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恩那辨識度極高的聲音在門外轟隆隆的響起。

「我會修好的,但是現在,抱歉了!」

「砰!」

一隻大腳直接踹飛了木門,幾乎要爆炸的肌肉塞在了一身裁量得無比妥帖,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造價極為昂貴的禮服之內。

這是勒梅夫人為羅恩準備的,她請來了巴黎最著名的幾位服裝設計師為羅恩量身打造了這身穿去頒獎的衣服。

設計師們避開了羅恩壓根就不可能有的優雅,這身衣服將羅恩身上散不去的狂野氣息稍稍壓抑了一絲,並將之轉化為了一種令人著迷的野性魅力。

由純粹力量帶給人的,如同毒藥般的純粹力量之美。

但一點都不影響羅恩踹門,只能顯得他踹門踹得很帥。

這巨大的動靜將在客廳中尬聊的德思禮一家和梅森一家嚇得從沙發上蹦了起來,那指揮著蛋糕漂浮的小精靈多比發出了一聲怪叫!

「啪~」

羅恩揮了揮手裡的魔杖,隨後這蛋糕就瞬間爆射出去,把小精靈打飛到了廚房裡,只聽一陣乒乓亂響,隨著『啪』的爆響聲響起,多比瞬移離開了,但絕對不會好受。

「你到底是誰!」

暴怒的弗農姨父甚至暫時忘記了羅恩輕揮魔杖的動作,但就在他發出這身怒吼之後,他後知後覺的想起來了。

羅恩這身板想讓人忘記都難,不過今天這衣服確實是讓他脫胎換骨了。

「抱歉,打擾你們了。」

「我找哈利·波特有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是授勛儀式,不過我和赫敏約…咳咳咳…。」

羅恩感覺自己的小腿被踢了一腳。

「我們出去玩忘記了時間,而且還記錯了門牌號,導致浪費了好久,現在已經有點遲了,我得帶他過去。」

羅恩邁開步子走到了有點發傻的哈利面前有些抱歉的開口:「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哈利,我本應該在六點之前就帶你過去,可是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時間總是逃得太快,我也沒辦法…」

羅恩的眼睛往後撇了下,赫敏也換上了一聲今天逛街時買的寶藍色小禮裙。

「我們錯過了晚宴,但頒獎儀式在九點左右開始,我們還有一點時…..」

一陣貓頭鷹撲騰翅膀的聲音傳來,這小傢伙旋風般的闖進了屋子,隨後將一封信丟在了梅森夫人的腦袋上,然後又旋風般的飛走。

頓時被這鳥嚇得尖叫起來的梅森夫人連忙跑出了客廳,梅森先生質問著德思禮先生,他的妻子最怕的就是鳥類,他很懷疑這是他故意安排的玩笑,隨後他對羅恩點點頭,禮貌的告辭。

畢竟他認出了這身衣服的價值,這個肌肉大漢絕對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超級富二代。

「哇哦~看來我知道了現在的確切時間….」

羅恩拆開了那封信,有些無奈的咂咂嘴。

親愛的韋斯萊先生:

我們接到了報告,得知今晚八點五十五分你在薩里郡-小惠金區-女貞路4號使用了一個懸停魔咒。

我們在這裡鄭重的提醒你:你已經錯過了梅林騎士團,梅林勳章頒獎儀式的晚宴,並且在五分鐘之後,你也將錯過正式的授勛儀式。

福吉部長已經快要瘋了!我們沒辦法聯繫到你,所以求求你別玩了,快點來吧!您的老師尼可·勒梅先生在十分鐘前到達了授勛現場。

我們已經派出了傲羅:金斯萊·沙克爾的小隊前去與你面見,並且處理後續的所有事情。

另,你所在的位置是另一位需前往授勛儀式接受勳章的人員:哈利·波特的住所,希望您能提醒他有關授勛儀式的事情,他也未能到場。

馬法爾達·霍普柯克

魔法部——禁止濫用魔法司

「換身衣服吧哈利,我認為你需要穿一身整齊點的衣服。」

「怎麼了?」

「你需要替你的父母領取屬於他們的一級梅林徽章。」

羅恩看見了哈利手裡拿的厚厚的信封,其中有一張未拆開的邀請函。

「雖然你現在才知道,但別告訴我你打算這樣過去?」

哈利瞬間就衝上了二樓,翻箱倒櫃的開始尋找著合適的衣服。

一陣「啪」的爆響接連出現,身穿魔法部制服的傲羅們瞬間就出現在了門外,他們十分有條理的開始了施展掩蓋咒語,並且消除不小心看到這一幕的麻瓜的記憶。

「請快點跟我走吧,沒多少時間了。」

一個高個禿頂的黑皮膚巫師向羅恩走來,他用低沉的嗓音開口,語氣中稍稍有些焦急。

「今天是真的,真的很重要,無論是對你還是對部長,至關重要的一天。」

「有看到哈利·波特嗎?今天也是他至關重要的一天。」

「來了來了!」

哈利沖了下來,三步就從二樓的樓梯上飛了下去,穩穩的落地。

7017k 終於找到你了!

在他們進來之後,李玄空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因為注意力被三人分散,無法準確的感應四周。

但他的心靈上籠罩着一層隱隱約約的迷霧殺意,五感上卻感覺不到埋伏的殺手到底在哪裏。

身為見神不壞級數的高手,雖然無法發揮戰力的絕顛,但他心神的直覺卻不差,能讓他都察覺不到的殺意,定然是能對他產生威脅的人。

而這樣的人,至少得是抱丹的境界才有可能做到!

就在他飛快的擊潰三人的陣勢,打死一人,打廢兩人,氣機轉換的剎那,隱藏在暗中的人終於忍不住出手了,而李玄空等的就是這一刻!

在出拳之後,他迅速回身劈掌,整條背後的脊椎骨,好像大龍破體,向上一衝,帶動了手臂肩關節猛烈突出。整條手臂竟憑空變長了一截!。

而在他面前,出現了一抹刀光,如同晴空萬里中,突然劃過的閃電!

極致的快!

饒是他早有預料,對這一刀也忍不住暗暗稱讚!

於無聲處爆發出驚雷一樣的刀光破空而來,出刀的是一個身材瘦小的傢伙,漆黑衣服,臉上皮膚也是蒙上了一層黑青。鬍子,頭髮也是漆黑的,只有兩粒眼睛珠子在漆黑的夜裏閃動着妖異的血光。

他的眼神似乎有一種魔力,讓人一看之後,忍不住的滑開,心裏煩悶嘔吐的感覺。

那是一雙地獄魔鬼的妖異眼睛。

他手持雪亮的武士刀,刀身上有着雪花一般的雲紋,鋒利的刀刃給人一種感覺:那就是不用去觸摸,眼睛看一下就會流血!可以見得這樣的刀鋒利程度了。

尤其是,這一刀其中蘊含的刀意,殺意,在這一裂錦似的震爆之中,徹底的散發出了出來,看着他血紅的眼神,給人的感覺就是突然一下身體冷冰冰,周圍妖異得陰風驟起。

若是一般高手遇到這猶如死神的一刀,說不得會飲恨當場。

但今天,他的對手是李玄空!

這一刀,失去了先機,也就沒有那種一刀絕殺的意境。

李玄空五指張開,化拳為掌,罡勁環繞,猶如五指山一樣,朝着他呼嘯而來!

「死吧!」

他尖銳的聲音好似夜梟的嘶嚎在大廳內回蕩,鋒銳的武士刀攜帶着磅礴的勁力,斬向李玄空的手掌,他無比迫切的相信,下一刻就會切斷這隻手掌,連帶着砍下這個青年的頭顱!

就在這時,李玄空的腦袋卻是突然消失,一下子便讓原本勢在必得的一刀落空。

原來李玄空的身體在這一刻猛然收縮,身高從原本拉伸筋骨之後接近兩米的高度,一下子縮到了只有一米五的程度,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橡膠人一般。

而這種收縮的速度,也是驚人的,半米高的落差,就連零點一秒都沒有用到,簡直就像是變魔術。

就這突然的變化,頓時讓局勢再次轉變。

他眼睛一轉,血色再度湧上眼珠,瞬間刀鋒一轉,向下一劈,這一劈好似連空氣都要被劈開,李玄空臉上的肌膚都感到一陣輕微的刺痛與鋒芒,足以見這一刀的厲害!

面對這如影隨形的一刀,李玄空不再閃避,直接迎上去,他的手臂在這一刻好似鋼鞭一般打出,一砸劈,罡勁震爆,攜帶着萬鈞之勢,整個衣服的袖子好像充了氣的皮球鼓起來,粗大驚人。

那人瞪大眼睛,顯然沒有料到居然有人敢直纓他的刀鋒,但他亦是不閃不避,刀客,要對自己的刀有自信,而他亦是如此。

他相信,自己的刀無往不利,無堅不摧!

李玄空的袖子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在罡勁的作用下,柔軟的袖子變成了一條粗大的剛索,纏繞住了刀身,輕輕一攪!

若是普通的鋼鐵被李玄空飽含罡勁的袖子攪住,也要扭曲變形,但這位倭國刺客的刀卻安然無恙。

血紅的刀光中,李玄空的衣袖破碎翻飛,但卻沒有任何血跡濺射,而那刺客卻是第一次臉色大變,想要抽回寶刀。

因為這一刀,空了!

他感覺到自己的寶刀上攜帶的勁力被卸掉了大半,不再帶着那種極致的鋒銳之感,卸掉大半勁力的刀對於李玄空而言,再無威脅!

可是,他想要收刀,但李玄空豈能讓他如願!

伸長的手臂如一條大蟒,纏在了刀身之上,掌心的肌膚甚至貼在了刀鋒的邊緣,但是,刀鋒卻割不破李玄空的皮肉。

手似牛舌,自此無懼白刃,眾所周知,牛吃草,無論草葉有多麼的鋒利,都是無法割傷牛的舌頭的,哪怕再鋒利的草葉,被牛舌一卷,也要乖乖聽話。

把手法練到這種程度,需要的筋骨之強韌,勁力之細膩,變化之靈巧,心力之強大,都要超乎常人之想像。

這一纏,徹底斷送了他的希望。

隨後,李玄空的指尖直接彈到了刀身上,使得這把千錘百鍊的武士刀,直接碎裂開來!

這還不止,碎裂的武士刀碎片,在李玄空手中順勢一撫之間,就像是暗器一般飛出,直接將另外兩個倭國人的胸膛貫穿!

下一刻他的手掌一抖,如同水中的游魚,繞着半截刀身一轉,凝實的罡氣環繞的手掌,印在這個妖異刺客的胸前!

「轟!」

霸道的勁力直接自他的胸膛蔓延至四肢五骸,一招之下,他渾身的經脈已被震斷,還未來得及說什麼,他目光一紅,兩顆眼珠忽然彈射而出,只餘下空洞淌血的眼眶。

下一刻,好似一顆炸彈在他身體里爆炸!

整個人轟然炸開,四分五裂,鮮血四濺,內臟飄飛,只有一顆頭顱完好無損的滾落出去!

他,被打爆了!

「呼~」

李玄空掃視四周,長出一口氣,這個刺客堪稱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碰到最強大的敵人。

他與巴立明一樣,都是抱丹境界。但與巴立明不同,他是使刀的,用武器的抱丹宗師和不用武器的抱丹宗師,完全是兩碼事。

此人刀意狠絕,經驗豐富,像是從屍山血海里殺出來的一樣。

好在,他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