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話裡帶著一絲譏諷和不屑。

林陌陌抬眸看向了她,正好窺到了黃秋萍眼中沒掩藏住的厭惡。

她微微眯了下眼,卧室里包括凌老太太的在內的十幾個女人雖然對沒有家世沒有好學歷的她抱有輕蔑和不屑的態度,但沒有那種很深的厭惡。

而眼前的女人卻有。

她不禁深看著她,想到剛剛有個女人叫她二嫂,便猜測到她就是凌寒夜的二嬸。

凌寒夜跟她說過,夏薇薇是他二嬸的親侄女,那她不止是夏薇薇的親姨媽,還是夏薇薇的養母了。


怪不得她那麼厭惡她,原來她是夏薇薇的媽。


二嬸黃秋萍見林陌陌一直盯著她看,她冷笑了下,「你看著我做什麼?怎麼?我說的不對嗎?你愛的不是寒夜的錢嗎?像你這種一沒家世,二沒學歷的女人,你說你愛寒夜,你覺得誰會信?」

因為猜到她是夏薇薇的媽,林陌陌的語氣也冷了幾分,「你信不信關我什麼事,我又不嫁給你,寒夜信就行了。」

「你……」黃秋萍完全沒想到看著溫婉淑女的林陌陌竟然會這麼跟她說話,她一下子就被氣的怒了眼,「你……敢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林陌陌以前向來都是直話直說的,現在還收斂了許多,她瞥著黃秋萍,「你赤果果的侮辱我的人格,侮辱我對寒夜的愛,你覺得我應該用什麼態度跟你說話,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人人平等,我是沒你有錢,但我不低你一等,我就用這種態度跟你說話了,我就敢了。」

沒出聲的凌老太太那雙炯犀有神的眼睛一直看著她,見她竟然就那樣回擊她的兒媳婦黃秋萍,她心裡小小的驚了下,那樣的直爽和敢言還真有點像她年輕時候的樣子。

她年輕的時候也是非常強勢的,直到現在,她也非常的強勢,她雖是女人,但卻掌握著整個凌氏家族的大權。

一開始她看林陌陌的衣著,還以為她是一個性格溫婉的女人,此時才發現她似乎看走眼了,她的骨子裡透出了一股強硬。

「你……」黃秋萍見她說一句,林陌陌蹦出幾句,她氣的指著林陌陌,很想訓斥她一頓,但又怕這樣會有損她的形象,於是她看向了端坐的凌老太太,說道:「媽,剛剛林小姐說的話,你也聽到了,你看她對我是什麼態度?她一點修養都沒有,根本就配不上寒夜。」

凌老太太看向了林陌陌,眼鏡下透出的目光依舊是那樣的極具震懾力,她神色威嚴的笑了下,聲音並不大,凸顯出了她有修養的氣質,語氣中也帶著該有的尊重,「林小姐,我的夜兒不是普通人,他需要一個很優秀的妻子,林小姐或許有你的優點,但你並不適合夜兒。」

林陌陌看著說話還算客氣的凌老太太,挑眉問:「奶奶覺得什麼樣的女人才算優秀,什麼樣的女人才適合寒夜?」

「最起碼要像我外婆這麼厲害的。」說話的是凌寒夜的另一個表妹,她看林陌陌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輕視,但沒有厭惡。

聞言,林陌陌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凌老太太的身上,笑著問:「奶奶的意思是我要像你一樣做一個女強人?」

凌老太太沒有回答她的話,凌寒夜的三姑看著她說道:「林小姐,你沒有家世沒有學歷,你是配不上寒夜的,就這一條你達不到,凌家是絕對不會接受你的,所以請你自己離開,不過你放心,只要你答應離開,凌家會補償你的。」

聽到這話,林陌陌寒了下眸,勾起了唇,「你們怎麼補償?」

聽到她問這話,在場的十幾個女人除了您老太太外,都露出了淡淡的輕蔑之色。

「呵……」二嬸黃秋萍帶著嘲諷的冷笑了聲,目光不屑的看著林陌陌,「剛剛還說是真愛,這麼快就想知道是什麼補償了,你果然是為了錢。你放心,只要你答應離開,我媽會給你很大一筆錢。」

林陌陌瞥向了眼沒出聲的凌老太太,挑眉問:「直接報數,有多少錢?」

「呵呵……你還急了?這也叫真愛?」黃秋萍譏諷的聲音又響起。

另外除了凌老太太以外的十幾個女人看林陌陌的眼神也越發有些不屑了。

這時,凌寒夜的大姑一臉正色的看著她,言語間保持著該有的禮貌和尊重,「林小姐,只要你離開,凌家會給你一千萬的補償。」

「一千萬?」林陌陌笑了笑,明媚的眸子深看著對面的十幾個女人,說道:「我和寒夜認識到現在有五年了,我五年的青春就只值一千萬嗎?」

她這話一出,包括凌老太太在內的十幾個女人的臉色都變了。

前一刻還說是真愛,這會還嫌錢少,凌寒夜的五個姑姑此時看林陌陌的眼神都多了抹犀利,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輕蔑的表情。

凌老太太看林陌陌的眼神更是像把刀子般的鋒利,她冷著臉問:「那林小姐想要多少?」

此刻她雖蒼老卻霸氣有力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冷意。

林陌陌淡淡一笑,「讓我說個數字出來就顯得你們凌家小氣了,凌家這麼大,是不是應該大氣一點?」

凌老太太聽到她這話,犀利的眼神深看了她一眼后,便讓她的大女兒也就是凌寒夜的大姑拿出一張支票來給林陌陌。

林陌陌接過支票后,睨著凌老太太問:「是不是任我填?」

說著,她就咬開了筆蓋。

黃秋萍見狀,生怕林陌陌添的太多颳走了凌家的財產,急忙看著凌老太太說道:「媽,那位林小姐她獅子大張口,讓她親自填支票,她還不得填個幾百億?這也太便宜她了。」

凌老太太一個犀利的眼神射向她,「凌家連這點膽量和氣度都沒有嗎?」

以凌家的財勢,會怕讓一個女人填支票嗎?

她就是故意讓林陌陌自己填支票的,她到要看看,這個說愛她孫子的女人胃口到底有多大? 林陌陌填完支票后,便收好了筆,然後抬眸笑看著凌老太太在內的十幾個女人,「填好了,先說好,支票是你們給我的,那我不管填什麼,你們都得按照支票上的給我。」

話落,她揚起手裡的支票,看向了凌老太太,「奶奶,你確定你能按照支票上的給我嗎?」

凌老太太臉色依然威嚴嚇人,她沒有回林陌陌,但算是答應了。

黃秋萍見凌老太太沒吭聲,算是答應了,她心裡有些不悅,隨即便走上前去,從林陌陌的手裡拿過支票一看,頓時瞪大眼,變了臉色,眼底又多了一抹怒氣。

「你……」

不等黃秋萍說出來,林陌陌從她的手裡拿回支票,拿著走到凌老太太的面前,將支票遞給了她,笑著說道:「我就要支票上的,您剛剛答應了的不會反悔吧?」

凌老太太接過支票一看后,威嚴的臉色也是一變,看林陌陌的眼神變得深沉了。

其他十多個女人見狀,也把支票拿過去看她到底填了多少,結果看完后,這十幾個女人也是臉色一變,看林陌陌的目光有驚訝的,有氣憤的,有輕蔑的,也有帶著一絲欣賞的……

「林小姐,你這樣填是什麼意思?」凌寒夜的大姑看著林陌陌,語氣不溫不火,臉上的表情有些意外。

林陌陌瞥了眼她手裡的支票,「字面上的意思。」

「林小姐,你很有意思嘛!」此時說話的是凌寒夜的小姑,凌老太太最小的女兒,還沒結婚,同樣畢業於劍橋,她看林陌陌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讚賞。

林陌陌看向了小姑,收到了她友好讚賞的目光后,她微微笑了下,「我如果一點意思都沒有,寒夜怎麼會愛上我?」

小姑三十多歲,但是保養的就像二十多歲,她看著凌老太太說道:「媽,我看這位林小姐挺適合當寒夜的媳婦的,既然是寒夜自己選的,肯定是他喜歡和滿意的,要不這孫媳婦兒你就接納了,別為難人家小姑娘了。」

小姑是凌老太太最疼的小女兒,她在凌老太太面前說話是很有份量的,黃秋萍就怕凌老太太真的接納林陌陌了,於是連忙說道:「媽,林小姐這沒家世沒學歷也就算了,她還竟然耍你和戲弄我們,這……這也太不懂禮貌了,她怎麼能嫁給寒夜?我還是覺得她和寒夜不合適,寒夜適合更優秀的女人,媽您覺得呢?」

話落,她又看向了林陌陌,掩下了對她的厭惡,似乎很禮貌的說道:「林小姐,我媽給你支票是要你填數目的,你竟然戲耍我們在支票上填你要寒夜,像你這麼沒有禮貌的女人,我們凌家是不會接受你的,你還是自己離開。」

如黃秋萍所說,林陌陌在支票上填的不是數字,而是她要凌寒夜。

她在支票上填了兩句話,第一句話是「要我離開,除非我死」,下面一句話是「我要凌寒夜」。

林陌陌沒有理會二嬸黃秋萍,因為這個家又是她在做主,她同不同意她和凌寒夜在一起,並不重要,她只要凌寒夜的爸媽和爺爺奶奶能接受她就可以了。

她神色平淡的看向了凌老太太,等著看她怎麼說。

但是不管她怎麼說,她都不可能放棄凌寒夜的。

她林陌陌活到現在唯一愛上的男人就只有凌寒夜,讓她放棄,門都沒有。

凌老太太看了林陌陌好一會後才問:「你確定你要夜兒,不要錢?」

林陌陌勾唇笑了下,「不確定——」

聽到這話,凌老太太微怔,像是沒想到她會這樣說,她正要出聲,林陌陌的聲音又響起。

「不確定我就不會和寒夜來這裡了。」

來之前她就決定了,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打退堂鼓的,她是非凌寒夜不嫁了。

即使他的家人不看好她,要趕她走,但是為了凌寒夜,她厚一把臉皮了。

凌老太太又深看了林陌陌好一會後才站起了身,然後往卧室外走。

餘下的十幾個女人見狀,立即跟了出去。

林陌陌見她們就那樣出去了,她跌坐在了床上,稍稍鬆了一口氣,一個人面對十幾個人,她並不是不緊張不害怕,但是為了她和寒夜,她只能將那緊張和害怕壓在心底。

她呼氣,眯眼看向了卧室外,她不知道凌老太太是怎麼想的,有沒有接納她,還會不會讓她離開,但是不管怎麼樣,她死都不離開就是了。

一群女子軍到了樓下大廳后,就開始問凌老太太是怎麼想的。

「媽,您是決定接納那位林小姐了?」問話的是大姑。

身材豐滿的二姑也問:「媽,你是默認讓林小姐嫁給寒夜了嗎?」

直發披肩的小姑則是替林陌陌說話,勸道:「媽,我看你就答應算了,我覺得那個叫林陌陌的和寒夜挺相配的,寒夜那狂妄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沒有幾個女人能壓制的住他。不是我這個當小姑的說他,他以前沒個定性,身邊的女人三個月換一次,沒有一個女人能壓得住他。我看那個叫林陌陌的挺有個性的,她應該能壓的住寒夜,這樣挺好的。你讓寒夜去娶其他女人,其他女人壓不住寒夜,寒夜不收收性子,他以後要怎麼管理整個凌氏家族?」

小姑這話,三姑四姑五嬸都挺贊同的,三人點了點頭。


「媽,我也覺得那個林陌陌能壓得住寒夜,寒夜該定定性子了。」說話的是三姑。

四姑也附和道:「媽,三姐說的對,是該讓寒夜定定性了,就得讓他娶一個能壓制的住他的女人。」

凌老太太聽完她幾個女兒的話后,深思了下,看著她們問:「你們真覺得那個叫林陌陌的能壓制的住夜兒?」

小姑走到凌老太太面前,挽住她的胳膊,「媽,能不能壓制的住,你多觀察觀察幾天不就知道了。」

「你們怎麼這麼快就替她說話了?」凌老太太見五個女兒有三個女兒替林陌陌說話,心裡還是有些驚訝的。 剛剛去找林陌陌之前,她們十三個人可是一致決定要讓林陌陌離開的,沒想到這才一會,她的三個女兒就開始站到林陌陌那邊去了。


不過就她的觀察,她也覺得那個林陌陌是不太一樣,她想要嫁給她的孫子,但她剛剛並沒有一個勁的討好她們,反而不怕得罪和惹怒她們,在支票上寫那兩句話。

她明明有機會可以在支票上寫個幾百億的,但她卻寫的是她死都不會離開,她只要她的孫子,這可以說明她或許不是為了錢才和她的孫子在一起的。

黃秋萍見老太太的幾個女兒都幫林陌陌說話了,生怕凌老太太就這樣答應讓林陌陌嫁進凌家了,於是又說道:「媽,那個林陌陌或許能壓制的住寒夜,但是媽您仔細想想,寒夜從小被我們慣大的,他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看那個林陌陌的個性有些強勢,她要是真嫁給寒夜了,那他們兩夫妻還不得天天吵架打架?我覺得,還是性格溫婉溫柔體貼的女人比較適合寒夜,尤其是又嬌小又討人喜歡的女人男人最愛了……」

不等她說完,小姑打斷了她的話,眯起了眼,「二嫂,你說的又嬌小又討人喜歡的女人是你家的夏薇薇吧?」

心裡的小算盤被說中,黃秋萍有些尷尬,她笑著說道:「我們家薇薇和寒夜從小感情就好,他們在一起挺合適的,媽不是也有意讓寒夜和薇薇結婚嗎?」

她說最後一句話時,看向的是凌老太太。

凌老太太的確是有意撮合夏薇薇和她唯一的孫子,她看著黃秋萍問:「這夜兒都回來了,薇薇什麼時候回來?」

黃秋萍也不知道夏薇薇什麼時候回來,她這兩天打夏薇薇的電話也打不通,見老太太問起,她笑著回道:「快了,過兩天就回來了。」

小姑有些不悅的看了眼黃秋萍,又看著老太太問:「媽,你什麼意思啊?你還是想讓寒夜和薇薇結婚?」

凌老太太沒回答,看著十幾個人說道:「夜兒的婚事等國康和凱拉回來再說。」

國康是凌寒夜的爸爸,老太太的大兒子,而凱拉是凌寒夜的媽媽,是英美混血兒。

凌寒夜的外公是英國貴族溫切斯侯爵。


侯爵是英國貴族爵位中的二等爵位。

……

「陌陌,我奶奶她們剛剛是不是來過了。」凌寒夜從卧室外疾步走進來,邪氣俊美的臉上儘是擔憂。

林陌陌正坐在卧室里等他,見他回來了,她站起了身,如實回道:「來過了,剛走一會,你怎麼知道你奶奶她們來過?」

凌寒夜出去是他爺爺有事找他,所以他離開卧室是去見他爺爺了。

之所以知道他的奶奶來過了,是聽他的爺爺說的。

他徑直走到林陌陌身前站定,棕眸有些擔憂的看著她,「我奶奶她們有沒有為難你,有沒有說一些讓你難過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