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老一頓臭罵,讓老掌柜臉色發白,望向江火的目光一片怨毒。

「老師,您就消消氣吧。」

星月公主蓮步輕移,拉著丹老胳膊撒嬌。

「丹老,您是我虎落平原第一煉丹師,何必為這些小事而動怒。」

「那小子一看就是找茬了,此事就交給掌柜處理好了。」

聽著後方眾煉丹師的勸說,丹老的臉色這才略微好了一些。

「老師,您臉色有些不好看,是不是遇到麻煩了?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你喔?」

「唉,你這丫頭雖然神通廣大,可這事兒你還真幫不上忙。」

寵溺的望著星月公主,丹老眉頭緊皺。

「丹老,老夫說的事情尼在考慮考慮吧。」

「我真是不明白,為什麼你要拿著我巨靈門的海量資源,卻研究什麼一級紫羅丹。」

「紫羅灰能煉製出一級丹藥?這……怎麼可能!」

伽羅長老撇撇嘴,語氣有些陰沉。

這三年來,丹老一直在閉關煉丹,消耗宗門資源無數。

如果丹老真煉製出一些珍貴丹藥也就罷了,可他卻拿著宗門的福利去搞個人研究。

而且還是研究的,還是最垃圾的,唯有塔徒才能服用的一級丹藥!

試問伽羅長老如何不怒?

如果不是考慮到,對方是巨靈門唯一的三級煉丹師,伽羅長老都有將丹老一腳踢出去的衝動。

「老夫自然有老夫的打算,這紫羅丹,老夫就算傾家蕩產,也一定要煉製出來」

丹老直接無視了伽羅長老的威脅,一臉倔強。

「喂,我說你這臭小子還站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滾!」

眼見江火居然還厚著臉皮站在原地,星月公主厭惡的說道。

「我說,我能煉製紫羅丹,你們信嗎?」

江火這話剛一出口,全場色變。

… 「你……會煉丹?」

彷彿聽了全世界最可笑的事情,老掌柜縱聲大笑。

「小子,你還是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趕緊走。」

星月公主黛眉微皺,望向江火的目光一片厭惡。

「小兄弟,你是煉丹師?」

伽羅長老試探問道。

本來,類似江火這種小角色,伽羅長老是不屑一顧的。

可是,當伽羅長老發現江火散發的氣息堪比大塔師,但他卻僅僅有塔徒一星修為的時候,伽羅長老立刻感覺到此事不對勁。

「不是。」

江火聳了聳肩,誠實說道。

「你都不是煉丹師,那你還說什麼會煉丹?」

星月公主嗤之以鼻。


「你也不是煉丹師,為什麼你會煉丹?」

江火反駁。

「小子,你怎麼能和尊貴的星月公主相比,她可是我虎落平原最年輕,最優秀的准煉丹師!」

老掌柜得意說道。

「可是,我真會煉丹。」

江火大手一揮, 升維者

「切,隨便拿一顆一級丹藥就想忽悠我們,簡直是可笑到了極點。」

「居然還是最垃圾的白色丹藥,我等在場最低也是綠色品質煉丹師,這不是班門濃斧嘛。」

眾煉丹師一片鬨笑,星月公主和老掌柜望向江火的目光越發厭惡。

只是,唯有伽羅長老才注意到的是,丹老望向江火手中的丹藥,目光中充滿了激動。

「莫非……此丹另有乾坤?」

伽羅長老心中一動,眯著眼仔細觀察,卻也沒有看出什麼異常的地方來。

丹老踏步向前,一把將丹藥抓在手中。

嘗試著將塔氣灌入其中,丹老布滿溝壑的臉如花兒般綻放笑容:

「紫羅丹,這真是紫羅丹。」

嘩——聞言,眾煉丹師皆是一片震動,他們紛紛向前釋放塔氣,來感受這顆紫羅丹的驚人魅力。

其實以紫羅灰為主材料煉丹並不難,丹老彈指之間就能一口氣煉製數顆來。

但是,紫羅灰煉製的丹藥最差也是三級,這也是丹老最糾結的問題。

經過三年的閉關,在無數資源的疊加下,丹老這才煉製出了一顆二級紫羅丹。

可對於丹老來說,二級和三級區別並不大,唯有一級才是自己最需要的丹藥。

「小兄弟,這……丹藥這是你煉製的?」

丹老說話有些啰嗦,激動莫名。

「是我煉製的。」

江火點點頭,不明白丹老為什麼會激動成這樣。

「你……是煉製出來的?可否將這種煉製之法交給老夫?」

「無論你要什麼條件老夫都能答應你。」丹老拉著江火的手,目光灼熱。

「這……」

江火有些為難。

不是江火不能傳授給別人煉丹方法,而是這丹藥是塔魂世界煉丹房自動煉製的,江火也不會啊。

「撲通——」

眾目睽睽下,堂堂虎落平原第一煉丹師,竟然直接給江火跪了下來。

「老師,您……」

星月公主張了張嘴,望向江火的目光一片駭然。

「這紫羅丹,究竟有何等作用,為什麼讓丹老如此大能下跪?」

把玩著手中的丹藥,伽羅長老百思不得其解。

「丹老,這丹藥之法乃是我老師傳授,在他老人家沒有答應之前,我無法傳授給旁人。」

「不過,如果你能說明拿此丹有什麼幹什麼的話,或許我可以多給你幾顆。」

雖然對巨靈門有一種天生的厭惡,不過江火對眼前這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知道煉丹的老頭印象不錯,所以準備幫他一把。

「這……」

聞言丹老一陣猶豫,然後無視伽羅長老陰沉的臉色,將江火迎到了一間密室中。

「實不相瞞,以老夫的資質,其實是無法突破到三級煉丹師的。」

「當初為了突破三級,老夫使用了一些秘法,從而透支了生命力。」

「好在天安無絕人之路,老夫一朝頓悟,飛速成為三級煉丹師巔峰,如此死去,老夫著實不甘心。」

聽著丹老的嘆息,江火心中一動,試探問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一級紫羅丹可以治病?」

其實,在丹老求丹的時候,江火就已經猜到了答案。

當初呂雅病重無果,也是用紫羅丹來治病。

不過,江火後來反覆研究了許久,發現此丹除了能讓塔徒直接提升一星修為外,似乎再無他用。

莫非此丹,還有自己不知道的秘辛?

「正是如此。」

丹老點了點頭,也沒有多想,揚天嘆道:

「紫羅丹為續命的最佳丹藥,但品質卻不能高於二級。」

「那你打算如何治病?」江火試探問道。

「以紫羅丹為雛丹,然後煉製造化丹。」

轟隆——丹老這話一出,江火臉色頓時大變。

自塔魂世界內部孕育出煉丹房以來,江火便開始學些丹藥方面的知識。


這其中,便有造化丹的典故。

造化丹,是一種極為特殊的丹藥,因為它是虛丹。

所謂虛丹,意思就是說在沒有煉製成功前,誰也不知道此丹的等級和品質,究竟如何。

一名一級煉丹師,如果運氣逆天到了極致的話,那麼他也可能煉製出一顆,超越自己等級的二級虛丹。

不過,即便是一級煉丹師煉製出二級虛丹,他依舊是一級煉丹師,對提升修為境界意義不大。

理論上,虛丹最高能高達九級,也就是傳說中的帝級。

每一種虛丹的丹方,價值不菲,且有價無市,沒有人會願意販賣。

「丹老,小子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你可否……」


「小兄弟你是想拓印一份造化丹的丹方吧?此事不難。」

似乎明白江火心中所想,丹老微微一笑,大袖子一甩,將一份丹方遞給江火。

丹老也沒有問江火是不是真會給自己丹藥,就將珍貴的足以讓整個虎落平原,所有煉丹師瘋狂的造化丹方送人。

這份胸襟這份氣魄,讓江火暗暗點頭。

「不知道丹老你需要多少顆紫羅丹?」

「莫非……小兄弟你真有多的?」

聞言,丹老瞪大了眼睛,望向江火的目光一片駭然。

三年的研究,讓丹老明白以及紫羅丹是何等的珍貴和難以煉製。

甚至於,丹老覺得就算日後自己進階丹王,恐怕也無法煉製出一級紫羅丹來。

「你要多少,我都能給你無償提供,但我有一個條件。」

沉吟片刻,江火的目光忽然嚴肅起來。

「老夫只需一百顆紫羅丹,如果小兄弟你能提供的話,老夫絕對不會虧待你。」

丹老站起來,恭敬的對江火一拜。

一百顆紫羅丹,對江火來說也就是一顆中品靈石的事兒罷了。

可在丹老看來,那卻是驚天的財富。

是以,這話開口后,丹老老臉略微發紅,感覺自己太貪婪了。

丹老搓著手忐忑不安的說道:「要不……八十顆也行,喔不,五十顆也勉強湊合。」

嘩——話音剛落,桌子上已經出現了堆積如小山般的紫羅丹。

丹老塔力一掃,發現桌居然足足有兩百顆紫羅丹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