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祝小兄弟馬到成功!」中年男子笑着說道,明顯是要送客了!

過了一會。

中年男子見林軒還站着不動,疑惑道:「少俠可還有事!」

林軒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那個,那個!城主大人,我滅掉那伙黑山軍的獎勵呢!」

卧槽,獎勵還沒走就想叫人走,我可沒那麼傻啊!

……

獎勵自然還是給了林軒,而且獎勵還不少,臨走時,城主更是囑咐林軒,這次任務要是能處理好,還會有更大的獎勵!

金錢和經驗自然不會少,而且還有一件法師用的青銅器帽子。

勞倫斯之帽(青銅器)

精神+20

體質+5

回藍速度+50%

要求等級:15級

要求職業:元素法師,牧師,薩滿

……

這些獎勵自然都不錯,不過關鍵是獎勵了林軒20點軍功!

軍功是非常難獲取的,只有對城市或者國家做出貢獻,才會有獎勵!

而軍功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就能換取相應的職位,從小小的十夫長一直到職位最高的帝國元帥!

據說晉陞到相應的職位,就有屬性加成,能購買白銀,甚至黃金以上的套裝!還有其他種種好處!

不過軍功獲取特別難,而且最低的十夫長也要有100點軍功,所以目前還沒有人能得到職位!

「接下來的任務有點難啊!」林軒喃喃道。

他也是剛剛查了下亡靈古堡的資料,才知道那是怎麼樣一個龍潭虎穴!

亡靈古堡,位於青羅城與佟辛城的正中間。

據說幾百年前藍田郡曾經鬧過瘟疫,超過8成的人都因此而死亡,屍橫遍野!而這種死亡之地正是亡靈法師的最愛,當時幾乎所有有名的亡靈法師都來到了這片土地,將屍體變成亡靈生物!甚至開始危害周圍的城市。

此事在當時十分嚴重,最後是神廟派人才將這些亡靈一一消滅!

而亡靈古堡則是在當時赫赫有名的薩爾大亡靈法師創建的,他甚至將那裏變成死靈之地,神廟花了許久也沒有將其凈化,只能將其用陣法封印住,不讓裏面的亡靈生物走出來!

林軒接下來要去的正是這一塊凶地,據說裏面最弱的野怪都在18級以上!這對現在主流等級才14級的玩家來說,真是去了就是死!

以他現在的實力也根本沒可能在裏面存活,不過還好任務是在5天後,他還有足夠的時間將自己變的更強,而且等他15級后還能裝備上那兩件青銅器,這對他的實力又會是很大的一個提升!

想到就做,林軒先去藥店將背包幾乎都塞滿了恢復品,而且還都是在目前來說比較高級的恢復品,幾乎將他手中的金幣都花了個精光!

他已經打算這5天就在野外度過,瘋狂沖級了! 「砰砰砰……」

群架瞬間打響,拳拳到肉。

其中不少人還懵逼著呢,可自己人都和別人打起來了,自己不動手好像不太好。

楊明益雖然力量和體質有所不足,可他的敏捷屬性遠超普通武者。

就見他出手快如閃電,一拳打在譚大剛腋窩上,緊接著另一隻手抓住譚大剛的手臂就要將其折斷。

但這時一隻腳從旁邊踢來,嚇得他急忙放手下蹲閃過那一腳。

而下蹲的同時他猛地一個掃堂腿。

「砰」的一聲,將那偷襲的人掃翻在地。

可不等楊明益繼續發威,突然後背劇痛,被人踢了一腳,直接橫飛出去。

「卧槽……」

楊明益臉色微變,群架太危險了,四面八方好像都是敵人。

在倒飛過程中,他看到梁新在跟一人對抗,下意識的抓住梁新的肩膀卸力。

結果梁新身體不穩,直接被對手一拳轟在胸膛上,他好像聽到了骨折的聲音。

「楊明益你幹什麼?」梁新怒道。

「兄弟抱歉,我是被別人打飛過來的。」楊明益歉意道。

眼看踢飛楊明益的人和擊退梁新的人同時殺上來,兩人急忙聯手對抗。

附近的譚大剛聽到兩人的對話,腦海中靈光一閃,感覺哪裡不對勁兒,但下一刻他就沒時間思考了,因為梁氏財團的一人朝他攻來。

「嘭嘭嘭!」

群架無比混亂,雙方加起來足有十多個人,在這狹小的重力室走廊上對轟。

所有路過的人紛紛避退,擔心被波及。

但也有人擠在遠處看熱鬧。

「嘭!」「嘭!」「嘭!」

其中一個少女非常驚人,是譚大剛那邊的隊友,粉拳化作殘影,身形快速挪移,將梁氏財團的人一個個打飛。

「休要逞凶!」

忽然梁氏財團的最強者殺出,那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實力不弱於那個少女。

兩人戰到一起,拳頭的碰撞產生驚人勁風,所過之處普通武者紛紛避退。

楊明益剛靠著驚人的攻速擊退對手,看到那個少女朝自己這邊退來,猛地一腳踢在那少女背上。

結果一股巨力傳來,楊明益自己反而倒飛出去。

「卧槽……」他怪叫,都他媽什麼怪物,那少女好像不比自己大啊。

他像是條件反射般抓住梁新的衣服卸力。

結果梁新再次因為身體失衡,被對手一腳踢飛。

「楊明益你到底在幹什麼?」梁新要瘋了,這個豬隊友。

「我被那個女的震飛過來的,她到底是什麼實力?力量太大了。」楊明益無辜,但真的震驚。

眼看對手逼近,梁新急忙對抗,一邊憤怒道:「那女的是大武者,你有點眼力好不好?找弱的對手!」

他都有些猶豫,事後要不要將這個拖油瓶拉進團隊了。

炮灰和豬隊友還是有點區別的。

豬隊友會是害死自己人的,畢竟總不能明目張胆的將其當成炮灰。

事實上他心中很震驚,楊明益竟然都能跟武者對抗了,這才多久?

三個多月前,這傢伙還連武試的報名考核都過不了吧?

「大武者?」楊明益愕然,急忙跑了,去尋找弱一點的對手。

忽然,他看到兩個青年擠開人群朝這邊走來,一個是他的熟人岑超越,另一個則是穿著軍裝的軍人。

岑超越看到這邊的情況,驚愕道:「怎麼打起來了?」

而那穿著軍裝的青年則直接冷哼一聲。

頓時一股驚人的威壓籠罩全場。

已經打到白熱化的楊明益等人突然感覺氣溫好像都在降低,自身的血液好像都要凝固。

就像是低等生物面對高等生物,感覺無比的壓抑和戰慄。

甚至身體細胞都在本能的恐懼。

所有人下意識的停手,快速分開。

「為什麼打架?」那穿著軍裝的青年冷聲問道。

譚大剛那個隊伍中,之前那個只是用後背就震退了楊明益的少女昂首挺胸,道:「這重力室區域是可以打架的吧?我看過規章制度,我們並沒有犯規。」

穿著軍裝的青年聞言微微挑眉:「是可以打架,不打死就行,正好增加點戰鬥經驗。但下次去重力室打,別在這裡擋路。」

他倒是沒生氣,反倒很欣賞少女,這麼小的年紀就達到了大武者,是個不錯的天才。

說完,他朝著岑超越點了點頭,然後穿過眾人,朝遠處走去。

「我們走!」

梁新冷哼一聲,瞪了譚大剛一眼,然後帶人轉身離去。

不過走了幾步,見楊明益沒跟上,回頭道:「楊明益,你怎麼還不走?」

楊明益急忙道:「你們先走,我有點事情。」

反正岑超越來了,岑超越即便不會幫自己打架,應該也不至於看著自己挨打。

至於和梁新一起走,那是不可能的,等梁新反應過來就不好了。

梁新微微皺眉,然後轉身就走,他總覺得這一架打得有點莫名其妙,得回去好好思考一下。

另外,胸口肋骨好像骨折了,得趕緊去治療一下。

「楊明益?」

這時譚大剛瞪著楊明益:「你不叫梁新?」

「對啊。」楊明益道:「剛才那個被你罵的傢伙才叫梁新。」

「你……」譚大剛怒道:「狗日的你陰我……」

譚大剛的隊伍里,其他人也面面相覷。

所以這一架到底是怎麼打起來的?

「等等……」

這時候岑超越走過來,不解道:「你們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打起來了?」

「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