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冷落她啊!」胖子一副被冤枉的神情。

「是嗎?那這幾天怎麼沒見你來找過萬璐。」愛麗不依不饒道。

「我這不是剛調動了工作,也是比較忙嗎?」胖子知道爭辯也無用,只好找了個籍口。

「忙歸忙,那你也總該給萬璐一個交代吧!」愛麗也是替自己的閨蜜抱不平,因為她知道萬璐對這雷鵬絕對是情深一片,日思夜想,但這雷鵬似乎並不領情。

「這種事情總要有個過程吧!至少先讓我處理好工作上的事情,等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我會給萬璐一個交代的。」胖子也只能退了一步道。

「這可是你說的。」愛麗瞪了胖子一眼,然後,就走到坐在角落的身旁安撫起萬璐來。

「女人就是麻煩,但沒了女人又不行!」張磊一副過來人的語氣。

胖子也是深有同感的一笑。

「估計這次出航至少要兩三個月,看來是不能到現場去看聯邦戰技大賽了!」張磊喝了一口,酒,顯得有些遺憾道。

「放心,你的那份我會幫你一起看的。」胖子笑道。

兩人閑聊了一會,忽然,張磊察覺到什麼,眉頭一皺道:」奇怪,剛剛不是有幾個小子出去泡妞了嗎?怎麼這麼久一個都沒回來?」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 「要不要出去看看?!」胖子建議道,因為他知道酒吧這種敵方是非多,尤其是扯上女人的事情

「好,我們一起去吧。」張磊點點頭,也擔心自己的下屬出什麼事情,他現在畢竟是第十七艦隊的副艦長,若是出了什麼問題的話,自然不好交代。

「那我也去!」愛麗身旁的萬璐立即說道,她現在好像一時看不見胖子,就感覺到渾身不自在,儘管胖子根本就不打理她。

「我也去吧!」愛麗也站了起來說道。

所以,最後胖子四人一個跟一個的離開了包廂,準備去找幾個第十七艦隊的軍官,不過,才剛剛繞過了走廊,便聽到了極為囂張的聲音。

「都他媽給我跪下!也不看看你們什麼德行,居然連老子的女人都想泡,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吧!信不信我斷了你們的手筋腳筋……」這聲音充滿了幾分殘忍的意味。

「這不是赫連萬勝的聲音嗎?」胖子心中一凜,以他過目不忘的本事,自然能聽出這聲音的主人。

這時,幾聲慘叫隨之傳來,充滿了痛苦的感覺。

張磊臉色一變,身形一展衝過拐角,就見自己的幾個下屬跪在幾個華服男女的面前,甚至有一個還被踩在地上,頓時,面露震怒之色,震喝道,「住手!」

「張磊……」愛麗見張磊突然衝出去,也驚呼叫道,生怕張磊有什麼意外。

「不用擔心,你們兩個就在這裡等著,不要過去了!」胖子很淡定的安慰道,但實際上,他知道只要是赫連萬勝出現的地方估計就沒什麼好事,就像是上一次他遇到赫連萬勝的時候,這傢伙正打算對楚玉兒下手,如果不是他及時發現的話,楚玉兒估計就貞潔不保了。

「你是什麼人?」同時,幾個男女中的赫連萬勝打量了一下突然出現的張磊一眼,立刻露出不屑之色,因為張磊也不過是戰尊初階的修為,但氣息上明顯弱於他,所以,他自然不會放在眼裡,更何況他身後還以為大人物。

「我是他們的長官。」張磊說話間,也注意到赫連萬勝的實力不凡,而其背後的一男一女並肩而立,男子風姿出眾,氣勢沉靜,而女子一身潔白長裙,淡雅如仙,美麗動人。

此外,一男一女的身後跟隨著七、八個氣度儼然的年輕男女,起碼都是戰尊級修為的人物。

張磊看到這一幕,心底倏然一沉,看來這幾個軍官,恐怕是惹到背景不得了的大人物了。

要知道,戰尊實力的強者在聯邦之中都算是排得上號的人物,尤其如今的年輕一輩,絕對受到戰道勢力以及政府軍方的看重,前途無可限量,所以,以張磊的直覺,他知道這些男女恐怕各個都來歷不簡單,尤其是赫連萬勝身後的那一男一女。

「上司?這麼說,你們是軍官了?!」因為張磊他們出來,並沒有穿軍服,所以,赫連萬勝自然不知道招惹他們的聯邦軍官,如果知道的話,他或許下手會輕一點。

「在下第十七艦隊副艦長,張磊!」張磊雖然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來頭,心中也有些沒底,不過,還是沉聲的自報道。

「第十七艦隊?那不是烈芊柔的艦隊嗎?」這時,那丰神如玉,氣質斐然的男子,有些驚訝的開口說道。

「烈少將已經調離第十七艦隊了!」張磊沒想到報出第十七艦隊的名號,對方似乎也毫無顧忌,反倒是直呼了烈芊柔的名字。

「哦,我差點忘了,既然和烈芊柔無關,那沒就必要太給面子了。」那男子輕描淡寫的輕聲說了一句,便轉向赫連萬勝,吩咐道:」這事情交給你處理吧,可別太過頭了!」說完,便與身旁的美女低聲說了一句,兩人並肩轉身而去。

馴服傲嬌總裁 ,胖子剛好出現,見到了那男子的側臉,頓時心中微微一凜,吃驚道,「他不是華無缺?他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很顯然,此刻踩著幾個軍官的赫連萬勝,和華無缺應該是一夥的,但赫連萬勝可是星辰學院五強學員,怎麼和華無缺這位火神宮的少主攪和在一起呢?

這時,他也不由聯想到上次赫連萬勝對楚玉兒的圖謀不軌,莫非這傢伙暗中投靠了火神宮?雖然胖子不敢肯定,但這種可能性似乎很大!

「不知道閣下如何稱呼?我這幾個兄弟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在這裡先行賠罪,還請閣下海涵一二!」張磊這時低聲抱拳說道,對方明顯來路不簡單,應該是屬於極強的某個勢力,自然不好得罪,所以,他也是放低姿態,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叫什麼名字,你不必問了,不過,這幾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敢冒犯飛星閣的仙子,不好好懲罰一下怎麼行!」赫連萬勝一臉獰笑的說道,腳下又用力幾分,踩的他腳下的軍官臉色憋青,呼吸不暢,好似要斷氣一般。

「你想怎麼樣,直說好了!」張磊目光冷沉的咬牙說道,他們第十七艦隊上下自從回歸聯邦以後,都被奉為英雄,何曾受過如此的侮辱。

「我聽說你們第十七艦隊在死戰帝國人,寧死不退,本來以為應該是有點本事的!不過現在看來,那些帝國人也不過如此!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接我三招,我就放過他們如何!」赫連萬勝很囂張的說道。

張磊臉色微微一變,對方乃是戰尊中階修為,而自己不過是戰尊初階,這實力上的差距,可能一招都接不住!而對方讓他接三招,明顯是吃定他了!

不過他身為第十七艦隊的副艦長,這個時候自然不可能當縮頭烏龜,如果他連自己的部下都不能保護的話,那他也會看不起自己。

張磊抬起頭正要揚聲答應話,突然,一個清朗沉穩的聲音隨之先響起:」好,你可要說話算話啊!我來接你三招」

「雷鵬?!」張磊只覺得眼前一閃,胖子的身影便攔在了眼前。

張磊心中微微有些感動,但馬上嘶聲說道:」雷鵬,這是我們第十七艦隊的事情,你別管!」

「第十七艦隊的事情,難道不是我的事情嗎?」胖子回頭不由得微笑道。

「你……是你,怎麼又是你這個傢伙?」赫連萬勝的身軀一下子就僵住,眼中閃著驚疑不定的神色。因為已經認出胖子就是那天救下楚玉兒的人,而那招可怕的雷系戰技,讓他肩胛骨的傷勢直到現在還未痊癒,一直隱隱作疼。

本書源自看書罓

… 不過,赫連萬勝和華無缺勾結在一起,而華無缺又曾經表示過對鍾離小若的興趣,那等於是一顆定時炸彈,這讓胖子也感到幾分顧忌,所以,若是有機會,他覺得有必要處理掉這赫連萬勝,否則,難保星辰學院或是他人會被他所害。

「他們都沒什麼大礙!不過,傷得也不輕,那個傢伙出手夠狠的!」此刻,張磊也立刻探查了幾個下屬軍官的狀況,不由得輕舒了一口氣。


這時,見沒什麼狀況后,愛麗和萬璐也急忙出現,見張磊和胖子都安然無恙,也紛紛露出欣慰之色。

張磊鄭重的對著胖子說道,「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第十七艦隊的兄弟!」

「哈哈,這感情好啊!」雷鵬爽朗一笑。

「不過,為何剛才那人有點怕你的樣子?」這時,張磊也狐疑的問道。

「怕我!我有什麼好怕的,我覺得應該是第十七艦隊的名聲讓他有些顧忌,所以才臨時改變了主意吧!」胖子笑著掩飾道。

「張磊,我看你問了也是白問,看他鬼頭鬼腦的樣子,一定是有事情瞞著我們!」萬璐嬌哼著說道,女人的直覺向來很可怕的。

「冤枉啊!我可以對天發誓!」胖子神色忽然嚴肅了起來。

「發誓就不用了,我只是隨便說說,你別生氣!」見胖子突然認真的樣子,萬璐登時服軟了。

「好啦,別鬧了,把其他人叫上,先送這幾個回第十七艦隊療傷!」這時,愛麗一本正經的說道,這第十七艦隊明天就要出航了,這眼下受傷的幾個軍官都是也職務在身的,如果傷得太重,肯定會對第十七艦隊有所影響,所以,必須儘快治療。

隨後,張磊他們就叫上還在包廂里的那些軍官,幫忙送受傷的幾個軍官回第十七艦隊,當然,胖子擔心赫連萬勝會耍什麼心眼,所以,也是一路陪同張磊他們回第十七艦隊。

與此同時,就在「寂寞酒吧」的另一處奢華包廂之內,赫連萬勝與華無缺兩人並肩走了出來,顯得十分神秘。

「赫連,你是說剛才遇上了那天傷你的人?」華無缺沉聲問道。

「是的,華少主!我覺得那人的實力雖然不強,但想到那個古怪,不過,他身上穿著軍裝,似乎還是中校軍銜!」赫連萬勝低聲道。

「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華無缺眼中露出了深思之色。

「好像叫什麼雷鵬?」赫連萬勝思索片刻。

「雷鵬?」華無缺拿出了他的掌上電腦,迅速按了幾個字之後,便發送了出去。

不到一分鐘的時候,立刻便有信息傳了過來

「這雷鵬不簡單啊!竟然是新型能源處的處長,也就是和烈芊柔一個部門!竟然有這麼巧的事情!」華無缺看著信息,臉上露出了一抹趣味,好像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

「那現在怎麼辦?那個傢伙知道我對楚玉兒下手的事情,搞不好會破壞我的計劃。」赫連萬勝有所擔心,畢竟,那天可是被雷鵬撞了個正著。

「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處理,你先不用管其他,好好準備一下聯邦戰技大賽的事情! 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只要你爭氣一些,進入十強之列應該沒什麼問題!」華無缺吩咐道。

「是,華少主!」赫連萬勝臉上頓時出現了興奮之色,因為能投入華無缺這般的天子驕子麾下,日後他必然也會成為權重一方的大人物。

護送張磊他們回第十七艦隊后,胖子又獨自一個人回家,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

因為萬璐也喝了不少酒,所以,路上一直纏著胖子,這讓胖子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幸好有愛麗和張磊幫忙替他脫身,不然,他估計就要住在第十七艦隊了。

當然,只要他願意,那今晚絕對可以與萬璐共度春-宵,畢竟,萬璐對他的情意是擺在那裡,可是他並不想再傷害一個女人。

因為過三個小時就要上班,所以,胖子沖了個戰鬥澡直接就進入生物艙,繼續他的戰能極限挑戰。

這一次他直接選擇了六倍挑戰,相信應該能夠刷新新的得分記錄。

這一倍的差距,但感覺明顯就有所不同,但對胖子來說,依然沒有壓力。

同樣六個小時過去。

「你獲得的得分為5358排名戰能挑戰第三名?」

「第三名?之前的第一名不是5200分嗎?居然還能人刷新的記錄,不知道這前兩名究竟是何方神聖啊!」胖子見自己都選擇六倍了,居然還沒能破紀錄。

所以,胖子馬上看了一下最新的排行榜,發現跟昨天已經有了不小的變動,尤其是排名前五的,看似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

當然,胖子也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高人都會參與進來,他的名次肯定還會變化,畢竟現在使用戰道網的高人還是很多很多!

「估計之前的都只是試探,現在才是動真格的。」胖子說完,特地看了一下現在排名第一的是一個叫雨薇仙子的戰道強者,看樣子應該是個女子,而且,竟然已經挑戰到了七倍。

「看來我不拿出點本事是不行了,不過,不是現在!」胖子也不急著繼續挑戰,下線后,便閉目養神的進入冥修狀態。

一直到天亮之後方才睜開眼睛,然後,和往常一般上班去了。

之後的日子,胖子每天都是過著相當重複而平淡無奇的生活,每天都有看不完的資料,都是龍晴兒為他準備的,他都不得不佩服龍晴兒了,不過,如果繼續讓他這樣看下去的話,說不定他都能自學成才了。

因為第十七艦隊已經前往東南星域執行巡航任務,所以,胖子也成了孤家寡人。

「雷處長,周華少將請你過來一趟!」又是百無聊賴的一天,看資料看到要打瞌睡的胖子,接到了宗麗斯打來了電話,不過,這女人的語調一反常態的顯得很平淡。

自從那日胖子被萬璐拉走之後,宗麗斯就再也沒有找過他,這也讓他樂得清閑。

「知道了!」掛了電話,胖子徑自出了辦公室,就離開新型能源處,前往能源部大樓。

之後,他就直接進入了周華少將的辦公室。

「來啦,坐吧!」周華見到胖子進來,馬上和顏悅色的示意道。

本書源自看書罔

… 「老大,您找我來有什麼吩咐嗎?」胖子也不客氣的笑著坐下,然後問道。

「我找你來,主要是有兩件事情!」周華沉吟一聲。

「哦,只要不是壞事就行。」胖子打趣了一句。

「第一件,是關於聯邦戰技大賽的……」周華少將語氣頓了頓

「聯邦戰技大賽?」胖子微微有些愕然,這應該和他沒有什麼關係吧?

見胖子奇怪的神情,周華也是沉穩一笑,解釋道,」這往屆的聯邦戰技大賽,我們軍方通常都是不參與的!不過,因為帝國人的入侵,讓情況變得特殊起來,所以,軍方覺得有必要讓民眾了解一下我們軍方的真正實力,所以,打算從軍部自己的每個部門選出幾位軍官參加,這幾位軍官將有五大部推薦,我們總後勤部也算一個部門,所以也有名額,我和其他幾位部長商量了一下,決定聯名推薦你!」

「推薦我?我的實力有限,恐怕會辜負您和其他部長的期望!」胖子故意謙虛道。

「雷鵬,你的行事一向很低調,我可是最明白不過的!假如我沒有料錯的話,你這次在烈十七星能夠險死還生,應該是有什麼不俗的機遇吧!我感覺你的氣息比之前實際上要強,但因為隱藏的很好,幾乎讓人察覺不到……」周華少將笑得很溫和,不過卻讓胖子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沒想到,周華少將竟然能夠察覺到他隱藏很好的氣息。

很顯然,從這一點判斷,周華少將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周華少將,還是讓您看出來了,其實,我在烈十七星的時候,為了生存下去,無意中誤吞服了一枚奇怪的果實,所以,讓我的實力突飛猛進,又提升了一個階段,所以,我現在已經是晉陞戰尊中階了!」胖子沒有太多的猶豫,決定不對周華少將隱瞞自己的實力等級,畢竟,如果自己真的去參加聯邦戰技大賽的話,那麼到時候,強者雲集,自己必然也隱瞞不了自己真正的實力,與其那個時候被發現,還不如現在向周華坦白,免得被周華少將懷疑。

「我就知道你不會瞞我!不錯,如果是戰尊中階的話,那應該還能夠爭一個好名次,據我所知,這次聯邦戰技大賽,實力最強的也就是戰尊高階,但也是為數不多……」周華不由的笑了笑,似乎對胖子很有信心。


「周華少將確定要讓我參加嗎?」胖子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既然你已經有了戰尊中階的實力,代表總後勤部,也肯定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總後勤部的軍官之中,實力能達到你這種程度的,本來就少了,就算有,估計也不如你來的更有期待。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周華語氣淡然,不過卻沒有讓胖子反對的餘地,也是讓胖子心中微微一凜,看得出這周華少將應該早就認定了他。

「另外,關於新型能源的研發目光已經有了最新的進展,兩天之後,你們新型能源處將在首都星區域內的p7資源星進行一次實驗,到時候,會有一些大人物到場,我希望到時候你能安排負責好保衛工作!」周華神色嚴肅的說道。

「是,這個我會立刻安排!」胖子正經道。

「還有句話,我想提醒你一下,如今這能源部中,新型能源處是唯一被獨立創立的,並且,直接誒歸軍部管轄的,所以,關於新型能源處的事情,我是不便隨意插手,而我現在唯一能夠指望得上的人,可就是你了!」周華緩緩的說道,一臉我看好你的表情。

「周華少將這話的意思是……」胖子終於有了問話的機會,登時故作疑惑的問道,好像是不了解內情一般。

「其實,我之前一直反對新型能源的開發,但後來迫於軍部的壓力,不得不做出讓步,眼下新型能源處的所有進展都是直接與軍部的吉平上將彙報,雖然身為我是能源部的部長,但無權過問新型能源處的任何事情!」周華淡淡的說道,似乎顯得輕描淡寫。

胖子卻是很銳敏的察覺到周華少將對於軍部安排的不滿,卻是讓他心中若有所悟。

「吉平上將現在應該是軍部的最高負責人吧」胖子故意遲疑的問道,扮豬吃老虎可是他最擅長的事情,自己故作無知,也能夠了解一些其中的隱秘。

「哼,在我眼中他已經不是一個軍人了,就知道整天跟在徐克主席的屁股後面,哪裡有半點軍人的氣魄都沒有!軍部很多人都對吉平非常不滿,但因為有徐克主席撐腰,所以,他才有恃無恐,不然的話,他這種主張強權兵力的鷹派早就下台了。」周平罕見的憤怒道。


「聽周華少將的意思,他應該是鴿派的!」 系統女主不好當

在軍部的內部黨派中,鴿派比較溫和,不願意輕易挑起事端,相反的,鷹派就算處事激進,崇尚強權與戰爭。

其實,在發現帝國人入侵之後,這早就有鷹派提出,聯邦不應該被動的接受被帝國入侵的結果,應該主動派出擊,出其不意的帝國所佔據的星系。

「所以,我對你期望很大,你在新型能源處一定要密切注意烈芊柔和龍晴兒的所有舉動,,此外,還有研發的最新數據!儘可能保證,這些最新的數據不會被泄露出去……」周華接著吩咐道。

「我一定竭盡全力的!不過,烈芊柔和龍晴兒她們似乎都有意排擠我,現在基本沒有讓我沾手過有關於新型能源研發的任何相關的事務!只是成天讓我看資料……」胖子顯得無奈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