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把衣服穿好,把屋裡面收拾了一下,李紅陽看著床上的紅色,目光閃了一下。

「你去隔壁的房間,我媽他們要是問,你就說昨天晚上睡在那個房間,快點兒。」

李紅陽拿好衣服,跑到了隔壁,這功夫,易陽也上樓了。

「小芊,起來了嗎?」

「啊,爸,起來了,我給你開門。」

易小芊裝作剛睡醒的樣子。

「爸,你們回來了。」

「你和誰喝酒了,這麼重的酒味兒。」

易小芊要不是心虛肯定先說爸爸喝酒的事兒,一聽到爸爸說她,馬上忘了心虛了。

「爸,你身上的味道比我還重,都說了要保養身體,少喝酒,你是不是又喝醉了?」

「拿什麼,你那些大爺叔叔什麼的都在,不喝不合適,不對,是我問你還是你問我啊,我問你和誰喝的?」

正問著隔壁門開了。

「叔叔?叔叔好,對不起,昨天我喝多了,就在這兒睡了一覺。」

易陽認識李紅陽,見過很多次了,他眼神打量了一下兩個人,看起來好像沒發生什麼,這才放了心。

「沒事,原來是你們兩個喝的,紅陽沒吃飯吧,我給你做點兒吃的,你們收拾下下樓吧。」

「好,謝謝叔叔。」

易陽到樓下和媳婦兒說了。

「那他們兩個昨天會不會?」

「不會,我看了,小芊睡在自己的房間,而且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估計就是喝多了,我去洗個澡,你把菜洗了,我下來就做飯。」

兩個人沒等易陽洗完就下來了,幫著把屋子收拾了。

「紅陽,累就休息一會兒,小芊這孩子不會招待客人,怎麼讓客人幹活呢?快速,給倒杯水。」

易小芊不情願的去倒了一杯水。

「給你,佔了便宜還喝水。」

周子怡別的沒聽到,佔便宜聽到了。

「什麼佔便宜?」

「啊,媽,我說他上咱們家喝酒,不拿東西就算了,還不幹活,佔了咱們家便宜。」

「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吃點兒喝點兒有什麼,別聽她的,紅陽,你就坐著,等著吃飯吧。」

「好的,謝謝阿姨。」

幾個人吃了下午四點的早飯,大家都餓的不行,吃的特別香,易小芊偷偷蹬了李紅陽好幾次,結果人根本沒看她。

「叔叔阿姨,那我一次再過來看你們。」

「好的,路上慢一點,小芊,送送紅陽。」

「哦,知道了。」

易小芊把人送出門,看見爸媽把門關上了,馬上就變臉。

「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必須給我忘掉,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不客氣就不客氣,我又不是沒見識過。」

「你見識過?什麼時候?」

「啊?我的意思是聽說,聽說。」

重生傾城冷顏:暗夜血妃 易小芊又威脅了一下,這才把人放走,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和李紅陽酒後那個了,但是並沒有覺得吃虧或者怎樣,而且她吃飯的時候有回憶起一些畫面,好像確實是自己主動的……

「你快點兒,一會兒兒子媳婦兒就到了,這麼慢。」

「那你來?真是的,還喝茶,又不是地主家的太太,再說了,隨便弄一杯得了唄,還要喝好的,一早上啥都沒幹,凈弄茶了。」

「你懂什麼,我聽見車的動靜,是不是人來了,你弄好沒有呢?」

「好了好了。」

兩個人裝作若無其事的坐好,易小芊自己開車去接的人。

「爸媽,我們回來了。」

「嗯,回來了,快坐吧,咳咳。」

易陽說完就被踹了,易大千和張涵早就知道有敬茶這個環節,也不驚訝,易小芊充當起了禮儀小姐,把茶遞過去。

「爸喝茶。」

「哎。」

「媽喝茶。」

「哎。」

茶喝完了,兩個人也裝不下去了,周子怡拉住張涵的手。

「怎麼樣,那邊睡的習慣不,不習慣就回家住,家裡有地方,讓你爸給你做飯,易大千懶,不像他爸,願意做飯。」

這是易陽最不願意聽到的誇獎。

「人孩子過過二人世界,你總讓人回來幹嘛,別聽你媽的,等你們生孩子了,我過去照顧你們。」

張涵聽著話,想起老公來的時候對自己說的話。

「媳婦兒,到了家媽肯定讓你回家住,你不說話就行了,因為爸會出手,但是爸屬於提前布局的那種,他肯定會說我們要孩子的事情,這個時候你也不要說話,交給我來對付他們。」

現在看,老公對爸媽太了解了,說的完全正確。 林長福激動,其他人則是面面相覷,被林楠的這個決定嚇到,一次性拿出一百萬,這絕對是大手筆,足以封上很多人的嘴!

不是林楠一家人不好,不願意幫助同村之人,而是有些人太過可惡,眼前這麼一群人就是如此。

尤其是揚言要吃屎的人,更是臉色青一塊紫一塊的,煞是精彩,結果在眾人的注視下,狼狽而逃,一句廢話都沒有,徹底的丟人現眼。

不多時,小院內總算是安靜下來,就剩下林楠一家,林長福將村委會的一群村幹部都召集了過來,也正式的開個會,正式討論林楠這一百萬的事情。

當聽聞這個消息后,這些村幹部們也是嚇了一跳,一些人的歪腦筋當即都想動了起來,不過林長福當即就開始沉聲呵斥,將這群人的歪主意全部打消。

「這是林楠對村裡的一番心意,是幫助咱們全村人的舉措,這筆錢由村委會賬戶保管,哪怕是一分錢的使用,都必須經過我簽字,要經過在場所有人的表決,必須要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誰敢黑了一分錢,別怪我翻臉不認人!」林長福沉聲敲打,敲山震虎!

林楠也開口,表達了自己的要求,不管村委會怎麼決定,他只有一點,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而且這筆錢不是送,而是借,除非特批才能不用償還,再或者用在村裡的其他事情上,才能真正不用償還。

不多時,在林長福的牽頭下,成立了一個特殊的小組,專門審核村裡需要幫助的情況,林長福任組長,其他眾人也都參與,原本林長福邀請林楠也加入,不過被他拒絕了,索性林長福將林長河給拉了進來,也能監管村委會對這筆錢的使用情況。

而這一百萬的巨資,也在不久后直接打到村委會的賬戶上,看著那麼多錢,村會計都顯得激動不已。

一百萬巨額資金的事情,林楠等人雖然還在村委會開會研究,但在村裡卻突然間就這般傳開了,那些被林長福趕出去的人雖然被罵的狗血淋頭,但卻也是拿到了第一手的資料,第一時間宣揚出去,連帶著林楠那位大伯吃屎的豪言壯舉也給列了出來。

一時間,整個雙石村都轟動了,比之前找林楠借錢更有吸引力!

「真的假的?那可是一百萬的巨資,他們家就那麼大方?」自然,有人不相信,畢竟這個數字對於其他人而言,太多,太誇張了。

「那還能有假,千真萬確,很多人都親耳聽到的,村長和村委會的人現在都還在村委會開會研究呢,估計很快就有消息了,那可是一百萬啊,就是平分下來,咱們一家也能分一萬塊呢。」有人開口說道,很是期待。

一百萬在他們看來,哪怕是平分,也能分不少!

當然,這是他們沒有理解林楠的意思,否則一些人估計就沒有那麼多的興奮了,說到底還是貪念使然。

「乖乖的,林楠這娃子真的是不錯,竟然一口氣願意給咱村拿出那麼多錢。」有老人感嘆。

「俺就知道林楠是個有出息的孩子,肯定不會忘了咱們這些鄉親們的。」

村裡,議論紛紛,不多時便人盡皆知了這件事,而且越傳越是邪乎,各種版本都有,甚至還有人謠傳變成了千萬等等,林長福等人剛一從村委會結束回來,便聽到了這些傳言,第一時間喝止,同時也立刻做出了安排。

眼下正是中午吃飯時間,大多是村民都在家,索性林長福直接在村口大樹下召開村民大會,給所有人闡述這件事,防止越傳越亂了。

這些事,林楠就不參與了,自然有林長福來安排,他現在頗為相信這位村長,無論他如何,只要能幫助真正需要的人即可。

村口為止,熱鬧不已,先前就聽到了這個消息,再加上林長福的召集,自然毫不廢話,不到十分鐘,村口位置便有著幾百人聚集,林長福當場將剛剛在村委會起草的關於林楠捐助的一百萬資金的說明,還有一份使用監督說明,蓋有村委會印章,詳細的闡述了這筆錢的運用。

歸納起來,就是那幾個字,幫助真正需要的村民!

一時間,這個消息讓不少人失望,原本還盼望村裡將這筆錢給發下來,沒想到是這種結果,自然這些不滿意之意屬於村裡那部分不需要幫助的人,家裡條件不算差,使得他們不滿。

而對於那些真正貧困的人而言,這個消息無疑是天降福音,林楠和村委會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幫助真正的窮人,給他們應急而準備的,他們的希望最大。

當場,林長福宣布所有真正家庭困難的,真正需要幫組的人可以找村委會的人反應情況,然後村委會會儘快商議研究,把錢分到真正需要的人手中。

當然,這筆錢也是要還的,只是給他們應急,不過不需要利息,屬於無償借用。

即便是如此,也讓一眾真正貧困之人大喜,對他們而言,應急很重要!

一時間,很多人紛紛找上林長福等一眾村委會幹部,想要申請幫助應急,而也有著不少人失望而歸。

「唉,原來是這樣,一分錢都撈不上,沒啥意思。」有人自語,帶著不滿。

「就是,我還以為發錢呢。」

這種言論一出,頓時引起不少人的反駁,雖然林楠沒有給大家發錢,但卻能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村裡那麼多人總有明白事理的人,哪怕自己落不到,但也對林楠這件事深深點贊,而今聽到這種話,頓時就不滿意了。

「你們這是什麼態度?這是林楠幫助咱們全村那些真正需要錢的人,撈什麼錢?真以為人家的錢就是大風吹來的啊!」一名中年男子村民怒斥了一聲。

「都掉錢眼了是吧?林楠這麼做,估計就是被你們這些人給逼的,俺支持這種做法,你們哪個家庭缺錢的,非要和那些急用的爭什麼爭!」另有一名村裡德高望重的老者也開口訓斥了一聲,為林楠正名。

林楠的這種安排,在這些人看來,非常不錯,尤其是那句救急不救窮,很實用現在的很多人,給他們錢,有時候也救不了,為此只能借,然後督促一些人努力! 「爸,我們還沒打算要孩子呢,你還要等幾年,再說我們平常也不在家裡,都住在學校,要是放假了,我們就回來住。」

得,易陽一看果然有了媳婦兒忘了爹娘,聯合的還挺快,明顯這是在家裡合計好的。

「行,我們老年人說話不中聽,媳婦兒,你看,這兒子,現在就嫌棄我們了,養老院看來要提前找了,要不然老了都沒地方去……」

易陽的表演拙劣的不行,易大千壓根不為所動,好在兒媳婦給了個台階。

「爸,我們沒有那個意思,我們也願意多回家來住,到時候天天吃您做的飯,您可別嫌我們煩。」

梯子都遞過來了,易陽趕緊就下來了,再不下,萬一收回去咋辦。

「還是我兒媳婦說話好聽,易大千,你就最沒良心。」

易大千攤攤手,原來他在家裡地位排名第三,本來為娶了媳婦最多排第四,沒想到直接變成了倒數第一,幸好家裡沒有狗,要不然還是倒數第一的可能性很大。

「行了,吃飯吧,一天說話沒個正形,小涵也就是年頭多了,習慣了,要不然看你害臊不。」

「那有什麼,我這叫心態年輕,對了,有個正事兒,明天上午商務部那邊約我過去,我估計又有什麼事情,小芊你和我一起去,以後這些人你也要認識的。」

易陽辦正事的時候還是一本正經的很,他其實有點兒不願意參與這些事了,但是為了以後自己不在了,給女兒鋪路,就只能挺著出頭,一般召集大家去,肯定和錢有關係。

「爸,你要是不願意我就自己去吧。」

易小芊知道爸爸想徹底退下去的心一直沒變,只不過公司總是有這樣那樣的事情需要他出面,所以不得不工作,這幾年好不容易公司重新穩定了,上面又經常找,不說別的,就搞這次扶貧助農的項目,費了爸爸多少精力她是知道的,這兒也找人,那兒也找人,好不容易把項目促成的。

「你以為我想去,現在你還壓不住場子,那些人也是看人下菜碟的,要不是咱們公司先在強,加上你叔叔的關係,你以為他們會這麼客氣和你說話,有的時候好名聲也是一道護身符。」

易小芊點點頭沒說話,但是她很堅定了自己要努力上進,爭取讓爸爸早日退休的心。

易大千對這些事一項是不關注的,張涵和他一樣,兩個人看到實驗室比什麼都親,對於接班人的事情,易陽其實最早也有些想法,奈何兒子不爭氣,想法也沒什麼用,現在就希望女兒好好的努力,以後給他哥口飯吃就行了。

「汪秘書,今天不知道把我們找來是有什麼事情?」

「易總,今天就你自己,沒有其他人。」

易陽一聽這個,心裡的想法更多了,只找了自己,要不然是好事,要不然是壞事,當然好事不一定好,壞事肯定是壞,不過那邊沒有消息,說明還是好事兒,至於什麼事兒,就猜不到了。

到了地方,易陽被安排在休息室等待,謝謝領導都可以說日理萬機,不可能到了就有時間,不過一般也不會等太長時間,大多數時候什麼時間和誰見面都是安排好的。

過了十多分鐘,秘書過來叫易陽,進了辦公室,裡面還披著文件呢。

「易陽坐,我也想直接去見你,實在是忙,所以勞煩你跑一趟。」

這個級別的人完全沒必要看兄弟的面子,只是知道易陽受到過老爺子的關注,雖然人不在了,但是繼承人還在,都是一脈的,該給面子還是要給的。

「可別這麼說,我一個快退休的人,沒什麼事兒,不像你們,還要勞心勞力的。」

易陽說話一直很隨意,大家也習慣了,甚至有點兒喜歡這種溝通方式。

「你都退休了,我都六十多了不是還在崗位上奮鬥嗎,你這話不應該,我看你還可以奮鬥十幾年。」

易陽一聽,這是話裡有話啊,估計是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做。

「您也忙,咱們還是直接說吧,說實話,我這心裡還真挺忐忑,不怕別的,就怕我這退休時間一再延遲,要是真和這個有關係,我可不一定能答應,說好了,到時候可別惱。」

領導被易陽說的話逗笑了,這人也不知道怎麼把生意做這麼大的。

「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的,萬一你跑去上面哭訴,我也沒轍,全靠你自願。」

易陽一聽,這是有任務准沒跑了,退休夢絕對要延後,往沙發上一靠,直接放棄了掙扎。

「行,你說吧,我這五十多歲的身體就在這兒呢,你看怎麼好用就怎麼用。」

「你啊,我就直接說了,現在我們國家的企業家很多,但是在國際上影響力不夠,我們考慮了一下,如果想快速在國際上培養一個有影響力的企業,絕對是你們這個行業最快,你是這個行業的龍頭,我就把你叫過來,想聽聽你的想法。」

易陽沒想到是這事兒,說實話就是上輩子國內的娛樂產業那麼發達,但是影響力在國外也就是一般,如果想要快速出名,就是搬運國外的作品,可是這和他不搬運非國產的初衷相斥啊。

「怎麼樣,你有什麼想法,說一說,我們可以討論一下。」

「想法嗎,說實話有,但是我現在還在考慮,因為總覺得如果這個方法用了,贏得不光彩。」

這位一聽易陽的話,明顯就是我可以做但是我不想做,他不管想不想,只要知道可以做能做就行了。

「這樣,我們回頭研究一下,你也回去再考慮考慮,下周二,我們還是這個時間,大家一起再碰個面。」

易陽能怎麼辦,只能答應了,果然,人老了,什麼事兒都能碰到。

回到家易陽把事情和媳婦兒說了,周子怡向來是尊重老公的意見,所以最後拍板的還是易陽自己。

想了兩天,易陽一咬牙,決定抄,不對,搬,反正只要自己不說,誰知道自己是偷國外的作品,想通了,瞬間壓力就沒有了。 百萬新聞,在雙石村流傳,甚至隔壁一些村莊也得到了消息,不少人羨慕不已,只可惜林楠只有一個,而且又是別人村的,和他們無關,也只有羨慕的份!

儘管有不少人覺得這百萬的使用方式不好,對此不滿意,甚至主張直接分了,但在林長福的一番怒斥教訓之下也只能乖乖閉嘴不敢再多言。

而對於那些確實非常急需用錢的,家庭確實貧困的村民而言,卻是巨大的福音,全村上百家,有著不少條件不好的,而今能關鍵時刻申請資金幫助,自然是有著大作用,自然而然的很多人對於林楠更是極為感激了。

一整日,整個村子都在議論著這件事,傳的很開,除去部分人,大部分對於這件事的看法都很是稱讚,農村人也不都是糊塗人,有著一些人很明白事理。

總裁騙妻好好愛 當晚,林長福便帶著村委會的幹部來到村委會一間會議室內,林長河也參與其中,一起商定對村裡申請幫助的人進行審核,短短半日的時間,足足有著二十多家申請,有些在林長福等人看來確實急需,大家也都知道一些,但有些就不行了,依舊是存在想要撈一筆的心思,而且也沒有他們說的那麼著急。

為此,他們需要進行一番審核,將不合適的剔除,留下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和家庭。

對於這些,林楠就沒什麼興緻了,此刻已然出現在村子深處的一座普通的小院中,看起來比林楠家還要破舊一些,剛一來到院子里,林楠便能聞到一種濃濃的中藥材的味道。

這裡,正是中午時分想要把自己二人都賣給林楠來借錢救自己女兒的那對夫妻的家。

雖然二人不過三十歲左右,但看起來卻顯得很蒼老,如同四十歲的人,從他們的女兒出生開始,他們就拚命掙錢給女兒治病,哪怕是親戚朋友們都勸說,但他們不放棄,甚至原本的一套平房也早已賣掉,而今住的地方實際上是一個鄰居家的老宅,也是看他們一家三口可憐給了一個容身之地。

看到林楠出現,夫妻二人連忙迎了上來,對於林楠中午的話,他們實則帶著很大的懷疑,但看林楠那麼自信開口,他們選擇抱著試試的態度來等待著,實在不行他們還是會找林楠借錢,哪怕是夫妻二人把自己賣給林楠,也要一試。

「林楠,你來了!」夫妻二人開口,男子懷中好抱著一個小女孩,看起來有五六歲,但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的虛弱,帶著一個口罩,整個人看上去沒什麼生機,唯獨那雙眼睛之中透露著一些光亮,楚楚可憐。

對於小女孩的事情,林楠也知道不少,叫小美,村裡人也都知道這家人的悲劇,這是林斌夫妻二人唯一的孩子,也是他們的掌上明珠,本該是一個漂亮可愛的丫頭,但卻因為一出生就患有嚴重的腦膜炎而讓一家人差點家破人亡。

到現在,她這個病已然持續了數年,也看過很多大醫院,但卻都沒有辦法,到了晚期極其嚴重的地步,基本上判了死刑,若非林斌夫妻二人一直在堅持著,只怕早就承受不住。

「小美乖,叔叔抱抱可以嗎?」林楠對二人點點頭,隨即看向小女孩笑著說道。

小美疑惑的看向林楠,雖然同屬一個村子,但她顯然對於這個叔叔不認識,從小到大她幾乎都在房間內和醫院內,對於外面的世界雖然渴望,但卻充滿了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