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做個小玩意!」樂天回答。

蘇紫萱一愣,走過去看了看。

樂天正在地上蹲著,他就看到有兩隻白皙的小腳丫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喏!明天帶在上手腕上!」

樂天吸了吸鼻子,站起身將這個完全是由柳葉編製而成的手鐲遞給了蘇紫萱。

「有什麼用?」蘇紫萱接過來。

這個東西乍一看起來還挺精緻的。

「明天的融合對你來說事關重大,我盡量要為你做到萬無一失,頸圈不是太保險,我再為你加一層保險!」樂天說道。

蘇紫萱摸了摸這個柳葉手鐲,她也不知道說什麼。

「對了,你有時間再給我打造一些東西……這是我的要求。」樂天又遞給蘇紫萱一張紙。

蘇紫萱看了看,這張紙上面畫著一些奇怪的傢具一樣的東西,還特別註明了材質的要求……

「等我有時間就去給你做。」她收了起來。

「行!早點睡吧,明天有的忙呢。」樂天說道。

他拉著蘇紫萱手,蘇紫萱看了看,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拒絕。

兩個人來到二樓的大卧室。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想做什麼?難道真的要和自己睡在一起?

「唔……這幾天可累死我了,幫我捏捏……」

樂天一頭栽倒到蘇紫萱的床上,床很軟,很舒服。

蘇紫萱眨了眨眼,這傢伙……沒把自己當外人倒是真的,可是兩個人現在的關係也太奇怪了吧?

無性婚姻這個詞莫名奇妙的出現在蘇紫萱的腦子裡,他們現在的狀態就是這個詞的真實寫照吧?

區別就是兩個人沒有結婚證罷了。

蘇紫萱坐在樂天的身上,手在樂天的背後慢慢的捏著,她的手勁十足,樂天舒服的享受著,還是不時地指點一下蘇紫萱的手法,蘇紫萱慢慢的就熟練了起來。

等她停下手,卻發現樂天這傢伙居然已經睡了,蘇紫萱無語……

到最後這傢伙還是賴到了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一早,樂天睜開眼的時候就看到蘇紫萱這個女人牢牢地鎖住了自己!

這女人的腿就快翹上自己的胸口位置了,也真虧這女人的身體軟。

樂天毫不客氣的拍了一下蘇紫萱的屁股,蘇紫萱「唰」的睜開眼。

「幹嘛?」

「你說呢?你這是要把我壓死嗎?」樂天反問。

蘇紫萱看了看自己的姿勢,怪不得昨晚睡得那麼舒服……原來抱枕換了啊。

兩個人起床之後各自收拾。

「我要去警局請假,之後去小秋的基地。」蘇紫萱說道。

「行!我一會也過去。」樂天點點頭。

早餐是牛奶麵包,蘇紫萱吃完之後就離開了,樂天磨蹭了一會也跟著離開了。

他開車去了小助理的家裡。

敲了敲門,時間不長門開了。

小助理居然睡衣都沒穿……

「我靠!這是清晨福利嗎?」樂天瞪著眼珠子。

「啊?」

小助理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她「嗖」的一下又跑回了卧室。

等了一會,這妹子穿著睡衣跑了出來。

「你怎麼大早上的過來了?吃早飯了嗎?」小助理詢問。

「吃過了,這不是過來看看你嘛,身體怎麼樣了?」樂天問。

「沒事啊,我只要不念蓮花咒,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小助理想起昨天的事情,臉色微微的紅了。

樂天點點頭。

「你放心,無論你父親成不成功,我都不會不管你的。」他說道。

小助理眨了眨眼,微微點頭。

「你今天要去上班嗎?」樂天問。

「上啊!」小助理點點頭。

她可不是嬌滴滴的小公主,一點流言蜚語就能把自己打敗了?

樂天咂了咂嘴,也是自己想多了,能做法醫的女人基本都不是一般的女人……

「你今天上班嗎?」小助理問。

「不去……休息幾天再說。」樂天搖搖頭。

小助理愣了一下,她看了看樂天,好一會才說道:「也好……」

從小助理家離開,樂天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去高小秋那裡了。

可是沒想到樂天趕到了高小秋那裡之後,蘇紫萱卻沒來……

「蘇紫萱呢?」高小秋奇怪的問。

「不知道,她搞死我說她先一步過來了。」樂天也是莫名其妙。

高小秋看了看樂天。

「那我先去補覺了。」

她抖手丟給樂天一個小布包,樂天打開看了看,裡面放著十二枚銅錢,樂天急忙拿出一枚看了看。

和自己的一模一樣!

「行!你去吧。」樂天點點頭。

高小秋去睡覺了,樂天待著無聊,就去外面和那些女人聊天,樂天有種和小孩子說話的感覺,看著這些女人沒心沒肺的笑,樂天也跟著笑。

鍋蓋突然過來了,這傢伙靜靜的待在樂天的旁邊。

腹黑總裁的雙面嬌妻 樂天扭過頭,伸手摸了摸鍋蓋的腦袋。

他的電話突然響了,樂天拿出電話看了看,居然是蘇紫萱。

「你怎麼回事?我都來半天了……」樂天催促道。

「我去不了了……出了一件命案,我已經在往現場趕去了。」蘇紫萱急聲說道。

樂天一愣。

「你來不來?」蘇紫萱問。

樂天想了想。

「算了吧……你先去看看,如果只是簡單的命案,你自己處理了得了。」他說道。

「行!,那融合事情怎麼辦?」蘇紫萱也擔心地問。

「這個倒是不著急……這幾天有時間都可以。」樂天想了想回答。

「那就好,我這邊忙完了,我再聯繫你。」蘇紫萱說道。

她也是無奈了,就在她前腳踏出警局,後腳電話就響了,告訴她在一家大酒店裡面出了一樁命案,一對夫妻出了事,男人死了……

身為一個警察,蘇紫萱只能先趕往現場。

樂天看著掛上的電話,命案?

夫妻?

男的死了?

樂天撇了撇嘴,算了……自己還是別去管了。

「什麼?融合要推遲?」高小秋又被吵醒了,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出了一樁命案,蘇紫萱出現場去了。」樂天無奈的說道。

「哦,無所謂……」高小秋一聽,就不說話了。

樂天看了看她睡得夢眼稀鬆,也就不再去打擾高小秋了。

「你睡吧……我先走了!」

「好,老闆再見……」高小秋迷糊的說道。

樂天離開了基地,他開著車在路上閑逛,一個站在路邊的姑娘進入了樂天的視線中。

「白夏!」樂天喊道。

白夏奇怪的看著樂天,又看了看樂天的車子。

「看不出來你居然是個土豪?」她奇怪的問。

「你在這幹嘛?今天沒上班?」樂天打量著白夏,這姑娘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沒去,我有點事……」白夏回答。

樂天一看,也就沒有多問。

「要不要我送你?」他看到白夏沒開車,就隨口問了一句。

白夏看了看,微微點頭。

「去哪?」

看到這姑娘上了自己的車,樂天問道。

「去步行街……」白夏回答。

樂天一愣。

「你要去逛街?」他奇怪的問。

「不是……我去找人。」白夏回答。

樂天一看白夏不是很想多說,他索性就不問了,開著車將白夏送到了步行街的南首。

「行了,謝謝你了……」白夏感激的看著樂天。

「客氣什麼,反正我沒事……如果有什麼要幫忙的,你可以儘管開口。」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白夏想了想。

「要不……你陪我走一趟?」她問。

樂天想也不想的點點頭。

等他看到白夏要做什麼東西的時候,樂天簡直是無語了,這個白痴女人……這不是傻嗎?

放著自己這個專業大仙不用,居然跑到這個小公園裡找算命的了?

樂天看到好幾個熟人,他第一時間就從口袋拿出一個口罩帶了上去。

那個坑李大利的老頭居然還在!

樂天第一眼就看到他了。

沒想到白夏要找的人也是他,樂天這就無語了,這個老傢伙為了賺錢可是什麼主意都能出的,上一次蘇紫萱居然還真的放過他了……

「大師……您會不會驅邪?」白夏看著這個老頭。

她雖然也不是很信這些東西,不過現在實在沒有什麼辦法了…… 我現在越來越好奇,幾年前在財經學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能逼得楊老爺子在這兒佈置這麼大的一個風水局。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談論這些的時候。

“楊爺爺,你是說,那個宿管大媽早就死了,這幾年他們看到的都是死人?”我十分好奇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之前可是聽說過這個宿管大媽去年纔過來的。並不是幾年前就在這邊的。

所以這宿管大媽的身份。也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沒錯,至於詳細原因等事情辦完再解釋,既然他們沒在這兒。那麼只看在那邊了。”楊老爺子說話的時候,眼睛看向了實驗樓的方向。

我們和方大師是分開行動的。方大師他們幾個應該是去了實驗樓那邊。

楊老爺子說完話之後,直接就帶着我和張叔一起朝着實驗樓的方向跑去。

還沒到實驗樓地下呢,就聽到“碰”的一聲巨響,整個校園都在震動,緊接着就看到實驗樓好幾層的玻璃都被震碎,而且還隱隱能夠看到火光。

看到這種情況。楊老爺子說了一聲“不好”,然後猛然提速。別看楊老爺子已經六七十歲了。但是這速度提起來之後。我和張叔根本就追不上。

進入實驗樓之後才發現根本就沒有電梯,只能夠爬樓梯上去。剛纔火光所在的地方看上去也應該在十一二層左右,結合之前發生的事情,我們的目標當然是十二樓。要一口氣跑到十二樓,對於我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兒。

等我跑到七樓的時候,就已經感覺腿腳發軟肺都快炸了。

楊老爺子和旁邊的張叔根本就沒有管我,讓我自己慢慢跟上來,然後兩個人速度不減的繼續在網上衝。

看到這倆人繼續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往上爬,我的心裏除了佩服還是佩服,尤其是楊老爺子那麼大年紀了,竟然還跑的那麼快。

見到他們都那樣跑了,我也沒好意思停下來,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繼續往前追。

爬了好半天,才終於看到了楊老爺子和張叔他們的身影。就在張叔和楊老爺子身邊,冷叔和方大師羊駝子三個人也在。

我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上了房頂上,所有人都在房頂上面站着。而就在方大師他們對面,我看到了一個非常熟悉的中年人。這個人之前在王小明奶奶的房子裏見過,當時冷叔還和他對峙過,就是那個老莫。

可是這個老莫,不是當時查出來奸細的身份被組織抓去處分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這兒。更讓我吃驚的是,老莫的身後,坐着的那個人更爲熟悉,就是當初奪走七星續命棺的傢伙,沒想到他竟然也在這兒。

就在他們身後,擺放着一個巨大的血紅色棺材,這纔是最讓我意外的東西。

“老冷,當初咱們可是搭檔,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那個老莫用戲謔的眼神看着冷叔說道,而且語氣好像是在調侃,“雖然你們把那個老山羊給抓走了,但是過不了幾天,他還會回來的,你知道爲什麼嗎?”

“爲什麼?”冷叔問話的時候,整個人聲音十分的冰冷,我和他中間隔了好幾個人,都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怒氣。

“因爲,我們都是給組織辦事兒的,不僅是我們,而且他也是。”那個老莫順手指了指身後的那個傢伙,在我的印象裏,他可是那個和組織作對的神祕勢力的上層人物。

可是,爲什麼老莫會說,他也是爲組織辦事兒的人呢?

不光是我不解,就連旁邊的冷叔張叔和方大師也不清楚。至於楊老爺子和羊駝子,根本就不是組織的人,也不知道之前發生過什麼恩怨,所以現在聽得雲裏霧裏的。但是我看到楊老爺子的手中好像攥着什麼東西,應該是在應付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

看到我們這邊都說話,只是疑惑的盯着他,老莫再一次開口了:“很好奇是吧,看來,還是得給你們解釋透徹,不然你們這個層次的根本不知道啊。”

在我們警惕的眼神當中,他開始解釋了起來,只不過第一句話,就讓我們開始震驚了。他說,根本就沒有什麼神祕勢力,那個神祕勢力只不過是組織的一個分支,只不過知道的人比較少罷了。

所有組織的人得到的消息,那個神祕勢力也會得到一份,因爲那個神祕勢力本來就是組織高層的人組織起來的。所以,他們幾個之所以能夠出現在這裏,也就不意外了。

聽到這句話之後,我和方大師冷叔幾個人都驚呆了。

想想之前好多次還真是搞笑,竟然把對付那個神祕勢力的事情,上報給組織請求援助。現在才知道,原來都是一夥兒的,而我們卻像是傻子一樣,被高層玩弄於股掌之間。

老莫鄙視的看了我們一眼之後繼續說道,其實那個實驗最開始就是組織提議要做的,不過因爲這個實驗內容太過於驚人,而且也有很多人反對,所以最後組織裏就分出來一些人組建成一支不明勢力開始做這種實驗。

而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需要明面上來作掩護,因此纔會有了方大師協助警方破案的那些事情。甚至於,就連方大師和張叔這些人,都不知道組織和那個神祕勢力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