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空之力』並不是那麼值得稱讚。」輕舞紗眼眸微微眯起,「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 聽見輕舞紗的話,眾人暗暗點頭表示贊同。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沒有實力,什麼都是空談。

隨後,天相前期的輕舞紗力戰天靈前期的天宇星宗,二人劍修差了整整一個境界,短時間內卻戰得有來有回。

不過,輕舞紗終究年輕,只有天賦,沒有底蘊,漸漸地落於下風。

一邊頑強抵抗,一邊不斷壓制,天宇星宗甚至已經沉浸在了戰鬥中,忘記了手下留情。

很快,輕舞紗被逼到了會武台的邊緣,而天宇星宗沒有停手,最後的一擊即將落下。

這時,輕舞鏡花目光頓凝,一步瞬閃,從側身一掌擊向天宇星宗。

與此同時,輕舞紗也轟出一記玄冰掌,直撲天宇星宗的面門。

天宇星宗臉色微變,雙掌齊出,各接一掌。

旋即,天宇星宗身子輕顫,腳步微錯,連連跌退。

輕舞鏡花滿懷歉意地微微頷首,「天宇族長,抱歉。」

「不用不用。」天宇星宗擺了擺手:「該說抱歉的人是老朽,老朽之前答應你不傷這丫頭性命,可是剛才卻忘了……」說著,他一臉慚愧。


「不,這不是你的錯。」輕舞鏡花輕輕一笑。她很清楚,天宇星宗把輕舞紗當成了對手,所以才會沉浸在戰鬥中,忘卻了手下留情的事情。

「第四之位是你們輕舞一族,老朽在此送上祝福。」天宇星宗微微地笑了下,轉身走下會武台。

從天宇星宗的背影中,輕舞鏡花彷彿看到了一絲落寞。

這位老前輩苦撐了幾百年,從一個不知名的家族到現在的八大核心家族,天宇星宗不知經過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汗水。可是天宇一族始終沒有出現一位像輕舞紗這樣的天才與他一同撐起家族。

如今,他依然孤軍奮戰,卻沒能再保住天宇一族第四之位。這次是輕舞一族,下次,或許就是別的家族了,天宇一族如果沒有新鮮的血液,註定要沒落下去。

繼天宇一族后,輕舞一族繼續挑戰排名第三的納蘭一族。

納蘭一族的兩位天境高手——族長納蘭風、大長老納蘭雲都是天相後期境界,反觀輕舞一族,族長輕舞鏡花乃天相後期境界,而輕舞紗只是天相前期,紙面上來看,似乎納蘭一族要強於輕舞一族。

實則不然,方才輕舞紗與天宇星宗一番交手,眾人都看得出輕舞紗的實力不俗,對上天靈前期的天宇星宗都沒有很快落入下風,在他們看來,輕舞紗對納蘭雲絕對有一戰之力。

其實,輕舞紗與納蘭雲已經交過一次手,納蘭雲並不能在輕舞紗手裡佔到半點便宜,相反,他還略微有些不敵。

而納蘭風一直都不是輕舞鏡花的對手,以前都是和納蘭雲聯手力敗輕舞鏡花,現在,輕舞鏡花多了一位強而有力的幫手,他們想再贏輕舞一族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接到輕舞一族的挑戰後,納蘭風和納蘭雲的臉色有些難看,他們知道這一天總會來的。起初,得知輕舞紗踏入天境的消息,他們也不是那麼擔心,可是見識了輕舞紗驚人的天賦和實力后,他們知道,核心家族第三位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

結果如預想的那樣,輕舞鏡花壓著納蘭風打,納蘭雲也在和輕舞紗一番交手后落入下風。

最終,納蘭一族不敵,敗給了輕舞一族。

頓時,全場一片歡呼。

八大核心家族排名第五位的輕舞一族在這次聯盟族會連敗天宇一族和納蘭一族,順利晉陞第三位,接下來,輕舞一族只要再打敗秦風一族,就可以佔據第二位!

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輕舞紗!

若她沒有達到天境,若她沒有那樣超高的天賦,輕舞一族也不會如此勢不可擋!

納蘭風和納蘭雲的臉色非常難看,在弒滅心宣布了結果后,他們只能不甘地離場,二人緘默無言。

隨後,當輕舞鏡花的目光落到秦風羽身上的時候,秦風羽明白,秦風一族即將迎接一場最危險的挑戰。

輕舞鏡花從來都沒有把秦風羽放在眼裡,秦風一族最可怕的敵人也不是他,他只是一位天相中期的高手,論實力連納蘭風和納蘭雲都不及,但秦風一族之所以能位居第二,依仗的是大長老秦風霜。

秦風霜的劍修是天相後期境界,可他的天賦號稱弒神盟第一人,連天宇星宗都不是他的對手。

秦風霜是個武痴,平時不問世事,閉關修鍊,族內大小事務全部交由秦風羽處理,只有聯盟族會開始的時候,他才會出關,拋頭露面。

可是,如今輕舞紗一戰成名,以天相前期之境力戰天宇星宗,秦風霜能不能保住天賦第一人的稱號,還有待考究。畢竟雖然輕舞紗現在還不是天宇星宗的對手,但是,若她達到了和秦風霜一樣的天相後期境界,誰也不敢懷疑她不會展現出超越天宇星宗的實力。

秦風霜黑髮白鬢,橫眉冷目,目光銳利,一看就寡言少語。

觀戰台上人群的目光炙熱起來,看著輕舞一族挑戰一個又一個強族,從第五位一路升至第三位,最後挑戰排名第二的秦風一族,他們的內心澎湃無比,熱血沸騰。

秦風羽和秦風霜站在會武台的一角,目光冷咧鋒銳,輕舞鏡花和輕舞紗站在另一角,優雅淡然。

這一戰,決定著家族第二的排名究竟會被輕舞一族奪下還是由秦風一族保持。

戰鬥從開始到結束,人群由摒住呼吸,到尖聲吶喊。

儘管秦風霜再強,也擋不住輕舞鏡花與輕舞紗二人的圍攻,天相中期境界的秦風羽簡直像一個隱形人,毫無用處。

最終,輕舞一族戰勝了秦風一族,奪下了八大核心家族第二的排名。

「輕舞紗么。」

秦風羽敗得不服氣,眼中閃爍著怨毒的目光,但秦風霜卻不一樣,他的神情依舊冷咧,「小姑娘,你的名字叫輕舞紗,我沒說錯,是嗎?」

「是的。」輕舞紗淡淡回答。

「你很強。」秦風霜轉過身,繼續說道:「當年我初入天境時,也沒有你強。不過,這第二的位置,我遲早會拿回來。」說完,秦風霜化形炎鷲,飛離會武場。

他本是武痴,既然戰敗,他就沒有再留在這裡的意義,對秦風霜而言,敗了,就該去苦修,直至強大到從失敗的地方再站起來。

輕舞紗望著秦風霜,目光微微閃爍,方才秦風霜的日劍境令她大開眼界,日劍境是光與炎雙重屬性,而他在炎屬性上的造詣已經達到了空間概念層次,能以爆炎破空。


若不是秦風羽太拖後腿,她們贏不了。

秦風霜沒有抱怨也沒有不甘,他從來不會為自己找任何理由,敗了,就是敗了,怪自己不夠強。他臨走之時說會把第二的位置拿回來,這話擱在一個普通人的嘴裡,最多只能相信三成。但從一個修鍊成狂的武痴嘴裡說出來,就足夠令人後怕了。

這時,一把血劍攔在了炎鷲的面前。

「且慢。」

炎鷲現出真身,秦風霜目光冷咧無比,「何事?」

血劍也顯現原形,徐寒一臉笑意:「族會還沒有結束吧?你現在離開是不是太早了?」

「不會再有人敢挑戰秦風一族了,呆在這裡也是浪費時間。」秦風霜的話並不狂妄,輕舞一族也只是險勝秦風一族,他認為除了輕舞一族,別的家族再沒有能力去挑戰。

「話不要說太滿,容易打自己臉。」徐寒嘴角微微地揚了下:「回去吧。」

「小子,你太囂張了。」秦風霜的瞳孔中閃過一道寒芒,就連秦風一族的族長秦風羽都不敢和他這樣說話,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敢目中無他。

「想要教訓我的話,就回去吧。」徐寒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秦風霜不禁冷笑一聲:「有意思。」隨即,他的身體迅速墜落,平穩地落在會武台上,接著步行下台,「想要挑戰秦風一族,先把前面的那些家族都挑戰一遍吧,若你挺不到我這一關,我不會讓你活著離開。」

徐寒下跨一步,瞬間出現在會武台上,嘴角帶著一抹笑意:「不需要。」

接著,他抬起眼眸,注視弒滅皇:「盟主,我惡狼會要挑戰秦風一族。」

此話一出,場上一片轟動。

徐寒,當真要挑戰秦風一族。

可是,按照聯盟規定,挑戰只能一級一級地來,不能越級挑戰。也就是說,像惡狼會這樣排名墊底的家族,想要挑戰排名第三位的核心家族,必須要把排在它前面的所有家族都挑戰一遍才行。

「哼,連規則都不知道,還敢叫囂著挑戰我秦風一族。」秦風霜冷哼一聲,「我說過不會讓你活著離開,就一定不會讓你活著離開。」

「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的。」徐寒微微一笑道:「就算我惡狼會是新晉家族,排名墊底,但如果我惡狼會有第三的實力呢?一級一級地挑戰豈不是笑話?」

「規則,不可隨意更改。」弒滅皇緩緩說道。

… 儘管徐寒說得不無道理,但凡事都要有個秩序,定下這樣的規則就是為了避免混亂,一旦同意了徐寒的要求,破了例,就無法再約束其他人。

「不需要更改規則,只需要給規則加個難度。」徐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難度?」弒滅皇目光微微眯起。

「不錯,越級挑戰自然是不允許的,不過,如果我惡狼會要同時挑戰秦風和納蘭兩大家族的話,是不是可以開個特例呢?」說著,徐寒的眼眸轉到秦風霜和納蘭雲的身上,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

秦風霜頓時臉色冰沉,低喝道:「好你個狂妄的小子!」

納蘭雲冷笑:「你在找死?」以一敵二,而且還是秦風納蘭兩大家族,不是找死是什麼?

「就當我是在找死吧。」徐寒淡淡地笑著:「不知道秦風族長和納蘭族長有沒有膽量給我這個找死的機會?」

他的措詞非常精妙,沒有問「肯不肯」,而是問「有沒有膽量」,這二者的差異很大。前者帶有一種懇求的意味,一旦秦風羽和納蘭風不答應,徐寒就成了笑話。

但後者卻截然不同,是一種挑釁,一種威脅。如果秦風羽和納蘭風拒絕,那就成了不敢應戰的懦夫。

弒滅皇的眼眸中閃爍著不定的光芒,「此事不可草率決定。」說著,他的目光落到幾位核心族長的身上,「不知諸位族長意下如何?」

秦風霜搶先回答:「我沒意見,他想死我就讓他死個痛快!」

「納蘭族長呢?」

納蘭風冷笑一聲:「我也沒意見。」他很想看看,徐寒究竟會死得有多慘。

納蘭雲心中暗暗竊笑:「徐寒,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然而,徐寒卻好像看穿了納蘭雲的心思,冰冷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你在笑什麼?」

納蘭雲不由地怔了一下,而後冷笑:「我笑什麼?我笑你不自量力,非要找死!」

徐寒嘴角微微一揚:「納蘭雲,你可否記得,當初我就對你說過,待我踏足天境,第一個就要拿你開刀!」

「記得又如何。」納蘭雲不屑道。

那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徐寒還是地境,險些被納蘭雲所殺。那時候的納蘭雲根本不把徐寒放在眼裡,將他貶作螻蟻,還要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制裁者身份殺死徐寒。

若不是輕舞紗出手,徐寒恐怕已經死在了納蘭雲手中。

也是在那時候,徐寒對納蘭雲放出狠話,倘若有朝一日他踏入天境,第一個便要拿納蘭雲開刀。

納蘭雲確實沒想到,徐寒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達到天境,只可惜,他太狂妄,狂妄到同時挑戰秦風、納蘭兩大家族,若非如此,他可能還會懼怕徐寒的天賦。

徐寒的嘴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盟主,既然秦風納蘭兩大家族都沒意見,是不是可以開這個特例?」

弒滅皇點頭道:「既然秦風族長和納蘭族長都同意,那麼我也沒意見。」

畢竟開這個特例不會造成秩序的混亂,因為沒有人會傻到去同時挑戰兩大家族。


惡狼會的兄弟都驚呆了,他們個個嘴巴微張,目光獃滯,就是說不出話來。

誰能想得到,徐寒會提出同時挑戰兩大家族的要求?

北山斷也是一陣發懵,但他相信徐寒的決定。

秦風羽、秦風霜、納蘭風納蘭雲,這四人與徐寒北山斷二人成犄角之勢,目光交匯。

觀戰台上眾人議論紛紛,他們無論怎麼想,都覺得這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不過,惡狼會這蚊子大的家族竟然也有兩位天境高手,著實讓他們吃驚。

現在惡狼會也許很弱,但有兩位天境高手坐鎮,加以時日壯大起來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強族。

「小兄弟,我們真的有勝算嗎?」北山斷低聲問道,以他百年的經驗來看,他們二人幾乎十死無生。

「有。」徐寒自通道:「前輩,你拖住秦風羽就好,其他人交給我。」

「好。」北山斷點頭道。儘管秦風羽的劍修比他高一個等級,但要拖住並不難。

「開始吧。」弒滅心淡淡的宣布,不經意地瞥了徐寒一眼。他對這小子沒什麼好感,所以就算戰死在此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可惋惜的。

頓時,會武台上六人同時釋放出了劍魂,繽紛的劍炎衝天而起,強大的氣息令人心悸。

徐寒微微一笑,輕輕跨出一步,目光直指納蘭雲,「納蘭雲,我說過,第一個會拿你開刀。」

「哼,就憑你?」

納蘭雲話音還未落下,突然身子猛地一緊,強大無邊的魔劍炎直逼而來。

好快!

納蘭雲幾乎都沒反應過來,鋒利無比的氣息已經撲來。

這時,納蘭風一劍斬來,從側面截下了徐寒的劍。

呯!

納蘭風臉色一變,胸口彷彿受到一陣猛擊,身形錯亂,踉蹌地跌退好幾步。

但徐寒的進攻也被打斷,隨即向後一躍,拉開距離。

納蘭雲長舒一口氣,剛才的一時鬆懈,險些斷送了他的性命。他,果然太小瞧徐寒了。

「此人,不可小覷。」秦風霜目光微凝。

一劍險些奪去納蘭雲的性命,還逼退了納蘭風,就憑這一點,徐寒的實力就不容質疑。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惡狼會兄弟,還是和徐寒並肩作戰的北山斷,都對徐寒充滿了信心。

「盟主。」徐寒扭頭看向弒滅皇,微微一笑道:「需要你幫個忙。」


「說。」一字,冷,穩。

「加強空間結界。」說著,他伸出三根手指,「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