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令你,快點兒!」蘇慕蓮可沒有那麼時間讓他墨跡,畢竟楚軍的速度不能完全掌握。

最後程錚閉上眼睛,一鞭一鞭打在蘇慕蓮的身上,蘇慕蓮的身體強行承受著負荷的疼痛,卻沒有哼一聲,看得這幾個老爺們讚嘆不已。

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蘇慕蓮,喘著氣,說道:「你們回去吧。」

為了大局,眾人迅速的離開了,蘇慕蓮站在樹后,等待著楚軍的到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個時辰后,瞧著浩大隊伍出現在視野中。

蘇慕蓮忍痛走過去,邊說著話,便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救我!」 蘇慕蓮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營帳裡面,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和擺設,不像是大勝營帳的風格,難道是在楚軍中?無論怎麼說,先觀察再說,因渾身是傷,艱難的坐了起來。

「姑娘,您醒了?」不知何時走進一位大概十四五歲的小姑娘,驚喜的說道,「奴婢這就去告訴王爺。」說罷便又轉身離開了。

過了一會兒,只見營帳進來一位身材欣長,身穿盔甲的男人,不過二十歲出頭,長得英俊,自帶幾分冷漠,大有霸道總裁的氣質。

身後跟著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身穿一件白色長衣,看上去好似遠離凡塵俗世,溫柔的面容上,那雙瞳孔卻讓人感到恐懼,這世上最怕的莫過於笑裡藏刀,這位應該就是軍師了。

蘇慕蓮故作震驚的上下打量著各位,略帶著氣憤的蹙起眉頭,不等他們說話,便厲聲質問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是誰?」

對於她的反應,兩位男人皆是一愣,意味深長的對視一眼,心想道,難不成是敵軍的陰謀詭計?

「問你話呢?」蘇慕蓮見他們不語,更加著急起來,本想著下床,卻不料身上傳來一陣疼痛,冷吸了一口氣,隨後更加暴怒,怒瞪著眼睛望著他們,「你們竟然打我?」

這突如其來的事情,讓兩個男人沒有反應過來。

身穿盔甲的男人,帶著幾分玩味的冷笑,打趣的反問道:「本王在路上救了你,你不記得了?」

蘇慕蓮故作沉思一番,顯然沒有想通,沒好氣的問道:「我醒來就睡在這床上,哪兒知道是不是你救了我!這是何處?」

「王爺,此女子出現得蹊蹺,還是小心為妙。」那觀察蘇慕蓮許久的軍師,低聲提醒著。

蘇慕蓮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取得他們的信任,於是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防範的緊皺眉頭,不滿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虐待我不說,難道還要殺人滅口嗎?」

王爺倒是對眼前這個反抗的女子有幾分興趣,笑了笑,道:「姑娘,你別誤會,我們既然救了你,又怎麼會殺了你呢?」

聽了此話的蘇慕蓮,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說道:「那就行!」隨後情緒又緊張了起來,連忙問道,「這什麼地方啊?你們穿著樣子,是打仗嗎?在拍電視劇?還缺不缺群眾演員?」

兩男人聽了她這番莫名其妙不著邊際的話,對視一眼。

「姑娘,你在說什麼?」盔甲男人詢問道。

白衣男人倒是對蘇慕蓮十分防範,頗有些怒氣,低聲問道:「你一個人女子,怎會傷痕纍纍出現在此?」

「哎喲喂,大哥!」蘇慕蓮非常無奈,委屈的說道,「我本來是要去逛街的,後來遇到車禍,醒來的時候,便在這裡了。」

「軍師,本王瞧著這女子應該失去記憶了。」盔甲男人意味深長的說道。

「王爺!」軍師有些無奈,低聲喚道。

只見那王爺揮揮手,示意他不要多言,意味深長的看著無辜的蘇慕蓮,說道:「姑娘你好生休息,這裡是軍營,在打仗,不要到處亂跑,畢竟刀劍無眼!」

蘇慕蓮連忙笑嘻嘻的點點頭:「多謝這位王爺,不知道您怎麼稱呼?」

「本王是楚國的三皇子獻王凌澈宇,這位是本王的軍師茂之。」凌澈宇不緊不慢的說道,「不知姑娘芳名。」

蘇慕蓮揚起一抹甜甜的笑容,說道:「閨名溫婉。」

這裡的名字自然不能用,便只能用現代的名字。

凌澈宇拱手說道:「溫姑娘渾身是傷,多多休息,這位是婢女白芍。」

「那就多謝你了。」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蘇慕蓮,眨了眨眼睛,隨後目送兩人離開了。

「姑娘,您身子可有不舒服的地方?」白芍走過來,恭敬的詢問道。

蘇慕蓮當然知道,這白芍不過是凌澈宇派來監視她的,於是揮了揮手,道:「沒有了,對了白芍,過來,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白芍納悶的走過去:「姑娘請講。」

「凌澈宇說打仗,跟誰打啊?還有現在什麼時候了?」蘇慕蓮提出一串無關緊要的問題,當然這些問題,白芍也會轉述給凌澈宇,也好打消他們的疑慮。

眼看離開戰的日子,不過五日,時間越發的緊迫了,帶著面紗的蘇慕蓮,在軍營中散著步,當然也是觀察周遭的情況。

「溫姑娘在散步嗎?」背後忽然傳來茂之的聲音。

停下腳步的蘇慕蓮轉過身,對著他友好的點頭一笑,說道:「軍師早。」

茂之對她依舊敵意滿滿,不屑的冷嘲一聲,說道:「溫姑娘,我知道你是敵軍派來的,美人計這一招,可不管用。」

蘇慕蓮聽后,十分生氣,趁他不注意,一巴掌扇了過去,這個舉動,倒是讓周圍人都愣住了,就連茂之也愣了。

她從來不按套路出牌。

「我知道你對我有成見,但是你也不能對我人身攻擊啊!」蘇慕蓮委屈的嘟起嘴巴,眼淚汪汪的說道,「我也不想來這個鬼地方啊,我也想回家啊。」


蘇慕蓮將過往受的委屈,一下子都發泄了出來,這場景就好像茂之輕薄了良家婦女,引得周圍的士兵議論紛紛,茂之也是面色鐵青。

「發生什麼事了?」在眾人的圍觀下,凌澈宇走了過來,厲聲詢問。

蘇慕蓮見茂之想說話,於是連忙搶先道:「凌澈宇,你也不管管你的軍師,嘴巴這麼惡毒!」

「你別惡人先告狀,打了我你還有理?」茂之也是氣得語塞,著急的說道。

蘇慕蓮並沒有否認,而是撅起嘴,道:「我就是打你了,你不人身攻擊,我會打你嗎?若你不服氣,打回來便是了!」

說罷,蘇慕蓮將臉伸了過去,當然在這大庭廣眾下,男人怎會對一個女人動手呢?

凌澈宇看著氣急敗壞的茂之,還有不畏懼怕的溫婉,對她更有興趣了,說道:「士兵們還要訓練,在此成何體統?有事回營帳說!」 四人來到營帳,凌澈宇直徑去主位上坐下,而蘇慕蓮非常不客氣的隨便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其餘三人對於她的舉動,都愣了愣,深沉的眼神都落在她的身上。

蘇慕蓮忽然想起,古代最講究的便是禮數,尷尬的笑了笑,連忙站起來,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家不講這些禮數的。」

「哼!果然是蠻狠女子!」茂之非常不屑的瞥了她一眼,不再看她,低聲嘲諷道。

蘇慕蓮跺跺腳,十分不滿的斥責道:「軍師,你要尊重文化差異!我還說你們這兒讓人拘束呢!」

對於蘇這一切,凌澈宇並沒有生氣,反而心情有些愉悅,說道:「是本王沒有管教好下人,還請溫姑娘莫要見怪,你身子有傷,快些坐下吧。」

蘇慕蓮道謝后,沒有推辭,非常豪爽的坐下了,她發現這凌澈宇不禁有著霸道總裁的面容,還悶,可是也能感覺得到他的深不可測,這種人是最可怕的。

「白芍,你是當事人,且來說說方才發生什麼事了?」凌澈宇很聰明,並沒有問茂之,也沒有問蘇慕蓮,而是眼線白芍。

白芍微微屈膝,回答道:「軍事叫住了散步的姑娘,隨後暗指姑娘是敵軍姦細,姑娘生氣,便打了軍師一巴掌!」

凌澈宇聽后,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很大的變化,而是輕輕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說道:「看來是軍師主動挑釁!」

茂之聽后,氣得臉紅,連忙解釋道:「王爺,在下不過是故意試探,豈料溫姑娘氣急敗壞!」

蘇慕蓮聽后,氣得瞪大眼睛,不滿的怒吼道:「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前冤枉我,我能不生氣嗎?我還說你想起兵造反呢!」

「休得胡言!」茂之聽后,連忙喝道。


這起兵造反在古代可是謀逆之罪。

「看吧看吧,氣急敗壞了!」蘇慕蓮慢悠悠的說道,跟她斗?小意思!

吃癟的茂之連忙對著凌澈宇解釋:「王爺,在下可沒有此想法。」

深情變得沉重的凌澈宇,意味深長的微揚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茂之,隨後目光轉向蘇慕蓮,低聲抱歉道:「姑娘莫要計較,不知姑娘家在何處?」

蘇慕蓮知道,他不禁對茂之有了懷疑,對她的疑心,自然不會減少,看來這凌澈宇跟茂之的關係也不怎麼樣嘛。

心中有了計劃的蘇慕蓮,長長的哀嘆一身,難過的嘟起嘴巴,憂傷道:「家?我的家不在這裡!在一個很遠的地方。」

「哦?」凌澈宇倒是有幾分興趣,眉頭微挑,然後對著茂之和白芍吩咐道,「你們先出去吧。」

聽到這話的蘇慕蓮,心突然有些忐忑起來,看樣子凌澈宇是要真真正正的試探她了。

「溫姑娘身子好些了嗎?」凌澈宇話鋒一轉,關心的問道。

蘇慕蓮回答道:「好多了。」

「那本王派人送你回家吧?」凌澈宇繼續說道。

蘇慕蓮算是明白了,他是打算在不經意之間,套她的話出來,這種戰術,蘇慕蓮自然可以輕鬆應對了。

「我的家太遠了,我也想回去,可是找不到路回去。」蘇慕蓮沮喪的嘟起嘴巴,眼眶很快被染濕,淚水欲要不掉,看得惹人憐惜。

凌澈宇抓住了重點句,找不到路回去?這讓他心生懷疑,看著眼前女子行為舉止怪異,不像是楚國的人,也不像是大勝的,難道真是誤打誤撞的逃亡之人嗎?

蘇慕蓮看著他沉思起來,緊張的心也慢慢的鬆了口氣,看這神情,看來對她的懷疑也減輕了不少,連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的說道。

「凌澈宇,你救了我,便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沒地方可去,我就留下來給你做牛做馬報答你吧。」

凌澈宇意味深長的看著她,良久后,冷聲說道:「不必了,這裡是軍營,不是女子該呆的地方,你走吧!」

蘇慕蓮聽后,不滿的說道:「你這人怎麼好心當做驢肝肺!我對這裡不熟,能去哪兒呀?」

「隨便你!」凌澈宇看了她一眼,回答道,「來人!」

此話一出,立馬從營帳外進來一個士兵,拱手說道:「王爺,請問有什麼吩咐。」

「給溫姑娘一筆銀子,讓她離開吧。」凌澈宇說道,不帶一絲的語氣。

蘇慕蓮心想,這樣王爺怎麼也不按套路出牌呢?這個時候,必須要鎮定下來,不能操之過急,不然反而適得其反,她並未多言,而是跟著士兵離開了。

離開軍營的蘇慕蓮,並沒有氣餒,像凌澈宇這種心機深沉的人,必須用真心去打動,所以在軍營外的不遠處,走到一棵樹下坐著,接下來便是隨機應變。

她殊不知,暗處有一雙眼睛正盯著她,而那個人正是凌澈宇派來的。

不知不覺,蘇慕蓮便靠在樹邊睡著了。

「姑娘,醒醒。」

一個大概二十歲的年輕男人的聲音傳進蘇慕蓮的耳朵里,讓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身穿大勝軍裝。

蘇慕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蹙眉詢問:「你誰呀?」

那男人故作一愣,看了看左右,神秘兮兮的說道:「溫姑娘,是我呀!大將軍讓我接您回去!」

蘇慕蓮恍然大悟,眼前這個人,定是凌澈宇派來試探她的,只不過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她在大勝的真實身份。

「什麼大將軍?」蘇慕蓮故作害怕的睜大眼睛,往一旁縮了縮身子,跟他保持距離,聲音故意很大,「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溫姑娘,你怎麼了?大將軍派你來打入楚軍,現在看來任務失敗,讓我帶你回去呢!」那男人一臉認真,低聲說道。

他打算扶她起來,卻不料被蘇慕蓮狠心打斷。

「別碰我!我可不認識你!」蘇慕蓮站起來,往後退了一小步,怒聲低吼。

男人看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連忙抱住了蘇慕蓮,而沒有任何防備的蘇慕蓮使勁將他推開。

緊接著,一群士兵沖了出來,將他們團團圍住,傳來茂之幸災樂禍的聲音。


「我就知道你有問題!」 蘇慕蓮看著眼前的場景,果然不出所料,緊接著,兩個士兵將她按住,凌澈宇也迎面而來,表情冷漠,眼神複雜的看著她。

「溫姑娘,這何以解釋?」凌澈宇停在她的面前,低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