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想法全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絲毫沒有影響林仁的出招。

「疾影手!」面對這等強敵,林仁不再留手,輕喝一聲,滔天神芒席捲而起,右掌悍然轟出,濃烈的赤焰騰空蔓延,與那烏雲般的巨掌碰撞在一起。

「呲嘭……」

毀滅性的氣息爆發而出,在赤焰的渲染下,天空像是出現了火燒雲,遠遠看去,林仁像是在對抗天威。

一股強大的壓力落在了林仁身上,瞬間令其喉頭一甜,嘴角溢出了一縷鮮血。

「半步胎息,果然強大,不過,真龍都無法壓倒我,你又算個什麼東西。」林仁雙眸若狂獸般可怕,在戰伐長廊中廝殺的那種兇悍氣息瞬間爆發,整個人髮絲倒豎,渾身神力全部凝聚在右手,最後竟幻化出一條赤龍。

「給我開!」林仁爆喝,右掌握拳,一拳帶出,拳頭宛若龍頭般衝天而上,一抹亮到極致的赤芒耀眼無比,瞬間沖開了那烏雲般的巨掌。

「轟隆!」巨掌爆碎,掀起一股氣浪,吹得很多人東倒西歪。

「不錯不錯,竟能接下我隨手一掌,不愧為純色天驕,接下來我可要使用神通了,林兄做好準備了嗎?」巨掌被擊散后,蔣雲霄並沒有惱怒,而是戲謔道。

「奉陪到底!」雖然受了不輕的傷,但林仁卻沒有退縮。

「放心,我不會下手太狠的,否則佳人怪罪,我可承受不起。」蔣雲霄邪邪一笑,雙手捏了個印記。

「放肆,真當此地是你們想打就打的地方了?有什麼招數留到萬城首席的爭奪時再用,現在統統給我住手。」就在蔣雲霄快要捏印結束的時候,遠處高閣上一道身影凌空而來,袖袍一揮,立即就驅散了蔣雲霄凝聚的神力。

來者林仁並不陌生,正是風漸行。

眼見就要重創林仁,卻突然殺出個風漸行,蔣雲霄惱怒不已。

「怎麼,我說的話你沒聽見?還是你想和我過兩招?」見到蔣雲霄仍一副想要出手的模樣,風漸行的聲音變得有些發冷。

「不敢!」雖然不甘,但蔣雲霄也知道自己與真正胎息境的差距,是以不敢反駁。

「百城首席已出,大家都散去吧。」風漸行不再理會蔣雲霄二人,高聲道。

「林仁,你與我來。」接著,風漸行低聲對林仁道,然後離開擂台,朝著高閣而去。

見狀,林仁也走下擂台,看都沒看蔣雲霄,拉著嫣兒隨風漸行而去。

見到這一幕,不少妙齡女子羨慕不已,能被一位純色天驕這般在乎,這是何等的幸福,只是她們不知,嫣兒為林仁的付出,到底有多少。

「該死!」看著離去的林仁,蔣雲康咬牙道,心中將風漸行罵了不知多少遍。

「林仁,萬城首席的爭奪戰上咱們再見,希望到時候你不要讓我失望。」見狀,蔣雲霄明白今天這切磋是繼續不下去了,只能不甘的一甩袖袍,冷哼一聲后離開了這裡。

見到兩位風雲人物都走了,廣場上的人也逐漸離去,只是一路上大家都在討論純色、萬城、林仁之類的話題,依舊熱鬧。

「林仁哥哥,你傷得重不重?」路上,溫柔的替林仁擦去嘴角的血跡,嫣兒擔憂道。

「放心吧,我沒事的。」林仁微微一笑,安慰道。

「呵呵,在我這個前輩面前能不能收斂點,要知道我到現在可還是個孤家寡人啊!」前方,風漸行打趣道。

聞言嫣兒俏臉一紅,這才想起旁邊還有人,羞得不敢抬頭。

「多謝風老闆救援,否則在下即便不死,也絕對重傷了。」林仁臉皮沒有嫣兒那麼薄,顯得大方不少。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不過日後你切不可這般莽撞了,你雖然資質極佳,但境界上的差距可不是那麼容易彌補的。」風漸行告誡道。

「明白!」林仁點點頭,在心中警醒了一番自己。

三人這般交談了片刻后,便入了那高閣中。

高閣內寬敞無比,清新淡雅,通過窗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色,環境與位置都極佳。

林仁一進高閣,便感受到十幾道或好奇,或驚嘆,或複雜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

抬頭一看,林仁發現十幾位胎息境的大佬就在自己面前,一個個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自己與嫣兒。

「見過各位前輩!」林仁與嫣兒趕忙行禮。

「呵呵,我們都是大老粗,只會打仗,不講究這些繁文縟節,你們不需這樣。」一個彪悍的聲音響起,豪邁無比。

「你叫林仁是吧,果然是英雄少年,具有同階無敵的氣概啊,我等聞氣境時,可不敢接半步胎息神修的一招,佩服佩服!」有個將軍模樣的人誇讚道。

「謬讚了!」林仁謙遜道。

「原本我準備將我女兒許配給你,可你身旁這位佳人當真傾國傾城,我就不好意思讓我女兒來獻醜了,你看這樣可行,咱們定個娃娃親,若你日後孩子是男孩,那我讓我兒子和兒媳沒日沒夜的造娃娃也得造個女孩,若你的是女孩,那我就讓他們生個男孩。」有人笑道,惹來一片鬨笑。

聞言林仁傻眼了,暗道這是什麼個情況,而嫣兒則羞得臉紅到脖子根。

「你個老王頭想得倒美,要定娃娃親,也是我家先來。」

「我家也要,開玩笑,純色天驕的後代最差也是雙色雜糅,不定是傻子。」

「我也要……」

……

林仁無語,暗道純色資質竟然還有這等妙用,而嫣兒則有些小惱怒,因為照這些人的說法,她豈不是要比母豬還能生?

武俠直播 咳咳……在後輩面前能不能正經點,好了,接下來談正事。」城主輕咳幾聲,沉聲道。

「你已經是百城首席了,將代表我們康坦城為中心的百城去爭奪萬城首席,那些對手,每一個都不凡,你切莫大意。」

「雖然我們康坦城是附近的中心之地,但這裡畢竟是軍事要塞,不適合舉辦這種規模過大的爭奪戰,所以萬城首席的爭奪地點定在了靈茂城,時間在兩個月後。」

「你需要自己趕往靈茂城,我們不能護送你,這其實也算一種磨練吧,所有人都一樣,全都獨自前往。」

「何時出發由你自己決定,我只有一點要求,無論你以前來自哪裡,現在你紮根在我們康坦城,那就是我們康坦城的人,我們康坦城就是你的後盾,我們就是你的靠山,出門在外,絕不需低頭,絕不能落了我們康坦城的面子。」城主嗡聲道。

聞言風漸行大感無奈,暗道自己前腳才讓林仁不要莽撞,低調一些,可後腳你個城主就要林仁不需低頭,強勢一些,這不拆他台嘛!

「明白!」林仁點點頭,被城主說得有些熱血沸騰。

「好了,要說的也就這麼多,我們這些老輩人很看好你,就在這坐等你的好消息了。」

「兩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以純色資質的修鍊速度,應該能突破至鍛體,到時候境界的差距被大大拉近了,你就可以讓那蔣雲霄看看咱們康坦城天驕的風姿了。」城主接著道。

「在下必不負眾位前輩所望。」林仁鄭重道,信心十足。

「呵呵,這才是純色天驕該有的氣魄。」城主滿意的點點頭,感覺林仁很對他胃口。

「時間也不早了,我看你受創不輕,還是趕緊回去療傷吧,等傷好了,咱們弄桌酒席,好生暢飲!」城主接著道。


「那晚輩就告退了!」林仁抱拳,離開了高閣,而後與嫣兒一起回到了林田村。< 回村后,林仁在康坦城的表現漸漸傳播開來,各方勢力打探到林仁的居所后,紛紛派人送上賀禮。

一時間,原本無人在意的林田村瞬間名聲大操,四方無人不知,前來拜訪的人數不勝數,忙得林熊等人焦頭爛額,而林仁則以療傷為名不見任何外人,當起了甩手掌柜。

入夜後,拜訪的人紛紛離去,林熊他們終於能夠坐下來喘幾口氣,放鬆放鬆。

不過只是歇息了半晌,大傢伙兒又忙活了起來,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大伯大叔們將桌椅搬到了空地上,大嬸們則將家裡最好的菜肴端了上來,全村人就在空地上舉辦起了酒宴,熱鬧無比。

「咱們林田村終於出了個了不起的人物了,看誰以後還敢瞧不起咱們。」

「林仁啊,你這真的是光宗耀祖啊!哈哈!」

……

空地上,大叔大伯們高興壞了,一個個喝酒划拳,喝得醉醺醺的,就連那些幾歲大的小屁孩,也都偷偷嘗了些酒,結果一個個東倒西歪的,滿村子亂跑,然後被各自娘親揪著耳朵帶了回去,狂扇屁股,看得眾人大笑。

村子里鬧到大半夜才停,別說這些普通村民,就是林仁這位神修,回去的路上也有些暈乎乎的。

回到房間后,林仁什麼都沒考慮,趁著醉意倒頭就睡,忘卻一切。

翌日,太陽初升,林仁便蘇醒了過來。

輕呼一口濁氣,林仁起身修鍊起了《九轉造化訣》,待得丹田處的神力產生一股飽和感后,他才停止了修鍊。

停下修鍊后,林仁思索了一會,然後推開屋門,朝著林熊的屋子走去。

「起來這麼早?」當林仁推開林熊家的院門時,林熊正在院子里打水準備做飯,見到林仁,顯得有些詫異。

「熊叔,酒醒得怎麼樣了?」上前幫林熊拎起水桶,林仁笑道。

「呵呵,這點小酒算什麼,你熊叔我當年可是喝翻周圍十幾個村子的漢子,喝得那些人見著我就跑。」兩人朝著廚房走去,林熊大咧咧的吹噓道。

聞言林仁額頭幾縷黑線降下,大感無語。

把水桶放到廚房后,林仁猶豫片刻,然後深吸一口氣,看著林熊,緩緩道:「熊叔,我準備今天就離開村子,出發靈茂城。」


林熊粗糙的大手一顫,抬起頭,問道:「這麼著急?你可知道那靈茂城在哪裡?你打算走哪條路?」

70年代知青養家記[女穿男] ,距離我們這有些遠,所以我必須早點出發,我思量了一番,最後將路線定在了十萬大山。」林仁輕語道。

「十萬大山?太過危險了吧!」林熊面色凝重,有些擔憂的道。

林仁搖搖頭,道:「我不會冒險的,只在邊緣地區穿行,即使遇到危險,我也能及時脫身,所以你就放心吧。」

「在十萬大山中趕路,不但能節約時間,而且能與各種凶禽猛獸對戰,對我戰力和境界的提高很有幫助,說不定我就能在大山中突破到鍛體境。」


林熊依然有些不同意,可看到林仁心意已決的模樣,只能嘆了口氣,道:「既然你有了決斷,我這個做叔叔的再三阻撓便不太合適了。出門在外,你自己多加小心,一切以安全為主,走不下去的時候,就回村吧!」

林仁點點頭,眼中有著一絲不舍,畢竟從小到大都生活在村子里,此時即將遠行,難免有幾分不舍。

「必須在十萬大山內突破一個層次,時間越短越好。」強行割捨掉這份不舍,林仁握拳,心中自語。

在與蔣雲霄過招后,林仁越發意識到自身境界的不足,是以他對境界的突破越發的渴望,而且,他也希望自己成長的快些,畢竟他無法確定爹娘能支撐多久。

「你的爹娘,過得很不好!」

林老的話語始終繚繞在林仁心頭,令他難以鬆懈。

「爹娘,等著我,我一定會儘快成長的,管他十萬大山有多危險,只要能壓迫出我的潛能,我便在其中闖蕩不出。」林仁心中想道。

林仁的這些心思林熊並不知道,叮囑了一番林仁后,他就出門將消息告訴了其他人。結果大家的反應和林熊差不多,紛紛反對林仁走十萬大山這樣危險的地方。


林仁無奈,好說歹說,可大家就是不同意,認為太過危險。

「好了,都不要阻攔林仁了,他既然這麼說,就肯定有把握,我們應該相信他,而不是阻撓他。」最後還是林熊發話了,說服了眾人,同意了林仁的決定。

不再反對后,這些善良的村人就回屋幫林仁準備起東西來了。

見到總算說服了眾人,林仁鬆了口氣,而後朝著嫣兒的屋子而去。

「十萬大山很危險,你要小心,別逞強,明白嗎?」屋前,嫣兒撲閃著純凈的大眼,絕美的面龐上掛著絲絲不舍。

「放心吧,我堂堂純色天驕,怎會在這破山群里受傷。」林仁開玩笑道,不想氣氛太過沉重。

白了林仁一眼,嫣兒道:「人家和你說真的呢,能不能正經點?答應我,一定要完好無損的回來,我也不求你奪得那什麼萬城首席,也不求你煉製出什麼玲瓏太虛丹,我只求你平平安安。」

聞言,林仁心底流淌過絲絲暖流,被嫣兒這種單純的愛所感動。

「我答應你,一定會完好無損的回來,而你也要答應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相信我,我們之間,永遠不會產生距離。」林仁道。

「嗯,我的林仁哥哥是最棒的。」嫣兒淺淺一笑,眼彎成了個小月牙。

「等我回來,修為上去了,就幫你把身子補足,畢竟那麼多人要與我們定娃娃親,你任務量有些重,身子不好不行。」摟著嫣兒,林仁調笑道。

「呸!」嫣兒羞怒,狠狠的扭了幾下林仁腰間軟肉。

「吆!林仁,你這媳婦有些凶哦!」正巧這一幕被路過的幾個少年看到了,頓時笑嘻嘻的打趣了起來。

「不理你們了!」嫣兒俏臉紅霞一片,扭頭回屋而去。

林仁翻了翻白眼,無奈的看了幾眼那幾個同村少年後,回自己屋將一些東西收進了納物戒。

隨後,林仁考慮了一番,又趕往康坦城,入城找到了風漸行與丘老,說明了自己的打算后,拜託他們在這段時間多多照看下林田村。

丘老二人答應過後,林仁又用幾枚神石換了不少銀兩,帶回村子交給嫣兒和林熊,讓他們時常進城去買些東西。

將所有能安排的都安排好后,林仁總算沒了後顧之憂。

黃昏時分,村裡那些叔叔伯伯,大媽大嬸終於將東西準備好了,堆積在了村口。

林仁看到那些東西,頓時傻眼了,一年四季的換洗衣服就不說了,連鍋碗瓢盆都有,甚至鹽巴等調料都裝了一大罐子。

一大堆東西堆積在一起,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林田村的村民要集體出去冬遊。

「誰知道你要在外面呆多久,該帶哪些東西我們也不清楚,索性就把能想到的都給你搬過來,讓你自己選吧!」村口,一位嬸嬸道。

林仁這才放心,上前挑選起東西。

誰知那群嬸嬸嘴上雖然說是讓他自己決定,可一看到他就拿了幾件衣服,頓時不幹了,立即朝著林仁手裡了狂塞東西,弄到最後,林仁眼前的東西不但沒少,反而多了一些,令他久久無語。

無奈一嘆,林仁在眾多嬸嬸的監督下將所有東西都收進了納物戒。

準備完畢后,林仁向大家揮揮手,準備上路。

「林仁,不要勉強自己,遇到危險趕緊回來,那什麼爭奪戰不參加也罷。」

「保護好自己,別逞強,我們在村子里等著你。」

「我們相信你是最強的,大家都在村子里等你的好消息哦!」


……

眾人千叮嚀萬囑咐,都聚集到了村口,無論是七八十歲的老朽還是抱著尚未斷奶的奶娃,都出門而來,為林仁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