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林軒還是太小看他的幸運加成了,神秘戒指再次升級之後,幸運加成已經達到了五十點,基本上BOSS掉落列表最上面的高級物品都是隨便拿了!

而且林軒殺的這個還是野獸BOSS,但凡野獸類的BOSS都不掉裝備不掉錢,在林軒的高幸運加持下,這個大老鼠再不掉建城令的話,它就沒得可掉了!

林軒心情激動的收起建城令之後,再次把手伸向了BOSS的屍體,畢竟是領主級的BOSS,雖然不掉裝備不掉錢,但是掉落的材料也都是好東西!

「唰!」這次亮起的不是金光,而是一道紫光!

「卧槽!」當林軒把BOSS掉落的第二件也是最後一件物品拿出來的時候,他的眼都直了!

吞天鼠卵(寵物蛋,史詩品質!)

使用:孵化一隻史詩品質的吞天鼠作為你的戰鬥夥伴!

需要等級:30

「垃圾!」林軒看到紫色的寵物蛋激動不已,但是一邊的伊莎貝拉卻撇了撇嘴,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已經成了別人寵物的伊莎貝拉,已經開始學會吃其他寵物的醋了……

「呵呵,那必須的,不管什麼寵物跟我們家貝拉一比,都是垃圾!」林軒笑道。

「去!誰是你們家的?臭流氓!」伊莎貝拉白了林軒一眼,但是嘴角的笑容還是出賣了她被誇獎之後愉悅的心情。

「這玩意兒怎麼處理呢?」林軒把這枚紫色的寵物蛋在手裡拋了拋。

林軒已經有了伊莎貝拉,他又不是獵人系或者術士系的職業,不可能攜帶多隻寵物,所以不可能再自己孵化了這隻吞天鼠,於是怎麼處理這個寵物蛋就成了問題。

按說這寵物蛋要賣的話,絕對可以賣出天價,他都不用去拍賣,只要給韓天宇這個土豪發個消息,這土豪就能送一張支票過來讓他隨便填數字。

但是林軒此時也打算培養自己的力量了,這枚史詩級的寵物蛋可不比蟻后產的那些垃圾,這玩意兒絕對是萬金難求,如果培養的好,戰鬥力甚至比稀有職業的玩家還強!

高品質的寵物其實比高檔裝備甚至高階技能書還難以獲得,而且對玩家的提升也更大,別的不說,看看伊莎貝拉就知道了,偽神獸級的寵物,直接讓林軒合著眼爛虐三十級精英本,別人十五人隊都過不了門口的小怪,他溜溜達達就給單刷通關了,這就是超級寵物的實力!

雖然伊莎貝拉成為寵物是個意外,但是由此也能看出,高階寵物的強大,一個史詩級寵物培養好了,戰鬥力要超過稀有職業且裝備精良的玩家,一個傳說級的寵物,甚至比滿身神裝的隱藏職業還強!

所以林軒手中這枚史詩級的寵物蛋不說是無價之寶,但也絕對是價值連城!

「這玩意兒給誰呢?」林軒打心裡還是比較偏向用這枚寵物蛋來培養自己的人馬,但是給誰就成了問題。

畢竟寵物蛋只有一個,而林軒身邊的人可不少!

要說和林軒最親近的人,那自然是小胖子孫浩,兩個人畢竟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有現實中的基礎,所以關係最為親密,林軒也不信孫浩會背叛自己。

除了孫浩之外就是孫萌萌,雖然兩個人一起玩遊戲的時間不長,但是在現實中是同學,所以也比較有保障,不過孫萌萌和孫浩都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技術比較水,寵物蛋給他們有點浪費。

除了這倆人之外,林軒最信任的就是薔薇玫瑰了,現在薔薇玫瑰可以說是林軒的大管家兼大軍師,基本上整個公會都是人家在操持,林軒就是一個什麼都不管的甩手掌柜。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薔薇玫瑰已經不怎麼練級了,顯然這位御姐也明白自己就算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在技術上有太大的提高,所以現在索性把心思都投入在對公會的經營和管理上,顯然是開始向專職的管理層發展,不怎麼參與實際戰鬥了,所以寵物蛋給她也基本上就是浪費了。

再往下說,騎士團的妹子們大半不幹活,薔薇魅影等人雖然也跟林軒打過不少副本,但是實力一般,沒什麼培養的價值,這些妹子在林軒的公會更多的作用就是活躍氣氛,充當一下吉祥物的角色。

熊大那些混混也是一樣,雖然比騎士團的妹子們強,但是也強不了太多,頂多是大公會的二等團隊水平,說實話,林軒手下能打的人還真不多,也就一個學了禁咒還放不出來的莫小雨,還有一個就是轉職了隱藏職業,但是戰鬥力林軒也沒見過的七星戰殤。

想來想去,林軒覺得這寵物蛋也就是給他倆比較能發揮價值,至於忠誠的問題,林軒倒是最不擔心,因為家裡養著薔薇玫瑰這麼一個奸商,那位御姐騙人簽賣身契的技能是神級而且還是滿技能點的,別說外人了,就連林軒當初都被騙得簽了一張!

但是在七星戰殤和莫小雨之間,林軒有些猶豫,莫小雨雖然學了禁咒,但是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他的戰鬥力體現不出來,畢竟六萬的魔法值,可不是三四十級的玩家玩得起的!

七星戰殤雖然能夠立刻形成戰鬥力,但是他一個近戰職業帶著一個近戰的寵物,顯然是有些衝突了,打怪的時候可能還不明顯,但是PK的時候遇到高手,一般的寵物可沒伊莎貝拉這麼高的智商,近戰玩家帶近戰寵物,搞不好不能給你幫忙,還會阻擋你移動的路線,所以一般的近戰玩家都帶遠程的輸出型寵物,法師才帶近戰的肉盾寵阻擋敵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954章

第四套代表辰,星辰浩瀚,隆重登場。

每一套禮服從設計和造型來說,是極品。

同時,每一套禮服都有其獨特性以及驚艷感,短時間內根本做不出來。

除非是……

很早很早就開始準備了。

慕安安垂著雙手,不由自主的顫了顫。

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滿腦子都是寧修遠帶著笑意嘲諷的話。

四套禮服,日月星辰為主。

而這四套禮服,沒有長時間的工作,根本給不出來。

「安安小姐?」

「安安小姐?」

「安安?」

周圍工作人員叫慕安安都沒反應,一直到宗政御手撫到慕安安腰上,慕安安卻突然遭遇電擊一樣,猛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她目光死盯著宗政御。

腦中都是寧修遠的話。

知道顧夕怎麼死的嗎?

四套禮服,日月星辰為主。

你和我一個朋友很像。

……

很多很多。

從認識寧修遠開始,寧修遠說過的話一句一句從慕安安的腦中蹦出來,以至於讓慕安安現在看著面前的宗政御,覺得心慌又后怕。

「安安?」宗政御見著慕安安這個神情有些奇怪。

不像是因為禮服而被驚艷到。

甚至是……

宗政御在慕安安眼裡,竟看到了恐懼感。

宗政御問,「禮服不喜歡嗎,不喜歡的話我們……」

「沒,沒有!」慕安安及時打斷了宗政御的話。

她隨便找了一個借口,「我就是在實驗室里工作太累了,這會兒疲憊感上來,讓我有點恍惚,我先去洗手間。」

說著,慕安安問旁邊的經理,「請問洗手間在什麼方向?」

經理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這才說,「就在前面,我帶您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

慕安安擺手,順著經理指的位子朝洗手間走去。

慕安安就盡量保持自己的淡定朝洗手間走去,一直到進入洗手間,這才卸下所有偽裝跟防備。

甚至在關門的時候,慕安安差點腿軟站不住,幸好及時扶住了旁邊牆壁。

她撐著牆壁的,一路走到洗手台上。

雙手撐著洗手間,深呼吸著,打開水龍頭,用涼水一遍一遍潑著自己的臉。

冰涼的水刺激著皮膚,也讓慕安安慌亂的情緒,一點點平復下來。

她抬頭,看著鏡子里滿臉水珠的自己,覺得有些狼狽。

就突然覺得很可笑。

「我不能這樣。」

慕安安深呼吸,又潑了冷水往自己臉上。

念念叨叨著,「寧修遠有無數辦法可以知道這四套禮服寓意,我不能因為他兩句話就懷疑宗政御。」

慕安安重新抬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比起之前的慌亂,這次慕安安眼神里都是堅決。

她抽過紙巾開始擦臉。

與此同時,她突然聽到隔間內傳出清脆的聲響。

明顯是不小心碰到什麼東西而發出的聲響。

慕安安猛的回頭,「誰?」 「你不會真的天真以為,裴景煥愛過你?」成雪兒語氣不屑,帶着鄙視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夏明嫣,像是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隨後成雪兒陰陰一笑,帶着莫大的惡意繼續說道,「夏明嫣,你知道當年的夏家是怎麼發家的?」

「不,你不知道,你只是個高高在上的夏家大小姐,覺得全世界都要圍着你轉,包括裴景煥。」

夏明嫣被成雪兒這劈頭蓋臉的一問,恍如拷問靈魂一般,恍惚了一瞬,徹底的懵了。

記憶里,從小到大,她的爸爸從不讓她關心公司里的事,再怎麼詢問,爸爸也總是和藹地回答,「你不用知道這些,你只要快快樂樂地當個小公主就可以了。」

想到這裏的夏明嫣渾身顫抖,情不自禁用手捂住嘴,默默流下了眼淚,她有種生活中一切都要改變的感覺,本能開始有點抵觸成雪兒即將說出的話。

夏明嫣有點害怕從成雪兒的口中得到那些不堪骯髒的往事,更害怕她和善可親的爸爸曾經是個壞人,怕他害過裴景煥。

看到夏明嫣的畏懼模樣,成雪兒滿意笑了,繼續說出那些刺耳真相,「當年的夏家可是靠社會發家的,做大之後,夏家家主就想辦法要去洗白全部身家,」

「而當時的裴家剛巧做賬的,另外幾家也做涉灰生意,所以他們就一合計,就都去找了裴家做賬洗錢,用來洗白。當他們成功洗白之後,裴家便成了眼中釘,肉中刺了。」

「而曾經是社會的夏家以及其他人,怎麼會甘心把把柄落在一個外人身上。」

成雪兒言笑晏晏,口中卻是惡意的譏諷,「所以大小姐你猜,裴景煥他們家最後怎麼樣了?」

「你不知道吧,那一夜,可真是好大的火。裴家上下十七口人,就只有裴景煥一個人因為外出買東西所以逃了出來。」

「而裴景煥的小妹妹還只有一歲,看看她多可憐,還沒有名字,還沒怎麼看看美麗的世界,就無緣無故去了陰曹地府。」

成雪兒說完,便抱着肩,站在病床邊,心裏十分痛快,期待看着夏明嫣流露出更多痛苦的表情。

聽到這些話,夏明嫣用力地捂住耳朵,心裏一陣鈍鈍的痛,但成雪兒的聲音還是穿透過耳膜,傳到她的心裏,瞬間掀起巨大波瀾。

同時夏明嫣不禁想起那一天,爸爸語重心長地對她說,「爸爸給你領養了個哥哥,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你要好好照顧他哦。『』本來夏明嫣並不當回事,結果在爸爸說完的第二天,便是她第一次看到裴景煥的場景了。

那一天晴光正好,她在照料樓下盛開着的玫瑰花叢。一朵朵玫瑰嬌艷欲滴,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聖潔美好,突然爸爸喊了她的名字,她抬頭一看,不遠處,裴景煥站在樹蔭下,穿着白襯衫,面無表情,穿着黑西裝的他眼裏十分沉寂,彷彿沒有了人類的情感。

那一瞬間,奇迹一般,他們倆的目光交匯,她不知為什麼被那個冷漠的男孩吸引住了目光,愛意萌發,想把所有的真心都給了他。

夏明嫣現在細細想來,那就是裴景煥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親人,所以來到自己家的時候了。而自己的爸爸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收養他,給他衣食住行,以及一個家。

而她通過成雪兒的這一番話,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成雪兒說「不愛」,原來竟然是十幾年前她爸爸欠裴家的債嗎?

顯然如今發生的事情,是因為裴景煥已經找到事情真相,並對夏家的巨大報復。夏明嫣心中瀰漫着濃濃的悲哀,她感到心裏正有一塊地方缺失著,並可能永遠也彌補不上了。

夏明嫣因為成雪兒的話帶來了巨大衝擊,臉色蒼白,她悲痛的明白,裴景煥大概永遠不會真正愛上她了。

她手指下意識緊緊抓住被角,嗚咽地流下苦楚的眼淚。此時此刻夏明嫣腦子裏閃過很多東西,很亂,她拚命想找到個救命稻草,但是她始終抓不住那一點希望的光芒,於是只能獃獃坐在病床上,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忘了還坐在床邊的成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