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忍不住,蛋蛋終於爆發,「說你傻還真傻!之前要不是我救你,你早被他們滅殺了! 快穿系統︰論病嬌的養成! ,我叫小雀,很久之前就是你的夥伴!要不是你這傢伙之前轟隆一聲震醒我,我還想多睡會兒呢!你可好,不但把琉璃殿叫冥界,還一見面就氣我!你…你這沒良心的傢伙,還是人嗎?!」

朱曦眉頭皺了皺,蛋蛋這氣勢讓他想起了生氣的常秀,只不過後者聲音更好聽也更讓他害怕。

既然這不是冥界,那自己確實是被這毫不起眼的蛋蛋救了。

問題是小雀是誰呀?一點頭緒都沒有。

「對不起!」

朱曦鞠了一躬,嘿嘿笑道,「多謝救命之恩啦!小雀啊,我對你是一點印象都沒。這地方就你一個,那我就放心了。待我恢復后,你再送我出去吧。外面還有很多人等著我,何況那四個壞蛋可不是省油的燈,必須想辦法除掉。」

「你總算叫我小名了,比起以前這態度倒好了點,就原諒你一次吧。我們一起處理那四個討厭的傢伙,但你要帶我走。」

蛋蛋語氣明顯溫和下來。

朱曦圍著蛋蛋轉了個圈,一臉的難以置信,「你能躲到這裡睡大覺是有些奇怪,可你有本事滅殺半仙和三個頂尖高手嗎?你只是一個說話嬌滴滴的蛋蛋,不是我說你,我一槍…就可以砸爛,那些惡人可不會憐惜你……」

小雀咯咯嬌笑,突然一閃掠進朱曦懷抱,「這不還有你嗎?借我一些神魄,我們應該可以做到……」

沒有絲毫邪惡氣息,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冰涼的蛋蛋剛一靠近,朱曦身上的神魄自動被牽引著,一縷縷藍光湧向玉石般晶瑩的蛋蛋。

朱曦沒有躲閃,慢慢閉上雙眼,雙手摟著。

嗨!就當抱美女吧。

這時他已經確信這說話嬌滴滴的蛋蛋,確實曾跟自己有淵源。

還不是一般的關係,能夠讓自己神魄接受的都是夥伴吧。

「蛋蛋,小雀,半時辰后我們會會肉包子吧。」 藍色紗簾低垂,室內光華瑩瑩.

充滿女子閨房氣息的冰室,雙目微合的男子正抱著個晶瑩的巨蛋。

男子胸前縷縷藍色氣流湧向蛋蛋,吱溜溜融進了蛋殼。

蛋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散發淡淡的精光。

像一塊巨大的玉石,蓮花瓣狀的玉石璀璨奪目,一股古老的氣息吹起紗簾在微微晃蕩……

「好舒服呀!我最喜歡了,暖暖的像媽媽的懷抱。」

「當我一睜開眼,就察覺到你了。面對那四個壞蛋,你還不夠呀,我就把你帶進來了。」

「你能控制這島?」

「是呀。我也不知怎麼做到的,就想把你帶到這裡。可等我趕去,你已身受重傷沉入了湖底。」

「還記得我以前的事嗎?比如來自哪裡,父母是誰等等。」

小雀遲疑了下,淡淡說道:「我家族是紫薇城最忠誠的護衛之一。自從你無緣無故消失,誰都不知你去哪了,人家可是傷心了好久。被一個老人家指點,我找到了這,卻被大鳥吞進肚裡,之後就一直迷迷糊糊睡著了。你問的這些我不大明白,我只知道遇見你時,你還是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卻傻呵呵的叫我蛋蛋。我們曾經一起玩得很開心呢。」

朱曦點點頭,幽幽嘆了口氣。

爺爺也好,小雀也罷,不管怎樣,即使很多事都知道,也都不會告訴自己的。

原因是什麼?

他也漸漸明白了。自己背負的使命就是拯救自己的小命!

在剩餘四個「自己」沒找到,沒解開四殺之前,是不能和父母相見,也不能去見魂牽夢縈的常秀的。

星宇局勢撲朔迷離,動蕩不安,這一切都需要不斷提高實力,繼續冒險旅程。

還有那無比艱巨的期待,既然能分又能合,總有一天都能再次微笑著站在自己面前……


「你長大后挺好看的!只是好奇怪…你等級這麼低,發揮出來的實力卻很厲害…完好狀態下,再去對付那大壞蛋就不會有危險了。」蛋蛋左右搖晃,似乎想尋找答案。

不得意是矯情,但這時的朱曦慢慢睜開眼,嘿嘿一笑道:「別看了。再看我忍不住流口水了,空島的烤蛋味道真好!」

一小時后,朱曦騎著蛋蛋出現在大湖上空。

「怎麼啦?奇怪嗎?冥王不要我,讓我回來啦!」

湖面三張仰面的臉滿是驚詫,心裡都咯噔了下。

之前沒找到朱曦蹤跡,都以為他死了。

不知怎的又突然出現空中,還騎著個詭異的蛋蛋,當然會被嚇一跳!

那蛋蛋不但會飛,散發出來的古老氣息更令人感到一陣壓抑,絲毫不比他們殿主的半仙氣息弱。

想測等級卻沒有數據,這讓他們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不由毛骨悚然。

「肉包子不在,這是好機會!小雀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讓我瞧瞧,也讓這些傢伙開開眼界!」

「額!就這三個傢伙,難得倒我嗎?仔細瞧好啦!」

女子的嬌聲帶著絲不屑,一下俯衝,朝三人射去。

飄落水面的朱曦只見空中一道白光,咻呼一聲已到對手跟前。

以極其飛快的速度,無比巧妙的閃避,穿過攻擊的間隙。

噼啪噼啪噼啪三聲之後,三個魄師齊齊倒飛了出去。

誘愛 蛋蛋出手一個頂倆!要滅殺他們嗎?」

空中的小雀滴溜溜轉了個圈,就像女孩展示新裝。

「厲害!一個不留!」

朱曦合上下巴,笑容滿面。

這是星宇的頂尖高手,不是大蘿蔔!

這神奇的蛋蛋居然一下就重傷三人,簡單的估計實力也絕不低於十八級了。

三個倒飛落在湖面,又疾疾退了十來米方才頓住的靠山堂魄師,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一個朱曦已讓他們深深忌憚,再加這神出鬼沒的詭異蛋蛋,誰都知道這下子局勢已被完全逆轉。


「殿主!救救我們!」一個魄師終於顫聲嘶吼。

「咻呼!」


白光再次一晃,接著慘叫接連傳來,轟鳴聲里,拚死一搏的三個靠山堂頂尖高手一個個身形潰散。

「莫非你以前是我的金牌打手?這下好啦!以後誰欺負老子!蛋蛋你就滅了他!」朱曦熱烈鼓掌,哈哈笑道。

一個十七級,兩個十六級的頂尖高手兩招就滅殺,這威猛恐怖的實力讓朱曦喜笑顏開。

自己也可戰勝他們,但絕不會這麼簡單,這麼乾脆,這麼瀟洒!

「打手?沒意思!我是你的蛋蛋!我要抱抱!人家累壞了……」小雀咻呼過來,說著鑽進朱曦懷裡,之前一幕重現。

朱曦看著慢慢泛起精光的蛋蛋,神色赧然,一次都要吸取一半的神魄,胃口可真不小。只是每次戰鬥前都要先餵奶,那不成奶媽了嗎?

「終於明白,原來我是你奶媽!」

「咯咯咯……也不羞羞,你有奶嗎?」蛋蛋嬌笑連連,「誰叫你才九級,等你成長了就不會這樣。別擔心,那大傢伙還在出口,跑不了的。」

之前在半仙包麻子四人的攻擊下,生死危機關頭,朱曦的氣魄終於突破瓶頸升了一級,這時已是全新的四級氣魄。

體魄每升一級,肌肉、骨骼、經絡和臟器等,身體的強勁程度都會邁進一個新的層次。氣魄每升一級,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加快,轉化神魄的時間縮短,散發出來的氣壓就更強悍。

相對來說,氣魄升級會難一些,對戰力的增持也更明顯。

同樣一小時的修鍊,四級氣魄的朱曦感覺效果更強,加持一萬五千斤的長槍應該可以輕易揮舞。而沒升級之前,他最多只能發揮長槍一萬兩千斤的實力,這不得不說是一個質的飛躍!

朱曦點點頭,居然看出他的心思,對小雀不由再次刮目相看,「放虎歸山一切又會重演,此惡人決不能留!」

「好癢!人家好癢!別…摸了呀。」

「啊?哪裡癢?」

「你…你又使壞了!」

「要不把這殼砸了,放你出來?」

「不可能的。等你哪天成仙就是我們見面的時刻……」嬌聲里一絲羞澀,是期待也有依戀。

朱曦撲哧一笑,「聽這聲音,就知道你喜歡我了!難道這就是桃花運?小咪咪,小雀…咳咳,不嫌多不嫌多啊!」

「你…嗨!別把口水滴我身上!」

半小時后,騎著蛋蛋的朱曦很輕鬆就飛了上來,到了「滑滑梯」出口,那暗紅一片,巨大的岩石通道。

「半仙很厲害,等下子一起上。」


蛋蛋疾疾往前掠去,「這才是我認識的小豬。這人身上的氣息很暴虐很邪惡,是很危險呀。」

「叫朱曦。小豬是奇奇。否則別想我抱你。」

雙耳傳來的微弱轟鳴聲越來越清晰,前方有人在動手。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包麻子在找出口,想在這通道直接轟出個洞洞來。

「別擔心。即使神仙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行的,這大鳥的雙喙哪有這麼容易破開,真是不自量力的傻子。」

朱曦微笑道:「沒錯。我見識過的兩次巨劍襲擊,就是大鳥的尖嘴吧,可真嚇了我大跳啊。不過,這次輪到包麻子走投無路了。」

通道的顫抖越來越強烈,轟鳴聲震耳欲聾,濃煙里一道消瘦的身影顯露出來。

正在瘋狂轟擊石壁的包半仙,竟然沒察覺不遠處一個晶瑩的蛋蛋,還有那道藍光漸漸濃郁的身影。

等包通反應過來,朱曦三個疊招:龍馬嘯天,狂蟒噬天和落花流水已近在咫尺!還有一道極其詭秘的白光一閃而來。

「偷襲?!」

包麻子微微一愣隨即鎮定,巨劍猛的一揮,嘴角譏笑,「面對半仙,你這小手段有用嗎?既然沒死,就讓我好好送你一程吧!」

渾身藍光閃爍的朱曦,左手玄鐵算盤右手金色權杖,一邊攻擊一邊冷笑道:「有沒有用你很快就知道!不過事實是,你那三個手下已經完了,現在就剩你一個啦。」


「轟隆!!!」

一聲聲巨響,碩大的猿猴和兩匹龍馬一起潰散,凌厲的劍氣斬斷了十來道藍色巨蟒。

剩餘兩道轟在包麻子身上,破碎了衣衫,手臂留下兩道碗口大的淤青。那是破碎其護體光球,藍蟒的毒性發作了。

好強悍的肉身!

朱曦神色不變,暗道八級體魄果然超乎想象。

即使發揮出狂蟒的爆裂,也只是傷了皮肉,毒性的作用也不大。

「這是……」

這時包麻子卻是一聲驚呼,劈向白光的劍居然落空。

下個瞬間,一股古老的氣息罩住了他,被白光狠狠一下撞在胸口,身子就呼的一聲倒飛了出去……

「來吧!」

朱曦看著倒飛的包麻子,嘴角彎彎,遙遙一招手。

撲哧一聲,滿臉錯愕的包麻子看著胸前一個大洞,雙手慢慢垂了下去,眼前的濃煙已經淡漠了。

嘭一聲巨響,石壁被生生轟出一個深深的人形,靠山堂某殿主已了無生機——半仙包麻子就此隕落!

先前拔不出來的七星長槍,關鍵時刻成了制勝暗招。

「累死我了!我要抱抱!」白光一閃而來,蛋蛋撲進懷裡。

朱曦一揮手接住包麻子的儲物魄戒,微笑道:「這傢伙富可敵國,這下子發大財啦!」 「呼咻!」

一道白光從大鳥嘴邊射出。

晚風習習,身下隱隱傳來海水的呢喃。

一道殘陽艷艷照在鳥島上,兩年多戰火蹂躪的鳥島回歸寧靜。

「呼哧!」

一道紅光遙遙掠來,之上一道素影倩立。

正是神色焦急的麗英。

兩道身影緊緊抱在一起,短暫的離別對麗英卻是大驚嚇,淚眼汪汪的她一時忘了一旁還有個滴溜溜打轉的蛋蛋。

「這是蛋蛋小雀,我們的新夥伴。」

蛋蛋的嬌聲一出,本就一直打量的麗英,白了眼嬉皮笑臉的朱曦,作出了個讓朱曦鬆了口氣的動作——把蛋蛋摟在了懷裡。

聽著身後咯咯的嬌笑,朱曦感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