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木咽了口口水,臉紅了,扭頭就出了內卧,邊關門邊說,「你說的,不許反悔。」

他呀,現在要在那堆衣服中挑衣服去了。

……

下午。

雲州,蘇木家地下停車場。

車上,蘇木已經換了一身行頭,不過,華韻依舊穿著那條銀白色真絲裙,很美。

把安全帶鬆開的的蘇木,車剛停好,就問道:「你戶口本帶了吧。」

華韻打開了檔位鍵旁邊的小格子,拿出裡邊暗紅的小本本晾了晾,「帶著呢。」

「阿……咱媽在家吧?」都要扯證了,華韻也不扭捏,就不喊阿姨了。

蘇木當然對稱謂沒有意見,「家裡呢,我還沒和他們說,咱們回家呢。」

「也沒什麼可說的,咱們直接上樓就是。」

「那走吧,咱們上樓。」

說著,開了車門,蘇木就被華韻挽著上了樓。

樓上,心情有些微妙的蘇木,理了理衣服,少見的鄭重其事地按下了自家的門鈴。

叮咚,叮咚,門一開,露出了老媽和幾天沒睡好今天請了年假的老爸的身影,「木木你回來干……韻兒也來了?快進來快進來!」

蘇木進門,居然打招呼道:「媽,爸。」

「媽,爸。」華韻也笑眯眯的大大方方道。

老媽愣了一下,連忙眉開眼笑地把他們讓進來,反手一關門后,她就一把拉住了華韻的手,「叫阿姨什麼,能再叫阿姨一聲嗎。」

「媽。」華韻親昵的挽著老媽。

老媽有些熱淚盈眶,上下盯著她看,「我兒媳今天可真漂亮。」

華韻笑道:「都是衣服的功勞,本來我說穿西裝的,正式一點,不過木木說您喜歡銀白色的,就給我選了這麼身衣服。」

「……」

蘇木愣了一下,我啥時候這麼說過?

老媽笑容更濃,愈來愈開心,「好,好,真好看!」

華韻微笑道:「媽,您二老想和我和木木住在一起嗎,我和木木新房旁邊,特意給您和爸空了一套沒裝呢,就看您和爸,喜歡什麼風格,咱們現裝。」

老媽連連搖搖手,「謝謝我乖兒媳了,不過太麻煩了,還是算了吧,我們這裡住久了,旁邊都是熟人,住得挺開心的。」

「呵呵,也對,哪兒也沒媽熟悉的街坊領居。」華韻挽著老媽坐到了沙發上,桌上正巧有葡萄,華韻又給老媽剝起了葡萄,也親手的在喂。

老媽現在感覺自己好幸福,按她以往看的電視劇,這種富兒媳,一般都很難相處,跟小公主似的,難將就。

可她這富兒媳,一點那勁頭都沒有,乖得不行,老媽越來越中意拉著她的手就坐到了沙發上,一個勁兒地和她說話,「韻兒,你既然叫我一聲媽,以後媽就把你當親閨女一樣看,我們木木娶了你,那是他的福氣啊,以後你們一定得好好過日子,早點兒生孩子,趁著我還沒太老,也退休了,還能幫你們盯盯孩子。」

孩子……床都還沒滾呢。

蘇木差點又被口水噎著,哎呀了一聲,「婚禮都還沒辦呢,什麼就孩子啦。」

「婚禮不是都訂下了嘛,現在年輕人要孩子,那不得檢查了提前準備嘛,這時間剛剛好嘛。」

老媽沒好氣地一看兒子,「我跟你說話了?一邊去。」

華韻笑道:「我其實一直都想著早點兒生兒子呢,呵呵。」

這不是哄老媽開心,她沒遇到蘇老師的時候,那都是想早點生孩子,把集團丟給孩子,去追夢的。

那個不切實際的音樂夢。

「那就生兒子。」老媽一聽兒媳婦這麼說,一下就更高興了,「韻兒你這個身材,一看就是生兒子的命,老蘇,你說是不是?」

老爸當然是順著她點點頭。

蘇木給整無語了,最終嘆氣道:「證都還沒扯呢,現在討論,那都是未婚先孕。」

老爸聞言,趕緊問道:「對了,你們倆什麼時候領證?」

老媽也是連忙接話道:「對啊,雖然婚禮還沒辦,但證咱們還是抓緊領了吧。」

這麼好的兒媳,咱領證,免得夜長夢多。

「我們說好……」蘇木剛要說話,華韻就給打斷了。

華韻一臉認真的詢問道:「媽,您說什麼時候領,我們就什麼時候領,呵呵,我們聽您的,您做主。」

老媽滿意極了,「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戶口本我拿給你們。」

她當然想趕緊有華韻這個法律上都認可的兒媳。

「那行,我戶口本也在車上。」華韻看向蘇木,「成吧木木?」

呃,蘇木有些汗顏,要不說人家這麼大一老闆呢。

真會說話。

華韻會說話呀!

本來他倆都定了,華韻卻說了一句讓老媽拿主意,老媽雖然也讓他們今天去領證兒,可意思就不一樣了,因為這就成了老媽的決定。

這一下就讓老媽感覺到目前還算沒過門的兒媳婦對她的尊重,華韻那邊那麼一大家族,皇室血脈的的架子也沒有,怪不得老媽高興。

唉,還得是華韻會哄人開心啊,這一點,蘇木自愧不如。

這都可以出個教程,讓不少兒媳跟他們華韻多學習學習了,很多婆媳關係之所以搞不好,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老人和年輕人的觀念不一樣,本來結婚的時間,大概率都是孩子剛剛獨立,父母其實都沒有適應孩子獨立后的身份轉變,控制欲強的父母還是想要把控一個剛剛建立的家庭,這才引出了諸多衝突,但要像華韻這般事事都多尊重老人的意思,想來矛盾也少了許多,為人其實也是這個道理。

華韻包括憨華在這種家庭里,還能成長成這樣,真的不得不說,華爸很厲害,華韻他們也真的很聽話。

不多時,一家人聊在了一起。

今天的華韻都表現得真像一個標準的兒媳婦,端茶倒水的事兒全是她在干,末了還一下下給老媽又削了個蘋果,弄得老媽笑得跟什麼似的,樂呵壞了,「瞧我兒媳婦多懂事啊,以後有你照顧木木,媽也放心了。」

老爸微微點頭。

蘇木看著一家和睦,臉上也很幸福。

華韻,其實論身份,那是出身就站在金字塔尖的人,處理婆媳關係都能做到這種程度,那真是很在乎蘇木,給足了蘇木面子,這讓蘇木愈發的感到幸福。

男人嘛,本質要的不就是一個面子? 就在寧初望著眾人發獃時,有村民提著農具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一邊跑一邊大聲叫嚷:

「我得天,咱們的莊稼都活了。」

「那些水稻長的比已經還好,你們快去看看。」

「土地爺顯靈了,真的是土地爺顯靈了,莊稼都活了……」

那人的叫嚷聲立馬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有好信的立馬跑過去看了看,結果也是同樣的反應。

一時間,土地爺顯靈的消息在村子里沸騰起來。

剛剛建成的土地廟頓時香火旺盛,絡繹不絕的村民跑到裡面去上香祈禱,許什麼願的都有。

有人希望自己的病快點好起來;

有人希望世界末日趕緊結束;

有人想要快點脫單;

當然了,還有上了年紀的夫妻半夜跑到廟裡悄悄求子……

隨著土地爺顯靈事件的持續發酵,寧初這個被土地選中的人自然也跟著沾了不少光。

不過凡事有利就有弊。

數日之後。

有一些心思活絡的村民或者是倖存者,將自己私藏的『好東西』拿到寧初家,希望他能跟土地爺說說情,幫他們實現願望。

對此,寧初統統趕走了。

土地爺那麼忙,哪有空搭理你們的破事。

「這叫什麼事啊。」

「唉!」

寧初有些頭疼。

自己只是吸收了神性物質,用水降溫而已,怎麼就碰巧被他們給趕上了呢?

還他娘的神跡。

水蒸氣沒見過?

陽光折射原理沒學過?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村民們愚昧。

受損的莊稼確實都活了,而且顆粒比往年都好,再加上之前的集體託夢事件。

這三件事加在一起,不是土地爺顯靈是什麼?

當整個煙雨村都在傳這件事時,常山有點發懵。

後來經過一番打聽,終於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始末。從那以後,再看到寧初時,常山的眼神總是怪怪的。

……

為了躲避送禮的村民,寧初只好找到邵雲剛,同冒險隊一起去了梨河鎮。

如今的冒險隊已經達到10人,后加入的兩人是邵雲剛從倖存者中挑選的。

一個是年輕醫生,一個是汽車維修工,而且懂得加油站的操作流程,每次偷油……都要靠他。

經過這段時間的磨合,冒險隊眾人已經十分默契。

算上寧初總共11人,開了一輛越野、一輛麵包和一輛小貨車,輕車熟路的向梨河鎮趕去。

通往梨河鎮的主要幹道早就被他們清理乾淨。

不過,當車隊剛剛駛入小鎮範圍時,前面的馬路上赫然橫著兩輛車,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看到這一幕,邵雲剛和寧初對視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