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嘴裡已經剩下一半兒食物,高陽猛然轉過身,擺手道,「公子就在這裡用吧,左右這麼多東西,我跟清瑩也用不完,你說對吧?」

清瑩,還是高陽公主第一次對奚瑤這樣呼喚。

白墨陽雖然覺得尷尬,但還是不得不在奚瑤身邊坐下來。

看著高陽公主將一嘴的糕點咽下去,又故作端莊的擦擦嘴,彷彿剛才那狼吞虎咽的人跟她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似的。

招呼著新進來的三個丫頭將托盤放下,奚瑤掀開托盤上的紗帳,對高陽介紹道,「這是新炸的麵食,名叫翡翠果。公主您嘗嘗?」說著,用公筷替公主夾了一個,又夾了一個到白墨陽的碗筷里。

看著晶瑩剔透又帶著翠綠色的翡翠果,公主默默咽了咽唾沫,自行夾起來送進了嘴裡,外層酥脆甜爽,裡層軟滑鬆柔,口感好極了。

公主眼底瞬間閃過一抹亮色,禁不住豎起了大拇指,「清瑩的手藝真是不錯,下次我還要過來吃這個,叫什麼來著?」


「翡翠果」

「對的,就是這個果子!」

跟在公主身後的丫頭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段日子公主在宮裡不得出來,整日鬱郁,今兒算是展開笑容了,不僅如此,還一下子用了這麼多,消瘦的小臉兒估計明兒就能鼓起來。

「既然公主喜歡這裡的吃食,晚些回宮的時候命宮女帶著些回去。再找個心靈手巧的,我來教導那宮女怎麼製作這些吃食,這樣一來,公主若是想吃了,讓宮女去吩咐做了就是,不用非要跑到將軍府來找我了。」

「真的嗎?這樣可行嗎?」對於未出嫁的閨閣女子來說,無論是手中的女工活計,還是腦中的奇思妙想,都是將來嫁到夫家有可用之處的,雖說做吃食只不過是一點點小技能,但能拿得出手就是好方子。

若是旁人,怎麼肯拿出製作方法?

奚瑤卻連想都沒想,看到公主愛吃,直接說要教她手下的宮女,聽她這麼一說,連公主都愣住了。

雖沒說什麼,但公主眼神中流露的感激和欣賞更濃。


白墨陽不管一旁倆女子之間的神交,自行用起了早膳,昨兒原本說好了,今天用完早飯就讓奚瑤幫忙看下傷口。

半個月過去,每隔兩天一換藥,在奚瑤的幫助下,白墨陽的傷口已經結痂,現下基本算是好了。

但公主在這裡,他也不好亮出傷口什麼,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彷彿打仗一般的將早膳用完,公主的小肚子已經撐得圓圓的了。高陽放下筷子,燦然一笑,「這是我數月以來用的最飽的一頓了,清瑩,有機會我一定要稟報父皇,讓他有機會也能嘗一嘗你的手藝,父皇跟我一樣,最好吃這一口了,若是知道人間有此等美味……」

「在自家院子里弄一弄也就罷了,公主萬不可跟萬歲講,我膽子太小,怕入了宮有失水準,反倒讓公主失言了。」

高陽聞言,看向白墨陽詢問道,「會這樣嗎?」

白墨陽對公主雖然無感,卻也沒什麼抵觸心理,聞言點頭。

「既然這樣,那我晚些再考慮這事兒吧。今兒是來找你玩兒的,可巧碰上公子了,公子你教我編的草人我都學會了,待會兒我編一個你看看怎麼樣?」

「公主心靈手巧,學東西很快,既然都學會了,我相信一定很好,就不用編給我看了,在下還有事兒,就先出府了,公主在這裡跟小妹安坐。」

起身拱手一禮,白墨陽沒等公主說話,就出了門。

看著公主依依不捨的神情,奚瑤雙眼眯了起來,心中暗道:白墨陽,你倒霉了,公主好像看上你了呢!

… 上一次跟公主在醫館接觸,奚瑤就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兒了,如果說那時候還是懷疑,那麼這次奚瑤完全可以確定高陽對白墨陽的心思了。只是,這對自己和白墨陽來說,是好事兒還是壞事還不得而知。

「憋了這麼長時間,我都閑得發慌了,清瑩,明兒秦安侯府的宴會你去不去?」

「母親昨夜派人送來了我穿的衣服,估計是要帶著我跟妹妹一同過去的。具體的還要看明天。」

「高清蘭也去?」聽到奚瑤說她妹妹也可能過去,高陽的臉色立刻變了。

上次在將軍府的宴會上,顯然讓高陽對高清蘭的印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在公主面前提到高清蘭三個字,簡直讓她嗤之以鼻。

「應該是這樣,按理說母親是可以只帶著妹妹去的,或許是怕外人說閑話,所以也帶上我吧……」

「無妨,明兒我也過去,你時刻跟在我身邊就行了,不會讓人欺負你的。」拍著胸脯,好像大哥放話要保護小弟一樣,公主竟開始豪言壯語了。

看對方如此模樣,奚瑤真是哭笑不得,明兒的事情可不是她公主想說就能說了算的。

況且,她要是真的時刻跟在公主後頭,除了被別人看成是公主跟班兒之外,她該怎麼給元朗看病還是一個問題,若公主真去宴會現場,反倒讓她更難做了。

「你在想什麼,那麼入神?」

「沒什麼……」。

「適才你說,明兒要穿的衣裳已經被送來了?讓我先瞧瞧?」

女兒家自然對服飾、配飾等最感興趣了。奚瑤轉身道,「嗯也好,公主眼光高,幫我看看哪些地方該修改的,我也好送到巧手如懿那裡去改一改。原本打算直接從她那裡拿的,後來母親說已經幫我們姐妹都制好了,我便沒去打擾人家,這不衣裳送來之後,我都還沒看,紅燭!去把母親送來的衣裳端過來!」

紅燭會意,悄聲的走入內室,不大會兒就端著個托盤走了出來。

托盤上,衣裳是碧色的花紋,且花紋都是銀彩絲線所綉,看起來分外耀眼。

公主順手拿起長裙,起身照著自己比了比,左右打量一番,神情莫名。

說實在的,王氏初送來這套衣裳的時候,奚瑤也有些拿不穩對方是什麼意思了,命人將衣服從裡到外翻看了好幾遍,沒曾發現有何不妥。

但打從心底里思索,王氏不可能無緣無故送來這麼天衣無縫完美無缺的衣服,所以奚瑤一直糾結著。

「公主,有何不妥嗎?」

「布料是今年新式的,宮裡進貢的也有好多匹,聽聞民間也開始盛行,想來你母親是挑揀了最好的給你製作了,再說這花樣,也沒什麼不妥,絲線穩穩的,甚是好看,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高陽在奚瑤的身邊坐下,「說句不中聽的話,我自小在宮裡長大,看問題看事情最先出發的角度就是往壞了去想,我倒是有些想不通透了,你母親送了這麼漂亮的衣裳給你穿著讓參加明兒的宴會,究竟是為何呢?」

對於將軍府的情況, 和富二代抱錯怎麼破

奚瑤明白高陽的意思,她自然也是這樣想的,只不過當下不能那樣表現出來罷了,既然公主都沒看出有什麼錯處,難不成她是真的想多了?可是畢竟明兒是秦安侯府的宴會,王氏讓自己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未必沒有她的打算,還是該小心為好,「公主提醒的是,我也該好好想想才行……」奚瑤語畢,不再言語了。

公主卻坐在原地,久久打量著那衣裳不言語,「這長裙真是好看,連我看了都想佔為己有呢,就是不知道料子是否結實……」彷彿在自言自語,高陽說完話,操起桌案上針線包里的剪子,對著群口毫不猶豫剪了下去。

撕拉撕拉的聲音在屋內迴繞……

「公主?」奚瑤狀若很吃驚的樣子,心裡卻正在為高陽的舉動點贊:好樣的,我正好不願意穿的這麼招搖呢!

「看著很結實的樣子,其實也不怎麼樣嘛,既然這裙子這麼容易就壞了,來人啊,快到巧手如懿那裡去通知如懿姑娘,就說將軍府大小姐要趕製一套明日穿去宴會的禮服,記得不要太招搖的,溫婉大方即可。」

宮女點頭,轉身出了門。

奚瑤看著桌案上剛剛還完美無缺的長裙已經化為幾縷布條,心底不由想發笑,若是王氏看到這場景,鼻子估計都得氣歪了,「清瑩多謝公主相助。」

「宮裡雖然不比外頭消息靈通,但我多少也有耳聞,否則今兒不會這麼著急趕過來,你母親要逼著你嫁入秦安侯府的事情我聽說了,這事情可大可小,你千萬不能馬虎,明兒須得多加註意才行!」

一股暖意湧上心頭,奚瑤原本以為公主只是來找她玩兒的,卻沒想到,她是過來幫忙的。

日久生婚 ,她內心細膩起來,堪稱能手。或許平常她所表現的,不過是自我保護罷了。

「多謝公主,清瑩感激不盡。」

「你母親真是太過分了,秦安侯次子的狀況咱們整個大周朝都是了解的,她這麼大張旗鼓要把你嫁過去,也不怕別人戳她的脊梁骨!」

「罷了,只要對父親和府中有所鄙夷,犧牲我一個又能怎樣呢?」

左右我將來也會成為家族的一枚棄子,不如投靠一個背景更牢固的。

「你這就是喪氣話了!才多大的年紀就想這些……」

同上次見面時候的執拗不同,這次高陽見到奚瑤分外親切,許是被關在宮裡太久,太長時間沒有人交流,更或許是聽了奚瑤的遭遇,替她惋惜所致。

這一切看在奚瑤眼裡,卻也不會被浪費,她正打算好好利用利用公主的好心呢!

… 「什麼?做好的衣裳都破了?」王氏坐在廳子里,聽了丫頭的稟報,臉色漲紅,「這分明是想跟我對著干啊!」

丫頭在一旁勸道,「夫人,您別動怒,奴婢聽說是公主在大小姐院子的時候不小心弄壞的,大小姐好心好意拿給公主去看,公主愣說自己喜歡,比劃著不知怎麼就將衣裳給弄破了。」

「哪裡就有這麼碰巧的事情了?她分明是自己不喜歡,拿公主當託詞!」

「夫人,這是很多丫頭親眼看見的,大小姐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呢,無奈是公主所為,為表歉意,公主還特意吩咐巧手如懿的人幫忙大小姐重新趕製新衣呢。」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


「母親切勿動怒,她不過是用些小計謀,讓公主擔著得罪咱們的差事罷了,明兒她必須得參加,不管穿什麼,該她受的終究躲不過去就是,您何必跟她在這兒生氣呢。」

「蘭兒你是不知道,宴會上最能讓女子出挑的就是所穿和所戴的,我給你們兩個安排的衣裳雖差不多,她的卻更出挑,這樣帶著你們兩個出去,旁人在注意你的同時也會注意那丫頭,到後來秦安侯夫人宣布婚事的時候才不會更唐突了。如今我安排好的前奏全都被那丫頭攪亂了,還拉出公主做擋箭牌,話說回來,公主原先不是跟你很要好嗎?現如今進了將軍府竟連你的院子都不去,徑自去了翠竹園,你啊你啊,連個公主都哄不好!」

「母親,您怎麼說起女兒來了?還不是上次宴會的事情鬧得,都是高清瑩那丫頭計算的女兒啊,若不是那次宴會,女兒也不會被公主冷落,如今公主跟女兒走得不近,旁的小姐們也不敢靠近女兒了。在這個圈子裡,跟各家小姐的關係是分外重要的,女兒現在還著急呢,您倒是好……」

「罷了罷了,不說這個了,明兒按照原先安排的行事,宴會上你定要看好了高清瑩那丫頭,不要讓她再生什麼事端。」

「您放心吧,高清瑩這次跑不了……」眼神轉暗,彷彿看到了明兒高清瑩聽到消息宣布時候沮喪而又絕望的臉,高清蘭心頭喜滋滋的。

次日一大早,將軍府門口的馬車便停好了,等著夫人小姐們上車。

奚瑤穿著如懿送過來的長裙出門,雖也是碧色的,但卻比之昨日的低調很多,更顯大方,站在眾多人當眾不是最顯眼的,卻也難掩姿色。

高清蘭的則不同了,跟昨兒被高陽公主毀的那套針腳線法很相似,高清蘭身上的是銀線織造,在陽光下熠熠散發著光彩,有著想掩蓋也掩蓋不了的奪目。

兩人站在門口,恭迎了王氏出來,高清蘭母女上了一輛馬車,後頭跟著的稍小一點的馬車則被分給了奚瑤。


白墨陽在大門裡側,遠遠看著奚瑤上車,便也開始準備他這邊的工作了。今兒的成敗在此一舉。

秦安侯府

因要給秦安侯過壽,所以府中布置的格外喜慶,張燈結綵之外,府中人的臉上也都洋溢著笑容。

但忙裡忙外的只有三個兒子,不見次子的影子。

王氏帶著高清蘭、高清瑩到的時候,秦安侯府門口已經被馬車停滿了。

秦安侯夫人站在院子里側招待賓客,見王氏帶著兩個女兒進來,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奚瑤的臉上。

顯然,秦安侯夫人是見過高清蘭的,除了她以外,另一個自然就是高清瑩了。

素日聽聞將軍府的女兒一個比一個出挑,如今真的看到高清瑩的模樣,秦安侯夫人卻還是吃了一驚。比起高清蘭的活潑與機靈,這個大小姐看起來更穩重,更像是會持家的人。

若是自己二兒子品貌堂堂,跟一般人同樣,配個這樣的小姐自然不錯,可如今看著,到底是委屈了人家。

一陣五味雜陳之後,秦安侯夫人迎了過來,「瞧瞧,將軍夫人,來的竟這樣早呢,我還說待會兒命人特地到門口迎你,這就進來了,這位便是兩位千金吧?模樣真是出挑啊!」

高清瑩和高清蘭同時對著秦安侯夫人福了一禮,「夫人安好。」

「好,好,真是好孩子。快裡邊請吧,高陽公主已然到了,就在花廳里坐著,適才還問及你們是否過來了呢。」

微笑著,奚瑤並沒說什麼。

王氏轉過身,對著兩個女兒道,「我跟秦安侯夫人有事要聊,你們且進去找公主吧。」

點頭應了一句,奚瑤再次福了一禮,朝里側花廳去了。

目送著奚瑤和高清蘭遠去,王氏和秦安侯夫人站在原地並沒與動彈。

王氏微笑著問道,「夫人覺得我這個女兒如何?」

「跟傳言中的一樣,穩重大方,是好兒媳婦的人選,想必朗兒也會喜歡換。」

「夫人看好便是最要緊的了,我已經問過清瑩的意思,對於嫁入秦安侯這樣的府里,她求之不得呢。」

深知王氏不是在說真話,秦安侯夫人還是微笑著道,「既如此,真是好事。」

因身份地位的關係,公主走到哪裡都是百般簇擁,秦安侯花廳里更是一樣。

剛邁入花廳,根本看不到公主的影子。

「喲,我當是誰呢,這不前幾天剛在宴會上鬧出大笑話的將軍府姐妹花嗎?」

人群中不知道誰,一個尖聲挑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過說起來,這姐妹倆走在一起的確很是顯眼,被開頭人說的話所影響,花廳中的小姐們紛紛掩住口鼻,眼神嘲諷的看向這邊,彷彿門口站著的是兩個污穢之物,根本不是人。

被人家這樣唾棄,是高清蘭從來沒有過的經歷,她完全忽略掉這是因為她自己而造成的,反而一心將自己如今的遭遇和處境一股腦推到了奚瑤的身上。想著如果不是跟她一起過來,自己就不會被人這樣看扁。

氣氛一時間尷尬到了極點,高清蘭被面前所有人看著,站立都有些難安,一旁的奚瑤卻旁若無人的欣賞著手邊的花朵,這兒的花樣子比之將軍府的更多更出奇,有幾多綠色的菊花特別耀眼,讓人看了都移不開目光呢。

… 姐妹倆面對尷尬截然不同的反應倒像是一道風景。人群中不少人都注意到了。

其實,對於這位將軍府棺材中死裡逃生的大小姐,一般的千金貴體還是不排斥的,畢竟她少在人前走動,不似高清蘭那樣全然暴露於大家面前。

也不似高清蘭那樣,從前仰仗著有公主的厚愛而背地裡跟大家吆五喝六。說起來,今兒最先開口說話的人之所以用那般嘲諷之語,大抵也是曾經被高清蘭諷刺過的緣故。

公主聞聲,也看向了這邊,當注意到奚瑤的時候,眼底便是一亮,「清瑩,你來啦?」聲音清亮,更帶著超乎尋常的親昵。

加之不是直接說話,而先喚了對方的閨名,公主對奚瑤的態度看在了所有人的眼裡。

詫異於公主態度的同時,各家小姐們開始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起奚瑤來。

因為很少參加這樣的宴會,所以將軍府大小姐露面的機會也很少,認識她的人自然就不多。

潛意識裡,這個從棺材里死而復生的女子應該長相乖戾,極不討人喜歡,可真的看到時,倒讓人覺得討厭不起來。尤其她現在站在高清蘭的身邊,對比之下,倒是多了幾分招人憐愛的意思。

微笑著對著奚瑤招手,公主說話聲音都柔了起來,「快過來這裡,我今兒還帶了好東西給你看呢……」

奚瑤微笑,拈起裙擺緩緩走向公主,路過不認識的人時,卻也低頭打著見面禮。

動作間行雲流水似的,看得身後高清蘭都有些微愣。

大周朝是禮儀之邦,尋常王孫宴會之中該坐,該行禮的規矩都多得數不勝數,不說別的,就高清蘭通通學習下來也花了小半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