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儲陽冷冷道:「你的計謀很厲害,若是平時我定然會殺了你,此時殺不了我自然就會選擇和你做朋友,當然,朋友做不成也不能做敵人。」

唐浩笑了,儲陽果然是天才,而且是很聰明的天才。

儲陽道:「我不是是非不分之人,但是我哥哥從小和我一起長大,還請你放過他,火晶還給你。」

「哈哈哈,這火晶是你的了,不過儲家城堡我不敢回去了,但是古月商鋪還請你照顧一下,就由我的大舅子胡天接手吧!」

二人開心一笑,胡天隨著儲陽回城堡了,而唐浩卻悄悄向東走了十餘里,終於,一道優雅的琴音傳來,還伴隨著流水之音。

唐浩加快腳步,一小會就看見紅兒坐於瀑布下的山石上,正優雅的撫弄琴音,引來鳥獸無數,竟都聽得入迷了。

當唐浩腳步聲傳來時,琴音豁然停止,鳥獸四下散去,只留下瀑布下那可人的妙人兒。

「你終於來了。」

紅兒輕撫衣袖,一桌上好酒席忽現青石之上。

唐浩飛身躍起,落座席旁,紅兒玉指挽袖,紅唇染酒,竟然自己先喝了一口,才遞給唐浩。

「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這可就多餘了,你若是要下毒,我唐浩可發現不了,沒想到你竟然是大武境界,連三大天才也不敢輕易惹你,厲害,實在是厲害。」

說完唐浩一口喝乾了紅兒遞來的酒,忽然表情嚴肅起來。

「但我不知道,為何你這樣的強者要幫我這樣的無名小輩,而且還要認我做弟弟,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嘻嘻!我這樣的女子,風月多年,雖然還算潔身自好,卻也閱歷男人無數,真心早就被狗叼走了,所以真要說喜歡那也是騙你的,你又何必多問。」

「好一個閱人無數,好姐姐,那就給弟弟說說,你為何要向銀甲軍告發我殺了褚玉虎,又為何要引我到這裡來。」

紅兒端著晶瑩的酒杯,笑道:「很簡單啊,儲陽雖然被你騙了,但他卻是三大天才之一,你覺得他會蠢到被你一直騙下去嗎。」

「這個嘛,自然不會。」

紅兒點頭道:「那就對了,你的目的不過是為胡家解圍,幫你未過門的小嬌娘出口惡氣,現?,現在一切目的都達到了,我再幫你將事情當場抹平,儲陽日後也不會再找你麻煩,這有何不好。」

唐浩這才明白紅兒居然用心良苦,像她這麼說,還真是幫了自己大忙。

「但是你為什麼要幫我,呵呵,別說我八卦,我這人心眼不大,裝不下太多事。」

「嘻嘻!你這哪裡是心眼不大,恐怕是不習慣主動權掌握在別人手中吧!實不相瞞,我和流月樓有關係,瑜桑是奉樓主之命行事,而我卻是接受瑜桑的邀請相助,這下明白了嗎。」

原來歸根結底是瑜桑在幫自己,唐浩恍然大悟,沒想到一把巨斧賣出去,竟然讓流月樓對自己如此親睞,實在是意料之外的收穫。


「呵呵,不過唐浩,我現在對你也挺感興趣的,別人不清楚,我卻能看出來,威懾三星霸主的那道金光是你釋放的。」

金光的本體是落日弓,唐浩可不想這寶貝被別人知曉。

見唐浩不語,紅兒貼身上前,口吐香蘭細語。

「好弟弟,金光莫不是傳聞中的落日弓。」

咔!

唐浩臉色瞬間變色,這紅兒的眼力好厲害,怎麼就看穿了。

「哈哈哈哈!別驚訝啊,落日弓是蠻荒之地的傳說,據說誰得到就能開啟落日神殿,而你身懷落日弓又輕易拿出來示人,姐姐可不想騙你,大禍離你不遠了。」

「大禍?」

落日弓引起大禍,今日高手眾多,又要儲陽在場,而禍事一定不會是儲陽帶來的,難道是儲家的高層,又或者是別的人暗中窺視。

唐浩沒反應過來,紅兒卻將手中的酒杯看了又看。

「記住,蠻荒之地最終講的還是實力,計謀只能是輔助。」

說著紅兒手中酒杯猛然轉動,那晶瑩的被子將酒水旋出,化為一道酒線飛射出去,直接莫入遠處的溪流中。

轟!

一道水幕在水中炸開,隨後一人至水中飛射而出,渾身裹著一團水霧,一把細劍竟然由水霧中透出直刺唐浩。

強者,大武境界的強者,唐浩身體頓時幻化為兩人,向左右分開,這是幻蜂刺保命的方式,他雖然和褚懷對峙過,但褚懷是大武境界中最弱的那種,所以唐浩還沒有自大到要和別的大武境對抗。

分身分化,神秘人手中長劍一抖,頓時一道漩渦由劍柄處傳出,劍網形成的強大吸力居然困住唐浩分身。

紅兒面色微變,怒喝道:「敗露行跡就該滾蛋,死纏爛打的,難道我不出手就真的當我不存在嗎。」

紅兒手中的酒杯猛然碎裂,只見她小手一揚,破碎的酒杯化盡然幻化為一朵紅花,花瓣隨風漂落,如鮮血一般流淌,整個溪水都被染紅了。

躲在青色水幕中的神秘刺客居然倒下了,隨著紅花一起被水流沖走。

唐浩雙眼聚光,就在紅兒捏碎酒杯那一刻,他看見一朵紅色花瓣割破了刺客的咽喉,花瓣比血更紅,所以很難看清。

好強的手段,舉手投足間便滅了一位大武境界強者。

紅花散落,紅兒收起神通依舊微笑著注實唐浩。

「這花兒還好看吧!」

唐浩重新坐下,喝了口小酒。

「好看,就是太嚇人了,它比血還紅。」

「嘿嘿嘿,好吧,我告訴你,這個神秘刺客是蠻荒中的另一股勢力,我們叫他死亡過客,而死亡過客中又分黑衣死客和白衣死客,黑衣至少要大武境界才能加入,而白衣卻是靈武境界之上了,剛才我殺的就是黑衣死客。」

「死亡過客?」

唐浩沒聽說過,顯然紅兒也不想他了解太多,殺了黑衣死客后,紅兒彈奏一曲便離開了,走時特意囑咐唐浩要小心自己的家人。

「家人,自己哪裡有什麼家人,如果一定要說有,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

「家人,難道他們要對付胡靈兒。」

不好,唐浩猛然驚醒,落日弓惹禍了,紅兒說的麻煩就是死亡過客,看樣子他們的速度很快,剛才就已經對自己出手,現在一定是對胡靈兒出手了。

「快,火羽雕。」

啾!

一聲鳴叫,火羽雕帶著唐浩化為火影消失在天際。

石斧部落有青蟒看著,應該沒有大礙,但胡靈兒身邊卻沒有火羽雕,所以唐浩首先趕往胡家。

「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殺不了自己,就拿家人威脅,死亡過客到底是什麼組織,太卑劣了。

唐浩一路飛行,三星霸主火羽雕的速度極快,快的肉眼幾乎無法捕捉。

「到了。」

唐浩翻身從空中跳下,雙腳一瞪火羽雕的身體,如離弦之箭,碰的一下落在院子中。

「靈兒,靈兒。」

忽然院子中出現一個可愛的影子,依舊是那身紅衣,滿頭的小辮。

「野蠻人,你終於回來了。」

胡靈兒氣呼呼的衝上來,對著唐浩就要揮舞小拳頭,卻被唐浩一下摟在懷裡。

「沒事就好,嚇死我了。」

揮舞拳頭的胡靈兒忽然被抱住,一身怒火居然就此平息。

「野蠻人,你幹什麼,怎麼這麼久也不回來。」

被抱在懷裡,胡靈兒小臉貼在唐浩的胸前,她很奇怪,唐浩的心跳居然如此激烈,好像經歷了一場生死一樣。

「放心啦,我沒事,有青蟒陪著我,又怎麼會有事呢?」

「青蟒?」

唐浩的眼神瞬間凝固,青蟒不是在石斧部落嗎?

胡靈兒呵呵笑道:「都怪你啦,老是不回來看我,我又想你了,只好做了一大堆糕點和新衣服,送到部落給孩子們,後來石大叔見我想你,就讓青蟒回來陪我玩幾天。」

胡靈兒越說,唐浩表情就越難看。

「石斧部落,家,我的家。」

武林第一紈绔 該死。」


唐浩急忙放開胡靈兒,又跳上火羽雕。


「喂!怎麼了,帶我去。」

「在家呆著,別亂跑。」

丟下這句話,唐浩隨著火羽雕再度離去。

胡靈兒大眼一瞪。

「哼!想丟下我,沒門。」

頓時她招來青蟒,跳上蛇頭也尾隨而去。

青蟒的速度不及火羽雕,但畢竟是二星霸主,去石斧部落的距離不遠,所以她還能跟上。

唐浩緊張的站在雕背上,翻過一座山頭,忽然一股黑煙冒起,他看見遠處石斧部落的地盤上居然濃煙滾滾,一片狼藉。

[兔子的qq群,又稱為兔窩,歡迎大家加入。群號:121947549] 「哎呀!不好,快。」

火羽雕飛身落下,卻看見石斧部落屍橫遍野,居然沒有一個活口,那一刻唐浩的雙眼迷離了,這是自己家,是自己來到蠻荒世界看見的第一個部落,可是為了落日弓,居然被滅族了。

痛苦的唐浩毫無目的在部落中亂闖,希望還能看見一個活口,可沒有,他看見的只是一張張永遠閉上雙眼的熟悉面孔。

「石大叔,岩山!」

在後山的山崖下,唐浩看見滿身是血的石大叔和岩山,他們身體上只有一處傷痕——咽喉。

死了,都死了,唐浩跪在地上,就因為自己使用了落日弓,居然為全族招來殺生之禍。

忽然遠處傳來馬蹄的聲音,唐浩擦乾眼淚,看見一隊銀色盔甲從遠處奔來,正是銀甲軍,而領頭的卻是虎曜統領。

「唐浩,你還活著嗎?」

一進部落,手提銀槍的虎曜就敞開嗓門大喊起來。

唐浩猛然回頭。「來吧,都來吧,今天就讓你們這些搶落日弓的雜碎用鮮血來還債。」

死神的氣息布滿唐浩全身,他憤怒了,手中金光乍現,不管是誰,前來搶奪者都該死。


被金光鎖定,虎曜嚇得急忙後退,並大喊道:「別誤會,儲陽公子回城后得知那道金光是落日弓,而且就是唐公子你釋放的,當時便猜到你有危險,所以派我前來石斧部落保護你,只可惜還是來晚了一步。」

說話間,一條青蟒從部落外衝進來,將銀甲軍沖的亂七八糟,卻是胡靈兒趕到了。

重生之豪門第一婚寵

滅族,石斧部落沒有一個活口,這等慘烈之事讓唐浩完全沉默,銀甲軍在胡靈兒的指使下,幫忙埋葬了所以人,活生生的部落成了死城。

收了金光,在後山山崖下唐浩靜坐三天,沒人敢打擾他,第四天凌晨時,胡靈兒一個人從後山走了出來,虎曜急忙詢問:「唐浩呢?」

胡靈兒雙眼微紅,小聲道:「他說為了不連累我,先走了。」

「走了,這裡被銀甲軍團團圍住,唐浩是怎麼走的。」

虎曜想不明白,火羽雕和青蟒都在胡靈兒身邊,顯然是唐浩留下保護胡靈兒的,可他卻消失了。

夜漸漸寧靜,蠻荒之地亂石林外,唐浩一個人站在那裡,他毫不猶豫的向亂石林中走去。

山洞還是如以往一樣破舊,大熊還是坐在那張石椅上。

「你終於來了?」

看見唐浩好像掉了半條命一樣,大熊居然有些惋惜。

唐浩冷冷道:「落日弓是你送我的,說吧,你怎麼解釋。」

唰!

大熊一伸手將石桌上的一壺酒丟了過來。

「先喝口酒,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訴你。」

咕嚕!

?

一壺烈酒被唐浩一口氣喝的乾乾淨淨,然後酒壺被丟在一旁,他怒目相視。

「說!」

大熊露出少有的笑容:「你是在怪我距離這麼近,卻沒有救你的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