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了搖頭,雙目直射眾人,一臉狂妄!

「不要一個一個來了,大家一起上吧!」

此話一出,廣場之上怒罵連連,嘈雜轟天。

「尼瑪,太狂妄了,我們一起乾死他!」

幾十位武者聚集一起,縱身直撲擂台,招招致命的攻向了丁淵。

對此,夜風一陣無奈。

這個二弟,就不能給他省點心!

「轟隆隆!」

丁淵擂台,戰況非常激烈,不斷有武者摔飛而出,亦有武者不斷加入,這樣前赴後繼,戰得丁淵,大笑連連,一陣暗爽。

「哈哈,就這樣,都給我使出全力!」

這樣的戰況,直接導致,張振生無任何對手,只能攤手,乾等著。

「來人,快去將這個人的資料,給我拿來!」

高台之上,一眾高層紛紛給下屬,下了命令!

「刷!」

鴻雁在此刻,亦是迅速的站起,攜帶著凝重的目光,緊盯著。

他凝重,但不代表他重視!

在他心裡,這樣的壯觀奇景,他也能辦到,只不過,被丁淵出了風頭而已。

「大家給我上,雙拳難敵四手,我就不信,他沒有力竭之時。」

眾人紛喊,怒吼,又一批幾十人,飛撲而上,看得夜風心驚不已。

!! 「轟隆隆!」

丁淵所在擂台,戰得無比激烈,他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沒有一絲疲勞。

「長老,資料拿來了!」


高台之上,那些上尊長老,快速接過手下遞來的資料,互相傳閱了起來。

「他才十九歲?」

他們紛紛驚呼,十九歲便能達到如此高度,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這一刻,他們汗顏無比,邁入上尊,他們可是經歷了幾百年。

「你們說,他們是不是下界來的!」一位長老似想起了什麼。

「不可能,四域已經破碎,怎麼可能有強者來這裡!」另一長老,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

「轟,轟……」

戰況再次激烈瘋狂數十分鐘,一些武者,已紛紛退出丁淵戰場。

這傢伙太牛逼了,如打不死的小強,哦,應該這樣說,是打不敗的小強。

他們倘若留在擂台之上,必步前車之鑒,被打吐血而飛。

那些還未上場的一些武者,他們看得明白,皆是目光投到另一擂台。

這擂台,乃是張振生所站。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干爬他,進入前三甲!

「嗖,嗖!」

有著幾名武者,同一時間,飛撲身形,直衝張振生而去。

「來得好!」

見此,張振生心中一喜,他早已心癢難耐。

二哥都那麼牛逼,作為三弟,他怎能墮了名頭。

「刷!」


還未等他們落到擂台,張振生已縱身而去,毒氣牽制,對方身體瞬間變得僵硬。

「下去吧!」

口吐三字,他擺退一甩,直接將這幾名中下尊,給踢飛了出去。

「彭!」

狠狠地摔在廣場之上,他們抬起頭顱,瞧著輕飄飄落在擂台上的張振生,他們喉嚨一動,鮮血奪口而出。

「噗……」

眾人驚呼,這長相憨厚的傢伙,竟出手亦如此狠辣。

「解……解藥……」

落地幾人,面色發青,艱難的吐出二字。

「咻,咻……」

聞言,張振生抬手一揮,幾道黑絲,便飛了過來。

黑絲,乃是張振生在入道武大陸,所吞噬毒藥進化,伴生出的一種技能。

「嘩啦……」

張振生的所作所為,眾人驚呼,這是要趕盡殺絕的節奏么!

他欺人太甚!

「彭……」

幾聲轟響,那摔落幾人,在黑絲入體的剎那,再次吐血。

「噗……」

然而,這次他們所吐鮮血,乃是黑色,他們的臉色數息間恢復了正常。

「多謝前輩,不殺之恩!」

幾人連忙爬起,向著張振生恭敬一拜,接著,閃動身形離開了此地。

先前,那些認為向張振生濫殺的武者,皆是心中一震。

人家這不是殺,是救!

「還有誰!」

張振生負手而立,目光直掃,吐出三字。

「這兄弟二人,到底是誰?」

高台之上,那些長老心中惶恐不安,這樣厲害的年輕一輩,其身後的勢力,決然不比鴻雁差。

怎麼辦?


是否繼續執行計劃!

還是按章程來辦!

糾結半晌,他們決定執行計劃,這鴻雁身後的家族,跟秋族的關係,乃是擺在那呢。

「過來,去讓族長的徒弟毒海上場。」

一位長老,在眾長老一致同意下,附耳輕聲,給手下一個命令。

「是!」這名家族武者,快速閃身而去。

「都是用毒,看你們誰強!」

長老們拂著鬍鬚,臉上帶著淡淡的好奇。

「哈哈,三弟,你可真厲害啊,簡單幾字,就讓這些人不敢上場了。」

丁淵將最後一個對手,轟落擂台之後,身形弔兒郎當一擺,對著張振生大笑道。

見此,一直站在廣場之上的夜風,嘴角輕鬆一笑,蠻是溫馨。

他這兩個弟弟,算是長大,可以獨當一面了。


只是,他的親弟夜雲,還生死未知!

「魂域之主,你等著,本少定要將你揪出!」夜風手掌緊握,心中堅定。

今生,無論生死,都要救出夜雲!

「誰說沒人敢上了,就讓我來領教一番!」

就在所有人震驚丁淵二人強悍實力的剎那間,一道滾滾如雷之聲,在眾人耳旁乍起。

「嗖!」

接著,一道青色身形,從遙遠之地,一閃而來,落在張振生面前。

「在下毒海,請賜教!」

身穿青色衣袍的青年,作手抱拳。

「該死的,怎麼會是他,這個秋家,竟然看不起本少!」

鴻雁心中憤怒,秋家的做法,讓他非常不爽。

就算他體制特殊,這段時間,不易接觸毒物,但那都是他的事,跟他們秋族能有什麼關係。

一向自負的他,認為自己可以應付!

「張振生!」

張振生回以一禮,眸海深處,有了凝重。

這個毒海抱拳的那一刻,以毒伴生的他,感受到了一種壓迫。

這人身上,有令他恐怖的毒!

「哈哈,名字不錯!」

剛剛還以禮相賓的毒海,剎那間,話語陰沉,全身五彩光芒四射,向著張振生,踏步而去。

「五彩毒呃?」

夜風面色驚變,這種毒,他見過,當初,秋紫嫣的父親,就是以這種毒,入得靈!

「沒想到,這種毒,控制起來,如此恐怖,振生他能抗下嗎?」

夜風心思百轉,一向對毒免疫的他,數息間,就可分清一種毒的強弱。

「你很強,但我無懼!」

張振生毒呃之體大開,無所畏懼,將真氣提到了最巔峰。

「毒呃之體!」

毒海心中一驚,竟遇到了毒物的剋星,為今之計,只能使用絕對性的實力,擊敗對方!

「你說對了一半,我是很強,但可以讓你恐懼!」


他爆喝如雷,踏步而走的腳步,化為道道殘影。

整個人如一陣旋風,直轟張振生胸口。

「彭!」

張振生根本始料未及,這傢伙並不是跟他比毒。

慌亂中,舉掌迎擊,強大的衝撞力,直接將他轟到了擂台邊。

「嘩啦……」

眾人皆驚,這人是誰,先前如此強悍之人,竟一招落了下風。

「滾下去!」

再爆三字,毒海未給張振生一點機會,閃到後者身旁,一腳將他,踹飛了出去。

「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