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那些常年躲在房間里的法師確實是個棘手的對手……很可能,一擊擊毀『要塞』的攻擊也是出自他們的手筆,畢竟協會的力量,對於外界一直都是個謎團,即使連教廷都要給他們面子呢。不過沒有關係,那種程度的攻擊他們也應該是沒有餘力再次發動了,我們的計劃原樣進行!」

「可是……地面之上缺少了『要塞』的話……」

「缺少了『要塞』,我們還有其他的手段可以選擇!只要我們的同胞們願意為之捨生忘死,短時間內,創造出能和『要塞』媲美的兵器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那樣的話……」

「你怕死嗎?」

「當然不怕!」

「我們這裡也是一樣的……如果這次我們成功了,那一定能夠為祖國開創新的未來;如果失敗了的話,恐怕,抱有這同樣信念的同胞,也不會有多少能見到明天的太陽了吧?那樣的話,或許嘗試著讓公主走另一條路也未嘗不可……只是可惜,不管是哪一種未來,我們應該都沒有機會見到了。」

「大人,怎麼會,我們……」


「即使我們成功了,我們所走的也是極惡非道的路,不可能有善終的……下面的那些人看不到,我還是明白的。只顧盯著前方,卻沒有注意自己的腳下,所以我們最後走進了這條死路,即使有些人發現了也沒法回頭了——但不管結局如何,往後我們的民族,都和我們沒有關係了。」

=============

夏小小地揭開了門帘的一角,看著外邊已經變得驚慌而混亂街道。

「看來,似乎對方已經採取行動了呢,要不然以那個城主的姓子不會魯莽地讓全城都開始緊急疏散的吧?」

不過,因為納斯卡城的城內的道路設施都很寬敞暢通,再加上疏散點也不少,依靠著眾多城衛以及協會的法師的努力,倒也沒有發生過分的搔動——一群人過中年的法師們都在一邊監視著城內的異常,一邊不停地嗑著魔力藥劑施展著鎮定術。

「我們不需要一起去避難嗎?」

「反正有夏醬你在,我對現在自己的安全問題完全沒有顧慮啊!」

「嘛,這樣的誇獎還真是讓人有些害羞呢……」

愛莎休息了片刻,也略微恢復了一些體力,支撐著疲憊的身體走到了櫃檯邊:「唉,今天總共也沒有賣出去多少啊,還想著憑藉這次的貿易集會賺取點生活費呢,結果遭遇到了這樣的狀況……」

愛莎很缺錢嗎?——夏對於愛莎的舉動有些難以理解。

看出了夏的疑惑,愛莎向著她解釋道:「總而言之就是我和琳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啦,但是我也沒有經營店家的想法,所以資金什麼的,實在是一個比較困擾的問題呢。」

「這樣啊……」

「沒辦法的事呢,畢竟我……恩?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客人?」

愛莎忽然抬起頭,看向了門外。

夏也是讓愛莎的說[***]了一下——這個時候,誰還會來一家造型別緻的黑魔法店(霧)來購買東西啊?而且愛莎你是如何確定對方是以這家店為目的的?

「是這裡嗎?沒想到遵從著命運的指引,來到的是這樣的地方……」

門帘被人揭開了。

出現在愛莎和夏面前的,是一個看起來怯生生的小女孩。

「一般來說,說著『命運的指引』這種話的人,有很大的幾率是懷抱著中二之心的少年人哦,不知道客人您是哪一種?」

「誒?中二之心那是什麼?而且你怎麼知道我是客人有求於你?」

儘管來人外表是名年幼的女孩,但是戒備心似乎也是不小的樣子,看到愛莎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她第一時間表現出了猶豫。

愛莎偷偷地對著夏比了個眼神,明白了愛莎個中意思的夏,苦笑著走到門口,用魔法封閉了通向外部的道路。

「等等!你們這是要做什麼!?為什麼要把門……」

女孩被夏突然的舉動弄迷糊了,恍然間,她想起了一些聽說過的不好的傳聞——傳說有些誘拐女孩的人販子,就會這樣把無辜的少女關在封閉的房間里然後做這樣那樣的奇怪的事……

「啊拉,走進了看的話,雖然還年幼不過也是很可愛的女孩嘛……」

愛莎無心的一句客套話,瞬間就讓女孩哭出來了。

「嗚哇!我個子矮又沒身材,賣不出好價錢的!」

「……」

「……」

愛莎和夏默默相覷。

【這孩子是不是誤會了一些奇妙的事情?】

貌似她以為自己要對她做一些奇奇怪怪喜聞樂見的事情?愛莎無奈地撫著自己的額頭——即使自己真的是這種沒節艹的生物,也有著更好的選擇吧?比如說琳啊琳啊還有琳這些不同的選擇……

「咳咳,看來夏你的氣場果然還是應該稍微收斂點嘛,果然專業搞黑魔法的氣場就是不一樣啊,都被當成老鴇了吧。」

「喂!我哪裡有那種猥瑣的氣場啊!明明我也是個青春美少女啊!」

對於愛莎的潑墨水的行為,夏可不滿意了——即使是要活躍下氣氛,也不需要拿自己開涮啊。

「誒?兩位不是那種奇怪的人嗎?」

原來兩個人都被當成那種人了啊……愛莎和夏兩人紛紛留下一滴冷汗。不過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被這麼誤解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無論是夏還是愛莎,雖然節艹都有,但不可否認兩個人都是蘿莉控呢。

「雖然夏不好說,不過在你面前的愛莎大人我啊,可是美貌與智慧並重,英雄與俠義的化身呢!嗯,我再正直不過了……」

「不,以您『過去』的事迹,怎麼想都不能算是正直者吧……對人類而言。」

「不要在意細節呦後輩~」

這兩個人是怎麼了?明明外面都亂成這樣了,這兩個人難道完全沒有緊張感嗎?——在少女看來,眼前的這兩個人和現在外面的城市的氛圍可謂格格不入,明明是可以毀滅一個城市的危機,似乎在這兩個人看來不過是一場不知所謂的鬧劇?

「少女呦,來我這裡是有何事呢?雖然我這裡本來應該只是販賣一些普通道具的小雜貨店,不過考慮到資金緊張,幫助你完成一些特別的委託也不是不行哦。」

「你這樣子,還能動彈嗎……」

夏眼睛瞅著愛莎那虛弱的身體,忍不住吐槽道,然而很快就回收到了愛莎莫名其妙的眼神:「阿拉?不是還有臨時工在嗎?」

「我覺得我離那種近乎全職全能的職業還有著不小的距離啊……話說,什麼時候我歸屬到前輩您的旗下了?而且聽前輩你的口氣,該不會一旦發生了什麼狀況,就用我這個『臨時工』當做推脫的借口吧?」

「安心吧,不會泄露臨時員工的身份信息的~」

「那還真是感謝前輩您了……」

在愛莎和夏兩個人插科打諢之下,少女也逐漸放下了自己的戒心。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能夠幫助我去完成一件委託嗎?」

「那就要看你能給出什麼樣的價格咯。如果給一個白菜價卻要我去帶回一隻迪加【嗶】克斯那肯定是不行的啦……說到底,我是為了金錢才這麼做的。」

愛莎盯著少女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所以說,你?委?托?我?定?價~」

「可是,如果說我的錢不足夠支付我需要委託的事情呢?」

少女倒是非常擔心,似乎她心裡認為自己將要委託的事情並不是自己一個人所能支付得起呢。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那一定是交易直接告吹啦,但是你嘛……」愛莎眼神掠過少女的身體,讓少女心裡一陣寒顫。

「……不足的部分用身體來支付也可以哦。」X2

兩個聲音重合了起來。

「早就知道前輩你會故意去戲弄一下這個女孩了。」夏白了一眼被搶了話頭而尷尬的愛莎,然後安撫著受驚的女孩,「不用擔心,那傢伙只是覺得有趣所以特意逗你的,儘管說出你的請求吧,對你的話免費也不是不可以……」

「等等!我才是店長吧!不要隨便就決定義務勞動啊!」

「安靜啦,現在連走路都顫顫悠悠的廢柴店長!目前這家店由我這個臨時工做主,前輩您的權力,被架空了哦!」

愛莎還要發表自己的意見,夏走到了她身邊,伸手揪住了愛莎頭頂的一簇翹起的頭髮。

「揪呆毛是犯規的啊!在我沒反抗能力的時候做這種事情,會被天誅的哦……」

「……」

想起了另一個僅僅只是被揪住頭髮就會驚慌失措滿眼淚光的少女,夏只能感嘆——真不愧是師徒呢,在這一方面簡直如出一轍。原本之前看到愛莎頭頂的那一簇堅挺不倒的頭髮她就有些好奇了,現在趁著愛莎沒什麼行動力的時候,一試之下,發現原來即使是平時威嚴滿滿的愛莎,被揪住這名為「呆毛」的神奇事物的時候也會受態百出呢。

「有時候,我都在想,前輩你和琳真的是師徒嗎?」

「夏你怎麼會覺得我和琳會不像師徒啊?我們兩個師徒相姓可是超高來著……」

「因為我突然覺得你和琳更像是母女……呆毛什麼的,更像是遺傳不是嗎?」

夏的一席話,當即讓愛莎一口涼水全噴了出來。

「一般來說不應該是姐妹嗎?母女什麼的,你還真是聯想到了一些微妙的存在啊。」

不管怎麼說,即使是愛莎在聯想到了夏所說的關係之後,也不禁有些哈子卡西——母女什麼的,夏還真是敢想呢。


「畢竟前輩你給人的感覺很像是長輩吧?雖然外表是小小的沒錯啦……」

也就是說,母姓嗎?

愛莎也是沒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還會被人冠以這樣的評價。

「真是感覺壓力山大的評價啊——話說,我們兩個也不要再把客人晾在一邊了吧?」愛莎看了看站在一邊不知道該如何插話的小蘿莉,最後自己停止了這逐漸往奇怪的方向偏轉的話題。

「啊,沒關係的!不知道為什麼,被兩位姐姐這麼一說,我突然也不覺得緊張了呢……」前來求助的小蘿莉怯生生地說道。

「再不說的話,也許你拜託的事情會錯過了最佳的時間也說不定哦。」

夏連忙提醒著女孩。

「對,對哦!」一驚之下,女孩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然後深深地鞠了一躬,「拜託了,請阻止『那些人』的行為把!我知道那是不對的!」

「哈?」

女孩的話,讓夏有些摸不著頭腦——雖說這樣不明所以的話,是這種年齡的孩子都會犯的毛病,但是這種時候自己可是完全聽不懂啊。

不過,聽她的說法,是要自己去阻止什麼人嗎?聯想到現在城市裡鬧騰的狀況,夏多半也對女孩想要拜託的事情有了些眉目,但是女孩的身份到底是……

「原來如此,你就是伯恩所說的公主吧?」

愛莎的一句話讓夏和女孩都側過了臉——夏是驚訝於女孩的身份,而女孩,則是因為自己並沒有自報家門就被愛莎所猜出了身份。

「為,為什麼您會知道?」

「因為伯恩曾經和我提過一點你的事情,年齡符合,而且你的行為也很符合伯恩所說的形象——只不過我一開始確實沒有想到,作為陌生人的你會找到我這裡呢。」

「那是因為,我『聽到』的聲音就是這麼告訴我的……能夠幫助我解決眼前的困境的人,就在這裡。」

聽到的……聲音?

愛莎和夏彼此看了下對方,都沒能掩飾住眼中的驚訝。

有些人或許有著超出常人的直覺,能夠憑著這感覺找出前進的道路,一開始愛莎也是以為女孩是憑藉著直覺找到這裡的,但是現在女孩所說的,卻讓她和夏大為吃驚。

「弱弱地問一下。」夏向著女孩提問道,「你是不是……只要想要知道一些東西,耳邊就會出現一些模糊的聲音給出答案?」

「是,是這樣沒錯!只不過,不是所有的事情我都能知道的,而且我只是能聽到,不刻意去記的話也是很快就會忘掉的。如果說我想知道製作葡萄酒的做法的話,會很容易知道答案,但是像是今天我想要找能解決眼前的事態的方法,我竭盡全力也只能聽到一些斷斷續續的聲音,必須得一步一步地才最後摸索到了這裡……」

儘管能力有限,但是確實是能夠「聽到」實實在在的答案嗎?

「怎麼了?是不是這個能力很危險?」

看著夏和愛莎兩個人的神色都有些嚴峻,女孩也很是焦急:「我,我也覺得很討厭……明明很多事情我不想知道,但是只是因為我好奇了,我想了,結果那些我根本不想知道的『答案』就出現了。如果說像是葡萄酒的製作方法還能忘掉,可是有些事情,根本就忘不掉啊……」

「有多少人知道你擁有的這個能力?」

「沒有……」女孩沮喪地說道,「我……並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因為我聽到的聲音都告訴我,遇到的人都不能信任,果然,姐姐你們也很討厭這樣的我吧……誒?」

女孩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為什麼,自己今天就告知了對方自己擁有的能力呢?

「為什麼……為什麼和你們說話,我沒有聽到那些聲音……」

以往自己即使想要和人說話,但是耳邊總會不斷傳來和那個人有關的信息……一旦聽到了,不可避免地本能就會產生好奇的念頭,結果如此循環下去,女孩就發現幾乎所有和自己交談的人,不管外表如何,內心都是非常可怕的人,這直接導致女孩根本不敢和他們交談。當然,也還是有那麼幾個人能讓女孩安下心和其交流幾句的……

可是今天,女孩發現眼前的兩個大姐姐,似乎自己從一開始就沒能聽到和她們有關的聲音,即使現在自己主動地想要了解她們,也沒有任何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

如此「奇妙」的交流體驗,她還從來沒有經歷過。

「安心吧。」夏伸手撫摸著女孩的頭頂,「你的能力我也聽說過,這並不是什麼糟糕的被詛咒的標誌,倒不如說,這是只有傳說中才出現過的奇妙的能力呢。你啊,得到的可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世界的眷顧呢。」

「誒?可是……我一點都不喜歡這個能力啊……」

「畢竟,這個能力過於強大,對於人類而言實在是過於沉重了一點呢。不過好在你的能力現在並沒有體現地很強大,你的心靈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只要好好的鍛煉的話,控制它並不是很難的事情。」

聽到了愛莎的話,女孩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這是真的嗎?真的能控制下來,讓我不再會聽到自己不想聽到的聲音了嗎?」

「我的話倒是沒這個能力,畢竟我只是聽說過,不過愛莎前輩嘛……」夏扭頭看了一下愛莎,「也許除了她自己的問題之外,這個世界上沒什麼她無能為力的事情了吧?」

「哎呀哎呀,這麼誇獎的話還真是害羞呢,這個世界上我也是有做不到的事情的說……」

「但是果然不多,對吧?」

「嘛,現在並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嘛,還是先具體給我們說下你的委託的詳細內容吧,小公主~至於你的能力的問題,總有辦法的不是嗎?」(未完待續。) 「姐姐大人,小心點。」

「薩里斯醬,前面的氣氛有點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