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不喜歡女人?」十七問道。

剛鐸半垂著眼皮,虛眼望著十七,他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心裡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自己的取向居然也會被懷疑。

他必須證實自己。

「我不喜歡男人。」剛鐸這麼回答道。

在莉娜玩得起勁的時候,剛鐸心裡想的事情和拉娜婭是差不多的,他是茉崔蒂的刺殺目標,而茉崔蒂都全身而退了,肯定會帶去關於他們的一些情報,回來只是時間的問題。

他可沒興緻去欣賞莉娜怎麼用閃爍匕首耍雜技,目前這小隊里最應該擔心自己生命危險的,是他啊!

十七如釋重負般笑了笑,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那就好那就好。」

剛鐸沉著臉,忽然想一拳頭給他砸過去。

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剛鐸哥,你有女朋友嗎?」十七又冒出一句。

剛鐸快要坐不下去了,這人怎麼這麼煩?!

他沒被人追殺倒還好,現在他心裡本來就很惶恐,這一個十七攪得他心煩意亂的,要是他突然跳起來把十七一刀捅了,責任在誰?

「沒有。」剛鐸沉著氣道。

「有過嗎?」

「沒有。」

十七搖了搖頭,給了剛鐸一個嘲弄的笑意,「你還是不行。」

剛鐸不想去理會十七,換了個坐姿,角度跟十七拉得更大了。


他不是沒見過漂亮的女人,而是從沒動心過,他不敢動心,自己一個闖大陸的遊俠浪子,身邊多個女人就意味著麻煩,更是有丟掉性命的危險。

他習慣獨行,這次和拉娜婭等人一同前行是有任務在身,迫不得以。

深夜霸寵:調教小嬌妻 :「莉娜姐就挺不錯啊!你考慮考慮?」

「閉嘴!」剛鐸實在是受不了了,索性站起身,一個人重又回到帳篷當中。

剛鐸是沒想過要讓自己睡著,他肯定睡不著,只想一個人靜靜。

哪想到,他剛轉過身,讓自己的腳朝著帳篷口,十七那張笑得賊兮兮的臉就冒出來了。

「剛鐸哥,你是有條件的,不要自暴自棄啊! 請叫我史萊姆大人 ,就只能想想了……哎……」

「嘩!」

「鐺!」

一輪三爪迴旋鏢從帳篷里飛了出來,一隻爪重重地釘在了十七雙腿之間的空隙中,刃邊距離他的褲襠只有零點一公分。

十七當場嚇得愣住了,背後直發涼,還是扶上了迴旋鏢的手把部分,才穩住跪著的身體。

「滾!!」剛鐸一聲爆喝。

十七嚇得又是一抖,連忙站了起來,連滾帶爬地逃開了。

到底是對人開玩笑重要,還是自己的命根子重要,哪怕傻子都心裡有數。

回到火堆旁邊,朝某個方向望去,依稀能看到莉娜和拉娜婭還在樹的另一邊,不知道在講些什麼。看了看火堆旁的肉,在夏天的氣溫里依舊沒涼得徹底,還在散發著熱氣,於是又撿起一塊吃了起來。

莉娜靜坐著回復體力和魔法力,拉娜婭心想這廝總算是安靜下來了,於是她自己也原地坐下,從戒指中取出那把剛鐸送給她的夜叉。

又是那種渾身輕盈的感覺。用語言難以形容,真想一直拿著它多好。

可惜拉娜婭不是莉娜,她不會做出莉娜剛才那樣的瘋事,拿出來看幾眼,最多比劃幾招,也就算了。

剛才在帳篷中,只是小小地抽出了一小截,還沒有完全看到刀刃的樣子。

「噌——」

泛著銀光的細長刀面一點點地顯現出來,連刀出鞘的聲音都這麼好聽,像是一種特殊而美妙的歌聲。

一張折成長條的紙打著轉,從斜指向下的刀鞘口中掉了出來。

落到荒瘠堅實的褐色土地上。

拉娜婭注意到了那東西,彎腰撿起了它,一層層打開。

天輝大聯盟懸賞任務。

目標:茉崔蒂。

賞金:一萬金幣。

「叮噹——」

拉娜婭手中的夜叉砸落在地,發出清脆動人的樂音。

莉娜被驚醒,抬頭一看,拉娜婭拿著的那張白晃晃的紙在顫抖。

「好你個剛鐸……」拉娜婭咬牙切齒,剛鐸把這張紙藏在夜叉的刀鞘里,又把夜叉送給了她,這還能是什麼意思?!

拉娜婭動手就要把這張紙撕個粉碎,不料手在紙上挪動位置的時候,這張紙被莉娜飛快地抽走了去。

「我的天,一萬金幣!」莉娜捂著嘴驚道,「這麼多錢你都不想要?」

拉娜婭不回答莉娜的問題。她無法回答,因為她不想讓茉崔蒂死。

「嘿,聖堂。」莉娜抬眼,眉毛一翹。

拉娜婭抬手往莉娜手裡那張紙上一抓,莉娜往後一藏,沒抓到。

「本魔導士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這事我幫你出一份力,到時候我們平分這筆錢,怎麼樣?」莉娜一邊說著,一邊把那張紙捲成細卷,塞進了自己的裙底。

「不。」

「那……我可以不要一半,三分之一也行。」

「不。」

「四分之一!」

「不。」

莉娜秀眉微蹙,揣摩著拉娜婭的心思,一會說道:「其實,我也覺得光我們兩個人還不夠。那我們可以再叫些其他人,增加成功率。」

「不。」

「你能不能換一個字?比如『好』?」

拉娜婭剛想開口,忽然間眼神一凜,迅速拾起地上的夜叉,收鞘放回,接著抽出了蒼穹之劍。

莉娜隱隱意識到什麼,問:「怎麼了?」

「西方位,五百米外,有個人朝我們過來了。」

「哪邊是西?」

拉娜婭伸手指了一個方向。

莉娜輕笑一聲,拿出自己那把閃爍匕首,便朝拉娜婭指的方向飛衝過去。

「停下!萬一是茉崔蒂,你不是找死嗎?!」拉娜婭幾乎是用最快的語速喊道,總算是把莉娜喊了回來。

「真沒意思。」莉娜飄到樹下,剛想坐下冥想,拉娜婭又道:「你去帳篷里,藏起來!叫剛鐸和十七都藏起來!什麼也別跟他們說!」

莉娜還想說些什麼,見拉娜婭催她,她只好走了。

拉娜婭看到身後帳篷外無人之後,這才手握蒼穹之劍,面朝西方。


莉娜是被騙回來的,拉娜婭能從靈能陷阱上看到那人,肯定不是茉崔蒂,但出行在外,來者不善,還是小心為上。 十七坐在火堆旁邊,正吃得津津有味,忽然發現眼前一紅。

沒錯,不是一黑,而是一紅,而且是紅得晃眼的那種。

一雙紅色及膝長靴,天哪,這線條,這比例,往上,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再往上,隱隱約約還能看見,那條大紅色的……

啪嘰,十七嘴裡的肉乾掉在了地上。


嘖嘖嘖,這裙擺,這纖腰,這胸,這臉蛋,臉蛋……

莉娜俯視著他,雙手叉腰,眼睛里在噴火:「到帳篷里去!現在!」

十七愣了一下,直到他看到莉娜的手指尖冒出了一點火光,他才飛快站起身跑了。

他才不管莉娜是因為什麼才讓他到帳篷里去,能一睹遺迹契約者性感火辣大美女的裙底風光,他這輩子都值了。

帳篷很小,一個人在裡面正好,兩個人顯擠,但還是湊合。

剛鐸看到十七風風火火地沖了進來,心中一緊,問道:「出什麼事了?」

但是這句話剛問出口,剛鐸就注意到了十七一臉幸福沉醉的笑容,提起來的心放下了一半,大多也猜得出十七剛才經歷了什麼。

「剛鐸哥,我,我……我剛才看到了莉……」

十七的話還沒說完,兩團又軟又有彈性的東西先貼在他背上,然後他身後一沉,整個人都被後來的人壓了下去。

份量足,質感不錯,手感一定也不錯,十七的下巴撞到地上,疼固然疼,他還是擠出了一絲滿足的笑意。

「靠!」莉娜迅速起身,怒罵道:「你就不能讓開嗎?」

「哦……好好好……」十七嘴上含糊不清地答應著,但是人不見起來,估計還在地上回味著。

剛鐸沒心思去管他們的玩鬧,一個十七進來可能沒什麼,莉娜這一過來,那一定是出什麼事了。

「聖堂呢?」剛鐸問道。

「她……」莉娜陷入了為難中,她知道說什麼理由也瞞不過剛鐸的,兩個人一前一後衝進帳篷,速度快得跟飛一樣,這哪像沒事的樣子。

「她只是讓我們都到帳篷里來,沒告訴我她要幹什麼。」莉娜回想著拉娜婭的話,最後這麼回答道。

剛鐸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撥了撥十七的身體,示意他讓開,道:「我出去看一下。」

「不能去!」莉娜聽說剛鐸要出去,想到拉娜婭說過,來的人可能是茉崔蒂,心裡頓時緊張起來,趕忙阻止道。

「對!尤其是你不能出去!」莉娜指向了剛鐸,「你給我藏好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出去!」

「我想藏起來還不容易么……」剛鐸說著,身體周圍湧起了白霧,不到一秒的時間過後,白霧全散,他的人也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地,剛鐸身上蓋著的薄毯,也瞬間癟了下去,真像剛鐸平白無故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莉娜睜大了眼睛,伸手往薄毯上摸了摸,只能隔著毛毯摸到地下勉強算是平坦的地面,心中頗為驚駭。

「帥,太帥了。」十七一臉敬佩地稱讚道。

但是……

這麼一來,帳篷里就只剩下十七和莉娜乾瞪眼了。


兩人視線一對,再一錯,莉娜的臉霎時陰沉下去,那拳頭緊得都顫了起來,無奈拉娜婭有命令,誰也不許冒頭,她既不能把十七轟出去,也不能自己出去。

莉娜忽然有些後悔了,也許她不應該叫剛鐸藏起來,三個人哪怕擠,也總比讓她一個人面對著某個流氓要好!

十七心裡那叫一個激動,緊張和興奮雙重刺激,危險與香艷共存,而且莉娜隨便擺個坐姿都那麼令人浮想聯翩!

縱然莉娜的身上始終散發著屬於成熟女子的淡香,十七還是捏住鼻子,用嘴出氣,以防鼻血噴出來弄髒了莉娜嬌艷可人的雪肌。

原則是,他可以死,不能連累了美人。

鼻子是捏得住的,但底下那兄弟按不住啊,褲襠已經撐出了一頂小帳篷,情急之下,十七把薄毯扯了過來,蓋在上面。可那是薄毯,不是厚被子,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反而掩飾的動作還引起了莉娜的注意。

「……」

「……」

莉娜的印堂黑得如同鍋底。

帳篷里響起了火焰燃燒的聲音……

「嗷嗚——!!」

進入隱身狀態的剛鐸,才來到拉娜婭的身後,就聽見了一聲狼嚎,可這狼嚎怎麼聽著這麼凄慘呢?

拉娜婭回過頭看了剛鐸一眼,剛鐸差點以為自己偷跑出來被拉娜婭發現了,後來一想,才知道拉娜婭是注意到了帳篷那邊的動靜。

你似硃砂印心甜 ,剛鐸鬆了口氣,站到拉娜婭旁邊一個視野開闊的地方,順著拉娜婭所看的地方望了過去。

果然,有一個人影,在接近地平線的地方,緩緩地朝他們走來。

那個人行進的速度很慢,有氣無力,幾乎是拖著步子在走。

剛鐸看了拉娜婭一眼,看來拉娜婭也注意到了,她一直舉著的蒼穹之劍垂了下來。

「原來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拉娜婭自言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