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可以駕馭魔魂?」

羅尊震驚失色,看雷凌魔魂向自己出手,他不敢大意,一拳橫空,試圖滅了雷凌的魔魂體。

轟!

雷凌的魔魂體,居然在勾唇一笑,抬手便與羅尊一拳相撞。

「噗!」

雷凌的魔魂體安然無恙,羅尊卻吐血橫飛。

「這……?」

「這個雷凌比羅尊還要可怕?」

「九世魔童,果真可怕至極!」

……

白鶴道人與眾位劍宗長老,近距離看到雷凌,只是動用了一個魔魂,便將羅尊打的吐血橫飛,這讓他們突然對雷凌的身份感到了忌憚。

「好傢夥!」

「動用魔魂,就可以打的羅尊吐血,那樣動用九個魔魂,那豈不是天下無敵了嗎?」

青冥驚嘆。

目睹雷凌此時的狀態,簡直就是逆天驚人。

天境的帝靈,都奈何不了羅尊,而他雷凌卻易如反掌,便讓羅尊吐血橫飛,若九魂齊出,恐怖到令人難以想象。

「他應該動用不了九魂。」

「以他雷凌性格,若能動用,羅尊早就死了!」

禪德皺眉,否決了青冥的猜測。

「沒錯。」

「雷凌現在處境看似對他有利,但你們不知道,九世魔魂擁有九世的意志,他需要一個一個融合,才是完整的自己。」

「道爺猜測,雷凌體內還有兩個自己的意志,正在跟他爭奪主導權。」

茅十八眉頭緊皺,看著上方的雷凌,說出自己的猜測。

「對了!」

「你小子到底還知道多少?」

「我聽雷凌說過,你小子體內還有兩個魂體,你對這方面應該最清楚才對,雷凌有沒有勝算壓制魔魂意志?」

聽茅十八這麼一說,青冥到開始擔心雷凌被魔魂意志反噬。

「道爺我雖然修鍊魂體,但每個魂體,都沒有自我意志誕生過。」

「雷凌的不同,那是他每一世凝聚的魂體,內部都含有每一世的自我意志,完全與道爺我的不能一概而論。」

茅十八搖頭。

他無法回答青冥這個問題。

凝聚魂體方法有很多,而雷凌這種是最極端,也是收益最大的那種。

上空。

雷凌馭動魔魂,瘋狂的追殺羅尊。

而羅尊,如過街老鼠一般,不敢與魔魂正面交鋒。

「王八羔子!」

「用魔魂來對付老子,你真以為看不出來,你本體是最弱的嗎?」

羅尊甩開魔魂后,突然殺他雷凌一個回馬槍,抬手化為巨掌,遮天蔽日,向魔魂中央的雷凌擊去。

雷凌抬頭,看到羅尊逼近之時,雷凌突然化為虛影消失原地。

嘭!

羅尊一掌落空,震的虛空晃動,狂風大作。

「劍域!」

未等羅尊反應,突然在他上空傳來雷凌的一聲怒吒。

隨後只見,百米之外形成一道封閉光幕,內部劍影浮現,錯綜複雜,毫無軌跡可言,瘋狂的將羅尊困在其中,遭受無處不在的劍氣攻擊。

「他竟然還留著一手?」

下方的帝靈,看到雷凌締造的無敵劍域,形成自我領域,將劍意融入天地,釋放出最強劍氣,先天佔據不敗之地。

震撼!

帝靈修鍊數千年,從來沒有見過這等的劍道境界。

噗噗……!

被困劍域中的羅尊,就算有天魔之軀,也無法承受這無盡無休的亂劍封殺。

「好恐怖的劍訣!」

「此子能將劍道修鍊到這種境界,簡直就是逆天了?」

……

劍宗長老無不讚歎。

無敵劍域自成一域,被困者只有挨打的份,讓施展者立於不敗之地,堪稱劍道至強。

「雷凌他快支撐不住了?」

青冥神色微變,他知道雷凌從來不輕易施展這一招,一旦施展就是彈盡糧絕之時。

禪德、茅十八兩人沒有吱聲,二人此時也在為雷凌捏著一把汗。

一旁的納蘭詩雨,小臉蒼白,咬著嘴唇,兩隻小手緊握在一起,心裡緊張的要命。

轟……!

劍域形成不到十分鐘時間,便自行潰散來來。

內部的羅尊卻已經是體無完膚,全身是血的從高空墜落。

「有時間限制?」

帝靈神色凝重,他一直觀察著劍域變化。劍域威力恐怖,在劍域中威力可以倍增,但時間有限,這就是劍域唯一不足的地方。

。 夜已深,風微涼。

照例在陽台上休息的程文,突然睜開了眼睛。

卻是楚杉不知何時已經飛到了這裏。

幻神宗弟子的到來,他便啟動了禁空陣法,而楚杉還能飛到這裏,想來是藉助了什麼法寶。

看來這個楚杉的來歷的確是不一般。

「師侄找本座有事?」

「張長老,今天那個清膚霜,應該是你刻意放出來讓我看的吧?」

程文:(O_o)??

這姑娘哪裏來的臉說這個。

楚杉看見程文的表情,不似作假,微微一愣,「真的不是?」

「師侄想多了,清膚霜一直是我金虹島內部所用。」

這句話一出來,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尷尬。

楚杉深深吸了口氣,「那張長老有沒有這方面的合作意向?」

「怎麼說?」

「清膚霜的主材料,七霞蘆薈是我楚家的特產!」

程文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東海這邊的綠磷島和你楚家是什麼關係?」

「綠磷島?長老要跟關家的人合作?」

「師侄認識關家?」

楚杉皺了皺眉,臉色有些難看,最終什麼話都沒有,轉身躍下了陽台。

「額……」

程文醒悟過來,「看來還是競爭對手。」

說完他忍不住輕輕一笑,不再關注此事,事要一件一件的做,飯要一口一口的吃。

關家和楚家是什麼關係,他不在乎。

合作的問題,等王涵找上門的時候,關平應該不會拒絕。

金丹期的機會,歲壽五百載的誘惑,可不是誰都能夠理智對待的。

這一帶海域的築基家族不少,每一家都佔據了一座海島。

有大有小,星羅棋佈。

先把這些強大的,也就是有築基後期坐鎮的收服,然後對那些普通的下手,最後完成這一帶的統治。

這個才是他關心的事情。

畢竟,勢力的發展,資源的收集,影響了他的修鍊進度。

對於修士而言,家貧一樣百事哀。

……

時光匆匆,半年過去。

進入次深海區的一處海面上。

此時懸浮着一座剛剛建成不久的龐大城市,城牆高達三十丈,厚度達到了八丈。

寬能跑馬,駐紮着密密麻麻的修士大軍。

在九州大陸眼裏,凡是涉及魔道陰謀的,都需要十分精力去對待。

所以,這種佈置,一點都不誇張。

城池整體使用了大量的陣法進行加固,裝備了無數的防守武器。

一隊隊築基修士在海底和上空來回地巡邏。

完全是將這裏當成了一個即將新出現的正魔前線對待。

城中此時留有三十名金丹後期修士坐鎮。

這還是駐守的力量。

更多的修士大軍此時正在海溝之下,和大量的屍傀戰鬥。

千屍草被驚醒,大戰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至於元嬰期,更是已經下海半年有餘,凡是來到此處的真君,都已經進入了海溝。

還時不時的傳出,有真君成功搶到了一塊花心碎片。

這也使得更多的元嬰真君艷羨不已。

這時,城門口出現了一男一女兩名修士,正是程文與鍾靈兒,他們幾乎是得到消息,就趕到了鎮淵城。

就是為了能夠買到一片花心,哪怕是指甲蓋那麼一小塊。

因為花心之中,不僅能提煉出造化靈液。

還有千屍草的生命本源,如果有本事將其種活,那幾乎等於擁有了印鈔機。

程文就打算試一試,他的丹田靈島和常人的不一樣。

這一點他之前沒有注意到,但是後來他發現很多生機幾欲斷絕的靈植無法在鍾靈兒那裏種活。

但是到了他的丹田靈島內,卻能發生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