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明抱拳道:「夏長老、尹城主,這件事情我基本上也是了解清楚了。不過既然我們袁家惹出來的事情,也參與了賭注。我想應該有一個界限的吧?」

「界限?」袁天罡沉聲問道。

「父親大人,自然是有界限的,否則的話恐怕到時候也難以服眾吧?如若有人進攻或者防禦的時候使用了非常規的手段呢?」袁崇明笑著道。

夏金玉立刻反應了過來,這個袁崇明是擔心葉川有什麼東西能夠輕鬆的躲避這一招。

畢竟只有一招,一招的變數就多了,如若是一直到分出勝負的話那就好辦了。

可是現在只有一招,一招到時候很難說的清楚,何況這三百億和紅眼聖猴的賭注那是相當的巨大,甚至已經有了讓人不得不作弊的一種衝動。

尹霜冷笑道:「袁崇明,你既然是天武宗之人,就應該知道比斗的規矩吧?」

「師姐,這個我自然知道,無所不用其極嘛!只要是自己的手段自然都是可以使出來……」袁崇明笑著道。

尹霜冷身道:「那你為何又有這般說法?我剛才已經說了,如若袁家輸不起的話,那大可不必如此的大費周章!」

袁崇明道:「我袁家即便是輸自然也是輸的起的。不過有些規矩立在前面不是省去了很多的麻煩么?」

「這一次的比試是你參加?」葉川看了看袁崇明冷笑道:「如若你也參加的話,那這個規矩就按照你說的來。」

「呵呵,看來你也想讓我參加了?」袁崇明冷聲道。

葉川笑了笑道:「反正無所謂,只要有賭注,我自然應戰!」

袁崇明大喝一聲道:「好,既然讓我參加我就參加……」

袁天罡也是被弄的一頭霧水,一旁的柳劍鋒道:「袁大哥,我已應戰……」

「柳劍鋒,你乃是這一次百宗盛宴的頭號熱門,怎麼樣?我們袁家的事情還是讓我們袁家來吧?」袁崇明笑著道,不過這種笑容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在裡面。

「我柳劍鋒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一般……」柳劍鋒自然是想要在袁家人的面前體現他的價值,這個袁崇明他之前不知道,不過也是聽說了,好像已經是達到了天武境一重的巔峰。

「哼,我袁崇明也是向來說一不二……」袁崇明跟柳劍鋒竟然當眾又嗆起來了。

袁天罡心中鬱悶,其實他也知道自己兒子的脾氣,更知道他早就將柳劍鋒視作他的對手了,原本以為這一次能夠把柳劍鋒入贅袁家能夠解開這兩個人的莫須有的矛盾。

不過這一山不能夠容下兩隻老虎還是非常的有道理的。

「你們到底來還是不來?要是兩個都來的話,那就排隊嘛,不過我這個人有個特點,就是跟一個人打一次,這賭注就要增加一倍,如若你們有這個興趣的話,我都接受。」葉川笑著道,在別人看來這葉川就是要錢不要命的主。 張天離開了星雲學院,按着地圖上的路線朝着峯天域趕去。一路上,張天速度極快。


原本以爲幾月時間才能夠到達峯天域,張天最終只花了十天就趕到了。這個速度雖然也很快,但是和星帝級星聖級直接劃破虛空趕路,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這一路上張天也見識到了所謂的異族。那些異族皆是頭髮血紅,血色瞳孔的傢伙。雖然是異族,但是和張天他們並沒有實質性的差別。

不過這些異族兇悍異常,而且極其弒殺,每一個異族身上煞氣極重,仿若是天生爲了殺戮而生。這些異族殘忍好殺,只要遇到人類就會毫不留情出手。而且張天發現這些異族人實力皆是不錯,人類往往不是對手,一些城市被這些異族屠戮一空,手段極其殘忍。

張天一路上斬殺了無數異族,但是對於那近乎無限的異族,張天驚訝萬分,同時一顆心也沉到了谷底。這些異族似乎就是爲了毀滅,他們所過之地寸草不生,大地崩碎,地脈直接被他們完全破壞。

形勢越來越危機,張天也越來越急躁。異族似乎佈滿了西大陸,每一個地方都有無數異族,人類一方緊緊抱在一起,和那些異族進行着生死激戰。戰鬥慘烈無比,無時無刻都有着無數的人類隕落。但是沒有一個人退縮,因爲無路可退。

這些異族見人就殺,哪有一片安寧之地?所以雖然異族之人實力稍強,人類一方悍不畏死,兩方漸漸的僵持在一起。

“殺啊,殺光這些畜生。”

“殺,殺,殺。”

“兄弟們,我們無路可退,城裏就是我們的親人,我們退了他們只能被屠殺。”

看着下方兩方的交戰,每時每刻都有無數屍體落下。對於那無數落下的屍體,張天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這十天裏,他不知道見到了多少這樣的情景。人類和這些異族不死不休,殘酷的戰爭使得無數屍骨

“畜生們,老子和你們拼了。”一個滿臉刀疤的大漢雙眼血紅,扔下手中染紅的長刀,整個人怒吼一聲,抱住一個異族人直接自爆身亡。

巨大的能量直接將兩人的身體撕碎,一塊塊的碎肉從天空灑下,爲這戰場增添了幾分悲壯。看到刀疤大漢的舉動,頓時有幾個情勢危急的人類怒吼一聲,學着大漢的舉動,直接抱住一個異族自保而亡。

綿延的幾百裏戰線上,這幾個人的舉動瞬間蔓延到了整個戰場。無數人類學着幾人,一個個拖着一個或是兩個異族自爆身亡。

“轟轟轟”聲不斷,天空上下起了血雨,很快就染紅了上百里的大地。所有人都殺紅了眼,手中的武器不斷揮舞着。自爆雖然造成了異族的巨大損失,人類一方被誤傷的同樣不少。

張天眼中閃過一絲悲鳴,就算是他是星皇級的強者,這樣的局面他也改變不了什麼。不過不能改變根本性質的東西,但是卻是能夠減少人類一方的損失。這些天來,他解救了十幾個城池。不過只能解一時之困,畢竟他不可能停留在某一個城市。

“死”嘴中吐出寒冷的字眼,張天手中的長劍頓時揮舞出一道十幾丈巨大的劍氣。瞬間鋒利的劍氣直接將聚集在一起的異族斬殺。鮮血狂飆,整個戰場頓時多了一道巨大的溝壑。


沒有停留,手中的長劍劃過一道道的劍痕。長劍銳利無雙,只要擋在前方的異族皆是被一劍斬爲兩截。張天如同人形機器,一路過去頓時異族死傷無數。

張天這個變數使得戰鬥情形驟變,原本處於劣勢的人類一方瞬間士氣大增,手中的力道也變得強了幾分。而異族之人卻膽戰心驚,被人類一方不少人抓住機會,一劍斬殺。

“兄弟們,我們有援兵了,殺啊。”看到張天如此勇猛,人羣中頓時有人高呼道。一傳十十傳百,整個戰場一時間殺聲大起,如同滾滾的驚濤駭浪,聲勢浩大,將異族打的節節敗退。

“人類退開”看到人類一方和異族拉開一段距離,張天頓時爆喝一聲。聲音如同九天之上的神雷,將所有人的聲音蓋住。話音久久不絕,迴盪在天地間。

張天雙手舉起長劍,全身上下升起恐怖至極的威勢。而隨着其實的飆升,手上的長劍卻是爆發出璀璨的光華,仿若是一輪金色的太陽高升,張天劍上竟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太陽。

恐怖的力量匯聚,張天手中的長劍嗡嗡作響,竟然有種欲要崩碎的徵兆。可怕的威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周圍的空間竟然生出了絲絲的裂縫。

看到張天的恐怖,人類一方哪還敢停留,趕緊朝着後方退去。看到紛紛推開的人類,張天臉色蒼白,額頭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滑落,整個人青筋暴露。

“時空劍法——滅天”

雙手握劍,朝着異族一方狠狠的劈去。

“轟”空間破碎,山河崩碎,整片空間都變得虛幻起來。遠處的異族之人驚駭萬分,臉上佈滿了恐懼之色。金色的太陽伴隨着驚天的劍氣斬碎空間,一路碾壓向前,直接轟出了一個百丈的真空空間。所有擋在前方的異族之人,瞬間化爲飛灰,消失在天際中。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剛纔張天的一斬至少斬殺了七層的異族。剩餘的異族人看到張天如此兇悍,一個個向着四面八方逃去。

人類一方看到異族逃跑,頓時蜂擁追擊,誓要將異族之人消滅乾淨。

看着越來越少的異族,張天面上浮現笑意。身形在原地化爲虛幻,整個人直接消失在天地中,仿若是沒有出現過。

這一日,張天終於找到了流雲城。不過此時的流雲城,哪裏還有一絲人類的痕跡,有的只是斷壁殘垣和那無盡的黑血。血液早已經凝固,流雲城早已經被滅城了。

“啊······”張天站在一處殘破的建築物上,臉色絕望的大叫道。雙眼無限悲鳴,想到俏人可愛的小舞,張天目眥欲裂,心裏在滴血。

他心裏衝滿了自責,若不是當時他大婚之日生出狀況,如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小舞,你在哪裏,在哪裏······”張天在斷壁殘垣上一處處尋找,希望能夠發現嚴輕舞的氣息。不夠有的只是無數陌生的屍體,他的心也越來越絕望。

身上的衣服完全破損,蓬頭垢面的張天完全看不出以前的英姿勃發。此時的他雙眼空洞,仿若是行屍走肉。

“欸,這裏還有一個人類?”一對異族外出巡查,其中一個高個子的異族看着神色落寞的張天驚異的叫道。聽到他的話,其餘幾人扭頭看去,發現張天確實是一個人類。

一個矮瘦的異族人奇怪的說道:“這裏方圓幾千裏的人類不都被清除了嗎?怎麼還有一個人?”

“管這麼多幹什麼,殺了他。”作爲隊長的異族人冷聲說道。聽到他的話,頓時走出兩個異族人,拿着兵器朝着張天攻去。

就在兵器即降落在張天身上的時候,張天猛然間擡起了雙眼。銀色的眸子裏毫無生機,嘴中吐出一個字:“死”

沒有看到張天出手,但是那兩個異族之人身子卻是詭異間的停在了空中。

“他們兩個搞什麼鬼,一個人類的小孩罷了,怎麼還不動手。”小隊長很不滿,兩個蠢貨怎麼還不動手。

“吱吱”輕微的聲音響起,兩個異族人頭顱毫無徵兆落下,濺起一地的灰塵。

“小子,找死。”看到兩個手下被殺,小隊長怒吼一聲,對着張天殺來。

手中的血色長刀爆發出一陣血色刀芒,匹練般朝着張天頭頂劈去。

“轟”恐怖的刀氣直接在大地上留下了深深的溝壑,以一種無敵之勢朝着張天斬去。

看也不看,張天手中的長劍只是虛影一閃,頓時再次回到背後,而小隊長身子與之前兩人一樣頓在了空中。下一秒身首分離,重重的落在地上。

看到張天如此恐怖,其餘幾人瞬間逃逃跑。張天雙眼血芒閃動,喉嚨嘶啞道:“你們都該死。”

血光一閃,兩個異族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另外四人亡魂大冒,恨不得多長几條腿。看着幾人大致朝着一個方向前逃跑,張天嘴角浮起一絲邪笑。

“跑吧,我看你們能夠跑到哪去。”張天並沒有一劍斬殺幾人,而是不緊不慢的追着幾人。一刻鐘後,張天嘴角掀起一抹殘忍的笑意。

“就是這裏了,你們沒有價值了。”血色再現,四個異族頓時身首分離,不甘的摔落在地上。從他們眼中還能看出喜色,因爲前面就是他們的大本營,張天自然就不足爲慮了。不過他們不知道,張天就是爲了要來到他們大本營。


看着下方的一個個帳篷,張天雙眼冷酷,自言自語道:“小舞,天哥哥會爲你報仇的,會殺光他們,讓他們血債血償。”

話應剛落,頓時一道百丈長的巨大劍氣從天而降。劍氣勢不可擋,直接將下方的方圓兩裏範圍覆蓋。

“轟轟”聲不斷,夾雜着慘叫聲。張天沒有絲毫動容,這些喪盡天良的異族全都該死。

“死死死死······”張天嘴中吐出一個個冰冷的死字,手中的長劍發出一道道驚天的劍氣。

劍之所向,無可匹敵,無數異族盡皆伏誅。對於這些普遍星皇級以下的異族,張天根本不需要出第二劍。

十萬的兇悍異族轉眼就被張天斬殺了大半,其餘之人紛紛逃竄,現場一片紛亂。

“人類,死”張天大殺特殺之時,一道怒吼卻是從天邊傳來,同時一道紅色的大掌自天邊襲來。掌勢驚人,周圍空間直接破裂。

“星帝級”張天心中一驚,不敢大意,長劍回防。

“轟”張天直接被轟飛,大地上多了一個數百丈的巨掌。 袁崇明的參與讓整個場面變得非常的詭異,柳劍鋒也變得無比的尷尬。

要知道整個袁家幾乎都不知道這個柳劍鋒到底是誰?即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整個袁家難不成不支持自己的少族長,反而去支持一個外人么?

袁雅靜也被自己的哥哥這一出弄的尷尬不已,柳劍鋒是為自己出頭的,倒頭來卻被自己的哥哥給弄的下不來台。

袁雅靜本身就是有些痞性十足,她直接跑到了自己的哥哥面前道:「哥,你什麼意思?這都是說好了的事情,你憑什麼要插手?」

袁崇明看了看自己的妹妹道:「我是你哥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他是誰?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難不成我這個做哥哥的在家不幫妹妹出頭,反而要讓一個外人出頭么?」

「你……」袁雅靜被袁崇明說的有些啞口無言,一旁的尹霜等人倒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這袁家派個人出來都這麼困難?我看要不然你們兩個一起出手得了?省的在這邊爭來爭去的……」尹霜笑著道,笑容中充滿了譏諷的味道。

「一起出手?莫不是城主大人瘋了不成?」王獸更是擔憂的問道。

一旁的陸紫萱也是神色緊張的看著尹霜,臧青梭則是笑了笑道:「呵呵,你們兩個是不是傻了啊?這兩個人都是自命清高的人,你讓他們同時出手對付一個地武境六重的人?要是你們的話,你們覺得丟人么?」

陸紫萱聽了之後也是點點頭道:「不錯,我看他們也不可能同時出手的。兩個天武境的高手對付葉川一個地武境的人,他們要是真的這樣的話還真的是沒有臉了。」

陸紫萱覺得自己是關心則亂,原本沒有的事情讓自己一關心也變成有事了。

袁天罡冷聲道:「你們兩個夠了,這一次就讓劍鋒替我們袁家出手……」

袁崇明的臉色變的很難看,不過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的父親說話了,即便是為了維護族長的地位和尊嚴他都不可能在說什麼了。

柳劍鋒並未準備給自己這個未來的大舅子什麼面子,而是直徑的走向前去。

「如若他要是輸了的話,看來也只有我自己上了……」袁崇明笑了笑道:「不過葉川……」

葉川看了看袁崇明道:「我說你有事情直接就說清楚行不行?難不成我來這邊就是為了看你們在那邊表演的么?要不然這樣,你實力不是沒有這個人高么?你先來?」

「你……」原本還很紳士風度的袁崇明此刻臉色劇變,當著袁家這麼多人的面,葉川竟然說自己的實力不行,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如柳劍鋒。

這讓袁崇明的內心怎麼能夠接受得了這樣的現實呢?

他立刻道:「哼,我不跟你爭什麼口舌之快,如若你僥倖能夠在他的手下活下來的話,到時候我在和你來也不遲……」

葉川笑了笑道:「那好吧,既然你有這個要求,我倒是樂意奉陪。」

天武境二重他是沒有把握,不過天武境一重他還是有些把握的,畢竟之前他和葯宗的那個小子對戰過,對於天武境一重的實力把握還是很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