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龍軍的血色身影消失在茫茫星空,周圍觀戰的人才猛然意識到,這一戰高鋒贏了。

眾人雖然希望高鋒能贏,卻從想過高鋒真的能贏。


而高鋒贏得勝利的方式,也太過突兀了。突兀到眾人一時都難以接受。對於高鋒的勝利,眾人更多的驚訝奇怪,而不是高興。

「詭異的勝利……」

「奇迹」

「難以理解」

「很理解龍軍,換做是誰也難以接受這個結果。」

「他怎麼贏的?」

能站在天空上觀戰的,都是白銀級的光甲師。但二十多位白銀光甲師,誰也說不上高鋒到底贏在了哪裡。

眼看著龍軍就要出絕招轟敗高鋒,他們不少人還準備著出手幫高鋒一把免得他被龍軍重創。

誰也沒想到,轉眼間就高鋒就逆轉了局勢,一劍擊敗勝券在握的龍軍。

絕殺的一劍,也讓眾人是瞠目結舌,難以自己。

薛衣人到底差了一籌,並沒有看出龍軍已經勝券在握,對於高鋒的勝利反而沒有多吃驚。只是心中有點小小的失望。高鋒又贏了。他在學院的地位,也會因此變得更加穩固。

可以想象,只要高鋒在學院一天,他就是學生中的第一人。沒有任何人能動搖他的地位。

高鋒目光轉了一圈,對圍觀的眾人微微點頭示意了下,也跟著駕馭光甲飛離了戰場。

等高鋒走後,薛衣人忍不住推了下正在發愣的北晴雪,「人都走了,我們也走吧。」


「啊、」北晴雪如夢方醒,看了下四周才驚道:「高鋒呢?」

「早走了,你在那發什麼呆啊……」薛衣人有些不解的問道。

北晴雪用力的揉了揉自己臉頰,痛苦的嘆氣道:「看完戰鬥,深受打擊。唉」

薛衣人不以為然的道:「高鋒一直都沒輸過。這次不過是又贏了。也沒什麼稀奇的。」

「你啊、唉、」北晴雪想要給薛衣人解釋一下,卻發現她很難用言語來解釋清楚。忍不住再次嘆氣。「嗚嗚,太打擊人了,說起來就鬱悶。」

頓了下又用力握拳鼓勁道:「不行,我要更加努力才能追上那個傢伙。北晴雪,你一定行的不要氣餒,努力、加油。」

薛衣人搖頭,她還是無法理解北晴雪現在的狀態,只是覺得她表現的有點誇張,甚至有點癲狂。

看的出來,高鋒贏了,到把北晴雪刺激的不輕

實際上,受刺激的可不止北晴雪一個人。

聖堂中觀戰的王辰,就被刺激的不輕。他前面剛在大長老面前說高鋒必敗,話音才落,高鋒就一劍終結龍軍。

對一位黃金大師來說,這樣的失誤簡直就是恥辱。王辰臉上都是火辣辣的,好像被人掮了一記耳光一樣。

大長老的老臉上也露出意外之色,輕笑道:「居然一招就反敗為勝,還真是讓人驚喜啊。」

高鋒已經是聖堂的武士,大長老自然希望他能有更好的表現。而高鋒用驚艷的一劍擊敗對手,表現堪稱完美。這讓大長老都禁不住驚喜讚歎。

王辰很想說幾句,卻發現他現在什麼都說不出來。高鋒的表現,讓人無話可說。這時候再說壞話,簡直是自取其辱。

這讓王辰心中很不是滋味。一個小小的低級聖堂武士,他堂堂光輝使居然無可奈何,連壞話都說上一句。這感覺實在是太讓人憋屈了。

大長老淡淡看了眼王辰,也沒說話直接就關閉了通訊。


王辰發了下呆,恨恨的道:「站的越高,摔的越狠。就先讓你得意幾天…

院長辦公室內,唐龍卻是喜笑顏開,老臉笑的和一朵花死的。

「果然沒讓我失望,高鋒你真絕世天才,不、無雙天才千年沒有,光明王以下第一天才……」

興奮的唐龍在辦公室里團團亂轉,「明天就找幾個媒體,把這個消息宣傳出去。什麼崑崙學院,也配和我們比么哼哼,不敗戰龍遇到高鋒,就只能把『不,字去掉了。高鋒以後就叫獨孤求敗好了哈哈哈……」

路遠有些無語的看著興奮過度的唐龍,反對道:「他們這是私人的切磋,大張旗鼓的宣傳出去也太沒品了。」

唐龍瞪了眼路遠,「這是有品沒品的事么這是學院的榮譽,絕不是某個人的私事。我就要看看,廖秋水那老女人聽到消息是什麼表情」

廖秋水是崑崙學院的院長,也是帝國少有的幾位女性黃金巔峰強者。光明學院雖然整體實力比崑崙學院強不少,但唐龍卻遠不如廖秋水厲害。

幾次見面,唐龍都被強勢的廖秋水壓的抬不起頭。對於廖秋水是滿腹的怨念。這次終於有機會打臉崑崙學院,唐龍當然興奮不已。

路遠到是知道他們之間的一些事,卻沒想到唐龍這麼在意。但高鋒現在已經夠出名了,再把他推到風頭浪尖上並非是什麼好事。

「高鋒也只是僥倖贏了一招。你非要大肆炒作,激怒了廖秋水,來一場正式的對決,高鋒可未必能贏了」路遠提醒道。

唐龍笑容一斂,「這的確是個問題」

黃金大師的目光何等銳利,豈會看不出高鋒最後一劍的奧妙。精準無比的直指龍軍的破綻,這超乎了高鋒的能力範圍。

戰龍卸甲的變化複雜無比,除非是黃金大師,才能站在更高的層次上看清這一招的所有變化,找到其中的薄弱之處。

隱藏在層層掩護下的弱點,卻被高鋒一劍洞穿。要說不是運氣,唐龍都不信。

第十六章

「勝者為王。」

唐龍大聲的道:「贏了就是贏了。說其他的都沒用。」頓了下唐龍又道:「何況,你看高鋒最後那一劍,有一種簡潔的美感,又有一股勇往直前的凌厲、決絕,誰看了不要贊一聲……」

說著,唐龍不禁露出深思之色。高鋒最後翻盤的一劍的確是讓人驚艷。但真正精妙的地方卻在於高鋒對時機的把握,以及他超乎尋常的勇氣和決斷。

千鈞一髮之際,高鋒只要有任何的猶豫、迷惑,都不可能反敗為勝。

唐龍也正是這麼看的。不過,當他隨口誇讚高鋒時,卻猛然發現高鋒這一劍很不尋常。

對於黃金大師來說,所見所聞的一切,都可以深刻在腦海里。高鋒的戰鬥才過去沒幾分鐘,唐龍稍一回想,關於高鋒那一劍的一切細節就全部浮現出來

出劍的姿態,簡練的風格很像是軍隊的劍術。他發力的方法,很複雜精微。劍氣一層層疊加在雙劍上,雙劍一前一後,動作猶若天成。

認真的研究那一劍,唐龍驚奇的發現那招劍法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卻複雜無比。每一個細節,都藏著種種奧妙。

不斷的推演,唐龍才發現這簡單的一招,內蘊深厚,似乎能演化出無窮的變化。

「不會這麼複雜吧」唐龍推演了半天也沒能窮究此招劍法的奧秘,他不禁懷疑,是不是他想的太多了。

但憑空想象,是不可能就推演出如此合理的諸多變化。唐龍雖然不擅長劍法,黃金大師的見識卻不是假的。

「高鋒的劍法是怎麼、」唐龍正想和路遠問個明白,才發現不知何時路遠已經關閉了通訊。

唐龍不滿的嘀咕了一聲,迫不及待再次聯繫了路遠。

光鏡對面,路遠有些不耐的道:「我正在準備煉甲,你有什麼事就快說

唐龍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黃金級的煉甲大師可是不能得罪的。「老路,高鋒最後一式劍法是你教給他的么?」

「不是。」路遠不覺得這個問題值得探討,簡單于脆回了一句。

「等等,」唐龍怕路遠關閉通訊,急忙又道:「你不覺得那招劍法高妙的不可思議么」

路遠不在意的道:「有什麼高妙的……」

天狼戰劍的根基是軍中的破鋒劍術,所有動作都簡練無比。其中神髓都在於劍意運轉。二十四級的王級劍法,哪怕是黃金大師,也很難一下就發現劍招中精妙之處。

唐龍也是在不經意之間,靈光一閃,才發現天狼戰劍的奧秘。

「高鋒擅長的是雷霆劍訣和十字聖劍術吧,他所有的劍招都是源自這兩門劍術。但是,你看他最後一招突刺,根基卻像是軍中劍術。」

路遠沒說話,軍中劍術並非是秘傳,流傳極廣。唐龍這麼鄭重其事的,肯定不是要說這個。

「是這樣,你看,高鋒最後雙劍一前一後突刺,雙劍之間彼此呼應,前面的劍受到阻礙后,就會傳遞后左手劍,雙劍的劍氣共鳴,就輕易的化解戰龍劍氣。你看他這一變,配合腳、膝、腰、肩、肘等部位的源力,實際上可以做一個全方位是刺擊。也就是只要在他劍氣範圍內,不論躲在哪裡,都避不開這一劍突刺……」

唐龍雙手捏成劍指,按照高鋒的動作比劃著,口中一邊解說起他推演出的種種變化。

路遠也露出異色,在腦海中推演了一下,唐龍的解說居然完全能實現。只是缺少了御劍的劍意,無法把這一式劍法的神髓施展出來。

「高鋒劍法不厲害也贏不了。」路遠放棄了繼續推演,淡然說道。沒有完整成熟的源力秘法配合,這一招再好也是個空架子,沒有實際價值。路遠也知道,高鋒身上始終藏著一些秘密。對此,路遠雖然有點好奇,卻沒有尋根探底的打算。

唐龍驚訝的道:「這招劍法太厲害了,總不能是高鋒自創的吧?」

「是不是他自創的,也和你沒什麼關係。」路遠正色道:「每個人都有秘密。」

唐龍嘆氣道:「我只是對劍法很好奇。並不是要探究高鋒的秘密。」

路遠道:「那你慢慢研究。我還忙。」說完,路遠關閉了通訊。

唐龍對著黯淡下的光屏道:「我這是學術精神,你不懂。」唐龍又心癢難耐的想了整宿,最終得出一個結論,沒有相應的劍意配合,無法真正發揮劍招威力。

雖然沒有實質上的收穫,但唐龍卻肯定了一件事,高鋒的勝利絕非僥倖。有這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劍,要是不贏才沒天理。

唐龍找到高鋒勝利的根源,卻反而猶豫起來。高鋒的劍法厲害的反常,如果是他跟別人學的還沒什麼,如果是他自創的,那就太可怕太驚人了對於這樣的天才,應該給他成長的空間,而不是拔苗助長。

猶豫再三,唐龍還是按捺住大肆宣傳的想法,低調的處理了這件事。

但是,高鋒勝利的消息還是不脛而走。

當晚,天狼盟眾人都目睹了龍軍約戰高鋒的過程。高鋒當然不會對他們隱瞞結果。

擊敗龍軍,可是重大新聞。總有人忍不住要宣傳一番。何況,天空上觀戰的還有二十多人。消息就這麼慢慢的傳播開來。很快的,學院上下已經是盡人皆知。

龍軍第二天就黯然返回昆明學院,這也從另一方面證實了傳聞。

當天,就有人忍不住跑到崑崙學院炫耀。

《不敗戰龍今日被屠,不敗之名被終結》這個帖子裡面,敘述了龍軍戰敗的過程。並洋洋得意的宣布,崑崙學院永遠也比不上光明學院。

這個帖子一出,就像把點燃是火柴扔到火藥桶里,引爆了無數崑崙學院學生的憤怒。那個發帖子的人雖然信誓旦旦,所言俱實,卻被崑崙學院學生的口水淹沒。

龍軍在崑崙學院的地位十分重要,是二十年來一代代學生不倒的偶像。龍軍被侮辱,激怒了崑崙學院上下。

噴跑那個炫耀的傢伙還不解恨,崑崙學院的學生們自發的組織起來,跑到光明學院的論壇罵架。

大規模的罵架,也讓論壇的氣氛變得火爆無比。雙方都是血氣正盛的學生,越罵火氣越大。

本來很多人都是相對冷靜的,並沒有罵戰的**。可一旦捲入其中,就很少有人再能保持冷靜。

爭吵不斷升級,最後,言語已經不足以宣洩雙方的怒氣。雙方約定,光網上比劍論個高低。

〖 光甲師,最根本的還是自身的力量。

既然言語爭論不出勝負,大家就手底下見真章好了。用光甲戰鬥決一勝負的辦法,也得到了雙方學生的一致贊同。

學生們都想要證明自己,紛紛積極踴躍的報名參戰。初步統計,只是光明學院一方就有一百六十萬人報名。崑崙學院的人數也在一百五十萬以上。

如此多的人數,也大大超乎兩方組織者的預料。

量子光甲戰網,也沒有空間能夠容納如此多人會戰。最好的辦法,當然是劃分出若於區域,限定每個區域的參戰人數。

但是,這樣的劃分多個區域,就沒有了學院會戰的氣勢。如何劃分區域,如何分組,這些技術問題也讓雙方爭執不下。沒有一個合理的解決辦法能讓雙方都接受。

「老大,這兩天可把我們忙死了,可現在陷入了僵局,也沒有什麼解決辦法。不如你和對方龍軍溝通一下,讓他發個聲明什麼的,大家也不用這麼費事了」

通訊光屏中,江山的胖臉上少有露出疲憊之色。這幾天和崑崙學院鬥智斗勇,真是把他折騰苦了。他對會戰也沒對少興趣了,只想儘快結束這種混亂的局面。這才厚著臉皮求高鋒出面。

高鋒也在關注論壇的事態,對此他只是覺得挺有趣的。學生們的熱情需要地方釋放。發表聲明,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何況,龍軍也未必願意把自己戰敗的事四處宣傳。就算他沒意見,崑崙學院也不會同意。

江山說的解決辦法,並不現實。

實際上,雙方學院的上層對這次爭鬥都是持默許甚至是贊成的態度。不管勝負,這樣的爭鬥都更能加深學生對學院的認同感、歸屬感、榮譽感,對學院非常有利。

「請龍軍發表聲明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高鋒說道。

江山苦著臉道:「那怎麼辦啊?要是不能儘快解決這件事,學生會就顯得太無能了。」

「無能,那也是杜步天無能。」高鋒笑道:「剛好借著這個機會,把他拉下馬,你就可以轉正當大頭目了。」

杜步天靠著老資格和學院的人脈,去年接任了學生會的會長。他對高鋒雖然有各種不滿,可高鋒在學院如日中天,也不是他能動搖的。對於江山他們,杜步天也只做看不到。平時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清凈。

江山雖然也對杜步天有點小怨言,到沒想過暗地裡計算他。擺手道:「別,大家現在相安無事挺好。暗地裡搞他,可不是咱的風格。」

高鋒也只是說笑,他現在哪會在意學生會這點事。道:「我覺得雙方大會戰還是挺有趣的。三百萬光甲師在一起戰鬥,想想就不讓人心血沸騰。」

江山為難的道:「我們最初也是這麼想的,只是實際操作起來卻很麻煩。量子戰網也無法支持這麼多人的會戰。」

高鋒想了下道:「其實也簡單。我覺得這是盛事,你們可以去找量子戰網的負責人談談,讓他們專門提供一個專區。」

「他們能於么?」江山有點遲疑,供幾百萬光甲師一起戰鬥,至少需要一台量子主機才夠用。這可需要一大筆費用。

「三百萬光甲師會戰,只是這個噱頭就足夠吸引眼球了。對於量子戰網的推廣非常有利。再者,一對一或是小規模對戰的模式已經沒有吸引力了。大規模的團戰,這是量子戰網發展的趨勢。關於這一點,你回去組織下人做個詳細的調查、總結,寫一個有說服力的計劃交過去。還有,你可以代表學生會找有錢的企業聊聊,肯定會有很多大企業有興趣贊助的。」

高鋒當然知道戰網未來發展的趨勢,只是這一點先見之明,就足以打動戰網的負責人。江山也畢竟還是學生,考慮事情過於單純,也過於驕傲,想不到出去拉廣告贊助。

江山畢竟是聰明人,高鋒簡單指點了幾句,就讓他看到了突破的方向。興奮的道:「老大,我知道怎麼做了等我好消息吧……」

急匆匆的關閉了通訊,江山在腦子裡整理了一下想法,把具體細節充實一下。反覆想了兩遍,確認沒什麼大問題后,他立即聯繫了學生會的主要成員。

通過視屏通訊的方式,江山把他的想法說了一遍。第一,制定詳細的計劃,說服量子戰網的負責人。第二,向各大公司拉贊助廣告,尋找資金啟動計劃

江山的計劃,也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贊同。這件事要是做成了,學生會就真的露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