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他,彷彿一隻正在覺醒的修羅惡鬼,滿面殺氣,就算他說出的話是真的,恐怕也沒人會信。

「陳天斗!上一次我就知道你邪魔附體!想不到這一次終於發作了!你殺了人,卻又推卸責任!簡直就是人渣畜生!今天我就殺了你,替幽蓮宮除害!」

陳天斗沒想到,這秦天早已算計好了一切。

而他,只不過是乖乖入瓮的誘餌,成為了昊天盟一行弟子的目標。


後山之上,昊天盟的弟子與陳天斗展開了一場殊死之戰。

而與此同時,那三百個神秘黑衣人,卻已經爬上了山崖,踏入了幽蓮宮後山,鎮靈洞的附近。 為首一名男子身穿黑色披風,兜帽遮面,讓人看不清楚他的面相。

而在它身後的那一群黑衣人,如同訓練有素的殺手一般,全身殺氣,死氣沉沉,竟是一語不發,彷彿一個個活死人,連呼吸的聲音都聽不到。

他們一群人,隱藏在幽蓮宮後山的一處樹林之中,似是在等待著什麼人的到來。

不過一會兒功夫,秦天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條小路上。

那身穿黑色披風的男人向著秦天看了看。

「你怎麼弄成這幅樣子?」

那男子凌厲的眼神在秦天沾染了鮮血的身上掃過,不僅眉頭一皺。

只見秦天一拱手:「魔君,在路上遇到了一點意外,不過已經解決了。」

聽聞此話,魔君遲疑了片刻,隨後會心一笑:「秦天,你果然夠絕情,居然連同門都能夠痛下殺手,不錯。」

秦天尷尬的笑了笑,或許是覺得這魔君話裡有話,在嘲笑自己一般。

「魔君見笑了,為了我今後的理想,有些時候必須將會自己變得絕情,被人間親情所牽絆,何以成大事?」

聽罷秦天的話,魔君的眼中便是一道精光一閃而過,點頭道:「好一個秦天,滅絕人性,六親不認,的確是塊修魔的好料子。」

接著,魔君忽地話鋒一轉,問道:「已經都確認好了嗎?幽蓮宮的人此時可都在演武場?」

秦天點了點頭:「沒錯,現在幽蓮宮除少數鎮守鎮靈洞的弟子外,其他人都在演武場觀看今天的四強之戰。」

魔君點了點頭,隨即又像是忽地想起了什麼似得,說道:「那個上一次撞見我們都是少年,如何了?」

秦天冷冷一笑:「我已經都處理好了,雖然沒有找到什麼機會下手,不過他的話,別人是絕對不會信的,畢竟再大家的心裡,我才是能夠信得過的人。」

「那他不會再添什麼亂子吧。」魔君將信將疑的說道。

秦天微微搖頭,說道:「您放心魔君,只要他陳天斗敢踏入後山一步,必將命喪黃泉。昊天盟的弟子,會招呼他的。」

聽罷,魔君又是滿意的點頭微笑道:「秦天,想不到你蠱惑人心也是有些手段的,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動手,快點奪取邪靈珠,然後全身而退。」

「唰!唰!」


在魔君話音剛落的一刻,身後的那三百名神秘之人,同時抽出了自己的法寶,已經準備再此大開殺戒了。

「陳天斗!你敢傷我師弟!看我不要了你的命!」

林成珏等人已經與陳天斗戰成了一團。

而其中一名弟子實在是抵不過陳天斗麒麟骨的怪力,竟是被整個人擊飛了出去,險些墜落到山崖之下。

「都給我滾開!今天輪不到你真在這裡撒野!那秦天正在打邪靈珠的主意!」

陳天斗怒喝一聲,隨即頭頂忽現守星之靈,焚天烈鳳!

看到此物,眾人皆是一驚,失聲道:「居然是焚天烈鳳!」

「陳天斗!你這個妖孽!口口聲聲說秦天,其實打邪靈珠主意的就是你自己!你的計劃我已經全都知道了!現在就把你就地正法!」

說罷,林成珏與眾人祭起法寶,紛紛向著陳天斗攻了過來。

而這一次,之所以林成珏這麼囂張,完全是弄到了一個能夠剋制陳天斗鬼煞之氣的法寶,玄合鏡!

只見此時陳天斗殺氣大聲,焦急的內心情緒已經轉化為怒火,勢要衝破人群,去往那後山,誅殺秦天!

「滾開!!」

陳天斗一聲爆喝,全身殺氣大盛,頭頂的守星之靈一聲脆鳴,頓時令他被重重火光所包圍!

「哼!就等著你呢!」

林成珏見陳天斗的身上再次出現了鬼煞之氣,便從懷中掏出了那一面手掌大小的鏡子。


「想跑!哪裡這麼容易!看我的玄合鏡!」

說罷,林成珏便將玄合鏡向空中一扔。

頃刻間,那面手掌大小的八角形鏡子,居然浮於空中,旋轉了起來。

而此時的陳天斗正欲殺出重圍,忽然間頭頂出現了一面撒發著銀色光芒的鏡子,竟令他立刻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呃!那是何物!」

就在這一刻,那鏡子突然射下了一道光圈,將陳天斗牢牢的罩在了原地。

「嘶!」的一聲,全身鬼煞之氣的陳天斗剛要前行,卻被那奇怪的光圈給彈了回來,並且身上冒出了一絲白煙,皮膚竟有灼燒之痛!

「哈哈!陳天斗!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今天有了這玄合鏡!我看你的一身鬼煞之氣還怎樣施展!!」

話音一落,林成珏便祭起雙劍,射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劍氣,向著被困在光圈中的陳天鬥打了過來。

「鏘!鏘!」

只聽那兵刃碰撞的聲音響起,陳天斗硬是接下了兩發劍氣。

可是,後面的那些卻無法阻攔了。

「噗!噗!噗!」

一道道劍氣重重的打在了動彈不得的陳天斗身上,頓時出現了幾處血淋淋的傷口。

陳天斗想要祭起長劍,可誰知那罩著自己的光圈太過厲害,他只要碰到一下,身上就如灼燒般疼痛,居然無法突破!

「哈哈哈!陳天斗!你去死吧!!」

此時林成珏眼露凶光,心情怎一個爽快。

將自己一直以來都痛恨的對手,蹂躪與股掌之間,簡直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這一刻,陳天斗的身體,被來自四面八方的劍氣攻擊,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是全身浴血。

那些劍氣隨著昊天盟弟子們的法決,橫衝直撞,來回飛動,劃過了他的身體。

許久之後,或許是他們累了,便停止了攻擊。

而這時的陳天斗卻搖搖晃晃,一副就要倒地不起的樣子。

林成珏收起了雙劍,走上前來,竟是一腳將陳天斗踢倒在地。

「你這個小雜役!!我讓你在無視我!今天我殺了你,看你還怎麼讓我出醜!」


林成珏一隻大腳,在陳天斗的身上狠狠的踩踏著,似是只有將他活活踩死方能解心頭之恨。

不僅僅是他,連昊天盟的王寅以及其他弟子,此時都將陳天斗圍在中間,猛力的踩踏,並用腳跟在陳天斗的傷口上用力的碾動著。


「啊!」陳天斗發出一聲慘叫,全身的傷口都要裂開一般。

這輩子從來沒受過這種屈辱的陳天斗,此時已經雙眼泛紅,死死的叮住了那一張張冷笑的臉孔。

洛河村被屠戮時的景象,突然間勾起了他對過往的回憶,成為了他永遠無法抹去的夢靨。

流雲堂師兄弟們因自己戰勝了秦天,那逐漸陌生的眼神,也讓他深感痛心。

還有那剛剛為了自己而失去了生命的張天倫,此時正倒在血泊中,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一切的一切,都在陳天斗的腦海中浮現著。

「四師姐….師父….娘….」

隨著過往片段的出現,陳天斗心中的怒火便是更盛了。

他是為了什麼才進入幽蓮宮的?

他是為了什麼要戳穿秦天陰謀的?

說到底,都是為了那世間的正義,為了能夠有一天手刃仇人!

可現在,自己卻被一群妄稱正義之士的人踩在腳下。

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諷刺。

憤怒與屈辱漸漸充滿了陳天斗的內心,讓他身上的殺氣又更盛從前了。

那一股黑色的氣流,從石劍之中又緩緩的爬了出來,纏繞了他的全身。

而此刻,在陳天斗的身體里,那一副麒麟骨,暗暗隱含的力量,也在蠢蠢欲動了。

「啪!」的一聲,天空中那玄合鏡的上面傳來了一聲脆響。

突然,林成珏停止了腳下的動作,吃驚的轉過頭。

「啊!玄合鏡!」

他立刻注意到,那空中放射出強光的鏡子上面,居然出現了一道裂痕!

「怎麼會….」

林成珏怔住了,他感覺到自己的背後出現了一陣濃濃的殺氣,如同鬼煞附身,好個兇猛。

接著,他怔怔的轉過了頭,卻看到了一雙如餓狼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陳天斗….你怎麼站起來了!你不是….」

就在此時,陳天斗突然揮起了手中的石劍,竟是向著林成珏狠狠的劈了下來。

林成珏一驚,下意識的抬起了自己的雙手,將雙劍擋在頭頂。

「咔擦!」

一聲脆響,林成珏手中的雙劍居然盡數碎裂!

接著他慘叫了一聲,便被一股怪力震飛了出去!

只見此刻的陳天斗渾身是血,雙眼泛紅,全身黑氣繚繞。

見此情形,林成珏大感丟臉,便立刻站了起來,竟是搶下了身邊師弟手中的長劍,向著陳天斗沖了過去。

「陳天斗!你找死!!」

長劍忽地落下,直奔陳天斗的面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