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皇,他可是炎黃組的人,而且你也無法得到他,他的師傅,可是神女。」煌踹了楊柏一腳,趕緊讓楊柏拿出薩滿教令牌。

「你!」楊柏那個氣,不過看到煌著急的樣子,還是老實的拿出薩滿教令牌,朝著昆皇比量一下。

「神女?」昆皇瞳孔一縮,昆皇無視任何人,就算是神女親臨,昆皇也不會放過楊柏。

「可惜她不在這裡,煌,滅殺你,鎮壓此子,一切就都結束了。」昆皇已經動了殺心,慢慢的伸出手來。

「昆皇,你殺不了我,修真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在這裡殺我,被人傳出去,你們崑崙就成了眾矢之的。」

煌狂吼一聲,煌的面具在抖動,腰間的暗金短刀,在隱約有光芒而出。

「是嗎?煌,你很好有趣,這麼多年,還是這麼倔強!」昆皇又一次詭異笑了起來,那一刻,楊柏從昆皇眼中看出得意和憐憫。

「為何會這樣?昆皇為何這麼看著煌,而且他的目光當中,那種憐憫是看著我,為什麼?」

楊柏想要長嘯,誰能夠看到煌死在這裡。而此時煌卻幽幽長嘆起來,慢慢的指了指衣服上的一處紐扣。

「昆皇,你還是不了解我。你掌控一切,卻掌控不了科技。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已經傳遞出去,昆皇,你是很強大,但你強大的能夠毀滅八山六道嗎?」

「你的真身,一直在崑崙吧,能出來嗎?區區一個分身,就要屠殺炎黃組領導,昆皇,你真當天下無人嗎?」

「什麼?分身?他的真身無法出現?」楊柏震驚的看著這一切,遠處的雲麒麟也森冷的看著兩人,崑崙的秘事,煌怎麼能夠知道。

修真界第一人昆皇,的確無法走出崑崙,那是一件舊事,造成昆皇無法離開一處地方。而在那裡,昆皇修鍊幾十年,就是為了脫困而出。

眼前的昆皇,只是昆皇的分身,真正最可怕的昆皇,還在崑崙,那是崑崙最大的秘密。可現在這個秘密,煌卻知道。

「是嗎?你終於想起了?」更令人沒有想到,昆皇卻淡淡的說了一句,煌卻愣住了,猛的看向昆皇。

「你知道我?」煌能夠知道崑崙的秘密,那是在一處夢境當中,可是此時的煌看著昆皇,卻想知道昆皇為何這麼說。

「哈哈哈,原來你依舊什麼都不知道。就算傳遞出去,滅殺了你,只是炎黃組而已,你以為,八山六道真的會在乎炎黃組嗎?」

「重新找一個人代替就好,雲麒麟,你不是一直想要炎黃組嗎?其實在絕對力量面前,一切詭計都沒有用的。」

「記住了,遇到想要的,直接出手就是。煌,可惜了,你還是死在本尊的手中。你的命,依舊無法改變。」

「你!」煌本來以為傳遞消息出去,能夠鎮住昆皇,可是卻忽視昆皇的冷靜。煌跟楊柏都是炎黃組的,不是八山六道其他人,就算被傳遞出去,也無法讓眾人同仇敵愾。

「住手,誰說這裡就我們!」楊柏一步踏出,相當不客氣的看著昆皇。 楊柏猛的走了出來,就算面對昆皇威能,楊柏也站在煌的面前。煌還想阻止,楊柏才是什麼境界,就算戰力無雙,煌想要保護楊柏,只是昆皇已經動了殺心。

「昆皇,你真的覺得是第一人嗎?」

「殺了我們,這裡發生的事情,就會結束嗎?」楊柏冷冷的看著昆皇,而此時的昆皇俯視的一切,彷彿沒有聽到。

「這裡,哪有人?」雲麒麟卻不屑的看著楊柏,這裡可是殷墟之地,尤其崑崙已經封印這片天地,任何人都休想進來。

煌之所以能夠進來,那還是在昆皇沒有封印之前,一直隱藏在山海大陣當中。

「殺了我們?封鎖消息,做夢吧。」楊柏卻冷哼一聲,一抬手,龍影忽閃,只是這一下,昆皇的眼神化為一道神光。

「空間法寶,龍寶?」昆皇聲音威嚴無比,低沉化為隕石而落,天地當中,昆皇更是要得到楊柏的一切。

可是在楊柏的面前,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石靈兒猛的出現在楊柏的眼前,頓時被一股神威所攝。

「轟!」石靈兒擁有的冰魄神珠,頓時綻放藍芒,無數的寒冰朝著四周擴散,彷彿要把這裡化為冰山。

「神珠!」雲麒麟也尖叫起來,楊柏身邊還有女人,這讓雲麒麟雙眸憤怒無比。

「她是武當山,石靈兒,昆皇前輩,想要封鎖消息,可能嗎?除非你把我們都殺了。」楊柏擋在石靈兒的面前,藍色的冰山逐漸消散下來。

「武當山的?」煌也愣住了,楊柏還真弄出這個人,不過這個時候,弄出這個人,還不是讓人殺。

「楊柏,你給我下去,又犯二愣子脾氣了嗎?」煌那個無語,這個時候,楊柏幹嘛把石靈兒弄出來。

昆皇也笑了起來,楊柏真的太有意思了,弄出一個武當山女子出來。在昆皇看來,石靈兒就是螻蟻,殺死兩個大螻蟻,外加石靈兒這個小螻蟻,結果就是一樣的。

「楊柏,他是誰,他可怕了。」石靈兒已經不是懵懂修真者,如今從幽都宮出來,石靈兒望著那猶如天神昆皇,渾身都在顫抖。

「等一下,我們還有人!」就在昆皇就要動手的時候,楊柏猛的又一次狂吼起來,這樣的聲音,讓煌都要氣瘋了。

「還有人?來了有用嗎?那是昆皇!」煌已經準備拚命,就算死,也要擋下昆皇,給楊柏活下去的機會。

煌的短刀已經握緊,一股恐怖的刀芒就要凝聚。而對面的雲麒麟也長嘯起來,跟隨昆皇老祖,要滅殺眾人。

薛神淡淡的元神,凌空漂浮,猶如厲鬼一樣,兇殘的看著楊柏。

「還有峨眉!」楊柏怒吼一聲,指向石靈兒,而此時的昆皇終於愣住了,這裡都被封印,怎麼還有崑崙,難道楊柏的空間法寶,還存著峨眉。

「石靈兒,讓風陵長老出來!」楊柏趕緊指向石靈兒,石靈兒用力的點了點頭,葫蘆而出,一道道神光而出。

「這是怎麼回事?」向勝雪第一個出來,一眼就看到昆皇,還有雲麒麟等人,旁邊的煌已經傻眼了,真的出來一個,不過又是一個女人。

「你找那麼多女人幹嘛?」煌眼神都在變化,還未等看完,風陵師太而出,也震驚的看著昆皇。

「昆皇!」風陵師太可是老一輩金丹期大能,在峨眉山留有特殊魂記,只要被擊殺,峨眉山就會知曉。

武當山也是如此,八山六道當中,武當和峨眉,都是以武入道,彷彿同源一樣,都有特殊武印。

「這是怎麼回事?」風陵師太身後,武當山天驕宋端武艱難的走了出來,在葫蘆空間待著太久,宋端武都著急死了。

「組長?」宋端武當然看到煌,也有點傻眼,還是在殷墟,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了。尤其四周的天地都在封印,一切的一切,都讓宋端武迷茫起來。

「哈哈哈,昆皇,你還要殺人嗎?」煌卻興奮起來,其他人不了解,宋端武手中可留有特殊符籙,能夠衝破一切阻礙,聯繫武當山。

武當山可以,峨眉山也應該沒有問題。崑崙想要把這些人都滅殺,就會傳遍八山六道,修真大會還沒有開啟,一定引起軒然大波。

「殺我們?為什麼?」風陵師太猛的怒了,這次殷墟之行,風陵師太差點隕落。崑崙執掌修真牛爾,維持正道,崑崙昆皇,這樣的強者,要滅殺等人,這是什麼原因。

「還真有人?」昆皇恢復冷靜了,在風陵師太面前,要斬殺炎黃組組長,這件事被傳出去,崑崙也打破了規則。

「昆皇,想要這裡的一切,他們崑崙想要掌控這裡。」楊柏趕緊沖著風陵師太說道,這時候楊柏卻相當滿意風陵師太的態度,這個老道姑,誰都敢懟,哪怕面對昆皇,風陵師太也是正氣凜然,怒目而視。

「修真界的規矩,前輩要打破?殷墟之內,一切隨緣分。楊柏救了我們,你要斬殺楊柏,就從老身的屍體上而過。」

「師傅,是,是石靈兒救了我們。」向勝雪剛要提醒,直接就被宋端武給抓了回來,此時的宋端武也明白過來,一點都不憂慮。

「有請祖師爺!」宋端武的師傅,可是武當山三祖之人,武當山的祖師爺,宋端武這麼一喊起來,雲麒麟和薛神嚇了一跳。

「武瘋子來了?」武當山的祖師爺,哪一個不是以武入道,都是一代狠人。別看昆皇稱霸修真界,可是也得顧忌武當和峨眉。

「怎麼可能?」天地被封印,昆皇冷冷的看著這一切,真身還在崑崙,這個分身如果面對武當山祖師爺,還有一定的麻煩。

「宋端武,人呢?」這麼關鍵的時刻,楊柏就看到宋端武喊了一嘴,然後就不動了,手上的真武劍,一點光芒都沒有。

「有請祖師爺!」宋端武滿臉通紅,極度的尷尬,真武劍的確留有印記,不過宋端武畢竟重傷,剛才好像沒有激發出來。

「廢物!」風陵瞪了宋端武一眼,那個人要來,風陵還不樂意看。早知道宋端武能夠召喚那個人降臨,宋端武幹嘛不早點施展出來。

「轟!」真武劍終於爆發光芒了,隨著這道光芒,殷墟之地,遠處的岩漿又一次炙熱起來。劍芒化為星芒,星芒化為周天之法,一道道符文出現在天際,整個殷墟已經徹底的改變。

在這周天星辰當中,規則之力被撕裂,昆皇掌控的天地,真的被打破了,這讓風陵猛的看向昆皇。

「分身,原來是這樣!」風陵也明白過來,身上的擔心已經皆無。只要武當山張念禪出現,就能夠對抗昆皇。

「宋端武,找到武當弟子了?」天際出現七彩之光,很快,磨盤之後,撕裂蒼穹,一個穿著道袍的老者,背著雙手,凌空落下。

「無量天尊,昆皇!」落下的老者乾瘦無比,卻有一股特殊的精氣神,不過剛剛落下,就看到昆皇,頓時臉色變白。

「宋端武,你惹的禍,你給老夫等著。」武當山第三祖師爺,元嬰期老怪物,張念禪降臨殷墟當中。

不過此時的張念禪十分的戒備,還以為宋端武得罪了昆皇,這讓張念禪也有點難受,畢竟要面對一個合體期,有點困難。

「師傅,他要殺我?」宋端武朝著張念禪大腿就撲了過去,這樣的動作,配上宋端武絕美的「身子」,楊柏暗中退後一步,抬頭望天,實在不想看宋端武這個樣子。

「昆皇殺你?屠你如屠狗,一定是你得罪昆皇前輩。」跟昆皇比起來,張念禪也是晚輩,只有大天祖降臨,或許才有資格面對昆皇。

「張念禪,他不光要殺宋端武,還要殺我。」旁邊的風鈴師太實在沒忍住,看著張念禪,風陵師太滿臉的恨意。

「什麼?」張念禪嚇得一跳,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這讓張念禪首先有點秘密,畢竟百年未見風陵師太。

「你,你怎麼在這裡?」張念禪嘴角顫抖起來,不過看著風陵的恨意,抱著大腿的宋端武滿眼都是八卦之色。

石靈兒跟向勝雪已經交頭接耳了,在這危機的關頭,兩個女子就差嗑著瓜子,在火熱等待風陵跟張念禪的故事。

「這都什麼時候了,張念禪老祖,說真事。」煌長嘆一聲,這也太亂了,哪有空管峨眉跟武當山那些破事,現在是解決楊柏危機。

「昆皇,你要殺誰?」就在煌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張念禪的氣息猛的變了,一股絕世之光,震天之氣,轟然爆發。

天地有洪流,真武劍落在張念禪的手中,直接就撕裂天地封印,九山九海都要翻江倒海,遠處的空間亂流,當場湮滅下去。

劍芒陣陣,真武劍低垂,強悍的神威,張念禪已經化為戰神一樣。

「師傅,你得給我報仇,他也想殺我。」宋端武哀嚎一聲,剛才還罵自己呢,怎麼現在師尊就爆發了。

「放心,一切有為師,我看誰敢!」 武當山祖師爺,張念禪劍指昆皇,這樣的一幕,楊柏終於放心下來,而且在遠處的天際當中,風陵扔出一枚符籙,也化為七彩之虹。

「沒錯,昆皇前輩,為何要擊殺老夫徒兒!」張念禪終於反應過來,風中的老臉一紅,旁邊的風陵師太依舊狠狠瞪了張念禪一眼。

宋端武早就一軲轆爬起來,跑到楊柏旁邊,畢竟那七彩之虹,朝著這裡匯聚。

「張念禪,你敢如此?」昆皇分身目光如炬,不過看著峨眉山之人也有降臨,昆皇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楊柏跟煌。

「誰敢動吾峨眉!」天地傳來嬌斥,那是天之怒,七彩之虹上面,突然出現一個白衣女子,女子猶如少女,可是手持七彩拂塵,細眉怒意。

別看是少女,卻散發冰冷的威能,七彩為橋,拂塵為神。元嬰威能,化為恐怖的洪流,從上空宣洩下去。

霸道絕倫,碾壓一切,根本不看前方如何,出手就降下神威,要屠滅所有人。

「這絕對是個瘋子!」楊柏倒吸一口涼氣,本來大家都在戒備昆皇,誰能夠想到,峨眉山強者降臨,雷霆之擊就出現。

「閉嘴,那是峨眉宗主北夜!」宋端武趕緊捂住楊柏的嘴,峨眉宗主北夜,絕對是修真界的另類。

峨眉山本為女子山門,修真之法,來自以武入道。峨眉山這些女子,一個個別看都是柳葉彎眉,卻猶如女修羅一樣。

尤其宗主北夜,活了千年,曾經就是華國一代殺神,女中豪傑,隋朝後期,唯一女將,相當可怕。

自從修鍊之後,北夜更是殺伐決斷,峨眉山在北夜帶領下,誰敢動峨眉分毫,北夜就屠之滿門。

峨眉是女瘋子,北夜就是女瘋子的頭。不過任何人敢這麼說北夜,那也是找死。

「宗主?」楊柏瞳孔一縮,而旁邊的煌卻鬱悶的一抬手,刀芒轟鳴,短刀化為遮天之法,抵擋住北夜的神威。

「是你!」北夜已經看到煌,這個曾經從峨眉山把向勝雪贏走的傢伙,居然這次針對了風陵師太。

「你看清楚點,女瘋子!」煌戴著面具無法看清楚表情,不過最後嘴中嘟囔的話,旁邊的楊柏也點頭,相當的認同,兩人還是有默契的。

「炎黃組,真覺得峨眉好欺負嗎?煌,別給臉不要臉。」當初向勝雪能夠下山,還不是煌擊敗峨眉強敵,而且還是在北夜之下,北夜本想動手,可是煌只是展露金丹修為。

北夜白衣飄飄,拂塵化為日月山河,那恐怖的殺氣,讓煌都在後退,楊柏已經把向勝雪給推了出去。

而就在這時候,北夜的目光終於看向前方,一眼就看到動用真武劍的張念禪,而且看到風陵石胎臉上微微閃過的紅潤。

「張念禪,你怎麼在這裡?」北夜更是怒氣衝天,山河日月已經倒卷,猛的就要朝著張念禪砸了下去。

眾人都發出驚呼,這個峨眉宗主,也太不講理了。而且張念禪跟風陵到底有什麼關係,楊柏都看的一愣愣的,石靈兒只是捂著小嘴,躲在向勝雪的背後,好奇的忽閃美眸。

「北夜宗主,你戴個眼鏡不行嗎?堂堂元嬰期,難道你是近視眼嗎?」張念禪長嘆一聲,明知道北夜的怒火,可是這個時候,北夜出現,形勢已經逆轉,張念禪也放下心來。

「宗主,是崑崙!」風陵師太也趕緊指向昆皇,而此時的北夜終於看到高高在上的昆皇三人,眼神猛的眯縫起來。

「一個分身,何懼!」北夜一句話,楊柏都要跳起來,霸氣,看來無論什麼時候,華國的女人都是這麼霸氣。

「你師傅呢?」煌也心中大定,扭頭看著楊柏得意的樣子,趕緊問出心中疑惑。

「我哪知道,她也沒有給我留下秘術。」楊柏羨慕的看著武當跟峨眉,看看人家,手中都有這麼強的底蘊。

不過馬上楊柏的目光頓時垮了下來,旁邊的石靈兒也反應過來,鬱悶說道:「早知道,不讓他們進空間法寶了,把宗主召喚過來,我們也不至於戰鬥這麼艱難。」

「宋端武!」楊柏目光也狠了下來,要知道在殷墟和幽都宮,楊柏都差點隕落了,都是在拚命,早知道宋端武能夠如此,陰元極等人根本不算事。

「回頭再說!」現在哪有空跟楊柏解釋,而此時北夜不屑的看著昆皇分身,或許面對昆皇,北夜也會如此。

「昆皇,不在崑崙閉關,出世為何?想要殺我們峨眉?天下第一人,就可以如此嗎?」北夜冷冽的看著昆皇。

昆皇已經無法說話了,這具分身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昆皇可是城府很深,掌控世間一切。

「呵呵,有意思,楊柏,煌,你們真的太讓本尊感到有趣。這個情況下,你們居然還有理由活下來?」

「天命不可違嗎?」昆皇笑了起來,無視北夜殺氣,張念禪的怒火,而是慢慢的抬起手來。

手臂凝聚星芒,兩個星芒猛的消失天際當中。這裡的封印徹底破掉,殷墟所在地方,散發神秘之氣。

「幹什麼?」楊柏看到星芒消失,破妄金瞳之下,那明顯也是召喚符籙,而昆皇想要召喚什麼人。

「北夜,張念禪,你們能夠保護各自門人,煌,你也要保護楊柏,可你知道,在殷墟,在幽都宮都隕落什麼人嗎?」

「玄道陰元極,屍道向萬里,異武道餘孽,裴文中!正一道陶景天、裴文中等人。」薛神的元神在嘶吼,這次殷墟一行,八山六道的金丹大能,隕落這麼多,整個修真界都震動起來。

「什麼?」北夜也倒吸一口涼氣,天地靈氣稀薄,能夠成為金丹期,哪一個不是在宗門之根基,一個金丹期的隕落,往往就是宗門氣運減弱,修真界已經開始變天了。

無論是陰元極,還是陶景天等人,統統都是宗門強悍底蘊,如今隕落在這裡,按照昆皇的意思,這些人的死,都跟活下去的人有關。

「殷墟歷練,生死有命,修真的規矩,昆皇,你想說什麼?」風陵低沉的說著,無論如何,這次能夠活下來,應當感謝石靈兒跟楊柏,不然的話,風陵就會被正一道等人所滅,這樣的事情,風陵也趕緊交代給北夜。

「死了活該!」北夜知道這樣的事情,也冷漠的點了點頭,而身後的煌,卻趕緊拉住楊柏。

「記住了,無論發生什麼,就說不知道。」煌已經知道了,天空的星芒又一次而出,一道光影降臨殷墟當中。

「昆皇老祖,何事?」天地有靈,宇宙萬法,玄道之宗,萬法祖的投影降臨在這片天地當中。

「什麼?」萬法祖是一個青袍老者,投影之下,頓時感受到這片天地的不同,遠處的九山九海,震撼萬法祖。

「轟隆隆!」另一個星芒當中,彷彿走出一尊神帝,天地出現蓮台,在蓮台之上,盤膝而坐仙風道骨之人,那是正一道宗主韓愈的投影,也震驚眾人。

「殷墟?」韓愈好像知道一些什麼,不過看到玄道萬法祖降臨,也都迷茫起來。不過很快,雲麒麟等人已經明白老祖的意思,朗聲說道。

「殷墟一戰,玄道和正一道之人,統統隕落,這件事,炎黃組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楊柏,陰元極和陶景天等人,是不是都死在你的手中?」

「什麼?」宗主之威,兩個宗主的大長老都隕落了,這樣的消息太過震撼,萬法祖和韓愈這樣元嬰老怪物也相當心疼,宗門培養金丹不易,而且卻被炎黃組的副組長斬殺,這樣的事情更加驚人。

「誰是楊柏?」怒火滔天,而煌已經走了出來,怒聲吼道:「誰說楊柏斬殺的?雲麒麟,你有證據嗎?」

「有沒有證據,誰活下來,不是更好的證明嗎?」雲麒麟不屑的笑了起來,眼神更加狠戾。

「放屁,薛神不也活下來了?」宋端武卻沖著雲麒麟吼道,而且張開手臂,沖著張念禪跟北夜說道。

「正一道陶景天等人追殺我們,如果不是楊柏跟石靈兒救下我們,我們早就死了。就允許你們殺人,難道不允許我們反擊嗎?」

「在這玄境當中,生死有命,機緣自取!」

「這是殷墟,陰元極找到殷墟?」萬法祖的目光深深看著遠處,遠處的朝歌已經毀掉一半,九山九海,葵水浪花,萬法祖的心神已經被奪。

多少年了,華國沒有出現這樣秘境,而且這裡殘留一些青銅器,萬法祖都已經盯上。

陰元極的隕落很重要,可是這個殷墟的結果,也得有個辦法。

正一道的韓愈臉色也沉了下去,畢竟陶景天等人追殺峨眉,而如今峨眉的北夜也在這裡,這件事已經太過複雜了。

「還有屍道,屍道祝華英,用不用本尊請來?」昆皇卻在這時候說話了,一句話,讓這些宗主猛的瞳孔一縮,就連瘋子北夜,也倒吸一口涼氣來。

「祝華英出關了?」屍道道宗祝華英,也是一代奇女子,不過卻更加的可怕,行為更加的詭異。

「此地,共分,陰元極不能夠白死,煌和楊柏,你們必須給玄道一個交代。」

「沒錯,正一道的人也不能夠白死,這裡的地方,有我們正一道的一部分。修真大會馬上就要開啟,煌,你要讓楊柏,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這裡發生的經過。」

「昆皇前輩,你們崑崙的薛神,也要去。就要修真界評判,這件事,不能夠輕易算了。」 許醉凝直白的質問,讓沈清晏臉色一白,但是她很快鎮定下來,一口否認,「我沒有!許醉凝你不要隨便冤枉人!」

一旁的周雙卿聽到后先是愣了愣,再看到沈清晏的皮膚和許醉凝鐵青的臉后,馬上就明白髮生了什麼,眼底升起更深的厭惡。

「沈清晏,你就這麼喜歡偷東西么?偷別人的男人還不夠,連美容口服液也偷?」

周雙卿的話,完完全全刺激到沈清晏最脆弱之處。

她那張總是顯得柔弱可憐的小臉瞬間變得猙獰,衝上前一把抓住周雙卿的衣領,「周雙卿,你不要胡說,我沒有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