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道龍吟之上響起,湖面的金色道紋散去,一條百多丈的金色龍影騰於高空之上,盤旋了幾圈,向著宇文天俯衝下來。

宇文天神色依舊冷靜,他左手呈爪,縈繞著紫光,使出了一招擒龍手,抓向了金色龍影。

「吟……」

兩道龍吟之聲響起,一強一弱,弱的自然是宇文天的武技發出的。

高空中,一隻百丈大手瞬發而至,金色龍影還沒有靠近宇文天,便被擒在手中,紫光慢慢將其籠罩起來。

「吟……」

一道凄慘的龍吟之聲響起,延續了三息,便沒了聲音,而紫色光團,卻是逐漸縮小,五息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宇文天凌空而立,左手抓向湖中,湖面被分了開來。

「轟隆隆……」

大地震動得越來越劇烈了,而湖面也開始劇烈地翻滾著,五息之後,宇文天的感覺再次被彈開回來。

就在他要再次出擊之時,湖面突然冒起了四道巨大的水柱,濃黑如墨。

漸漸的,水煮散去,四道百丈高的巨大古樸石碑聳立在湖面上,每個石碑上,都有一個古老的「封」字。


此時的宇文天,眼中並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但若是之前的宇文天,看到這四道石碑,一定會震驚不已。

以為這與當時封鎮魔君斷手的石碑外形極為相似,只是打了許多倍而已。

不同的是,這四道石碑上,除了詭異的道紋和符文之外,還刻著四大神獸的圖象。

宇文天當然不認識,這是鼎鼎大名的四象封魔陣,一般情況下,只有化神以上的絕世強者才可以刻畫出來。

「轟隆隆……」

大地震動越來越劇烈了,湖中的水逐漸系那個周圍退開,將湖中間漏了出來,但是卻不曾溢出湖岸。

宇文天負手而立,看著漸漸陷下去的湖心,身上的氣勢越加恐怖了。

二十息后,數十丈深的湖底露了出來,一口十丈長,三丈寬,兩丈多高的青銅古棺出現在視野之中。

青銅古棺的四面有是個青團拉環,連接著四條刻滿了道紋的九幽冥鐵鏈,而每一條九幽冥鐵鏈的另外一端,則是與一座封鎮石碑連在一起。

宇文天眼中閃過一絲殺氣,卻沒有絲毫動作,只是靜靜地看著下面的青銅古棺。


漸漸的,青銅古棺慢慢地浮了起來,透著恐怖的魔氣,最後停在了一百丈的高空,與宇文天的眼睛持平。

就在這時,遠處掠來了七道身影,站在湖邊,滿臉驚悚地看著眼前的情況。

「這是什麼?」一個玄衣老者驚叫道。這是一個虛皇境的強者,境界比南宮羽都要高几個小境界,而戰力,自然也要強於南宮羽。

「棺材?」一個白衣中年人看著眼前的場面,震驚萬分,只吐出了兩個字,這人也是虛皇境強者,氣息只比那玄衣老者弱一點點。

「那是誰?」而一個虛皇六重天之境的黑髮長須老者卻是看向了宇文天,眼中儘是驚恐之色。

「不知!似乎是魔修!又好像不是!」一個灰衣中年人一臉的凝重,看了看宇文天,又看了看那巨大的青銅古棺,沉聲道。

「這是一個強大的封印陣法!那口青銅古棺隱隱有魔氣散發,估計裡面不會有好東西!」一個身穿太極道袍的白須老者也是一臉的凝重,此人是這裡面境界最高的,氣息也是最強的。

虛皇八重天之境,在現在的南域,絕對是超級高手。

「難道這人想要破除陣法不成?」一個身著粗布麻衣的老者看著宇文天,驚叫道。這人亦是虛皇六重天之境的武者,氣息與那白衣中年相差無幾。

「不知道,看看再說!」另外一個是虛皇七重天之境初期的武者,頭髮花白,一聲火紅色長袍,氣息僅僅比那太極道袍的老者弱。

「這銅棺之中肯定封印著絕世凶物,不然就是不會有這四道恐怖的石碑來封鎮了!」太極道袍的老者神色凝重,隱隱透著懼意,沉聲道:「如果真如我所料,我們一定將竭盡全力,阻止那人將凶物釋放!」

「好!」六人皆都點頭應允。

宇文天已經知道了六人到來,睥睨的眼神只是瞥了七人一眼,便不去理睬。

「好恐怖的眼神啊!」

「這是什麼人?氣息如此之強!」

「那是什麼樣的眼神啊,彷彿我們是螻蟻一般!」

「這人絕對不簡單!」

「南域很是出現了這等強者!」

……

青銅古棺周圍的魔氣越來越盛了,而那四條九幽冥鐵鏈,也開始嘩啦啦地顫動起來,金色的道紋快速浮動著。

四座巨大的封鎮石碑,隱隱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向著青銅古棺涌去,與那魔氣抵抗著。

這時候,宇文天動了,他雙拳緊握,仰天大吼一聲,身後的佛魔虛影瞬間增高百丈。

他右拳揮出,幻化出一個百多丈大的紫金色拳頭,砸向連接著玄武石碑的九幽冥鐵鏈。

「轟……」

劇烈的撞擊聲響起,九幽冥鐵鏈擺動起來,上面的金色道紋開始急速竄動起來,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好恐怖的一拳啊!」白衣中年看到宇文天的拳影撞擊道九幽冥鐵鏈上之時,徹底怔住了,彷彿敲在自己心上一般。

!! 「這人到底是什麼修為?」一虛皇六重天之境的老者也是一臉的恐懼,問道。

「看這氣息,應該跟我差不多!或許比我高一點!」那身著太極道袍的老者面色凝重,道。

幾人頓時沉默了,這樣的人,他們七個應付起來,恐怕要費一番手腳。

「轟……」

就在他們談論的時候,宇文天的第二拳已經轟了下來,彷彿一座巨山壓下一般,聲勢浩大,威力無窮。

但是九幽冥鐵鏈只是劇烈地晃動著,道紋流轉,並沒有絲毫的損壞。

「轟轟轟……」

宇文天的神情並沒有多大起伏,他依舊不停息地轟擊著連接玄龜石碑的九幽冥鐵鏈。

一刻鐘后,九幽冥鐵鏈依舊如常,這時,宇文天停止了轟擊,眉頭微蹙,眼中殺氣畢現。

他左拳揮出,指環瞬間釋放出耀眼的紫光,將他的拳頭包裹起來。


他的身形如閃電一般迅疾,剎那間便已經奔到了九幽冥鐵鏈前,左拳轟然擊出。

「鏗!」

一道清晰的金鐵交鳴之聲響起,火光四濺,砸的九幽冥鐵鏈嘩啦啦地擺個不停,紫光已經將一部分九幽冥鐵鏈籠罩了。

「嗡……」

九幽冥鐵鏈上的紫光越來越盛,其上刻著的道紋,逐漸變得暗淡起來。

五息之後,整條九幽冥鐵鏈都被紫光籠罩,上面的道紋已經完全消失了。

這時,宇文天再次蓄勢,將自身的氣勢凝聚到最巔峰,一拳轟出。

「鏗……」

一道金鐵交鳴聲再次響起,有一股紫光纏繞道九幽冥鐵鏈上。

這一擊,亦是火光四濺,恐怖無比。

「鏗……」

接著,宇文天沒有停止,一直在轟擊著,勢不可擋。

「鏗……叮!」


最後一拳擊出后,九幽冥鐵鏈立即斷裂,而宇文天卻是長身而立,沒有絲毫勞累。

「這……這是人嗎?」一老者驚聲道。

「太恐怖了,這等身體,豈會是人類可以擁有的!」另一老者嘆道。

「莫菲是妖獸或荒獸化形不成?」一個中年人嘀咕道。

「難不成這魔修是傳說中的煉體武者?」一灰衣老者道。

「即便是煉體武者,也不可能有這麼恐怖的身體和力量!」那太極道袍的老者搖搖頭,道。

……

一條九幽冥鐵鏈被毀,那座玄武封鎮石碑頓時散發出恐怖無比的殺戮之光,向著青銅古棺和宇文天掠去。

「嗡……」

青銅古棺突然釋放出一道紫黑色的魔光,將那殺戮之光擋住,漸漸地吞沒。

而那掠向宇文天的殺戮之光,如同利劍一般,快捷無比,宇文天根本沒來得及躲閃,便穿腹而過,帶起了一團紫金色的血液。

好在這殺戮之光並沒有觸碰到宇文天的丹田,否則就麻煩大了。當然,也有另一個結果出現,那就是絲毫未損,畢竟,那是混沌世界,擁有宇宙間最強大的本源之力,無堅不摧,無可阻擋!

但是,一息之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或許是那道殺戮之光真的觸碰到了宇文天的混沌丹田,只見其腹中掠過一絲混沌之力,如同一條鎖鏈,纏繞在那座玄武封鎮石碑上。

「嗡……」

石碑瞬間光華大作,但卻沒有持續到一息時間,便沒了氣息。

「嚯!」

混沌之力瞬間幻化成混沌之氣,將百丈高的石碑包裹起來,最後化成一道拳頭大的虛影,飛進了宇文天的丹田之中,沒了聲息。


遠處的七人目瞪口呆,彷彿石化了一般,半晌之後,那太極道袍的老者才喃喃嘆道:「神術啊!非我等可以仰望!」

混沌之力混到宇文天的丹田后,遊走於宇文天的身體上,那個被殺戮之光刺穿的傷口,瞬間癒合,而那些流出來的血液,則是倒回到了宇文天的身體之中。

而這時候,那青銅古棺開始顫動起來了,散發出了恐怖無比的魔氣,籠罩了三千丈的範圍,宇文天和三座石碑都被籠罩其中。

而那七個虛皇境的武者,看到魔氣湧來,立即向後退去,並且運功抵抗。

而身處魔氣之中的宇文天,身周釋放出了百丈的紫金光華,纏繞在身周,將周圍照亮。

這時候,他才向著下一座封鎮石碑掠去。

這是朱雀封鎮石碑,與玄武封鎮石碑一樣,九幽冥鐵鏈緊緊與青銅古棺鎖在一起,不過,那古棺中散發出的魔氣,在緩慢地侵蝕著九幽冥鐵鏈上的道紋,有一些地方的金色道紋已經變得暗淡了。

與之前一樣,宇文天拳如巨山一般轟出,來回砸了好幾次之後,才利用左手無名指上的指環散發出的紫光將九幽冥鐵鏈上的道紋抹去。

最後又擊出了幾拳,才把將九幽冥鐵鏈打斷。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熾熱火焰從朱雀封鎮石碑中發出來,直接將宇文天吞沒。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