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鬍眼光淫邪的在唐絲絲和葯菲兒身上掃過。唐絲絲不為所動,這種場面她不是沒有見過,有的時候長的漂亮也會有很多麻煩,倒是葯菲兒身子微顫,胸腔起伏,怒意在她心中集聚,恨不得立刻出手將眼前這幫人掃平,不過她知道既然已經和葯魂幾個人為伍,他們就是一個團隊,不能自己一個人貿然行動。

她選擇了聽葯魂發號施令,不知這何,身旁這個皮膚有些黝黑被人稱作「廢材」的少年不但在小比時煉出了三枚一品高階丹藥,而且遇到這二三十來者不善的人一點也不驚慌,表情極為淡定,彷彿看慣了大風大浪一般。

所以,她選擇了無條件相信。

葯魂的目光掃向了那三個年輕女子,他們衣衫襤褸,顯然被這幫人折磨得不輕。

那三人向葯魂投來求救的目光。葯魂雖沒有想過要救人,不過此刻連他自己都被堵在了這裡,不打肯定是不行了。

葯魂用只有四人才聽得見的聲音道:「這三個女子不能傷,她們是被抓來的。呆會動手時,我和葯菲兒頂在最前面,絲絲的子母鳳環攻擊兩側,至於胡龍,你就遊走吧,但不要離我們太遠。我們四人一體,相互配合,八隻手,不會輸給他們幾十隻手。」

聞言,三人都是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葯魂的部署很是得當,四人被二十幾人圍剿,還不如緊緊的抱成團,利用藥魂和葯菲兒的強攻打開局面,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葯魂和胡龍手中多了長劍,寒光凜冽,彷彿隨時都要開打的模樣。

光頭中年這時才站出來,哼了一聲,「四個小娃娃,還真當自己是一回事了,留下這兩個女娃娃,我讓你們兩個男的活命。」

「不行!你們兩個男的必須從我們光頭傭兵團所有人的褲襠里鑽過才能離開,否則,殺無赥!」八字鬍補充道。

玉龍劍發出低震人耳膜的低吟聲,葯魂走到葯菲兒身旁,朗聲道:「那你就殺無赥試試!」

胡龍嘴角氣得直抽,他雖未殺過人,不過內心剛毅,剛才那句「鑽過所有人的褲襠」直接將他的情緒引爆,恨不得馬上衝過去,這此人渣,殺一個少一個!

「真是給臉不要臉,小八,帶弟兄們幹掉這兩個男的,把女的留下,殺一個我賞五百枚下品元氣石。」

聽到有五百枚下品元氣石的獎勵,光頭傭兵團二十餘人的眼中閃著貪婪的目光,五百枚下品元氣石,完全煉化后實力會上漲不少。

八字鬍一聽光頭男出手如此大方,他也不想放棄那一千枚下品元氣石,率眾沖了出去。

二十餘人,除了光頭團長,所有人全向葯魂四人沖了過來。

「按剛才的計劃,開打!」葯魂怒喝一聲,沖了過去。

拔劍之寂!兩顆人頭拋飛空中,鮮血狂飆。

三角狂犀火在葯菲兒雙掌之上跳躍,旋即拋出,瞬間點燃了兩個傭兵的手中,葯菲兒縱身沖了上去,她的拳腳功夫竟是不弱,與對手大刀相搏也不落下風。

被三角狂犀火點燃的那兩個人發瘋似的向周圍同伴攻擊,這三角狂犀火似乎能讓被擊中的意識混亂,不分敵我,與葯魂的黑血蟒武魂有異曲同共之妙。


唐絲絲在兩人身後,子母鳳環帶出長長的金色幻影向兩名傭兵撞去,隨後那兩個鳳環又結成一體旋轉著怒砸向從群。

龍果火前拋,直接向八字鬍砸去。

轉眼間就被斬殺七八人,八字鬍身子一顫,這幫人竟是如此犀利,元氣將龍果火震開,他瞥見正與傭兵拼作一團的胡龍。這個胖子實力強差,就拿他來開刀。

身形一閃,逼近胡龍,鬼頭刀朝小龍攔腰斬去。


胡龍從傭兵體內拔出劍,鮮血飆到他的臉上,眼中寒光一閃,他向前沖了一步,不過那八字鬍彷彿知道胡龍要向前逃,鬼頭刀打了一個提前量,只要刀從圓斬變成直線,刀尖必須斬中胡龍的肥腰。

胡龍告急!

當!

子鳳砸到到鬼頭刀上,八字鬍只覺虎口一震,並不影響他用刀,他心中暗喜,砸個東西上來有個屁用,還幫我提高了刀的砍擊速度。

眼看就要擊中胡龍的肥腰,八字鬍嘴角揚起邪惡的笑,只要砍上,短時不治必死無疑,就算手下那幫小子死完了又怎麼樣,呆會兒老大和我一齊出手,把另外三人拖住,這個是胖子就先陣亡了,再殺那個體形健壯的,那兩個小妞……

想到唐絲絲那傲嬌身材和那紫衣小蘿莉,八字鬍心頭一麻,手把刀柄捏得更加穩了。

突然,鬼頭刀上多了一股強悍的吸力,讓刀身速度瞬間慢了下來。八字鬍手中蠻力加上刀柄,想要強行砍上胡龍肥腰。

就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解決一個是一個。

鬼頭刀速度變快——不過,卻是反方向運行。

八字鬍偏頭,唐絲腳向後優雅的一蹬,直接把一個意圖偷襲的傭兵踹飛向空中,她的右手揚了揚手中的金環,彷彿示威一樣。

那金環有一股奇妙的吸引力把他手中的刀牽扯住,他猛的一看刀身,是貼在刀身上的小環與那絕美少女手中的大環感應,產生的牽引力讓刀反方向運行。

八字鬍雙手使力把鬼頭刀拖住,卻沒有料到身旁的小胖子已沒有人去牽制,胡龍早已閃到安全的位置。

刺啦!

劍劃破皮肉的聲音在空中傳開,鮮血從八字鬍臉上飆射而出,劇烈的疼痛傳來,讓八字鬍痛叫一聲。

八字鬍斜眼一瞥,胡龍眼中有狠色閃過,你讓老子鑽褲襠,老子先給你留點記號。

「啊!我殺了你頭肥豬!」八字鬍再次嚎叫。雙手狂扯手中鬼頭刀。

刀上的牽引力突然消失,八字鬍雙眼瞪大,心中狂罵我艹你們娘,不帶這樣玩的……

八字鬍重心不穩,猛摔在地。

胡龍沒有放過這個絕佳機會,豎起長劍,一劍砍下。


劍氣在空中呼嘯,沒有劍勢,卻也劃出破空聲響,直接砍在了八字鬍胸口。

「啊!」八字鬍痛得狂叫,就地一滾,躲過了胡龍第二次劍氣攻擊。

咻!

脫手劍!

胡龍長劍脫手,射向八字鬍胸口,胡龍這時才知道面前這個小胖子是個色荏內厲的主,出手好狠好辣!

鏘!八字鬍兩手抱刀,直接把胡龍的長劍砍飛。


胡龍又從儲物袋裡拿出一把長劍,向八字鬍衝去。

胡龍早已看出這八字鬍作為光頭傭兵團的二把手,實力不弱,但他也不懼,他的殺意來並不是來自於八字鬍的偷襲和那句「鑽過所有人褲襠」,而是被這作字胡罵成肥豬。

龍有逆鱗,觸之者死。

肥豬這兩個字是胡龍的禁詞,除了胡龍唐絲絲和他的家人能用,其他人用就是對他赤*裸裸的侮辱!

被人侮辱了,用什麼討回來?

侮辱回去?不!讓對方用鮮血來償還!

胡龍施展流雲步向八字鬍衝過去,這八字鬍元氣實力比他強,但不代表搞不過他。

使出流雲步的胡龍在八字鬍看來如同輕了幾十斤,比他的身法都還輕快。

胡龍騰空轉身後擺腿踢向八字臉太陽穴。八字鬍用手臂卻擋,巨力傳來,讓他的手酸麻不止,看向胡龍的眼神里多了一絲忌憚。

這小胖子有這種腿技?關鍵是他的腳太重了,踢在身上比一般的重擊都痛得多。

八字鬍臉上肌肉瘋狂的抽搐,完全被胡龍壓制住。

「砍死你!」

一個體形剽悍高大的傭兵高舉手中長劍,向眼前的紫衣蘿莉砍下。

「合擊!」一個略顯得有些稚嫩的聲音響起。

葯菲兒兩手拿抱,直接把那大刀抱在手中。手中橙黃色的火焰升起,直接開始熔化那把精鋼大刀。

大刀變成鋼液,還未滴落,直接被燒成氣體。

傭兵心裡一慌,身子嚇得猛顫,這你娘的還是人嗎?雙手想要抽離大刀。

橙色火焰從刀身上飛速蔓延,瞬間射到傭兵手上。

傭兵心裡一驚,完了!

葯菲兒腳點地面,向旁掠出,身後,多了一個向自己同伴攻擊的火焰人!

葯魂一路向前,無人能擋他一步。那些傭兵不是被一劍砍倒就是被嚇得向兩旁逃開,留給葯菲兒和唐絲絲她們去對付。

葯魂勢不可擋,衝到了光頭中年身前。

「來吧!」

光頭男舉起大刀,向葯魂衝去。

刀光劍影,葯魂一息間攻出數十劍,光頭男有來有往,竟不比葯魂弱上一分。

鬼影蠍鞭腿!

光頭男被正面擊中,口中鮮血狂飆。

直到這時,他才知道眼前四人不是他們傭兵團能夠對付的。

光頭男一臉駭然,心生退意,手中虛晃幾劍,向後飛退。

葯魂眼中閃過一抹狠色,現在才想走,怕是有些遲了。

一百道劍氣瞬間飛出,轉瞬間凝結為一條玉龍。

劍氣凝形! 玉龍劍氣呼嘯著向光頭男擊去。光頭男來不急躲閃,玉龍劍氣當胸穿過,他緩緩低頭看向自己胸口,那裡血肉全無,劍氣已將那裡完全洞穿,在他身後,血氣瀰漫。

光頭男嘴角溢出大量鮮血,倒地身亡。

「大哥!」八字鬍見光頭中年倒了下去,心道不好。身子一縱,跳向三名被鐐銬鎖住的年輕女子。

鬼頭刀一橫,狂叫道:「全部住手,否則我殺了這三個女人,他們可不是跟我們一夥的!」

唐絲絲和葯菲兒都住了手,不過身旁光頭傭兵團的人也都倒下。

光頭傭兵團,除了最後的八字鬍,其餘全部陣亡!

胡龍向葯魂靠攏,嘴中罵道:「干,真是不要臉,用女人來威脅!」

「求求你了,別殺我們,我們還能服侍你……」

「別殺我們。」

「別殺——」

「住口,老子都要沒命了,誰他娘的還要你們來服侍!都給老子閉嘴!」 秦先生,你的嬌妻是重生的 ,叫道。

唐絲絲和葯菲兒也向葯魂靠攏,不過她們周身都沒有一點元氣波動。八字鬍看在眼裡,欣喜道:「就是這樣,誰都不要輕舉妄動,我可以保證她們的性命。」

葯魂面色淡定,周身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元氣波動,只是淡淡的道:「你就這樣帶著她們三個戴著腳銬手鐐的人走,你能走出多遠。」

「這不用你們來擔心,一里路,你們只要放我跑出一里路,我就把她們全放了。」八字鬍惡狠狠的道。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葯魂問道。

「憑什麼?人在我手上,你們如果不答應,那我跟這三人同歸於盡,反正我的兄弟都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你們同意不同意?」八字鬍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

葯魂不敢再度刺激他,「好吧,人由你帶著了。她們於我們非親非故,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救她們?」說著葯魂竟自顧自的笑了起來,「胡龍,你說對吧……」

「對呀對呀,幾個被你們凌虐得不成人樣的女子,我們要來又有何用?還不如送給你了,讓你送你她們最後一程。」胡龍傻傻的笑著,他配合葯魂是因為他知道如果葯魂不想救人絕不會說這麼多的話。

「放心,我也是言而有言之人,如果我走出一里地,我就會放人。」八字鬍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他手中的女子是這三人中最漂亮的,而她也只被光頭要過,現在光頭死了,她就是我的了,怎麼可能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