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隨著他的聲音的響起,站在風暴中的楚英果然開始動了。而這個時候林書豪的拳頭已經距離他只剩下不到二十公分了,林書豪彷彿都已經看到勝利在向他招手了,已經看到對方的腦漿迸濺,宣示自己的勝利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楚英笑了,而且是嘲諷的譏笑。讓他更加的惱怒了,手上的力道更是加重了幾分,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肌肉都因為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量而產生撕裂一般的疼痛。

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對方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頭破血流的場景,一些大人連忙將小孩子的眼睛擋住了,擔心他們看到了之後會害怕。

「轟!」

一聲破天的響聲震天動地,震得人們耳膜生疼。耀眼的光滿閃爍刺得人們睜不開眼睛。

「不!」張靈兒撕心裂肺的大喊道,因為她看到了剛才最後的一幕,林書豪的一拳已經貼在了青年的臉上。他,沒能躲過去。

在她看來,那個幫主自己的青年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了。而林書豪就是那個罪魁禍首,她這一輩都不會放過他。

光芒散盡之後,整個擂台並沒有什麼變化。可是擂台上原本兩個人的身影如今只剩下一個人了。黑髮飛舞,上下起伏。衣角嘩嘩作響。黑色的長袍在風中舞動。

笑容依舊是那麼的燦爛陽光,眼中依舊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你……林書豪呢?」擂台下的張靈兒傻眼了。原本的擔心變成了現在的驚愕。因為擂台上站的不是林書豪,而是大家都以為躲不過去的楚英。

楚英看到張靈兒,燦爛的一笑,對著擂台另一邊努了努嘴。示意她向那邊看去。

當張靈兒望向擂台的另一角的時候,徹底的驚呆了。只見在這附近幾個城池裡面最強大的青年強者林書豪如今已經躺在廢墟中不知是生是死了。

「他……他……怎麼樣了?」張靈兒看著廢墟中已經不能動彈的林書豪,震撼的問道。

楚英皺了皺眉,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是不會死的。但是以後還能不能在站起來就不得而知了!」

「轟!」張靈兒只感覺到自己內心一陣。腦袋嗡的一聲,一陣犯暈。「站……站不起來……」

內心的驚訝已經到了無可附加的地步,那可是一個元俠五重天的俠客呀。在附近幾個城池中可是青年最強者,卻沒有想到被眼前這個青年三拳兩腳就打成終生癱瘓了。那這個青年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呀。

還沒等張靈兒反應過來,遠處就傳來了一陣騷亂。楚英舉目望去,只看到一群人已經急事洶洶的向著這邊跑來。

「大俠,前面。我家少爺就在前面,你們快點去救他!」一個奴僕衣服的青年對著身後的幾名白衣青年叫道。

可是這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擠擠攘攘的。就算是給他們讓路,一時半會兒也既不過來。最後有一個青年實在是等不及了,直接提起另外兩個白衣青年直接飛身越過人群,向著擂台飛去。

「飛……飛……他們竟然飛了起來!神仙呀!」

人群徹底的驚呆了。一個個膛目結舌獃滯在了那裡。原本擂台上兩人的戰鬥已經讓他們看的目瞪口呆,驚為神人了。現在竟然有人能在天空飛行,絕對和傳說中的神人一模一樣呀。

「參見神靈!」

「小人參見神人仙靈!」

「……」

原本擠擠攘攘的人群轟然全都跪倒了下去。對著天空中向著擂台飛去的三人倒頭就拜。一副虔誠的模樣,祈求著神靈能夠保佑自己。讓自己免災免難。

「這些人是誰?」不亂世擂台上意氣風發的楚英,還是擂台下只有幾個人站立沒有跪倒下來的一鳴四人。全都疑惑了。不知道這幾個白衣人是什麼人,不過看架勢一定是和林書豪一夥的。

「難道是三元教的人不成?」一鳴皺眉,因為他和三元教的人也算是比較熟悉了,見到過三元教的靈王李聖天。

「林師弟!」白衣青年眉頭一皺,看到了倒在廢墟中的林書豪。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受到這麼重的傷勢。

「咔嚓!」

他的目光抖擻,頓時看向了擂台上背負雙手的楚英。而楚英也正在上下打量著飛行接近的他。兩人的目光頓時撞在了一起,擦出了火花。

「好強!」兩人心中同時一驚,心底也不由得小心了幾分。

楚英吃驚的是對方的實力竟然和自己相差無幾,全都是俊俠一重天的修為。而對方白衣人吃驚的是在這樣的城鎮裡面竟然會有如此高手,讓他詫異。

「啪!」三人落到了擂台上,白衣人顧不得在和楚英對視。忙蹲了下來,查探林書豪的傷勢。這不看還好,一看頓時臉色大變,鐵青。

無他, 世界調制計劃 。這一生算是廢了。

「你好膽……好殘忍!」白衣人臉色鐵青,這次他特意來林書豪家做客,在師門中關係很不錯。卻不曾想到今日竟然遭受到如此的毒手,讓他怒火滔天,恨不得將對方凌遲。(未完待續。。) 「噼里啪啦!」

白衣人真的怒了,沒有想到自己的好友竟然被人打得終身只能癱瘓在床上了。讓他怒火滔天,全身的氣勢猛然衝出了體外,青色的火焰在他體表熊熊燃燒,一道道閃電在閃爍。強大如同天界的神靈。

「你太兇殘了,簡直是殘忍至極。他到底有什麼錯,惹你下這麼中的手。」白衣人高聲喝問,雙目通紅。


「白師兄殺了他,為林師弟報仇雪恨!」另一個白衣人也猛然站了起來,一副同仇敵愾的模樣,殺氣凌空,讓人膽顫。

「對!杜海師兄說得對。天明師兄殺了他,不然別人都會小瞧咱們三元教的!」另一個白衣人也殺氣浩蕩,對著楚英露出了無盡的殺意。

擂台下的人全都噤若寒蟬,跪倒在地面上瑟瑟發抖,承受不住這三人的氣勢壓迫。心中驚恐未定,感覺到這真是神人的威勢。

張靈兒驚恐,感覺到了三人的強大,可是卻不願意看到幫助自己的人獨自面對。向前不已,和楚英並肩而立,喝道:「你們黑白不分,可知道林書豪邪惡到了極點。這位少俠只不過是為民除害而已,怎麼反倒變成了不是?」


被叫做杜海的白衣人雖然身材不高,但是卻無比的高傲。俯視著張靈兒,喝道:「誰說林師弟邪惡至極,他光明磊落怎能容你這賤人污衊!」

「轟!」

他一步踏出,伸手就朝著張靈兒按來。虛空顫抖,一隻銀灰色的大手直接幻化而出。壓塌了下來。

張靈兒吃驚,頓時獃滯在了那裡。一動不動。楚英站在張靈兒的身邊,怎麼可能允許別人在自己面前傷害她。背負這雙手。目光一冷,冷喝一聲,像是大道在震動。餘波衝擊,直接震散了這一隻銀灰色的大手。

「嗯……」三人同時一驚,目光閃爍緊盯著楚英上下大量。他們知道對方打敗了林書豪不容小覷,可是也沒有放在眼裡。

因為林書豪雖然是元俠五重天的俠客,但是在三元教之中只是外門弟子而已。二十三四修鍊到這個地步並不算是天才,只能是一般而已。能打敗他並不是多麼的可怕,可是自己等人全都是內門弟子呀。不光修為強大。就連玄術也是至強無比,卻沒有想到對方只是冷哼一聲就破解了自己的攻擊。

「你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和我們三元教作對。可否想好了?」杜海冷喝道,雖然明知道對方不弱於自己,但是依舊強橫無比。在他看來除卻十大教派以及三大聖地之外,根本就沒有人膽敢招惹自己教派的。

「什麼三元教?老子沒有聽過,是哪個小山村的破教呀?」楚英一副天真的仰著頭,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故作思索的問道。

諷刺!**裸的諷刺!

三元教是什麼?那可是名列天下十大宗教的之一的強大教派。就算是世界上的各大帝國都不敢小覷,宛然是能和帝國碰撞的超級大勢力。現在竟然有人敢說不知道,而且還說是哪個山村的破教,讓他們不能忍受。

這話直接把杜海去的臉色鐵青。憤怒不已。原本自以為高傲的本錢卻根本不被對方看在眼裡,讓他感覺到像是一拳砸在了棉花上,倍感無力。

「你這是在找死!」杜海氣的身體都在顫抖。指著一鳴低聲喝道。

楚英依舊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笑容不減。道:「想殺我的人多了,你算是哪一根蔥呀!」

「哈哈……」擂台下的一鳴他們全都笑了起來。楚英可是他們幾人中除卻肖楚楚之外。最死皮賴臉的,就連一鳴都甘拜下風。現在那幾個白衣人竟然和他較真,不氣死才怪呢。

「你們找死!」另一個身材較瘦,看起來年歲只有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冷喝一聲,雙眼寒光乍現,殺氣滔天。

雖然被擂台上這個青年如此的藐視,但是也不是任何人都能騎在頭上撒尿的。看到擂台下一鳴他們也敢嘲笑,頓時大怒。揮手打出一道神芒就橫掃了過去,要斬殺四人。

「咔嘣!」

不等神芒衝出去,一道身影已經擋在了神芒的前面,只是一隻手而已,竟然直接捏碎了這道神芒。

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楚英,那些可是他的兄弟。雖然明知道這一擊根本就不可能傷害到他們,但是還是直接出手了,擋下了這道神芒。

「你們的殺氣也太重了吧,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就要亂殺人。」楚英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他本來就是重情重義的人,最反感別人威脅到自己的親朋好友了。但是眼前這個人卻恰恰接觸到了他的底線。

瘦弱的白衣人先是一驚,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能徒手當下自己這一擊。不過當他看到自己身前的白天明的時候,頓時有了底氣。不認為這麼偏僻的城鎮裡面還有人是自己天明師兄的對手,要知道白天明在三元教青年一代中也是天才的人物。除卻幾大天才之外,少有人能比肩的。

「只是一個螻蟻而已,殺了又何妨!能死到我的手上,也是他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他傲然而道,身為三元教的弟子,他天生就有一種優越感。自認凡世間沒有人能和他們比肩身份。

「好了天一!」白天明皺了皺眉,喝道。他也對自己這個師弟如此高傲有些反感,但是也只能阻止而已,卻不能出聲教訓。畢竟這個李天一可是三元教一個長老的子孫,不能隨便的訓斥。

「天明師兄怕什麼,不就是幾個泥腿子嘛。再給他們三個膽子,難道他們還敢拂逆咱們三元教嘛!」李天一絲毫不理睬白天明的勸阻,依舊肆無忌憚的說道,根本就沒有將普通人放在眼裡。

在他眼裡除卻十大教派三大聖地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下等人,只能仰視自己。誰敢得罪,那純碎是找死。

可是他沒有看到楚英的臉色越來越冷,就連身上的氣勢都變得寒冷無比,殺氣在一點一滴的加重。侮辱自己可以,但是侮辱自己的兄弟姐妹那就是死。

「夠了!你是找死嘛!」終於,楚英忍不住了,額頭上的青筋暴起,攥緊了雙拳,大吼一聲。

聲波陣陣,如同滾滾雷聲,震耳欲聾。一道聲波直接朝著李天一衝擊了過去,烙印蕩漾,如果被擊中憑藉他元俠四重天的修為絕對不死也是重傷。

白天明臉色一變,頓時一步跨到了李天一的身前。他可不敢讓對方的攻擊傷到自己這個師弟,如果被傷到了,教派中的那個長老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就算不廢了自己,也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嗡!」

他彈指震動,彈出一道道的波紋,像是湖面上的漣漪。兩種波紋撞擊在了一起,發出陣陣鐘鳴。最後全都泯滅了,化作了虛無。

「道兄,你也太狠了吧,只是話語不和而已,竟然想要了他的命。」白天明皺眉,陰沉著臉色喝道。身上的氣勢也凝聚了起來,越來越沉重了。

「殘忍!哼!」楚英冷喝,「你只看到了自己的痛,難道就沒有看到他怎麼對其他人怎麼下下手的嘛!還是說你們整個三元教都是這樣只准自己殺害別人,卻不準別人動自己一桿汗毛的主兒!到底是誰太殘忍了?你還有臉這樣說嘛?」

字字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他大聲的呵斥,正氣衝天。

白天明不語,因為他知道剛才是李天一的不對,想要對無辜的普通人下殺手。但是他卻無法阻止,誰讓李天一有一個實力強大的爹和爺爺呢。

看到白天明竟然沒有反駁,躲在他身後的李天一受不了啦。喝道:「你當自己是誰呀,我就殺他們怎麼了。我看誰敢把我怎麼樣,我爸是李剛,爺爺是李宏!誰敢傷害我一根汗毛,殺光你們!」

囂張!狂妄!飛揚跋扈!

不錯,李天一就是這樣囂張和跋扈。雖然他的修為不怎樣,但是卻倍受三元教的一個長老李宏的喜愛,誰讓他是李宏唯一的孫子呢。疼愛的不得了,已經到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地步。這也造成了李天一如今這樣飛揚跋扈的性格。

就算是在三元教裡面那些內門弟子大多也不敢招惹他,因為就算是師門護著自己,但也要受到不小的懲罰,因此都是對他有多遠躲多遠。

這次他跟著白天明出來也是事出好奇而已,從來沒有出過三元教的他,這次非要和白天明出來遊玩不可。來到了林書豪家裡才兩天而已,就碰到了比武中親。


「朋友!不如今天就算了吧!」白天明掃視了擂台下一鳴他們一眼,感覺到了幾人的修為自己全都看不出來。頓時一驚,猜測對方的修為一定非常的驚人。自己等人惹不起,所以才會如此說道,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腦殘的李天一卻不幹了,他是誰呀,可是飛揚跋扈慣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頂撞自己的。頓時怒道:「大膽,我爸是李剛。你們誰敢動我一些試試,滅你們十族!把你們家女的全都賣到妓院當妓女去!」

快穿逆襲︰反派boss愛上我 轟!」


楚英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終於忍不住了,今天就算是神來了他都要殺了這個滿嘴胡說的李天一。

「去死吧!」他雙眼綻放出炙熱的光芒,身體化作一道流光就朝著李天一衝了過去。(未完待續。。) 恐怖的力量席捲整個擂台,李天一被嚇的直接獃滯在了那裡。腦海嗡嗡作響,感覺到自己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張牙舞爪的洪荒猛獸。

「砰!」

雖然楚英想讓李天一死,可是卻有人偏偏不敢讓他死呀。這個人就是白天明,俊俠一重天的俠客。

兩人的手掌劇烈的撞擊在了一起,恐怖的力量將兩人都震退了幾步。雙方都十分的震撼,沒有料到對方竟然如此的強大。

「今天他必死無疑,就算是他那個什麼狗屁李剛來了也救不了他!」楚英雙眼閃爍著一道道的殺機,盯著李天一,就憑那些話,他就是死上一百遍都便宜他了。

李天一看到他的目光時竟然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那彷彿是一頭冷血的巨蛇在緊緊的盯著自己。

魑魅邪王千面妃 ,但是卻不能不去幫助他。只因為他的爺爺是三元教的長老,守護不利就是天大的罪過。

「不行!他是我三元教的弟子。殺了他你們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好處,反而會遭受到不斷的追殺。難道你們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和整個三元教對抗嘛?」白天明大喝道,拿出來了自己身後的勢力來威脅對方。

三元教是十大教派之一,同等勢力之間很少有人會爆發大規模的鬥爭。明爭暗鬥,用這句話來形容在合適不過了。

「少俠!」張靈兒臉色一變,的確她可是知道三元教的勢力的,不亞於一個帝國呀。不想因為自己而讓這個青年陷入一個瀕臨死境的地步。忙勸阻道:「我看還是算了。為了我不值得!」

「完了!老大估計可能要淪陷了!」遠處,韓信搖頭的嘆道。不過看那副樣子並沒有擔心,只是有些略微的羨慕。

一鳴顰嘴一笑。道:「看這個姑娘也不錯,老大這回可是桃花劫難逃了!走吧,咱們去幫幫忙吧。他一個人恐怕應付不來!」

不錯,楚英雖然強大是俊俠一重天的俠客的,但是對方的實力也不容小覷。白天明就是一個俊俠一重天的強者,而李天一和杜海也都是元俠四重天和五重天的強者。從整體修為實力來看,一鳴他們還略微的處於弱勢。

「我們想殺他,就算是你們的李聖天靈王來了都救不了他!更別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李剛了。」一鳴一臉匪氣的緩步走了上去,而他身後還跟著一個五大三粗的青年男子。是韓信。還有一個清秀的少年是孟玄,最後一個磨著小銀牙,黑眼珠不停的提溜亂轉的則是肖楚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