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寒看向古晨和嚴如意:「意兒,不得胡鬧,快過來。」

嚴如意低聲對古晨道:「丑哥哥,你快挾持我帶大家一起離開這裡。」

古晨嘴角忽然揚起令人畏懼的笑容:「如意,你太小看我了,現在我想帶這裡的人走,誰也攔不住。」

「給我殺!全部殺光!」

王巡使大喝一聲,所有看熱鬧的人頓覺地獄降臨,周圍那些三火族和黑巫教的弟子多出大家兩倍多的人,一個個如同待宰的羔羊,看向剛剛「說大話」的古晨,眼神中除了一絲期待,更多卻是無奈。

他們都清楚這些三火族和黑巫教的弟子都不是吃閑飯的,就算古晨功法再高,也架不住人多啊。

「嚴教主,先看看這個認識不認識。」古晨在明白每個人的態度之後,從懷裡逃出了一個東西拿在手中朝著大家晃了晃。

「三火令牌?」嚴寒臉色一變,躬身道,「請問閣下是?」

古晨一見三火令牌好使,轉身看向王巡使和劉振雄:「兩位可認得這個?」

「啊?」劉振雄身子一震。

「三火令?」王巡使也是一驚。

「不錯,三火令牌,所有三火族弟子和附屬勢力見此令牌如見聖祖劉向天,現在我以聖祖劉向天的身份命令三火族弟子立即撤出黑霧山,嚴如意一事不準再糾纏。王巡使,劉振雄,現在就帶人離開。」古晨道。

王巡使在起初震驚之後,聽完古晨的話,反而不懼怕了,淡淡道:「見三火令牌如見聖祖劉向天不假,但根據你剛剛以聖祖劉向天的口氣發號施令我表示懷疑這三火令牌到底是不是你偷的了。」

… 劉振雄好像也忽然明白過來:「不錯,三火令牌一共就三個,據我所知都在三火族人身上,你這個要麼就是假的,要麼你就是偷來的。」

古晨一笑,道:「這個自然是真的,也不是我偷來的,你們都是三火族的弟子,應該比我知道是不是真的。現在我命令你們走,已經是最後一次給你們逃生的機會,如果你們還是執迷不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劉振雄忽然一笑:「各位不要被他騙了,這個令牌肯定是他偷來的,大家快把他抓住,誰為三火族收回失去的令牌誰便是大功一件。」

那些三火族弟子禁不住他的誘惑,十幾個人一擁而上便要去搶奪古晨手中的三火令牌。

「罷了,看來今天是閻王爺要叫你們去,我恭敬不如從命,送你們一程吧。」

古晨將三火令牌收起來,木劍祭出,直接引下九天玄雷轟殺那些三火族的弟子,那些人豈能頂得住天雷的轟殺,片刻后便已經紛紛被擊斃。

古晨心頭忽然再次湧出一種快意,一種殺人的快意。

「三火族的弟子,快快布陣!」王巡使在這麼一段時間修養后,居然站了起來,召喚就近幾個先天高手的弟子布下了七子歸一陣。

王巡使在最前方,後邊有兩個人分別將一掌打在王巡使的後背,這兩個人的背後又各自有兩個人打在他們的後背,一共七個人,遠遠看去就好像一個放倒的金字塔。

「丑哥哥,小心。」嚴如意聽爹說過這個陣法。

七子歸一陣乃是三火族多人對付一人的奇陣,這種陣法可以使幾個低等實力者組陣擊殺高等實力者。原理便是幾個人組成陣法之後,其餘幾個人的功力暫時彙集給最前面的一個人,令那個人功力短時間內迅速接連攀升一直攀升到足以一招殺死敵人,從而可以輕易擊殺對手。

古晨看向前方七個人,但見最前面的王巡使功力飆升迅速,本來就是先天武皇八級的他,迅速強大到九級,接著,又有種先天武聖的痕迹開始在他身上出現。古晨便知道後邊那些人暫時將功力傳給他了。

眾人眼見王巡使如今忽然有著先天武聖境界的強大氣勢,都喘不過氣來。嚴如意更是絕望地看向古晨,怕是他現在想跑都不可能了。

「醜八怪,擊殺我數十名三火族弟子,我若不殺你,無法向三火族所有弟子交待!」

有著滿滿信心的王巡使厲喝道,同時一掌打出,那掌帶著無盡的恐怖氣勢壓向古晨。

古晨就感覺周身的空氣一陣劇烈波動,他整個人似乎要被擠爆一般。本能的想躲避,但身體卻無法動彈,古晨心知不好,硬著頭皮接了過去。

啪!

這一次,儘管古晨用了全部力量,但依舊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被王巡使一掌擊飛,重重落在巨大擂台的邊緣,差一點就摔下去了。

而在古晨被擊飛的瞬間,眾人還看見有一個人影也跟著同時被擊飛,落在古晨左側前方。

「啊。」古晨左前方一個身著黑裙的女子趴在地上,眾人看時,正是嚴如意。

「意兒!」嚴寒大叫一聲,正想奔過去,卻被王巡使揮掌擊退。命人活捉嚴寒,嚴寒此刻才清楚王巡使的詭計,卻晚了。

嚴如意一臉的蒼白,慢慢爬到古晨跟前:「丑哥哥,快走。」

古晨心中突然湧起無限殺意,眼中迸射兇狠的火光:「如意,都是我沒聽你的勸告,才把你害成這樣。等我殺了這個混蛋再給你療傷。」

「丑哥哥,不要、不要說了,是我連累了你,你、你快走吧。」嚴如意有氣無力道。

「現在想走,可惜晚了。」王巡使在遠處冷喝道。

「一開始我沒走,現在更不會走了。不把他們殺乾淨,今天絕不罷手!」古晨站起身,渾身煞氣暴增。


木劍急劇飛轉,天空頓時暗了下來,木劍中黃龍竄出,在黑霧之中穿梭,道道雷光閃電以不規則的路線劈下,所有人彷彿一下子墜入了地獄深處。


王巡使冷笑:「還想用雷電傷人?」他飛身而起,接連數掌緊緊逼迫,古晨再無法集中意念引動天雷轟下,面對如此強敵,又無法引動天雷轟殺,古晨一邊急急躲避,一邊想著對策。

空中的黃龍呼嘯著,卻因為沒了古晨的引導,失去目標的黃龍在空中劇烈翻滾不已。下方那麼多的人,黃龍不知道該殺誰該留誰了。

啪!

又是一掌,古晨被王巡使打倒在地。王巡使快步跟上,舉手就想要結過古晨的性命。

「休傷我丑哥哥!」一道女子身形飄過,邊曉月突然出現,一把飛劍射向王巡使,王巡使不得不放棄進攻。

「不知死活的丫頭!」王巡使見好機會被破壞,大怒,使出九分的力量揮掌打向來人。

邊曉月跟王巡使沒打幾個回合,便被一掌擊中肩膀,半個身體有些不聽使喚了。

「你快帶那個姑娘離開這裡。」古晨緊急之下對邊曉月說道。

「可是,丑哥哥你——」

話說了一半,就被古晨一把推過去,古晨繼續跟王巡使周旋起來。

邊曉月看見遠處地上坐著一個黑裙女子,看樣子受傷了,幾個三火族的人想抓住她,可她誓死抵抗,那些三火族的人一時竟也拿她不住。若不是劉振雄下令不要傷到她,一定要抓活的,嚴如意肯定早被殺死幾十次了。

「哼,人家是來救你的,不是來救她的。」邊曉月看向嚴如意,不想出手幫忙,但既然丑哥哥交代,她也沒辦法,過去與那些三火族人-大戰起來。

「不要管我,你快去帶丑哥哥離開這裡,快去啊。」嚴如意對著前來的邊曉月喊著。

「他是你什麼人,為了他你連自己命都不要了?」邊曉月一邊打,一邊問道。

「一個朋友。」嚴如意有著女孩子特有的敏感,想了想,說道。

「我不管,他讓我救你走,我便救你走。」邊曉月擊退那幾個對手,一把抓起嚴如意就要走。


… 這時候古晨也已經帶著休息了這麼久的高飛奔過來,眼見嚴寒被抓住,還有那些看客有的已經跑了,有的已經死了。也沒有再在這裡打下去的必要了,古晨將已經能夠自己走動的高飛也交給邊曉月:「你們三個先走,我斷後。」

古晨本想擊殺劉振雄和王巡使,萬萬想不到王巡使在七子歸一陣下如此強大,不得不做出退走的決定。

「慢著,嚴如意,難道你爹的命你也不想要了嗎?」幾個人正要撤退的時候,劉振雄帶傷領人過來道。「你們幾個乖乖束手就擒,我就考慮留你爹一條性命。」

「爹?」嚴如意轉身看去,就看見爹已經被幾個三火族人綁了起來。

「意兒不要管我,你們快走,剛剛是爹糊塗,這是爹應得的報應,你們快點離開這裡,永遠不要回來了。」看透王巡使和劉振雄陰謀的嚴寒焦急說道。

「爹,不要,我要爹。」嚴如意一下子亂了心神。

古晨仔細一想,覺得嚴寒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急道:「你們快走,我會帶著嚴教主安全去找你們的。」

邊曉月和高飛強行拉著嚴如意隨著古晨開路,一步步撤出了三火族的包圍圈。

「你們先走,等我救了嚴教主就一起去找你們。」古晨道。

「現在四處兇險,大家隨我回蒼雲道觀吧,離這裡不遠,別處都不安全。」高飛道,「丑哥哥,我們在蒼雲道觀等你。」

古晨點頭,催促幾人速速離去,他自己擋下了追兵,身後傳來嚴如意和邊曉月幾句提醒他一定不要戀戰,一定要安全之類的話。

再看那些看客走的已經徹底走遠,沒走的已經死在當場,整個黑霧山除了黑巫教的人就是三火族的那些人。不少黑巫教的人還在不斷對抗王巡使試圖救出嚴寒。

「現在可以放開手腳轟炸你們了。」古晨露出殺意,「黑巫教的嚴寒見利忘義,出爾反爾,也該死!」

古晨迅速糾集閃電,道道閃電從黑霧山山頂覆蓋而下,將整個黑霧山籠罩起來。

黃龍得到古晨的指引引領一道道閃電殺向三火族的那些人。期間也有不少黑巫教的弟子受傷,古晨也顧不得太多,誓要將三火族的弟子一個不剩全部誅殺乾淨。

王巡使利用七子歸一陣法聚集的強大力量現在已經開始出現疲軟,面對古晨引發的九天玄雷,他也有些招架不住,他明白時間久了肯定要被轟殺而死。

古晨看準王巡使的方位,引著一道粗壯的閃電如游蛇一般慢慢游到了王巡使的頭頂。

正跟不少黑巫教弟子打鬥的王巡使忽覺頭頂異樣,抬眼看去,就看見一道水桶粗的閃電在上方盤旋,如一頭巨龍在尋找機會俯衝而下。

王巡使的臉忽然變得煞白。那道巨大的閃電將底下所有人的臉都映襯得更加慘白。

咔咔!

強大的雷電驟然轟下,底下所有人如同螻蟻一般四散逃命。而被古晨重點鎖定的王巡使也想逃走,但那雷電之快,幾乎令他沒有反應的時間,王巡使也只是走了三步,便被強大的閃電劈倒在地,口飆鮮血,渾身起了火。


黃龍帶著更加猛烈的閃電眨眼即到,一團火光將王巡使徹底淹沒。

咔咔咔!

古晨知道這個王巡使難以對付,又接連幾道閃電跟著轟下,王巡使在地上滾了幾滾,渾身發出一股燒焦味,慘叫聲撕裂嗓子般的響起,讓人聞之膽寒。

劉振雄一見王巡使都死在了雷電之下,他再也不敢久留此地,此刻的他,唯一生還的希望便是在手中的嚴寒身上。

王巡使一死,那些三火族剩餘的弟子紛紛自動跑到劉振雄身邊,黑巫教的弟子也都站在一邊,雙方都停止了戰鬥,一起看向單獨一處的古晨。

「醜八怪,你若再敢輕舉妄動,小心這嚴寒的腦袋。」劉振雄親自拿刀逼在嚴寒的脖子上,唯恐古晨引雷電將他擊殺。

「嚴寒死不死跟我一點關係沒有,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擊殺你!」古晨冷喝一聲,道道閃電從四周匯聚到了劉振雄和那些三火族弟子上方,隨時都有劈下的可能。

古晨就要下殺手的時候,忽然感覺心中氣血一陣翻滾,頓時大驚失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暗暗穩住心神,氣血還是不斷翻滾,古晨忽然驚覺地看向四周暗處,這種感覺,曾經與萬千零打鬥時,萬千零的逆血神功正是這種感覺。不過今日比那日更加覺得氣血難安。

就在古晨暗暗強行舒緩氣血之時,一道人影渾身黑衣遮面,從擂台一角出現,迅速來到劉振雄身旁,伸手點了劉振雄和嚴寒的穴道,一手一個將二人提起急速逃開。

那些三火族一見那人鬼魅般將劉振雄和嚴寒帶走,一個個驚得說不出話來。

古晨體內氣血平復下來,看那人的身形有些熟悉,不確定是不是萬千零。如果是的話,那今日的萬千零絕非昔日可比,古晨皺了皺眉頭,一步步走向那些三火族弟子,那些弟子一臉懼怕看著古晨,猶如看著吃人惡魔。

「你們走吧。」古晨沉聲道。

那些三火族弟子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左右交頭接耳,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如果想死,可以不走。」古晨又冷聲道。

那些三火族弟子這才確定沒聽錯,才敢邁動腳步,逃也似地遠去了。

古晨又看向不遠處的黑巫教弟子:「你們也回去吧。」

「回去?我們還有什麼地方可回?」其中一個問道。

「是啊,教主被人抓走,小姐也不在了,我們回哪裡去?三火族很快就會派人前來剿滅我們的,回去只能是死路一條。」有人分析著,看向古晨,「丑哥哥,不如我們跟隨你吧?」

古晨一笑:「你們回去好好守護黑巫教,幾天後你們教主肯定會平安回來,而且我向你們保證三火族也不會前來找事。」

「真的?」有人一聽臉上愁雲散去。

「我們大家好好感謝一下這位丑哥哥吧。」有人提議,大家紛紛跪地拜謝古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