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吧,注意安全。」周穎對林楠說道,原本她想送林楠過去的,不過林楠不想再麻煩,執意要打車前往,她也就準備直接去上班了,工作上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你也注意安全。」林楠點頭,隨即深深的看了一眼周穎,有句話他想說,但卻又卡在喉間,不知道該如何說,周穎也盯著林楠,四目相對,都沒有說話,但這一刻他們彼此似乎都能感覺到對方眼中的話語。

「我還會回來的!」

最終,林楠深深的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不待周穎開口,整個人便直接離去了……

房門口,林楠這句話讓周穎當即愣在原地,遲遲沒有開口,但臉上的表情,眼中的那份特殊之意,能夠說明她的情緒波動有多大,一直到數十個呼吸之後,周穎都不曾收回目光,久久的注視著林楠離去的方向。

然後,她笑了,剎那間讓整個房子都綻放出最美之花。

「我等你!」一聲低語,從她口中發出,在回復著先前林楠那句話留言。

農大科研所,當林楠來到這裡的時候趙春農早已在辦公室內等待著了,桌上擺著幾張紙張,正是有關林楠的西紅柿和黃瓜的最終檢測報告,看完之後讓他這個老教授都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雖然預測到這種黃瓜西紅柿不同凡響,但真的檢測出來,才真讓人吃驚。

林楠的黃瓜和西紅柿,當真是比市面上那種天價的還要更好一些,口感上是如此,營養成分上更是如此,這種東西一旦推廣,當真是不敢想象。

當林楠看到這份報告之後,也露出了笑意,不過倒是沒有趙春農那般激動,他清楚這東西是如此種植出來的,至少暫時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大規模擴展,這得全靠神秘的初級催生符才行,那種大規模的根本不可能。

在趙春農的辦公室內,林楠和趙春農聊了一會,全部是關於這種西紅柿和黃瓜的,雖然林楠告訴他這種黃瓜和西紅柿還無法做到規模性種植微微讓趙春農有些遺憾,但既然能夠種植出來,趙春農便極為高興,對林楠有著極高的期待,給予了不少鼓勵,更是直言只要林楠需要,研究所隨時可以提供各種支持,幫助林楠徹底研究成功。

對此林楠深表感謝,不過還真是不需要暫時。

到了中午,林楠陪著趙春農在食堂吃了一頓便飯,便直接離去了,準備返回雙石村。

當然,身份證丟了,林楠想要做火車都麻煩,只能去坐長途汽車了,需要先坐車到縣城,然後再從縣城轉車到鄉鎮上,然後再從鄉鎮上折騰到雙石村,一路顛簸。

買了票,坐上大巴,林楠頗為無聊,所幸直接搗鼓自己的農家小店,別看這兩日都沒有怎麼理會,但小店的生意到是不錯,自己的黃瓜和西紅柿確實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可,雖然不知道這些客戶到底是什麼人,但林楠隱約了解到,他們應該不是地球上的存在。

自己這個狗屎運號稱是通天店鋪,意思應該是能夠通天聯繫與交易,從與小飛仙交流的時候林楠能明白,對方根本不知道21世紀是什麼,更是不知道黃瓜和西紅柿的存在,這本就存在了太多的疑點,讓林楠不得不多想。

當然,這些都和林楠無關,只要自己的農家小店生意好,靈氣值能夠源源不斷的,也就夠了,管他們到底是不是外星人,掙靈氣值才是王道,眼下只有靈氣值才能讓林楠徹底改變自己的人生! 易陽這邊錢到位了就讓張明去辦理工作室的事情,他開始準備靈魂擺渡的拍攝,主要就是還有一些演員沒定,後勤人員都準備完畢了,已經有第一批人出發去找合適的場地,就等演員到位,直接過去拍攝。

「你們兩個一起來可是少見,不過我看準沒好事,說吧,什麼事。」

易陽吃著蘋果,看著面前今天特別乖巧的兩人,少爺和陶洋對視了一下,可能是沒商量好,最後誰也沒說話。

「真奇怪嘿,要是陶洋不說話也就算了,某些嘴特勤快的人今天都裝起了啞巴,你倆要是都不說話我可睡覺去了,今天還沒午休呢。」

易陽作勢要走,到底還是少爺先忍不住了。

「那個師叔,我們有點事兒。」

「說吧,不過別和我提錢,誰和我提錢我就打他。」

易陽這兩天都快被錢折磨瘋了,一會兒張明這邊要錢,一會兒劇組那邊要錢,他讓張明趕緊找個財務過來,這活一般人真幹不了,劇組的他已經讓老林的財務負責了,但是也不知道是老林特意交代的還是這個財務辦事太認真,恨不得一塊錢也要跟他彙報一下,要不是最後易陽放狠話,讓兩萬以下的支出自由決定,這才算清凈了一點,不過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不是錢的事兒,師叔,是阿陶,他前兩年不是嗓子不好嗎,現在恢復了一些,還是想要唱戲,但是現在帝都的戲園子也都不景氣,自己的人都養不活,他想自己弄個班子,您家爺爺不是專業的嗎,想讓你幫著介紹兩個人。」

易陽挑挑眉,他還真沒想到是這事兒,要說這種事應該輪不到他這,不管是陶洋的老師還是老郭應該都能解決,畢竟他們都是這個行當里的人。

「為什麼不找你爸。」

「我說吧,師叔,我不想麻煩郭爸了,我要是和他說了他肯定還是要出錢出力,我想自己弄一次試試,也不投多少錢,借著別人的場地弄一下,最後什麼樣都我自己擔著,現在有兩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缺少能夠給我們排戲的老師,所以找到您了,這事兒可千萬別和我郭爸說。」

陶洋講的很認真,易陽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喜歡唱戲,但是這幾年整個帝都活著的戲班子也沒有幾家,大多數還都是國家發工資那種,如果真要弄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要說人嗎?他倒是真想到了一位,就是不知道人會不會為這麼個草台班子出山。

「這事兒師兄早晚會知道,你們現在瞞著他我看倒不如實話實說,也省著以後他知道了生氣,至於人的事兒嗎?」

易陽故意停頓了一下,看著兩個人緊張的樣子,他瞬間覺得通體舒暢,這感覺真是好啊。

「師叔,你快說啊,有人嗎?」

少爺這性子急,但是他越急易陽心裡越高興,人生嗎,總要有點樂趣不是。

「人自然是有的,只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師叔,只要我能辦到的都行。」

易陽看著阿陶認真的樣子,他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壞了,不過好像……挺有意思。

「晚上你們兩個陪我去喝酒,如果我喝的開心了,我就帶你們去,如果我沒喝開心,那咱們就各回各家,有問題沒。」

兩個人沒猶豫直接點了頭,其實少爺還行,沒事也喝一點,阿陶就是真不行,上次喝了那麼點就倒了。

「師叔,咱能換個地嗎?」

阿陶看著眼前熟悉的地方,他腿都有點抖,上次的經歷還歷歷在目啊,不過這次易陽沒帶他們在外面,直接到樓上要了個包間,主要就是聽聽樓下的氛圍,因為除了阿陶可能辨識度低一點,他和郭奇霖都容易被認出來,特別是郭奇霖,他一說話只要知道他的人都聽得出來,這點和他爸還挺像,可能個頭不高的人說話辨識度都高,再看看阿陶,易陽覺得這個理論絕對是成立的。

三個人借著酒吧的音樂喝了不少酒,阿陶早在開局的時候就不由自主的閃退了,就剩易陽和少爺,兩個人在那一會兒國外的,一會兒國內的,反正是換著花樣的喝,最後張明帶著人拖著三個睡的死沉死沉的……東西回的家。

「我去,這酒還真不能這麼喝。」

易陽第一個醒過來的,腦袋疼的不行,強掙扎著喝了口水,這才舒服了一些,緩了一會兒,洗了個澡,人這才完全清醒,他也沒想到大霖還挺能喝,硬是把他給弄倒了。

出了房間易陽看著走廊沒有拖過的痕迹,看來幾個人還行,都沒吐,樓上兩個房間門開著,易陽進去看了看,兩個人都還睡著呢,也沒打擾他們。

「喂,師兄,下午帶人過去找你。」 閉目養神,林楠翻看著自己的農家小店,越發的滿意了,兩天沒有處理,現在堆積了好幾個訂單,又是兩千多靈氣值的收入,否則林楠也不敢揮霍一千靈氣值購買大力丸。

少卿之後,林楠準備小睡一會,昨晚受了不輕的傷,再加上一晚腦子裡的胡思亂想,這個時候坐長途汽車,當即困意來襲。

不過就在這時,林楠的國產神機響了起來,是一條簡訊,看到之後,竟然是一個陌生號碼,林楠下意識的當場了騷擾簡訊,不過當看到信息內容之後,林楠笑了起來,竟然是農大的那個小學妹陳佳影的簡訊。

昨天林楠在火車上的幫助,她還記得這位學長,並且也很擔心林楠遭到江浩的報復,而今發來信息問候,告訴林楠要小心一些。

看到這則消息,林楠輕笑了一聲,這個小姑娘倒是不錯,和自己剛進入大學時還真有幾分相似之處,也都有著一樣的出身,雖然在江浩他們這麼一群人之中,但也可以稱之為出淤泥而不染了。

儘管自己確實遭到了江浩的報復,但林楠也沒有多說,免得小姑娘擔心。

「注意安全,少給那種人混在一起,堅持本心,真若是有什麼困難,也可以告訴我。」林楠編輯了一條簡訊回復道,隨即便沒有再理會。

枯燥的大巴之旅,林楠一覺醒來已經到六點鐘了,到了縣城,然後林楠又馬不停蹄的轉車到鄉鎮,等回到鄉里的時候,已經晚上七八點了,這麼晚了,天色也早已黑了下來,林楠找到街道上自己的破舊自行車,順著熟悉的道路晃晃悠悠的往家趕。

夏天的夜晚,星空密布,哪怕是沒有路燈,在閃亮星月的照耀下也能勉強看到路,林楠也不著急,哼著小曲,一直到半個多小時之後,才出現在雙石村村口。

然而,林楠並沒有直接進村,而是直接來到村後面的鳳凰山腳下。

這一走便是兩日,兩座菜園都沒有打理過,此刻農家小店內還有訂貨等待著處理,自然不能等待了,需要以催生符進行催生,雖然此刻是晚上,但林楠倒也不算害怕,自己的小菜園也就在山腳附近而已。

當然,為了保險起見,林楠還是找了一個順手的木棍,以待不時之需,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不多時,林楠悄然來到小菜園位置,當即一道身形快速竄了出來,著實將林楠嚇了一跳,手中的木棍都直接舉了起來,隨時打出去,不過瞬間等他看清楚之後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孫猴,嚇死我了!」林楠輕笑了一聲,這黑影正是一直在這裡幫林楠看守菜園的孫猴。

孫猴這一連兩日沒有看到林楠,此刻看到林楠顯得很高興,更是期待著林楠給它帶什麼好吃的,同時也還不斷的筆劃著什麼,林楠聽了一會,才算是明白,感情是有什麼動物想打他這菜園的主意,被孫猴給趕跑了。

「辛苦了孫猴,我今天剛從外面回來,明天一大早給你帶好吃的。」林楠笑著說道,輕手撫摸著孫猴的頭,這隻小猴太通靈了,聽到林楠的話一直在點頭。

陪著小猴玩了一會,林楠直接購買了一張催生符,然後打在這片菜園上,孫猴在一旁看著,眼中露出濃濃的好奇之意,它很通靈,但也不知道林楠這是在幹什麼,不過這裡的西紅柿和黃瓜確實好吃。

「好了孫猴,我要回家了,明天來找你。」處理好之後,林楠便直接和孫猴告別,準備回家。

不過就在林楠才剛剛下到山腳下的時候,林楠不由愣住了,竟然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下傳來了男女的低語之聲,那種聲音對於林楠這種純種直男而言,瞬間便有了反應。

「尼瑪的,這什麼人,還有這種事情?」林楠暗自皺眉罵了一聲。

做這種事,躲在房間內多好,竟然喜歡在這大半夜的待在這個地方,而且還毫不掩飾的,那女人的聲音,著實不小。

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林楠也聽的清楚,就在大樹下,而且還是林楠的必經之地,他們二人正好堵在這裡。、

林楠躲在一旁頗為鬱悶,被堵在這裡觀看這麼一幕,對他這個直男而言簡直就是一個折磨,聲音很吵,而且在這月光的照耀下,林楠甚至能看到大樹下的二人,畫面有點污。。

二人旁若無人,估計絲毫沒有想到會有人從鳳凰山上下來,雖然看不到具體面容,但從他們的對話之中,林楠聽了出來,竟然是村子之子林宏,,另一個主角赫然是村裡有名的小美婦,不過而今應該是一個單身女士,丈夫半年前病逝,村裡一直有著一些閑言碎語的,說這女人不正經,林楠也偶然從村民的議論中聽到這麼一兩句,沒想到這兩人還真的竟然搞到一起。

這一幕是林楠不曾想到的,畢竟林楠自認為自己還是一個純潔的大好青年。

這兩人這種行徑,林楠不齒,道德敗壞的那種。

而且看情形,也不是一兩次了。

「狗男女!」林楠暗自咒罵了一聲,兩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否則也不會大晚上躲在這裡廝混了,尤其是林宏,此刻老婆應該還挺著一個大肚子在家待產,他竟然就這般出來胡搞。

若是沒有看到,林楠也就不管了,但這般污的畫面就發生在眼前,林楠決定要給二人一點小小的教訓。

沒有出聲,林楠悄無聲息的藉助夜色的掩護悄然潛行,也是二人太過投入了,正到了最關鍵的時刻,絲毫沒有發現林楠竟然逐漸靠近,並且直接出現在二人身邊不過數米的位置。

這裡有著一塊大石頭,二人就靠在大石頭上幹壞事,剛好背著林楠,這般距離下,對於二人的情形林楠更是看的清楚,雖然林楠對這人沒有半點興趣,但還是以欣賞的眼光的看了兩眼。

還別說,不算差,但就是太污了,反正是不對林楠的胃口,這種人就欠收拾,欠削! 等少爺他們醒過來的時候都已經中午了,下樓就看見師叔正在和阿姨說話,兩個人打了個招呼坐下了。

「易陽你也別為難,阿姨也就是試試,要是不行就當阿姨沒說。」

易陽沒說話,中午阿姨過來的時候他順嘴問了一下房子的問題,房子倒是買了,但是阿姨自己背負了貸款,加上借的錢前前後後差不多七八十萬,阿姨來的時候聽到易陽在打電話,說劇組訂餐的問題,就動了心思,和他說了一下,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

「這個事情沒辦法現在答覆你,阿姨,這樣你回去等我消息,成不成我晚上都給你去電話。」

阿姨答應著走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小心翼翼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易陽有點不舒服,以前的時候阿姨就像長輩一樣對待他,現在突然就變了,這種改變是易陽不喜歡的,但是如果可以,他還是希望能夠幫她一把,先把這事兒放在了心上,看著還有點宿醉狀態的兩人,易陽笑了笑。

「兩位少爺睡醒了,昨天怎麼樣,玩的開心嗎?」

「師叔,開不開心您心裡沒數嗎?我跟你說,要是介紹的人我們不滿意,我就和陶洋天天跟著你,煩死你。」

「得,我這屬於流氓碰上無賴了,你們兩個去換一下衣服,張明剛才特意送過來的,回頭好好感謝一下人家,換完了我帶你們蹭飯去。」

少爺看著師叔說蹭飯還那麼的洋洋得意,心裡直說師叔太不要臉……不過蹭飯,不用花錢,嗯,他喜歡。

「師叔,您那車是不是該換了,或者再買一輛,這跑車也不能坐三個人啊。」

「廢什麼話,讓你走著去沒有,再說話我讓你請客吃飯信不信。」

計程車司機聽著兩個人的對話,偷偷的笑,他倒是不懷疑他們在吹牛,三個人從別墅區出來的,只不過應該是走了一段,碰到他的時候真是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一般來說這地方計程車很少來,除非是有人打車過來,要不然誰在這趴活都能餓死,裡面的人就算是自己沒車也會有專人接送,沒幾個打車的。

「師傅,您稍微快著點。」

「好嘞。」

易陽看著表,他知道師兄喜歡兩頓飯,下午兩點左右吃飯,現在快一點了,如果不早點去萬一人吃完了,那不是白走這些路了。

索性去的地方屬於郊區,一路上沒怎麼堵車,到了的時候剛剛一點半,額外給了司機一百塊錢留了電話,說下次用車還找他,司機開心的答應了,這活有多少他都願意干。

「師叔,這地方是不是進村了,你不是要給我們賣了吧?」

大霖一臉防備的看著易陽。

「就你們這樣誰敢要,現在結婚彩禮多少錢知道不,自己還以為自己是個寶貝呢,一點見識都沒有,什麼是隱士,懂嗎你。」

易陽噴完了大霖,又看向陶洋。

「你看看阿陶寶寶,人怎麼就不說話,沉得住氣,跟人好好學學。」

陶洋靦腆的笑了笑,其實他也想說,但是知道有人肯定比他先說,所以他忍住了,看來又是一個心機男孩兒……

「師兄,來客人了,開門,快開門啊,你不開門我也知道你在家,快點開門啊。」

不知道為什麼,一拍這大門易陽就不由自主蹦出了這段魔性的話。

「行了,別拍了,叫門和要債一樣,怎麼還這麼不靠譜。」

來人邊說著話,邊把大門打開了,易陽一把把對方抱住了。

「師兄,我可想死你了。」

說著還往身後看,這動作一點也沒背人。

「別看了,我還不知道你,說是下午來準是要來蹭飯,你嫂子正做著呢,肯定夠你吃的。」

「嘿嘿,還是師兄懂我,對了,這是老郭的倆兒子。」

後面兩個小的趕緊站過來,剛開始還沒看清人,一看清了給兩個人嚇了一跳。

「李老師,您是李老師?」

陶洋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是,你們兩個是郭師弟的孩子,這個頭,還真像,一看就是親生的……」

「師兄,那個是陶洋,老郭的乾兒子,不過我也一直覺得這裡面有問題,你說,哎,你們別走啊,真是的,八卦之心都沒有,活著有什麼樂趣。」

感嘆了一下人生孤獨,在大門關閉之前沖了進去……

「你就是陶洋,你小時候我應該見過你,沒想到這麼大了。」

易陽負責倒水,成了服務員,實在是這些東西他不感興趣,聽著他們說話還不如一個人靜靜呢,不過能不能讓這位師兄出山,那就看他們的本事了,要知道,這位可不是一般人,李裕民,京劇大師級人物,五年前因為妻子生病所以退出了京劇界,但是他的老觀眾可是不少,如果喜歡京劇的人,沒有人不知道這位唱老生的京劇大師,可惜五年了,京劇舞台上再也沒出現他的身影,所以到底能不能讓他出山,易陽也是一點兒把握都沒有。 「你們就裸著回家吧!」看著這兩人,林楠冷笑,隨即直接伸手將他們的衣服給拿了過來,也怪這兩人太過大膽與投入,哪怕是在這野外也這麼赤裸裸的,絲毫沒有半點顧忌,衣服都擺在一旁。

而今,林楠全部拿走,這兩人接下來可就悲劇了。

少卿之後,林楠悄然離去,至於他們的衣服則是直接丟在了村口的一個水塘里,並不是說林楠有多壞,按照他的理解,這也算是行俠仗義了,林楠倒是要看看這二人接下來如何赤裸裸的回家,估計肯定很精彩。

回到家,已經八九點鐘了,不過林楠心情很不錯,這次出門著實收穫很大,林母二人一直在等待著林楠,看到林楠一身嶄新合體的衣服,煥然一新的模樣,二人也都是一愣,林楠走的時候可不是這身打扮。

雖然長久在農村生活,但兩人的眼光還是有的,林楠這從上到下不便宜,穿起來很好看,整個都顯得特別有精神。

「林楠,難得你還捨得給自己買衣服。」林母看著兒子,頗為滿意,誰說她兒子長到不好,這麼一搗拾,也很帥氣。

「這還像個年輕人該有的樣子,值不少錢吧?」林長河看著林楠的這副模樣,也很高興的開口說道。

林楠自己也覺得自己這一身穿的還不錯,尤其這是周穎親手給自己置辦的,更是對他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聽到父母這麼一誇讚,林楠也沒有多想,隨口就回答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周穎給我挑的。」林楠自顧說道,不過這句話才一出口,林楠就後悔了,再看看爹娘的眼神,林楠恨不得打自己兩下。

堂屋內,林父臉色有些不大自然,林母則是微愣之後則顯得很欣喜的模樣。

「林楠,那是你表姐!」林父提醒了一句,顯然他有著很多的顧忌,不過這句話才一出,根本不需要林楠反駁,一旁的林母就不樂意了。

「俺說他爹,你是不是傻啊,她姓周,不是俺吳家的人,不是表親懂不懂,這麼好的一個閨女,真要是能進你林家大門,你就跪地燒高香吧!」林母顯得不滿的說道,在這裡教訓林長河。

林長河被林母這般教訓,先是微愣,不過想想也是,對於周穎他自然是一百二十個滿意,原本確實沒有多想,而今想來確實不該存在這個問題,正如林母所言,根本沒有那層關係。

隨即,他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你說的對,林楠俺不反對了。」

「林楠老實交代,你昨晚住哪了?」林母這一刻更是非常直接的問了出來,讓林楠一臉的無奈,怎麼之前沒看出來他們還有這般八卦的一面。

「你們兩個想啥呢?」林楠無語,真不該說漏了嘴,竟然被爹娘知道了。

林母二人相視一眼,看到自家兒子的模樣,一切也就都了解了,否則林楠不是這個模樣,顯然這是隱藏著什麼,如此他們也就不用問了。

「林楠,爹娘都支持你,真要是把周穎這丫頭娶到家,娘就滿意了。」林母毫不避諱的對林楠開口說道。

林楠聽到這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雖然他內心此刻很樂意,但八字還真是沒有一撇的,所幸也就不給他們談論這個問題了。

「好了娘,餓死了,先拿點吃的,我給你說個好消息!」林楠連忙說道,岔開這個話題,林母聞言,也是心疼兒子,趕忙去將飯菜熱熱給林楠。

不多時,香噴噴的飯菜端了上來,林楠也將口袋裡的檢測證書交給父母二人看看,他們雖然看不懂上面的具體數據,但結論還是能看懂的。

可想而知,父母二人的高興,這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極大的認可。

隨即,林楠更是拋出一個重磅,雖然自己的身份證和銀行卡都丟了,但十萬塊卻已經在自己賬上了,這算是林楠的第一桶金,林楠決定明天就去派出所補辦身份證,然後把銀行卡也補辦一張,將裡面的錢取出來一部分,該還賬的還賬,該購買生活用品的購買生活用品,這兩年來一家人生活實在是太拮据了。

十萬塊,對於這個家庭而言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林母二人聽到這個消息,久久都沒有反應過來,當真是出乎預料,這一晃就是十萬塊,對林楠看起來竟然如此輕鬆了,一斤黃瓜西紅柿竟然給了五十塊的價格。

之前林楠定價二十塊他們都覺得太高了,但是相比之下,這才是高價。

當然,當林楠告訴他們國內那些最頂級的能賣到五百塊一斤的時候,他們就沉默了,而且論質量林楠直言不諱的說不一定比自己的好!

林楠打算的不錯,不過林母當即給林楠下了命令,還錢當然是第一要務,但剩下的錢不準林楠亂花,美曰其名要替林楠保存著,將來無論是在家蓋房,還是到城裡買房都需要錢,還有娶媳婦也很用錢,要省著點。

就在林楠一家人坐在屋裡幸福的閑聊之際,鳳凰山腳下,尷尬的一幕發生了,林宏二人完事之後,竟然找不到衣服了,這可就鬧大了,讓二人心中大駭,而今他們渾身赤裸,當真是一點遮掩都沒有,身上更是沒有什麼通訊設備,在這荒野之中,這如何是好?

「特么的,衣服呢?」林宏在周圍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臉色可是相當的精彩。

一旁渾身白花花的另一位更是著急的哭了起來,這眼下如何是好,二人挑這麼一個地方來偷歡,不曾想衣服被人偷了?在這荒野之中,除了人誰還能夠將他們的衣服變的不翼而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