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會出現在我們學校的拍賣會上!這按理說根本就不可能啊!!!我根本就沒有準備!」

「我也沒想到楚少回來啊!!!我的天,我現在好後悔,早知道我一定把那條最好看的裙子穿上…」

「我的天,我真的單方面宣布我和楚少結婚了!他也太帥了吧!!!」

「啊!!!」

最終女生的尖叫變為單一化的一個啊。

而男生的也都紛紛讚歎著,這恐怕是每一個男生都想要最終活成的模樣吧。

於是兩種聲音此起彼伏的交叉著,馬上就要把學生禮堂的屋頂都掀開了。

這不光是學生們的瘋狂,連家長們也難以自持。

這個是他們曾經費盡心思都不可能見到一面的歐陽楚,現在居然出現在了這個慈善拍賣會上。

剛剛那些還自視甚高,暗地互相較勁的家長們,此刻也都放棄了所有的風度。

他們不管不顧的推搡著擠向歐陽楚。

就是為了想要和楚少說上兩句話,不過男人只是冷漠的將眼神略過了他們,遠遠的投向了那抹嬌小挺拔的身軀。

而隨著歐陽楚目光的略過,女生的尖叫成片的起伏。

「啊!!剛剛楚少看我了!他看我了啊啊啊啊啊!!!」

「別放屁了,明明就是在看我!」

「啊!楚少看看那個方嚮應該是郭玉婷!!她之前不就是採訪了楚少嗎,難道他們是早就認識的?」

「難道今天楚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是為了來找郭玉婷??」

「我覺得這很有可能啊!不是像楚少這樣的大人物怎麼會來我們學校的拍賣會呢?」

「你別亂說了,我不聽我不聽!!」

「人家剛剛才陷入戀愛…我不聽!!」

那些完全被歐陽楚漠視了的家長們也都緊緊的跟隨著歐陽楚的視線。 炎黃組總部這棟特殊的建築,內部分為四個區域。而最中心的位置,卻猶如鏤空高塔一樣。 大神吃夜宵嗎 盤旋的樓梯猶如蓮花一樣。

將近三十六層高樓的高度,每一個區域都不同的風格,北面的區域屬於炎組。平時黃組的隊員只能夠進入南邊區域,無法踏上樓梯。

而此時在最上面的樓梯平台之上,雲麒麟俯視著眾人,雲麒麟的目光彷彿充滿魔力,甚至說,兩道目光落下,絕大部分的黃組隊員都渾身發涼,目光獃滯起來。

「少爺,他們不聽從麒麟令!」夜十三抬起頭來,趕緊對著雲麒麟說話,龍庭等人也都慚愧的低下頭來。

洛御城等人卻冷冷的看著雲麒麟,而楊柏率領宋端武等人也看向雲麒麟。

「組長都出來了,我之令沒有用了,也好,起碼這次讓我看到了。」雲麒麟淡淡的說著,這樣的聲音,猶如霹靂一樣,就連向勝男也察覺到不好。

「雲麒麟震怒了,看來我們得小心了。」不光向勝男,宋端武也倒吸一口涼氣,雲麒麟要出手了。

「咯咯咯,雲隊長,我可是奉組長之命,來迎接特使的。」安曉又一次走了出來,還是嫵媚的看著雲麒麟。

「安大秘書,我知道了,還有你們,會議就要開始。不過這麼多黃組的人,都要進入會議現場嗎?」

炎黃組的大典分為兩部分,最開始會在總部進行總結大會,一般出席的都是相關的領導和炎組隊員,黃組隊員只能夠在總部門外集合,等待領導訓話。

總結大會結束,炎組和黃組分別會進行懲治活動,對於這三年當中,罪大惡極之人,炎組和黃組都要當面判罰。

黃組基本所抓都是武者和異能者,而由於炎組所動用的,基本都是修真者,所以炎組處理往往在特殊的地點。

「當然!」雲麒麟剛說完,楊柏淡淡的抬起頭來,深深望著雲麒麟。雲麒麟越發的冷漠,楊柏也有了脾氣。

「這是你的選擇了?」雲麒麟也看向楊柏,如今楊柏好像跟前幾天更加的不同,雲麒麟有種感覺,尤其楊柏的雙眸,雲麒麟差點無法直視。

「雲麒麟,我太討厭高高在上了,你的人,阻擋我的隊員,那麼我就領著黃組所有人,參加會議。」

「炎黃組本該之一家,這個會議,我們參加定了!」楊柏斬釘截鐵,正式面對雲麒麟。雲麒麟的雙眸終於綻放紫芒,雲麒麟已經動用威能,甚至嘴角也慢慢冷笑了起來。

「好了,你們還想鬧什麼時候,領導都在等待。楊柏說的沒錯,炎黃組是一家,這次大典,黃組可以參加,進入總部會議室進行總結大會。」

就在這時候,煌的聲音傳遍總部,完全壓制住雲麒麟的怒火。而此時周百兵等人也終於恢復行動,剛才的冰冷之意,統統消散。

「組長,我們勝了!」二十四名黃組隊長那個興奮,終於能夠正式參加大會,每一個人都能夠進入會場。

眾人在歡呼,楊柏卻沒有動,依舊看著雲麒麟。剛才兩人的目光交織在一起,楊柏承受一股強大的威壓。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麒麟之怒,鋪天蓋地,剎那間,楊柏彷彿墜入煉獄當中,那是岩漿的世界,無數炙熱的能量,翻滾的岩漿想要吞噬楊柏。

楊柏的目光當場化為一條神龍,在岩漿當中飛舞盤旋,龍爪撕裂前方,大戰麒麟。就在雙方的神念馬上要轟擊在一起的時候,一把刀憑空出現,毀掉所有,楊柏和雲麒麟才從神念之戰當中脫離出來。

「楊柏,我等著你!」雲麒麟的身影消失在頂樓平台,而此時夜十三等人也都沉默的走向電梯的方向。

「楊柏,別讓我抓住你毛病,就算你是特使也沒有用。」洛御城得到玄門命令,要找楊柏報仇。

洛御城說完,居然朝著樓梯走去,根本沒有做電梯。洛御城的隊員也跟著離開,也都化為一道道匹練,消失在樓梯當中。

「楊柏,洛御城的人基本都是苦修者,他們的腦筋跟我們不一樣,以後在炎黃組你真的小心。」

宋端武提醒一下楊柏,而此時釋守信和原輕寒卻已經走了出來,兩人朝著電梯而去,而同時沖著楊柏揮了揮手。

「我們可是中立的,這次被你害苦了。楊柏,你絕對是坑,以後離著我們兩個隊員遠一點。」

「小光頭,小原,怎麼不服嗎?」安曉沖著兩人眨了下眼睛,兩人頓時苦笑起來,扭頭就走。

「你也跟我走!」宋端武好像跟楊柏解釋什麼,旁邊的向勝男一把抓住宋端武的肩膀,化為一道彩霞離開。

「我,我暈高!」宋端武慘叫一聲,還沒有晉陞金丹,宋端武還真的暈高。

「都走了,咯咯咯,我有那麼可怕嗎?」安曉就這麼挽著楊柏的手臂,望著身後的人越來越空。

楊柏輕蹙眉心,也是尷尬無比,安曉太嫵媚了,而且好像安曉的毒,只有楊柏能夠輕易的承受。

「師傅,我們先上樓了。」段秀雲羞澀的低下頭來,也不敢看師傅跟安曉的目光,葛寶山卻是怒目而視,不過大部分針對是楊柏,誰讓楊柏未來或許是妹夫呢。

「我,我什麼都沒看見。」周百兵長嘆一聲,沖著楊柏露出愛莫能助,周百兵也算黃組領導,當然有資格參加總結大會。

「跟著我來!」周百兵還是熟悉大會,領著眾人朝著電梯走去。總部的電梯環繞在一個玉柱之上,玉柱直貫頂樓。

「安大秘書,你,你離著我遠一點,那什麼。」楊柏都不敢低頭,一低頭就能夠看到不該看。

安曉的皮膚有點小麥色,相當的健康,身段凹凸有致,絕對的魅惑眾生。

「組長讓我保護你,咯咯咯,所以我要貼身保護你,直到大典結束。」安曉就這麼趴在楊柏的耳旁說著。

離著老遠看,還以為兩人咬耳朵,一陣陣幽香,彷彿天之迷一樣。楊柏都要無法呼吸了,安曉渾身散發的美麗太足了。

「保護我?我不需要保護!」楊柏搖了搖頭,也在考慮是坐電梯,還是走樓梯,結果卻被安曉領著朝著玉晶柱後面走去。

「你當然需要,好不容易炎黃組有這麼男人,能夠接觸我,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楊柏,我不介意跟你春風一度的。」

安曉輕輕地說著,呼吸都帶著一股熱浪。楊柏真的受不了了,都要封閉六識了,不然真怕被安曉吃了。

「哈哈,還挺有定力,太有意思了。」安曉突然大笑起來,猛的點在玉晶柱之上,玉晶柱當場發出奇怪的聲音,四周出現一道道射線,在地面當中,組成一個特殊的陣紋。

「這是什麼?」楊柏剛說完,安曉抓住楊柏走進大陣當中,同時淡淡解釋道:「領導的傳送陣,真當我們跟他們擠電梯?」

玉晶柱就是一個巨大的陣盤,安曉就掌控玉晶柱這個中樞,能夠關鍵時刻激發總部防守大陣。這也是總部最大的依仗,這跟八山六道的鎮山大陣一個道理。

「轟!」楊柏感受到一股空間之力,楊柏的雙眸又一次亮起,而就在光芒消失的時候,楊柏出現在一個銀白的世界當中。

一個巨大無比的會場,簡直跟足球場一樣的大小,簡直佔據頂樓所有的空間。可這畢竟是一個會場,難道頂樓只有一個屋子。

楊柏瞳孔一縮,有點反應不過來,頂樓的會議室怎麼能夠這麼大。

「芥子之術,這裡只是頂樓一個門戶,從進來,自成空間,這是我們炎黃組的技術!」

「所以,最開始的總結大會,不讓黃組隊員進入,就是怕震撼到眾人,畢竟那些人大部分都是武者。」

安曉聳聳肩,銀白空間四周都是空曠,只有在前面一座玉台之上,出現一個個寶座,寶座兩邊都有相關的炎黃組隊員把手。

玉台之後,兩個銀色通道,好像通向不同的房間當中。

「起初的顧慮,卻造成炎組隊員視黃組隊員為螻蟻,對吧?」楊柏也反應過來,每一次大典,黃組隊員都無法參加,只能夠在廣場當中,看到總結大會的影像。

「我們過去吧,你這次的改變,或許給了黃組很多的機會。」安曉慢慢的走著,隨著安曉的走動,四周升起一個個座椅。

這些座椅都隱藏在銀白空間當中,而最前方,平台的下方也慢慢升起十二個銀色座椅,面對平台上面的寶座。

就在這時候,夜十三等人也都走了進來,猛的看到楊柏和安曉。夜十三臉色已經恢復冷酷,根本不說話,領著眾人朝著銀色座椅而去。

「十二隊長的座椅,楊柏,你知道這意味什麼?」安曉好笑的看著楊柏,這個空間當中,牆壁之上都是特殊的符文,顯然這個空間並不簡單。

「意味著,我沒有座位,對吧?」楊柏聳聳肩,楊柏只是黃組隊長,在總結大會之上,居然無法跟雲麒麟等人平起平坐。

「恭喜你,你答對了,楊柏,組長讓我告訴你,能不能低調點?」安曉慢慢俯下身來,最後一次趴在楊柏的耳邊,而這一次,紅唇都要貼在耳朵上了,楊柏都能夠感受到耳垂的冰涼。 聽到學生之間的這麼一個議論,好像明白過來什麼了似的。

那些頗有眼光見識的人,立馬就將郭父給團團圍了起來。

「郭哥,你這可真是太有福氣了呀,還是您的女兒優秀,能讓楚少看上!」

「對啊對啊,郭總,苟富貴勿相忘!」

「郭總,您之前還答應了和我們公司的合作,可別忘了啊」

就在這一片的阿諛奉承之中,郭父也不免有些膨脹了,難道自己真的會成為楚少的老丈人嗎?

真沒想到那個剛剛讓自己丟人丟大發了的女兒,居然還有這麼能幹的一面!

三國騎砍 而此刻坐在看台上的郭玉婷,則早就已經傻了眼。

周圍的議論紛紛湧進她的耳朵,可是她就好像大腦一片空白一樣,一句都聽不進去。

幸福來的實在是太突然,她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要怎樣自然的去接受它。

楚少難道真的是來找自己的?

之前的採訪讓楚少對她一見傾心了嗎?

還是在這更早的之前,楚少早就已經暗暗心屬於她,所以才會側面的答應了她們的採訪?

離婚以後 這些讓人心跳加速的猜想一個接一個的從心裡冒出來,郭玉婷覺得自己周身都是粉紅色的泡泡。

可是就在她覺得自己快要幸福的升天的時候,腦海里卻倏然出現了另一張帥氣逼人的臉。

那是宋修逸的臉。

她這個時候才冷靜了下來,她知道自己認真喜歡過的人是宋修逸。

如果楚少真的喜歡自己,那她要放棄一直以來的感情嗎?

雖然楚少確實比宋修逸優秀了不少,可這樣一來,不就是否定了自己感情的價值嗎?

她一時間竟然無法抉擇。

歐陽楚越走越近,周圍的喧鬧聲就越來越大。

「楚少真的沖郭玉婷過去了!他真的來找郭玉婷的!」

「啊!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檸檬樹上檸檬果,檸檬樹下你和我!」

「這個郭玉婷是不是命也太好了…哎,要是我也能去採訪楚少這麼一次就好了!」

歐陽楚越來越近,郭玉婷也早就已經停止了思考。

她的臉已經紅的發燙了,在女生羨慕嫉妒的尖叫之中,她微微的低著頭,垂著眼帘。

隨著歐陽楚的走近,她也緊張地站起身來,手因為緊張而不停的絞動著裙子上的薄紗。

然後低頭羞澀地嬌聲道。

「楚少,您親自來找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眼前那個英俊帥氣的男人卻直接略過了她。

甚至連施捨的抬眼都沒有給郭玉婷。

郭玉婷不管是故作嬌羞的手上動作,還是臉上真實的甜蜜的笑容,這一刻都深深的僵住了。

而這一幕的發生讓不止是郭玉婷,而是全場的人都僵住了。

「楚少難道不是來找郭玉婷的嗎?」

「可是不來找她還能來找誰,我們學校怎麼可能會有認識楚少的人存在啊?」

「對啊…這也太奇怪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就這樣伴隨著大家的震驚,歐陽楚才終於緩緩地停下了腳步。

而他面前是端坐著的許醉凝。

「許醉凝,這兒有人嗎?」

許醉凝壓根沒想到能在這個地方見到歐陽楚,所以自己也是驚呆了。

直到男人走到自己的身前開口問話,她才回過神來,本來是想說這裡有人的…

但是歐陽楚已經一屁股坐在了宋修逸的位置上。

於是禮堂再次陷入了死寂。

所有人的表情都跟吃了屎一樣,難看的要死。

「我是不是眼花了,楚少為什麼會坐在許醉凝的旁邊?」

「所以,楚少真的不是來找郭玉婷的?他竟然是來找許醉凝的??」

「這麼說來…那次採訪好像不止郭玉婷去了吧,許醉凝也是她們小組的成員,應該也是一起去了的!」

「等會兒…剛剛楚少進來的時候是不是說了什麼?」

「楚少說喊了一聲一百萬吧?所以那一百萬的意思是…要買下許醉凝的照片嗎?」

「卧槽…你這麼一說…楚少好像還真的是來買照片的啊!」

「但是剛剛司儀不是說起價是十萬的嗎,楚少為什麼直接出了一百萬?」

「我的天哪,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大家震驚的說不出話來,而且看向許醉凝的眼神第一次撇去了惡意和嘲諷,變得羨慕又欽佩。

如果說是許醉凝勾宋修逸,那麼她們為了表達不滿,可以惡意中傷她。

但如果說許醉凝和歐陽楚有什麼…

她們哪有那個膽子去做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

許醉凝顯然感覺到了跟平時不一樣的目光,不由得嘆了口氣,好像到底還是惹上麻煩了。

於是她看向身邊面色平靜的男人問道。

「你跑到這來幹嘛?」

「我來找你。」

歐陽楚對答如流,就好像是多麼理所應當的一樣。

許醉凝眼皮一跳,有點頭疼。

上一次她的莫名其妙的告白之後,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就一直很尷尬,所以也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面了。

所以她才會想不到歐陽楚會高調的到學校來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