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紫色天雷獸沒有聽明白下意識的問道。

墨九狸看白痴似的看了一眼紫色天雷獸,沒有搭理它,繼續吃自己的烤肉,眼看著墨九狸把烤肉吃完了,又給自己烤了一條魚,紫色天雷獸再也忍不住了!

看著墨九狸的魚烤的差不多,直接快速的把墨九狸考烤的魚給抓走了,哪怕燙到自己的爪子也忍了!

一條烤魚很快就被紫色天雷獸給吃了,但是卻一點沒吃飽,而且吃完更加餓了,因為味道實在是太好吃了!

所以紫色天雷獸直接用可憐的眼神看著墨九狸說道:「我還想吃!」

墨九狸看了眼紫色天雷獸,沒有說什麼,又拿出一隻低級魔狼的肉給烤了,烤好之後遞給了紫色天雷獸,自己又烤了一條魚,這才吃飽喝足!

然後,墨九狸直接拿出帳篷,搭好之後,鑽進帳篷內休息去了!

紫色天雷獸將整隻烤狼肉都給吃掉了,才發現墨九狸進入帳篷內休息了,紫色天雷獸也沒離開,就在帳篷對面趴著,看著墨九狸的帳篷!

心裡想的已經不是殺了墨九狸了,而是如何讓墨九狸留下來給自己烤肉,因為墨九狸的烤肉真的是太好吃了,它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烤肉!

吃完墨九狸的烤肉,讓紫色天雷獸覺得以前的那些肉簡直都是垃圾,再等級高的魔獸肉,也沒有墨九狸的烤肉好吃!

如果沒吃過也就算了,可是現在它吃過墨九狸的烤肉了,怕是以後什麼都不想吃了!

最後,紫色天雷獸決定等到天亮之後,跟墨九狸談判一下,讓墨九狸留下來跟自己烤肉,如果對方不答應,它就殺了墨九狸,當然了它不會真的殺了墨九狸。到時候墨九狸受傷,為了活下去,自然會答應自己的要求!

紫色天雷獸的想法十分美好,於是它也沒敢休息,就睜著眼睛看著墨九狸的帳篷!

翌日,墨九狸醒來從帳篷出來后,將帳篷收了起來,然後看了眼對面的紫色天雷獸也沒有說什麼,轉身準備離開! 范蠡雖然是一個征戰疆場的將軍,但是他並不是非常的好殺之人。能夠在他的身上能夠感受到這樣濃重的殺氣,還真是不多見。這也讓文種也不由得提高的警惕,能夠讓范蠡有這樣的表現只有一種可能——來者不善。

在一聲請字之後,就看到三個人慢慢的走了進來,爲首的一個人留着八字鬍,年紀不大,可是在文種的眼中,這個人總是表現出了和他年齡不符合的那種穩重,同時那一雙晶亮的眼睛中時不時的閃現出一絲市儈,讓文種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當文種的視線落到了跟着這個男子走進來的兩個人身上的時候,不由得一愣。在這兩個人中,其中的一個竟然是他認識的人,曾經和范蠡影子一樣的女殺手阿青。

對於這個阿青的本事,文種還是知道的,其他人並不知道阿青殺手的身份,但是文種非常的清楚。如今阿青和這個男子走了進來,這不由得讓文種在心中猜測,阿青是和這個男子偶遇到的,還是在范蠡的府上發生了什麼變故。

范蠡也看到了站在馬前卒身後的阿青,他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在阿青對范蠡提出了意見沒有讓她親自去刺殺馬前卒之後,阿青就氣呼呼的離開了。對於自己培養的這個殺手,范蠡還是知道的,他猜測到阿青一定是不屑於這樣重要的刺殺任務沒有交給她來執行,所以一定會再次到馬前卒的府上進行嘗試。

因爲之前派出去的兩個殺手,已經讓范蠡感到揪心了,不知道他們的結果如何,所以阿青如果再次對馬前卒進行刺殺的嘗試,也未嘗不可。所以他也就默認了阿青的行爲,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阿青竟然能夠和馬前卒並肩走了進來。

馬前卒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廳中的孟落日和妲己,愣了一下:

“咦,白日夢,你不是和你們的漂亮媳婦過你們的二人世界了麼,怎麼又回來了?”

“被文種大人的手下搶親搶回來的。”

孟落日哈哈一笑,文種站在遠處感到老臉一

陣火辣辣的疼。心裏再次把孟旋的十八輩祖宗都問候了一遍。

馬前卒聽不明白孟落日說的是什麼,不過現在是在人家范蠡的府上,自然沒有辦法詳細的問,范蠡已經熱情的迎了上來:

“馬先生,之前我去登門拜會,可是沒想到你的手下說你正在接見一個重要的客人,不方便見我,哈哈,沒想到今天竟然勞動你親自到我的這裏來了,哈哈。”

范蠡純粹是給自己的臉上貼金,馬前卒可沒有來拜會他的意思,就看着他帶着阿青一起來到范蠡的府上,就能夠感受到,這個馬前卒還是來者不善,必然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的。但是現在文種也在這裏,范蠡多多少少的還是要給自己挽回些面子來。

“兄弟們不會辦事,呵呵,範大人到了我的府上,什麼人還能夠比範大人更加的重要呢,所以我抽時間就趕緊過來了。順便我也是來向範大人辭行的。”

“辭行?什麼意思,馬先生是想要離開會稽城麼?”

“是啊,哈哈,我已經在這裏叨擾了有些日子了,家中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所以也就只好離開了。這段時間在會稽城還是多虧了範大人的照拂。哦,對了,阿青姑娘也說想要和我們一起走走,希望範將軍能夠答應。”

阿青目視着范蠡,眼睛中滿是關切。范蠡呵呵一笑:

“原來是爲了這個事兒啊,哈哈,看來是我越國的池水太淺了,養不了馬先生這條蛟龍啊,呵呵,不過來去自由,我尊重先生的選擇,正好,我馬上安排一下,明天在會稽城最好的風華樓給各位踐行,不過,哈哈,馬先生的手下實在是太多了,不能所有的人都請到,我就將酒菜送到馬先生的驛館哪裏,讓其他的兄弟們在驛館中享用,我們幾個到風華樓中一醉方休,也算是我范蠡感謝當初馬先生衆兄弟對我的救命之恩。”

“如此也好,那我們也就不打擾了。”

馬前卒也不客氣,連坐都沒有坐,只是衝着范蠡拱了拱手,就告

辭出去了。

范蠡一直將衆人送到了門口,直到那些人已經沒有影子了,他才輕輕的嘆了口氣。文種也向幾個人離開的方向看了看:

“老範,你這裏發生了什麼變故了麼,我記得阿青那個丫頭是你的人啊,怎麼現在反倒說要和那幾個傢伙一起離開?”

“哼,我的人?恐怕明天也要捨棄掉了。”

文種張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范蠡:

“你,你什麼意思?”

“明天你就知道了,我要在你的府上借幾個高手,明天由我進行差遣!”

“你明天要……”

文種輕聲的說道,他的臉上帶着一絲的陰冷,文種忽然想到了因爲孟落日的關係,而讓自己感到非常尷尬的孟旋,鼻子裏發出了一聲冷哼:

“哼,沒問題,要將有將,要兵有兵!”

雖然文種不明白爲什麼范蠡一定要置這些人於死地,但是向來范蠡的決定都沒有出現過偏差,所以這一次完全相信了他,而且也有爲了自己出氣的嫌疑在裏面。

剛剛走出范蠡的府上沒有多遠,阿青冰冷的聲音在馬前卒的耳邊響起:

“哼,小肚雞腸了吧,現在看看你還有什麼話說。”

這個美女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看,看來他在范蠡的府上就一直憋着沒有爆發呢,現在終於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馬前卒了。

馬前卒無所謂的輕笑了一下:

“范蠡答應我們離開了,可是沒說讓我們今天就離開啊,明天給我們設下的是鴻門宴,呵呵。”

“鴻門宴?什麼意思?”

馬前卒一陣的語塞,這纔想起來,項羽的鴻門宴是發生在距離現在之後幾百年的事情,作爲這個時代的阿青來說,當然不知道鴻門宴的來歷,乾笑了一下:

“明天你不就知道了,只是相信你是一個刺客,應該對危險的感知能力非常的強,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啊,明天你可要多加小心了……”

(本章完) 第2875章

「你去那裡?」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要離開,急忙閃到墨九狸面前問道。

「我去那裡和你有關係嗎?」墨九狸挑眉看著紫色天雷獸問道。

「你不能走,你必須留下來給我烤肉!」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說道。

「不好意思,我沒空!」墨九狸無語看著紫色天雷獸說道。

「你不留下來給我烤肉,別怪我不客氣!」紫色天雷獸聞言怒道,接著一道閃電劈在墨九狸的面前。

「你是覺得我怕了你?」墨九狸聞言有些好笑的看著紫色天雷獸問道。

「你……就算你不怕我的雷電,我也有辦法殺了你!」紫色天雷獸瞪著墨九狸說道。

「好,那你試試吧,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墨九狸聞言看著紫色天雷獸說道。

「既然你這麼想找死,我就成全你!」紫色天雷獸怒道,說完直接對著墨九狸撲了過去。

「彭……」

一聲巨響,紫色天雷獸就被身上的結界給震飛了出去!

紫色天雷獸不敢置信的看著墨九狸周圍不知道何時出現的結界,分明剛才對方身上沒有結界的,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結界?

紫色天雷獸那裡知道,墨九狸在接連破解了去向暴壹所在密室的十八道隱藏陣法后,墨九狸的陣法和結界徹底融合在一起了!

現在墨九狸體外的結界,不僅是結界,而是結界和陣法結合出來的,墨九狸現在不僅可以瞬間布下護體結界,而且防禦力連雷劫都不怕,可謂強悍至極!

暴壹說的那名叫做悟雲的奇怪老者,絕對是陣法大能!單是對方留下來的隱藏陣法,墨九狸全部破解開之後,她的陣法造詣就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可以說悟雲留下的隱藏陣法,比之前墨九狸那麼多年領悟的陣法都要高級,也正是因為如此,墨九狸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將悟雲留下來的陣法全部破解,領悟變成自己的東西,才有了現在讓紫色天雷獸傻眼的情況!

墨九狸覺得悟雲厲害,卻還不知道如果悟雲知道,墨九狸破解開自己留下來的十八道隱藏陣法,只是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絕對會被驚嚇到的!

「你的結界為什麼會這樣?難道你的結界不怕任何的攻擊嗎?」紫色天雷獸瞪著墨九狸身上的結界問道。

剛才它那一撲可是用了六分力量的,竟然還被墨九狸的結界反震回來了,這到底是什麼鬼結界啊!

「小傢伙你說對了,我的結界雖然不是天下最強的,但是你目前重傷的實力,還是不能拿我如何的!所以,想攔著我,你怕是攔不住的!」墨九狸沒有撤掉結界,看著紫色天雷獸說道。

「你竟然知道我受傷了?」紫色天雷獸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當然!」墨九狸說道。

「那你能治好我的傷嗎?」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問道。

「能,但是我我會幫你治的,你放心好了!」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紫色天雷獸怒…… 燭光搖曳,房間中只剩下了三個女人,妲己和西施同處在一個房間中,有這兩個美人在一起,讓本來也稱得上是豔麗的阿青顯得黯然失色。

對於和這兩個美女在一起,阿青自己也感到彆扭。可是他真的是想要從這兩個女子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幾天前,阿青帶着火氣來到了馬前卒的府上,打算對馬前卒進行一次刺殺,讓范蠡知道,當初沒有選擇他來執行刺殺馬前卒的任務是多麼的不明智。

但是,當阿青剛剛出現在馬前卒所在的驛館上的時候,就被黃飛虎等人給發現了。意外的,他還看到了那兩個曾經是專諸的弟子的刺客竟然恭恭敬敬的稱呼一個女子爲師傅。

專諸當年在成功的刺殺了王僚之後,就被王僚的手下給亂刃分屍了。這個女子顯然不會是專諸,可是這兩個人幾個人口口聲聲的稱呼她爲師傅,這讓阿青對影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致,另外一個讓阿青感到奇怪的就是驛館中的這種奇異的氣氛。

好像在整個驛館中的都是兄弟一般,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的等級制度。這在她所知道的所有的諸侯國中都不曾聽說過的事情。

黃飛虎等人發現了阿青的存在,並沒有變現出更大的敵意,或許也是因爲這些傢伙喝多的原因,竟然好幾個人大聲的招呼她下來喝酒。

影子和馬前卒自然也被驚動了,可是當他們看到阿青的時候,沒有一點奇怪的樣子,馬前卒甚至還和阿青客氣了幾句,既沒有追問阿青到這裏來的目的,也沒有問詢他任何有關范蠡等人的事情,總之,給阿青的感覺馬前卒說的那些話就是諸如天氣很好,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有雨這樣的話。

刺殺到了她的這個份兒上自然也就沒法繼續進行下去了,熱情的那些士卒和影子等人還幫助阿青準備的住所,熱情的邀請他在驛館中休息。連阿青自己都無法確定這些傢伙的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再者說,不知道他們的這些行

徑,算不算是引狼入室。

儘管這些腦子進水的傢伙的做法,讓阿青感覺非常的好笑,但是她還是沒有拒絕這些人的要求,更加輕易的接近了馬前卒,也會給他的刺殺提供更多的便利。

因爲天色已晚,她也就沒有再針對馬前卒採取行動,也沒有機會和影子,以及那兩個反水的刺客做過多的交流。事實上看到了衆人對他的態度,連阿青自己都不能夠確定,這兩個刺客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爲了刺殺馬前卒所以才故意接近這些人的。

在第二天,就在阿青考慮着自己在馬前卒的驛館中應該怎樣的安排的時候,一個人的到訪,徹底的將他的計劃打亂了。

西施!

西施竟然離開了她的寓所,主動的跑到了馬前卒的驛館來向馬前卒請教問題。

現在西施的身份在整個會稽城的那些王公貴族人的眼中可是高貴無比的,不知道西施真正作用的人,只是垂涎於她的美貌,但是更加明白在西施的背後意味着什麼。無論是范蠡還是文種,都是沒有人能夠撼動的人物。

而那些相對比較位高權重的人,更加知道西施的重要,她幾乎是關係着整個越國的將來,這樣的人,就是再垂涎於她的美色,也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除非是連同自己的家人都活的不耐煩了,纔會找這個美女的麻煩。

在這種情況下,西施字會稽城中根本就是權利和美麗共同的代名詞,她想要請教什麼問題,估計任何人都是隨叫隨到的。可是今天偏偏主動對馬前卒登門求教,這就讓阿青感到匪夷所思了。

在馬前卒和西施談話的時候,也絲毫沒有避諱阿青。馬前卒奇特的談吐,和對吳越爭霸的歷史的瞭解再一次讓阿青感到震驚,她也終於知道了馬前卒的來歷,心中刺殺的念頭已經動搖了。

馬前卒給西施分析了利弊,同時又把後世中男女平等這樣的話題都拋出來,不由得讓西施和阿青兩個女子的眼

睛都爍爍放光。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西施也不會甘心捨棄自己的幸福來做魅惑吳王夫差這樣的事情。橫亙在越國面前的,不過就是吳國的一個伍子胥而已。而馬前卒已經說了,伍子胥很有可能會最終選擇離開吳國,並和他講解了在真實的歷史中伍子胥的下場和他的經歷。

阿青本來就是俠情女子,當她瞭解了伍子胥的經歷之後,也不由得對這個對手肅然起敬。

最終,西施選擇了留在馬前卒的驛館中,以方便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和馬前卒等人溝通,最重要的是驛館中那種和諧的氣氛,讓她感到了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即使其他的一些達官貴人努力的裝出一副禮賢下士的樣子,可是那種感覺在西施和阿青兩個人的眼中,還是難免的有做作的嫌疑,但是在馬前卒的這個驛館中,他們可絲毫的沒有感覺到這一點,人和人之間真的是沒有任何的隔閡。

他們就親眼看到黃飛虎因爲不小心把一個士卒撞了個跟頭,還真的馬上非常自然的道歉的場面,這在她們的心中都感到是無法想象的。

在給西施安排住處的時候,馬前卒將阿青請到了自己的房間中,沒有多餘的廢話,開門見山的說道:

“阿青姑娘,我知道你是來刺殺我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用你自己的眼睛看一看,用自己的腦袋想一想,我是不是應該死,在做出你的結論。還有范蠡已經來找過我了,我讓他吃了閉門羹,有機會我會到他的府上拜望,並說明我們將要離開會稽城的事情,到時候,你看他的表現吧,不要以爲他是什麼良善之輩,當我們離開的時候,包括你在內,他都不會手下留情!”

對於范蠡的手段,阿青還是知道的,因爲范蠡之所以要殺馬前卒,就是因爲馬前卒無法爲他所用。但是對於范蠡會對自己下殺手的這件事上,她還是無法相信,畢竟自己當初爲了追隨范蠡,曾經付出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本章完) 第2876章

「你到底想怎麼樣?如何你才能幫我療傷?」紫色天雷獸瞪著墨九狸許久問道。

它不知道墨九狸能不能真的治好它,但是既然對方能看出自己的傷勢,說不定身上有什麼丹藥也沒準,雖然它的傷不至於死!

但是靠著自己恢復,怕是要等幾百年才能徹底恢復,而且下次飛升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渡劫呢!

而且它是獸族,又不是一般的獸族,貿然離開雷霆山谷的話,很容易被哪些貪婪的人族獵殺!

眼前這個女人,因為對方身上的結界,它註定不能把對方如何了,如果對方能給予它一顆丹藥的話,那麼說不定自己的傷勢就能快點恢復了!

「我和你又不熟,為什麼要幫你?想我幫你療傷很簡單,跟我契約,否則免談!」墨九狸看著紫色天雷獸直接說道。

「你做夢!我是不會跟低賤的人族契約的!」紫色天雷獸聞言怒道。

果然人類都是貪婪的,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也想契約自己,簡直無恥!

「既然你不願意就算了!」墨九狸聞言無所謂的說道。

然後不再理會紫色天雷獸轉身就走,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離開的身影,緊跟了幾步,但是想到墨九狸想契約自己,又停了下來……

就站在原地看著墨九狸向下走去,直到看不到墨九狸的身影,紫色天雷獸猛然回神,暗罵自己愚蠢竟然放哪個女人離開了!

可是,不放對方離開自己又能如何?難道真的跟對方契約?

不行,它是高貴的天雷獸,絕對不能跟人類契約!

「主人,你不契約哪只天雷獸了嗎?」雲夏在心裡問道。

「當然契約了,不急,等會兒它會自己追上來的!」墨九狸在心裡回道。

「可是我看它站在原地一直沒動,會來嗎?」雲夏擔心的說道。

「會的,放心吧!」墨九狸十分自信的說道,然後慢悠悠的往下走著。

果然,墨九狸的話落下沒多久,一道紫色的身影竄到了墨九狸的面前,攔住了墨九狸的去路,不是紫色天雷獸又是誰!

「我是不會跟人類契約的,除了契約我可以答應你任何事情!」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說道。

「真的?我的任何要求都答應?」墨九狸聞言忽然間笑著看向紫色天雷獸問道。

「沒錯,只要你說出來的,我都可以答應你!」紫色天雷獸想了想說道。

「很好,我比較喜歡天才地寶,你有嗎?」墨九狸聞言看向紫色天雷獸笑眯眯的問道。

「天財地寶我這裡雖然沒有,但是我知道哪裡有,如果你能治好我的傷,我可以帶你去!」紫色天雷獸聞言愣了一下,然後說道。

「行,但是我的治療方法有些特別,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試!」墨九狸看著紫色天雷獸說道。

「只要能治好我的傷,我都敢試!」紫色天雷獸聞言道。

「好吧,因為你的血脈等級不低,所以想治好你的傷,只能用我的血,你如果敢,我就放點血給你試試!」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房間中只剩下了三個女子,阿青看着妲己,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真的就是商紂王的妃子那個狐狸精蘇妲己?”

本來阿青這已經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爲,任何一個女子聽到被稱爲是狐狸精,好像都不會高興。可是蘇妲己並沒有在意,她早就已經聽孟落日說過有關蘇妲己在後世中的那些傳聞。看來不用說到了史實已經無法查清楚的幾千年之後,就是在距離大商朝只有幾百年的春秋時期,也已經認定了她就是一個狐狸精。

“後世傳言真是這樣,呵呵,傳言害死人啊,咯咯。”

蘇妲己更願意把有關自己身份的事情,當成是一個笑話。

西施倒是不在意這些傳言,她更加的相信自己的眼睛,歪着頭,非常認真的和蘇妲己詢問有關孟落日和馬前卒他們的事情。

蘇妲己也將發生在自己身上,以及在後來褒姒身上發生的事情,講給了兩個女子聽。

妲己經常和孟落日在一起,將孟落日的油嘴滑舌也學到了幾分功力,因此故事講下來娓娓動聽。時不時中間穿插着自己的分析,更加的讓西施和阿青兩個人徹底的沉迷在了故事中,尤其是對於那個神祕深潭,她們也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假如是馬前卒等人和他們提起了這些經歷,那真實性一定會大打折扣,可是這些經歷在妲己的口中說出來,那效果可是截然不同。

首先大家都是女人,其次妲己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無論是在男人眼中,還是在女人眼中,總是會善意的認爲漂亮女人的話更加的可信。不知不覺中,東方已經破曉。在院子中已經傳來了士兵操練的聲音。

別看這個小隊伍看上去非常的鬆散,就是上下級關係都非常的模糊,甚至有人也許會問,這裏有上下級麼?但是他們日常的操練可是絲毫也不鬆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