是古十方的聲音。哎呀,怎麼忘了這個一隻腳踏進了界神之境的結義兄弟了呢?

說聲該死,孫戈馬上說道,「自家兄弟么,十方兄,包涵包涵!聽兄台這是話裡有話啊,快指點指點小弟吧,我都愁死了!」

「喲,這一招叫裝可憐吧!」古十方哈哈笑道,「哎,看你這些天進境飛快,我都有點自慚形穢了!要不是聽說你要去天界,我還真不敢出來露醜!」

「說了自家兄弟咯,再這麼開玩笑,有點過啦!」嘚瑟了一句,孫戈立馬擺出了二皮臉,「大哥,趕緊說說吧,我求你咯!」

「得了吧,收起你這套嘴臉!」笑罵了一句,古十方正經的說道,「天人-大陣,我是有過耳聞的,裡面無非就是分佈些天地間的自然之象,如風雷電火之類的,只不過引動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一般人確實難以對付。」

「不過你不同啊!以你現在的修為,五脈合一融合了五行之力,就是硬闖應該也有幾分勝算!」

「照你這麼說,也沒什麼可怕的嘛!」孫戈剛有點安心,馬上又悲催了,「可是還有個水兒呢,我得帶上他啊!」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難就難在這兒嘛!」古十方說道,「先不說你這份功力能不能罩得住他。進陣的第一個難點就是,即便你們同時進去,進去之後也是隨機出現在不同的地方,能夠還在一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這樣的話,就看他能不能在你找到他之前還撐得住?」

「這個太危險啦,我這小老弟恐怕撐不住!」孫戈撓頭,再三再四的一想,忽然問道,「我倒是會一門靈力場的功夫,現在已經可以開出力場分身,應該能夠幫他撐上個一時半會的,就不知道這法子行不行?」

「這也算是個辦法啊。」古十方想了想,「不過,天人陣裡面是一片不斷變化的空間,就不知道你還是不是一定就能再找得到他啊?」

「啊喲,這麼說還是太危險了,此法行不通!還有別的辦法嗎?」白白高興了一回,孫戈只得選擇放棄。

「辦法多得是啊,就看你能不能做得到了!」古十方這武痴,肚子里裝的東西還真是不少,馬上接著說道,「比如說,你有本事開出異境的話,就可以把他封在異境之中,然後把進出異境的靈點點在你身上就行了。到時候只要你能過了天人-大陣,自然也就把他帶過去了。」


「異境?你懂得開出異境的辦法嗎?」這個,孫戈大感興趣。

「哎,我也只是隨便說說,那最起碼也需要有相當於界神初期的功力才能試一試!」古十方有點悻悻的說道,「我活著的時候,也算是摸到了界神之境的門檻。雖然我知道些開出異境的辦法,但是十次能有一次成功,那就是大幸運了。而且,即便能開出來了異境,也是支離破碎,轉瞬即滅,實在是太難啦!」

看來又是空歡喜一場啊!不過說到了異境,倒勾起了孫戈的回憶,馬上就想到了當年在丹神宮瘋人谷,自己曾經撞進去的,那個有周前輩周荒木留下的異境!

特別是異境里周荒木的遺書,特別就詳細解釋過靈點設置的辦法,只是從來就沒敢試過把進出異境的靈點設置到自己身上。

現在自己功夫大漲,說不定就真的可以了呢?這不會是先祖有意的安排吧?

孫戈心裡一陣激動,急急忙忙的說道,「要是有現成的異境呢,可不可以加以利用呢?」

「天底下還有這種好事?!」古十方才不相信呢,

「開出一片穩定的異境,那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誰會輕易拱手讓給別人!」

「特別是,每一片異境都是和開境之主聲氣相通的,設置靈點的辦法也各不相同。就算你能碰到一片現成的異境,除非前主人會自願把他的靈意交給你,否則你休想能操控他開出的異境!那是絕對、絕對、絕對不可能滴!」

哈,那就更沒有錯了!古十方語氣里透露出來的不相信越是強烈,孫戈聽得卻是越來越動心了。

因為就是在那一片異境之中,當周荒木的遺書化成碎末之後,就灌注到了孫戈體內,才助五行界神譜合譜成功,想必那裡面就包含了周荒木的不滅意靈,所以後來孫戈依法一試,就輕輕鬆鬆的點出了那片異境的靈點。

想到這裡,孫戈馬上呼喚祖兒。祖兒是界神譜之靈,或許應該知道其中的一些原委吧。

祖兒應聲而出,老大不樂意的開口說道,「這辦法誰不知道啊?本來想等你沒招了,再給你一個驚喜的!哎,現在這事都被你們兩位說破了,還有什麼意思?」

哦霍霍!傻子也聽得明白,周荒木的這片異境果然就是為孫戈所留!

「祖兒,狡猾狡猾滴!不過,哥還是一樣的要謝謝你!」孫戈樂得合不攏嘴,對著虛空行了一個大禮。

一旁的水兒只是看到孫戈忽然在一旁發起呆來,不知道孫戈這是在以靈語術和古十方他們說話呢,忽然見他莫名其妙的行起大禮來,嚇了一跳,「孫戈,你怎麼啦?」

「啊?」孫戈一下驚醒了過來,笑呵呵的一拉水兒,「哥想到過天人-大陣的辦法啦!走,帶你去見識見識一個神奇的地方!」

說完,孫戈展開身法,托起水兒一路疾行而去。一路上,斗轉星移,三五個日夜之後,兩個人就到了丹神宮。

故地重遊,孫戈一陣感嘆,沒有驚動什麼人,進了瘋人谷,找到地頭,血氣一陣涌動,激發了靈點,眼前一黑復明,就帶著水兒進了異境。

哇哇哇哇,水兒看得只能哇哇大叫,說不出話來了。

這就算是回到家啦!孫戈心裡說不出的平和喜悅,馬上把祖靈玉裡面藏著的各位都給召喚了出來。這下完了,水兒完全傻掉,張口結舌石化在了那裡!

方天戟、古十方、北轅春、刀聖凌意,以及祖兒、界兒、靈兒、影兒、金兒、木兒等一干精靈小不點,全都現身出來,熱熱鬧鬧的有如家人團聚。

不過問題隨之而來,一個小傢伙馬上不滿意的囔開了,「主人,你是怎麼給我的取得名字啊?現在好了,有兩個水兒,你說怎麼辦?」

說話的正是水靈珠的意靈水兒。孫戈的那個好兄弟水兒這時剛回過神來,一聽馬上問道,「你也叫水兒?」

「是啊。都是這個傢伙!沒學問就算了,還偏偏就是喜歡給我們取名字!」水靈珠的意靈小嘴一撇,直指孫戈興師問罪。

「是啊是啊!」祖兒、靈兒等一起跟著幫腔,看來孫戈的仇人還真不少,在江湖上混遲早是要還的啊!就連方天戟等人也感了興趣,笑呵呵的在一邊看熱鬧。

「別吵別吵,想造反了,是吧?」孫戈趕緊換上無賴嘴臉進行彈壓,

「我本來就不是讀書考狀元,沒學問怎麼啦?都別給我吵吵啦!大不了以後等哥練成了,給你們一人一個塑成金身,那你們也有機會到人世間溜達溜達,怎麼樣?」

「要是同意的話,就都給我乖乖的閉嘴!啊哈,我看誰最乖,就先給誰塑金身!嗯,讓我來看看呢,誰最乖啊?我也好做到心裡有數嘛!」

刷!在巨大的誘惑面前,這幫傢伙一個個全把小嘴閉得緊緊的,努力睜大了一雙眼睛,擺出各種溫順可愛相,以期博得孫戈孫大先生的青眼。方天戟他們嘩的就笑了出來。

「你們這幫小子沒一個講義氣的!」水靈珠的小小意靈也只好投降了,「可是,總不能有兩個水兒吧?」

「啊呀,你們都叫水兒,那也是緣分啊,說不定你們前世就是一家人啊!就不要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張口一通口水,孫戈又來靈感了,

「有了!你們兩個都叫水兒,說起話來還真是不方便!那就這樣吧,我這兄弟是爹娘取得名字,改不得啦。那就委屈委屈你吧,以後就叫你龍兒好了!龍兒龍兒,既威風又霸氣,這下你滿意了吧!」


「這還差不多!」水靈珠的意靈,念叨了兩聲龍兒,滿意的點點頭。

一場小風波過去,博得眾人一樂,大家有滋有味的跟著孫戈在裡面轉了一圈,嘖嘖稱奇不已的古十方開口說道,「小老弟啊小老弟,好事都給你占啦,真讓人羨慕死了!」

「可不是嗎!」祖兒瞧瞧孫戈,「我還是界神命盤形態的那會兒,得空探查祖靈玉的時候,斷斷續續得到一些意念,說你有朝一日一定會去天界和地界的,到了那時候一定要善用異境之力。我也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現在時候到了,我就把這些話告訴你了,你自己去琢磨琢磨是什麼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