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這嘲風就在這一刻發出了怒吼之聲,身上帶著血光,向著陸方直接沖了過來。

嘲風身軀上有著密密麻麻的龍鱗,向著陸方撲過來的時候,就帶著一些殘忍的味道,同時有著一股腥風從這嘲風的嘴裡面吐了出來,吹在陸方的身上。

「吼!」

只見這嘲風兇殘的模樣,跟瑞獸沒有一點相近的地方。

那鋒利的牙齒,尖銳無比的爪子,對著陸方一拍,似乎就要把陸方直接拍成肉沫,這讓他有一些咬牙切齒。

陸方感覺到自己手臂上的蛟龍印記已然變得越來越炙熱。

「呼!」

陸方此刻呼吸有些急促,感覺自己似乎是受到了震懾,想要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進行反抗,但是這反抗的力量,卻是受到了劇烈的壓制。

這是一種作用在元神之上的規則,陸方才一出手就明白這是面前的嘲風的天賦神通。

它並不需要多做些其他什麼,只是對著陸方出手,就能鎮壓陸方。

「呼!」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有著一股巨大的壓力,就這樣沉甸甸的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掙脫了不了。

「找死。」

陸方的心裏面閃過了這樣的念頭,整個人臉上露出了一些濃烈的殺氣。

總裁:突如其來的億萬家產 他手中的劍一轉,手上就傳來了一股可怕的力量。

陸方想要破了這威懾,就必須要有著能夠對抗的精神力量。

嘲風天賦就是鎮壓妖邪,對生靈有著威懾,同時擁有著巨大的氣運,轉凶為吉。

陸方閉上眼眸,元神之中在催動著他的劍道。

他彷彿對劍有著特殊的天賦,領悟了劍之道,並且在劍道的規則之上越走越遠,這就是陸方有著強大的天賦,又有著天老的指點,在逍遙門之中又獲得了諸多前輩的指點。

絕色總裁的超級高手 陸方可以說是幸運的,此刻他默運著自己身上的劍道。

腦海之中有著許多劍道規則,此刻就在陸方的腦海之中不斷的轉動著,和他的元神結合在一起。

「破!」

陸方就在這一刻,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的一雙眼睛的瞳孔之中,隱隱約約之間出現了兩柄劍,當這兩柄劍出現的那一刻,陸方精神上得到升華。

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嘲風原來早已投射進去的規則。

它肅立在那裡,散發著濃烈的龍威。

看著面前的陸方,就像是看著一個螻蟻一般,發出了吼聲,就這樣踏在空中,牢牢的鎮壓著陸方的元神念頭,讓他連反抗的心思都沒有。

可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的元神之中見到規則卻凝聚成一團,就在這一刻,直接從他的元神之中飛了出來。

「斬!」

只見陸方調動自己的元神,對著面前這嘲風投影發出了一聲怒吼。

這劍就在這一刻在陸方的神識之中不斷放大,彷彿是遮天蔽地,從著嘲風之上一斬而下。

「咚!」

一聲清脆的響聲,只見嘲風投影被斬斷成兩半。

陸方就在這一刻,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是為之一輕,種種念頭不再受到限制,他抬起頭,嘲風已經殺到了他的面前。

那一張巨大嘴巴,對著陸方就這樣一口咬了下來。

彷彿就要將陸方徹底吞入他的腹部之中,這讓陸方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不過現在的他已經擺脫了嘲風的投影的鎮壓,現在渾身都是輕鬆,根本再也不受到這其中的影響了。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吐了出去。

「接下來就是你去死的時候到了。」只見陸方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手中的龍鱗劍,就在下一刻變得巨大了起來,直接纏繞住了面前的嘲諷。

陸方的身上有著一股濃烈的毀滅之火,就在這一刻,席捲到了面前的嘲風的身上。

毀滅之火熊熊燃燒著,有著一種破滅一切的味道,空氣之中散發著一股窒息的氣味。

陸方此時根本沒有任何的畏懼,臉上帶著冷笑。

他的毀滅之火的神通此時已經恢復了,隨著他的動作,身上毀滅之火源源不斷,撲在面前的這嘲風的身上。

這並不是真正的嘲風,當這毀滅之火籠罩住了面前這嘲風的時候,陸方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來了這樣的信息。

這只是有著一滴嘲風之血的傀儡,它在這個陣法之中獲得了陣法能量的加持,這才能投影出來這樣的強大的力量。

可是它在陸方的毀滅之火下,根本就是抵擋不住,迅速的被陸方煉化,只剩下一滴火焰。

「呼!」

陸方這才是整個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就在這面前,一滴金黃色澤的血液懸浮在這空中,毀滅之火傷不到這一滴血液分毫。

同時這一滴血液上面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清香味道,讓陸方一聞,就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是為之一輕。

「這倒是好寶貝。」陸方的臉上帶著驚喜,低聲喃喃的說道。

「咦!」

陸方突然聽到天老的聲音,似乎這滴嘲風之血,將天老喚醒了過來。

「你小子倒是有大氣運的人,沒想到你居然得到了這樣的寶物,你要是喝下的這一滴嘲風之血,恐怕你就要獲得極大的進步了。」天老帶著一些欣慰的語氣說道。

「哈哈!」

只見陸方卻哈哈大笑了一聲,輕輕地搖了搖頭。

「天老,我是不會把這一滴嘲風之血自己用的。」陸方說道。

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卻十分的溫柔,走上前去,伸出手就把這一滴血液輕易的拿在了自己的手中。

「這一滴血液,其中蘊含著極大的血液精華,但是現在有人比我更需要它,我服用下它只是增加自己的一些修為而已,增加血脈的純度,但實際上,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只見他的手上小嬌的蛟龍印記此時已經發光。

她的本能在呼喚著,她本身有著蛟龍血脈,之前的時候更是得到陸方的一滴鮮血救活了她的性命,兩人已然有些有一些血脈相連。

因此陸方能夠感應到冥冥之中的渴望,天老就在這一刻,懂了陸方的想法,只見他長嘆了一聲:「看來你已經有了自己的選擇。」

「是的,我已經有自己的選擇了。」

陸方用力的點了點自己的頭,認真的對著天老說道。

「嗯。」

紅顏亂世:異族公主傾天下 就在下一刻,陸方將這一團嘲風的血按在了蛟龍印記之上,只見他手臂上的這個印記,就在這一刻冒出了金色的光芒,迅速的將這一團血液吸收了進去。

只見陸方手上的這一團印記變得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明白,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好像是要從陸方的手中脫離出來了一般。

但是卻始終是差了一點,根本沒有辦法脫離出來。

這讓陸方頓時皺起了自己的眉頭,撫摸著自己手上的蛟龍印記,嘆息了一聲:「看來還是差了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卻突然只感覺自己渾身一震。

原本被這蛟龍印記所吸收的嘲風的精血,居然有著絲毫片縷,直接進入了陸方的身體之中。

陸方一時間只感覺自己渾身有些發熱,不由得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疑惑之色。

不應該全部都會被小嬌所吸收嗎?為什麼還有一部分會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

陸方的眼眸之中帶著詫異之色,暗暗的想到。

「對了,這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原因應該就是自己身體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吧。」陸方暗暗的想到。

此時的他,心中帶著一些驚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暗暗的想著。

「陸哥,我是小嬌,我現在依附在你的身…身上,所以你我都是共享的,這…還不夠,我能夠感覺到…剩…剩下還有兩團精血,只有三重驚喜合而為一,才能夠讓我徹底復甦。」

小嬌說完之後,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陸方此時渾身都在發熱,這時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

「不行,我必須要先將這一團精血煉化才行。」就在下一刻,只見陸方盤腿坐在那裡,開始修鍊了起來。

嘲風的精血其中有著非常濃烈的龍性,在陸方的身體之中的不斷的變化著。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渾身都是在發熱,只不過是片刻的時間,陸方就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好像是變成了一團火一般。

同時,他隱隱約約之中,感覺到自己的血脈之中似乎是融入了什麼東西。

時間過去得飛快,很快就被陸方體內的真龍血脈徹底的吸收。

陸方的腦海之中就在這個時候,也是浮現出來了一個神通。

正是剛才的嘲風神通,陸方感覺到自己的似乎能夠對這些妖物產生鎮壓的效果。

彷彿隨著他的心意就能夠做到這個程度,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驚喜。

原來融合了這嘲風的精血,就可以做到這個事情,這讓他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些驚喜之色。

「太棒了。」陸方想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只感覺到自己天搖地轉,就進入了下一個空間之中。 「如果沒有猜錯,這應該是睚呲的地盤,睚眥乃是龍的第二子,恩怨分明,有德報德,有怨報怨,因為記仇的緣故,因此總會有廝殺戰鬥。」

陸方來到這裡,面對的就是這睚眥。

周圍是一片草地,以陸方的修為自然能夠看清楚,周圍的這一片草地其實並不是真實存在的。

這一片草地是幻術虛擬出來的,遠處有著山巒,隱約之間還可以看見一些野獸出沒。

陸方觀看著周圍的場景,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驚詫。

「這睚眥居然還有這樣的愛好?要知道這只是一滴精血所化,根本就不是本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愛好?」陸方的心中有一些好奇,不明白為什麼睚眥會做這種事情。

「吼!」

就在陸方走過去的時候,好像是不小心踩到了什麼,就只聽一聲巨大的響聲,從陸方的腳下傳來。

這讓他嚇了一大跳,剛才踩到什麼了?

就在陸方心中遲疑的時候,他就看見了自己的身下,有著一個小小的東西,就在這一刻迅速的擴大,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變成了一隻巨獸。

而陸方就站在它的頭上,陸方自然是看得清楚,這分明就是睚眥。

「我去!」

此時的他,心裏面帶著震驚,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怎麼會踩到睚眥?這玩意,可是龍子,最擅長於記仇,也最喜歡報復,一旦報復,就會血雨腥風,所以,許多人都會以睚眥作為刀柄,暗喻著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陸方往旁邊一跳,直接跳到了不遠處,然後落在了地面上,這才是認真的對著面前的睚眥說道:「喂,剛才我真的是不小心踩到你的,所以,要不這個事情就算了?」

「我要踩死你。」

陸方感覺到自己的神識之中傳來了一個,細嫩的聲音,這個聲音帶著暴怒,對著陸方說道。

「咦?」

陸方的心中震驚,他沒有想到睚眥居然還有神識?

這不就只是一團精血衣服在雕像之上嗎?怎麼還會有神識在這裡?陸方的心中震驚。

如果只是雕像,那便只是死物,根本不足為懼,但如果有神識,那就不是普通的生物了,而是異常可怕的凶物。

面對這種玩意,陸方恐怕得脫一層皮才行。

想到這裡,他就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心中有些凝重不安。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睚眥這凶獸直接對著陸方沖了過來,那恐怖的身影異常可怕。

同時這睚眥化成了一隻巨獸,抬起了腳就要對著陸方踩來。

陸方踩了它,它就要踩死陸方。

睚眥是瑞獸,但實際上卻主殺戮,兇悍無比,陸方接二連三的逃竄,只感覺自己額頭上的冷汗,已然越來越多。

「該死的!」

陸方只覺得自己的呼吸也是變得越來越粗重,一股沉甸甸的壓力,就這樣的壓在了他的心裏面。

「這睚眥居然還有神通在身,能夠直接法天象地,變成這樣的巨獸,這像山一樣一般的存在,這是要一腳踩死我啊,這裡不能夠空間挪移,我的速度勉勉強強只能閃躲。」

陸方感覺到有些心驚肉跳,看著面前的睚眥,這簡直就是一力降十會。

巨大無比,如同大山,因此可以輕易的對陸方造成碾壓。

他手中拿著龍鱗劍,就好像是一個小玩偶拿著一根針對付一個巨人一般可笑。

「天老,天老,我遇見麻煩了。」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焦急的呼喚著天老。

「你不是有毀滅之火嗎?放火燒這個東西啊,這不過就只是一個石像雕塑而已,有了睚眥的精血依附,才能夠造成這種效果。」

天老被陸方呼喚醒來,只見他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的說道。

「不是那麼回事。」

陸方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說道。

「我的毀滅之火,現在還處於冷卻階段,我雖然吸收了嘲風的精血,但是那精血在我的體內只是純化了我的血脈,也給我增加了一樣神通,但是對這睚眥很有難度。」

陸方焦急的對著天老說道,他有著明顯的感覺,隨著他的實力不斷的增長,面臨的敵人也越來越強大。

他所遭遇的事情,以往的手段許多都不能夠用上了。

「嗯,這倒是個麻煩。」天老皺起了眉頭,對著陸方說道。

「不過我倒是有一個建議,你要不要聽?」天老認真的對著陸方說道。

「哦?」

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驚喜問道,現在面臨著這麼大的睚眥,他肯定是希望得到天老的意見。

「那就是讓這傢伙踩一腳,它不生氣了,自然就沒事了。」天老笑眯眯的對著陸方說道。

「……」

陸方一陣無語,沒有想到這個關鍵的時刻,天老居然跟他開這樣的玩笑。

「天老,過分了啊,這玩意兒有多可怕,這腳一腳踩下來,恐怕我就變成肉醬了。」陸方說到這裡的時候,拚命的向著前面跑去,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看著這隻大腳踩在了地上。

「咚!」

一陣劇烈的響動,彷彿地面就要炸開了一般。

「要麼,你就堂堂正正的跟它打,它雖然法天象地,但是你也不差,你已經是靈神期七重了,雖然你獲得了不少的奇遇,導致突破的速度很快,但是你的根基確實很穩,你完全可以使用真龍九變,爆發出自己的實力。」

天老說到這裡的時候,沉思片刻,就再一次對著陸方提醒說道:「你要記得,就在這個空間之中,有著獨特的性質,那就是每一個個體,實力都不能夠超過武神境界。」

「也就是說,這玩意就算有他的神通,那也最多只能夠發揮出靈神期大圓滿的境界,你只要使用真龍九變,就可以抵達這個層次了,和它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