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小子我發現你是越看越順眼了,我現在竟然有點不捨得讓你犯限的念頭了,哼!要是之前那三千頭豬,有你一半的伶俐,老夫也不會盡數殺絕了。那些廢物整日的傲氣凌人,只知道所謂的攀比,以為自己家族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肚子里都是草!草包一個!」老者顯然還是對於三千門徒的不滿積怨已久。

「呵呵,小子倒是真的相信那些二世祖的愚昧了,你看你老這麼和善,這麼好相處這些草包竟然會惹怒你老!」

老者突然怔住眼睛緊緊的看著黎天,沉默著,半晌都未曾說話。

「唉,小子!你就知道掏老夫歡心。我捨不得你,但是還是抱歉了,相對對你的欣賞我更憎恨那個白眼狼!所以…唉!對不住了!」老者有點無奈。

黎天怔住,想不到自己好說歹說好話說盡依舊沒有改變老者決心!自己前途渺茫了!

「那個…小子你叫黎天對吧!老夫盡量保障你的生命安全。但是老夫實在是再也沒有任何合適的人選,而且你小子已經被那個白眼狼盯上了,根本無法脫開身,已經進入局中了。而且妖皇傳位即將開始,那些頑固派老古董雖說讓人厭惡,但是實力真的無話可說。你要是以妖皇子嗣身份出現那麼很有可能就成為這一任的妖皇!」

老者拋下這樣一劑狠葯,讓黎天心也為之跳動不已。

「前輩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介凡人,根本不是妖…額!不是您的同宗。所以就這一點我就很快會被識破。所以前輩您的計劃還是難以實現!」儘管心動,但是黎天不得不將這個最大的問題說出來。

「哈哈哈,小子。你要是同意參與這一切都不將是問題!」老者故作高深!

黎天看著老者,眼中疑慮清晰……

此時在天魔山脈外圍藍若琳幾人顯現身影。

「君邪叔,這條路我們已經走過數十遍了!」黎戰虎不得不出聲了!因為已經在這個做了太多的無用功。

「是呀,君邪伯伯。我所做的標記依舊還在。而且標記已經累計達到十六下了。我們已經在這裡繞了十六圈了!」若琳擦著香汗,說道。

黎君邪眉毛緊皺,一言不發的看著前方,片刻才緩緩說道:「唉,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語氣之中流露著一股絕望感。

「這是絕路!這條路曾經在大陸上頂級的冒險者口口相傳,這是天魔山脈註明的——九曲斷頭路。一步斷頭,兩步兩身殞,三步迷人識,四步欲銷-魂,五步入黃土,六步永無生,七步遁幽冥,八步絕輪迴,九步皆寂滅!斷魂一曲欲逍遙,九九歸真命數絕!這就是九曲斷頭路!」

黎君邪臉上的絕望徹底顯露出來!

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為之驚駭!想不到我們這些人竟然無形之中就進入絕境!天魔山脈果然名不虛傳啊!生命禁區如傳言之中一般無二!

此時在黎君邪話語剛剛落下,異變就出現了!


一股濃霧突然出現!原本清晰可見,不帶一絲阻礙的地域,瞬間被濃霧遮掩。這個濃霧毫無預兆的顯現,而且又是一瞬間就變得如此之大!

人們的視線完全被扼殺!就是一丈見方的地方都只是堪堪窺到輪廓而已。

「我們收攏起來,戰天戰地,你們兩個負責保護若琳。其他人圍成一個圈!萬分小心起來,注意身邊的細微變化!」黎君邪當機立斷立即布置起來。

突然在虛空之中傳來嗚咽的聲音,還有一些十分奇異的異響。

「桀桀桀桀!諤諤諤諤!噝噝嘶嘶!」

將這原本異常沉重的氛圍變得十分的詭異!

一道淡黃-色的光突然出現在視線之中,黎村的兒郎頓時心緒完全被這個莫名的東西吸引,戰天戰地緊緊的守護在若琳的左右,死死盯著這個怪異的東西!

濃霧之中的這個淡黃-色的物體就猶如一盞明燈指示著一切,於是乎在這盞明燈出現片刻,四周奇異的響動愈發的劇烈,甚至地面上都帶來顫動!

「啊!!」

突然人群之中發出一聲慘叫!人們原本緊繃的心弦立即拉伸到了極致!

黎君邪立即將注意力轉移帶自己的隊伍之中,「怎麼了!是誰出現狀況……啊!!」

黎君邪話還沒有說完,立即發出慘叫。

那盞淡黃-色的明燈在黎君邪的注意力一開的瞬間立即凌駕在黎君邪頭頂!那淡黃-色的光芒愈發的濃郁幾乎將這濃霧都徹底變成明黃!黎君邪被這突然爆發的淡黃-色光芒帶來的熾烈的腐蝕性灼傷!

好在黎君邪畢竟修為在華不是一般,立即做出應對,從身體之內激發出一件防禦寶器,直接抵住這詭異的黃-色明燈!才沒有徹底在這劇烈的腐蝕性光芒之下化作膿水!

「小心了,這黃-色的明燈腐蝕性太強了,就連我的身體強度都抵抗不了!不要讓這黃-色的燈光照到!」黎君邪稍稍穩住傷勢,好在只是一些輕傷。

黎君邪在遭受淡黃-色明燈的攻擊瞬間終於看清楚這個故意的物體的真實!

竟然只是一件走馬燈!但是裡面燃燒的東西卻十分不凡,散發著強大的能量波動!而且是無比濃郁的血紅色!看情形似乎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存在的真血!竟然饒紹起來就有如此威力!

黎君邪約莫算計一番有點對策了,當然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因為在天魔山脈這個凶地一切都是變數,黎君邪也只能嘗試一番!


黎君邪從儲物法器之中拿出幾個陣旗,催動法力,將這數根陣旗插在四方八象,封印這方天地!

「定乾坤,封天地!陣成!」

此時陣旗護衛的這方天地,濃霧漸漸變淡有主見消散的趨勢!黎村的兒郎們視線被宰被限制漸漸的可以看清楚走變動額環境!

黎君邪也將視線放在哪個走馬燈上!

此時燈中的情景徹底陷入出來!

幾個碩大的骷髏作為燈架,白森森的骨頭作為支架,裡面是猩紅的液體,三番奇異的符文顯然這是一些至高存在的真血!但是一股明黃-色的火焰竟然能夠將其燃燒,散發出的焰火更是淡黃之中透露這微微的猩紅!邪異的恐怖!

「引魂燈!』藍若琳驚呼出聲!顯然對於這個明燈十分清楚。

「這是東川一個邪修前輩生前的法器!想不到竟然出現在這裡,看牢之前的傳聞是真的!這位前輩竟然真的來到了這天魔山脈」藍若琳一一道來。

「引魂燈!看來還不算麻煩!」黎君邪看著那盞燈說道。

藍若琳搖了搖頭否定道:「君邪叔,不是你想想的那麼簡單,引魂燈!我之所以認識引魂燈,不是我見識有多麼之廣!而是這件兇器在我們東川可是造就無限的凶名!無數的東川強者都葬送在燈下!這個燈裡面燃燒的就是東川!」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 藍若琳的話猶如在原本就激蕩不已的湖面投下一塊巨石,在湖中激起更大的浪濤!

一個法器,一個類似於走馬燈一樣的器具,竟然葬下了東川!這是怎樣的一番歷史回顧,究竟在這件法器之上發生了怎樣的秘辛。當年又是到底經歷了什麼!東川這個東大陸的最東邊!一個享譽三千州的一大塊境域,包含三千州之中數個大州!竟然只是被一件法器葬下!

黎將那些臉上都顯露一些異色,看著這件法器的眼神都變得不同尋常了!黎君邪甚至在思索自己在那件法器之下化成枯骨的景象。自己的森然骸骨是不是就這樣拋於荒野?還是被莫名的野獸靈獸果腹?

黎軍邪狠狠的搖了搖腦袋,將這些不敢想象的畫面徹底從自己腦海之中刪去!黎君邪心底也是突然一驚!自己心性如何堅韌,自己比誰都清楚,在之前遇到很多的困境危險都不會出現這樣的念頭!

黎君邪想到一種恐怖的可能性!迴光返照效應!死人在臨時千精神會突然的飽滿,就算是在病榻憔悴多月的病入膏肓的病人都會變得十分精神!

而修者的迴光返照則相對於凡人來說來的更加玄妙。相傳一些修者在自己臨死前可以略微窺到自己的預兆,能稍稍看到自己的未來!對於自己噩耗有些許感應!

更有甚至——一些大能甚至在仙逝之前可以窺到一角未來,能夠看到自己家族的未來走勢,甚至藉此改變一些變故!還有一些更加玄乎的,最為駭人的就是——太古年間一代絕頂強人,銘道碑上留名傳奇——空諾悟。就層留下一則傳奇。

空諾悟天賦曠世,而且有沒有中途夭折,一身潛力天賦沒有變電浪費,到達萬年修為造化堪稱恐怖超絕!幾乎已經達到傳說之中的飛仙境地。

這是一個在太古時期最為泰斗的幾位巔峰存在,但是歲月之力終將泯滅一切人存在在時空橫流之中豆漿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空諾悟儘管修為逆天但是依舊抵擋不住歲月侵蝕,待到其垂垂老矣,幾乎已經看到末路之時。

驚天一幕發生了!

空諾悟——這個無比驚艷的太古神話人物!竟然活出了第二世!

沒錯這個恐怖逆天的存在竟然真真切切的活出了第二世!而且其深陷根本就未曾得到過長生藥,不死葯等逆天天地靈萃。雖說其生前服用過不少靈藥神葯。但是修行之人哪一個沒有或多或少得到過靈藥的輔助。

就算號稱堅持己身,堅信自身力量才是一切的古體修都會採取一些煉體聖葯老熔煉肉身,

隨意空諾悟幾乎完全就是靠著臨時之前的迴光返照,來了一次鯉魚躍龍門,來了一次逆天的改命!造次掠奪了不少壽元。成為太古年間幾個恐怖的至高存在。

而此時黎君邪腦海之中浮現的這些變換,不免的為自己窺到的一腳未來,而且很不幸的這些都是與自己息息相關,而且還是可以稱之為噩耗的預兆!

黎君邪臉上露出一些愧色,想到在進入天魔山脈之時就出現在自己心中的不想黎君邪知道這一次自己幾乎已經是註定了結局了!

雖有不敢,但是黎君邪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大風大浪也是經歷無數次了,什麼博澤變故都經過的大人物了,黎君邪早已經看透生死了,只是想不到自己的命劫竟然出現的這樣迅速,而且黎君邪修為才剛剛進入修武真途,跨過了這樣的一道天塹,未來幾乎已經板上釘釘的璀璨無雙,就要立即隕落!

黎君邪十分的不甘!黎君邪若是就此隕落,那麼他將會錯過這輩子,不!永生永世都會遺憾的大事!

那就是黎族——太古黎族的大復興!

他將會看不到黎族祖地開啟大那麼一天,看不到黎天亦或者未來崛起的黎族兒郎帶領著黎村的人走向大陸的舞台!再一次成為震撼大陸的頂級家族門閥!

唉,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強求不來!

黎君邪閉上眼睛將紛雜的思緒完全泯滅,自己老了,但是這些戰字被的小子們,可是未來複興的基石,自己一定的保住他們!

黎君邪半晌之後臉上再也見不到一絲的無奈膠著之色,無喜無悲,沒有一絲的神態表情,一舉一動都深深的透露這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勢韻則,隱隱之中竟然包含這一絲絲道則的氣息!

這就是真人!跨國修武真途的修者已經初步掌握了一些天地至理已經刻意影響一片天地法則了!黎君邪將自己的失利完全展露出來,因為這或許就是黎君邪最後一次將自己生前所學的一切回饋出來了!

天地之間一股股莫名的律動浮現,在場之人的心臟都隨著顫抖,似乎這方天地的心臟正帶動著修者的心脈!但是這一切其實只是黎君邪的簡單的舉措,竟然就掌握了在場所有人的命脈!

這就是真人,這就是大修為者對於低修為的徹底壓制!

「六-合陣!」

五行八卦演化而來,暗合乾坤六六三十六路變化,牽動天地大運。六-合:乾,坤,生,死,水,火。掌握六相之乾坤,勘定地域法則,推演玄黃命數。六-合:亦為——內三合:精氣神。外三合:手眼身。更有一說——眼與心和,心與氣合,氣與身合,身與手合,手與腳合,腳與跨合。

當然後一種說法是古體修的一種通論。因為古體修講究的就是講萬物世間一切變化都熔煉與己身。於是就算是玄奧的陣法都有股體修將殺陣,凶陣等等刻畫在自己血肉之上,亦或者是元神之上!相傳有大能曾經將傳說之中的誅仙陣都刻畫在自己的血肉之上!於是乎一舉一動都帶著誅仙這撼天徹地的驚天殺氣煞氣!甚至就算是自己身上散發的氣息都帶著誅仙陣的無敵殺氣!

但是這終歸只是少數。因為這時間陣法大師實在是十分的罕見,其次古體修沒落很久,再也沒有顯現出樣絕世的天縱之資!但是這依舊成為每一個體修所夢幻達到的境界!

此時黎君邪實戰的正是陣法之中其中一個完善的殺陣!,而且這個殺陣是,在各個領域都有所發展的,在道法之中此陣作為乾坤定數之陣,可以改變乙方的氣運,也能夠通過此陣將對手封絕其中!

而在修武之中,此陣則作為威力極大的殺陣!主殺行大道!

黎君邪也是在一處古墓之中偶然得到此陣法,但是從未將其施展,因為每一個陣法在後武時代都是十分罕見的,而且更別說像這樣的一個十分完善的陣法。

黎君邪將這個陣法已經修列到了很高的境界,作為自己最強的底牌,又來出其不意掩其不備,給對手最終一擊!只是想不到這一切都變換的如此,黎君邪現在就不得不將這個最後的底牌翻開!

黎君邪身上漸漸被一股什麼的氣韻籠罩,黎君邪已經處於真人之境。脈力修鍊幾乎已經達到極致,了,已經開始演變出自己的法則了。所以在場的修者根本無法看清楚黎君邪的脈力,只是淺淺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了能量波動。

黎君邪之前放出來封鎖這片天地的陣旗已經在漸漸發光,不一會兒,光芒越來越盛!

赤橙黃綠青藍。六種顏色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網路緊緊地覆蓋這片天地。黎君邪緩緩的指揮者陣旗的走勢。將四方八象劃分成均勻不等的六個部位。

「乾門定!坤門震!生門絕!死門化!火門歿!水門湮!」

「六-合天成!陣法通靈!」

黎君邪手上的印記不斷飛速幾乎以每秒數十下的頻率變換著,而且每一個印記都是十分的冗雜難以看其究竟。但是隨著黎君邪的捏印,陣的氣勢越來越盛。黎君邪身上也遍布著一些十分深奧的符文。變得十分的邪異。

「封印!」陣旗散發越來越濃郁的色彩,將引魂燈緊緊的籠罩其中,不一會兒陣旗散發的光芒竟然徑直的將引魂燈的火光掩蓋,而且引魂燈帶來的額那種幽冥氣息也在瞬間被泯滅!。

「煉化!」

黎君邪臉上無喜無悲寶相莊嚴,十分的肅靜。加上身上始終瀰漫的吶喊總真人氣勢,猶如仙主降世一般,威勢逼人!

「乾門開!天之煉獄磨練!」在乾門方向的陣旗頓時全都飛上半空中,黎君邪手指指著乾門的陣旗,中指上跳躍著一些符篆!靈光一閃,符篆立即就燃燒起來。

化作一股莫名的立領淺吟著乾門。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在天空之上形成一個倒著的漏斗,將四面八方的靈氣全都席捲而來,幾乎已經形成一個能量風暴,將這個六-合陣籠罩其中提供源源不斷地能量。


黎君邪依舊不緊不慢的主宰者六-合殺陣。乾門化作一個天地熔爐將引魂燈包裹其中焚燒!

只是黎君邪臉色一怔,想不到乾門的道火竟然根本無法將引魂燈熔煉!這是不可思議的!在黎君邪心中乾門大開,帶來的道火溫度極其恐怖,而且極高溫度之下,還有一種大道的泯滅這是對於一些靈器法器的最大的損害,就算是天地之器都會在乾門道火之中慢慢磨滅!


因為住在這個大陣的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真人!

「坤門開!地之煉爐熔解!」

黎君邪再一次加大陣列的的威力,於是乎在陣法包裹之中的藍若琳等人立即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威勢,猶如在心臟之上覆壓一塊巨石!難以呼吸!

戰字被有幾人更是面色刷白,戰力不住!但是要知道這些人只是在大陣攻擊之外的地方,只是手袋這個打針的一些些微的餘威而已。

坤門開啟頓時引起看了天地的異變,原本乾門開啟在天空之中已經刻意看清楚一個倒立的漏斗猶如龍吸水一般席捲一些。但是坤門的開啟,天空之上的漏斗依舊不變只是莫名的在這個巨大的漏斗旁邊出現一個煉爐。

漏斗化作一個底座,聚齊而來的靈氣直接在虛空之中燃燒起來,為煉爐提供無線的嗯呢剛亮動力!

黎君邪打手一揮陣旗方位又是變化一些,那個被封印其中的引魂燈已經被虛空之上的那個煉爐徹底的包裹其中!

一股巨大的大道威壓直接覆壓下來,就是主宰陣法的黎君邪都不由自主的身軀一矮,差點跌落下去!

而藍若琳等人更是不堪,直接服倒在地,臉色異常的紅腫!猶如泰山壓頂一般將眾人壓得喘不過氣!

這就是虛空那個煉爐散發出的餘威而已!幾乎可以想象煉爐裡面究竟是怎樣的一番狀況!

但是黎君邪很快臉色一黑,眼睛瞬間緊縮,緊緊的盯著煉爐之中的那個引魂燈!

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黎君邪臉上閃現一絲不安,愁色漸漸顯露。

「唉…」黎君邪沉默一會兒竟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黎君邪停止繼續增加陣門!而是帶著絲絲暖暖溫情的看了每一個黎村的兒郎,還有未來的黎村——媳婦。

黎君邪的視線在每一個黎村兒郎的臉上掃過,原本長相依舊只是中年的黎君邪此時竟然像是突然變做一個老者,藝術按飽經風霜的眼睛裡面的柔情幾乎可以將人徹底的熔解其中!卻帶著絲絲不舍。每一個戰字被的連是那麼的熟悉,記得戰天這個臭小子小時候最喜歡騎在我脖子上,要做大馬,不願意下來,有一次這個小子竟然還在我腦袋上尿尿了!

哼!我可是狠狠的抽了這個大胖小子一頓。戰虎這個熊孩子,對我可親了,見到別人都哭的,只要我抱,每次一回家都是穿著開襠褲跟在我的屁股後面!指著樹上的一窩靈雀要我掏!

戰地這個小子更是一個皮猴兒!就喜歡往人身上爬,每一次都蹭的我一身的鼻涕!而且這小子竟然還把老子偷喜子媳婦的好酒的事情告訴村長!該打!

……

這一切是那麼的美好,這些小不點都已經長大了,都成家立業了,都有自家的皮猴兒熊孩子了!可惜啊…

戰字被的修者心中突然浮現一絲不安。君邪叔神色不太對勁,他似乎——不!!

藍若琳看著黎君邪在看了看虛空之上那個被包裹的引魂燈!漸漸知道即將發生的事情了,身為東川大族族女,藍若琳比在場所有人都清楚這樣一個大殺器究竟有多麼變︶態!

黎君邪最後收回視線大手一揮,將戰字被若琳等人直接甩到陣界之外!

「不!!君邪叔!不要啊!」戰天發出哭喊,聲嘶力竭的吶喊道。

「君邪叔叔!不要啊,嗚嗚!是我們拖累你了!啊啊!」戰字被的兒郎全都虎目含淚,臉色脹的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