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臉色並不好看,在林中生活數載,令他的忍辱度弱了許多,聽到少女這樣說,眸間凶光大現。

「唔唔」感覺到無言身上的殺氣,少女座下的獨角虎發出低嘶。手中的虎爪不斷在磨擦著山中的石道。

「你凶什麼,把你身上藏著的東西拿出來看看。」少女完全不把輪海境的無言放在眼裡,還是不斷在迫視。

「我沒有東西,我的事情已經打聽完了,多謝師弟相告,在下先告退了。」無言向著遠處的守門童子拱手道。轉身就想離開。

「不讓我看你身上藏有什麼東西,想逃,作夢。」少女可是刁蠻得很,手中蒙蒙發光,一拍出,掌風向著無言推去。白芒飛散,古木搖晃。

無言感到後方衝來的掌勁,回身靜立,怒然一揮手,直接憑著肉體的硬悍轟散了少女的掌勁。

「唔。」小清明顯感覺到愕然:「小白,吃了他。」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無言向著一衝而來的白虎,眼眸間煞氣衝出,數年間的殺戳造成的戾氣強盛得很,附近的氣溫驟然下降。

一道白光從地上衝起,波動如同海浪起伏,靈芒陣陣,璀璨的道紋令人心顫。閃道寒光的虎爪從空中急速直拍無言腦殼。

無言怒火,這少女太狠心了,這明顯想絕殺自己,絲毫不給自己活命的機會。

「吼。」無言如同猛獸般低吼一聲,滔天的殺氣湧起,手中大開大合,直接憑著肉身的力量,揮拳直擊虎爪。

「轟。」的一聲,如同精銅相碰,震耳欲聾,驚駭得其餘人臉色訝然。無言的肉體雖然無恙,但是白虎的衝擊力也不少,直接將他推倒飛出去十數丈才站穩。

那個在遠處站著的守門童子見無言單憑肉體力量硬抗下自家小姐靈獸的力量,讓他覺得悚懼不已。張口想道,但話未到口邊,那邊的攻殺再次出現。

白虎身上的靈芒湧起,虎爪裂開了道小口。少女臉色很不善,想不到一個輪海境的修者竟然接得下白虎靈河五重的攻擊。


「吼」白虎巨大的軀體一吼,震得小山峰震動不已。

「哼,一個小貓也敢殺我,看我不斷了你一條腳。」無言完全忘了自己現在身中何處,戰鬥打起時,心中的好戰性情再度提起,自己的肉身的強度,可是敢硬抗曾經的獸王霸者夔牛的。白虎的肉身力量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裡。

只是白虎聽到這話后,與那少女一樣,黃金瞳里直欲噴火,身上閃爍著啪啪作響的雷嗚聲。

「吼。」白虎向著無言一吐,一段帶著稚氣王者之勢的雷擊,轟殺而來。

「哼,我連天道神雷都抗得住,何況是你這貓咪的雷擊。」無言也是怒了,手中的動作對著迎面而來的厲雷,一拳衝殺而出。

兩者相碰,山搖動蕩,漫天雷芒迎面瓦解。化作道碎散落一地。這個時候不單是那個守門童子驚駭了,那少女臉色更是不好看。怎麼看都知道自己這次碰到了硬鋼塊。但是讓她氣憤的是,對方明顯只有輪海境的修為,但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是令自己都感覺害怕。

「你究竟是誰,隱藏修為,來我宗有何企圖?」這少女明顯與黎秋月少根筋的性格有一拼。

「我無意得罪你宗任何人,但是阻我者,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無言眼眸里紅芒現。這帶有威脅性的話一出,那少女臉上漲紅不已,身上的靈力也是一涌而出。

「哼。打傷我小白,還說沒有得罪人,看我怎麼收拾你。」少女在虎背上一拍而起,靈河六重天的修為一覽無餘。白瑩瑩的小手,攜帶著濃濃殺氣直落。

無言見她擊來,一蹬地上的青石,速度如同閃電,快步來到了那少女的近前。一把將她的玉手扣在手中,轉而一個旋轉,直接將她往天空上甩飛而去。

無言看著如同炮彈高飛的少女,嘴角邪笑,這擊傷不了她,只是借力為之而已。這野蠻的戰鬥式,完全是林中鬥了幾年得出來的,從前一些修為比自己高,但又輸給自己的凶獸,時常覺得輸得不可思議,總想換回面子,死纏著無言要戰,那時,自己一般都用到這招,直接將它甩飛出去。

「呀呀呀。」

在天空中,響起了少女一連患的驚喊聲,少女旋轉得像大風車打旋,一路衝起。守山童子見自己小姐打著圈圈飛走,嘴張得大大的。而那白虎聽到空中傳來的驚叫聲,那怒火的臉容一下慫了下來。很人性化的打著圓型嘴。看到無言邪笑看著自己,那白虎怵然後退,害怕自己會像那少女一樣,被眼前的人甩飛出去。

而空中的少女似乎被甩到頭暈,到了最高點還是沒有站穩,直接跌落,那白虎見少女絲無防備的跌下來,迅速化作一道流光,叼著了她安全降落在地。

只是少女來到地上,兩眼打著星星,在原地打了幾個圈都沒有站穩。「嗚嗚嗚。」

「小清師姐,你沒事吧。」那守門童子走來,一把扶著那少女,擔憂地問道。

「師弟,就此別過。」無言知道少女並沒有受什麼傷,只不過是被甩得神識恍惚布局。而就在自己想離開的時候,天空中一聲浩然的大喝傳來,數道白衣修者直接攔著了自己的去路。

「等下。」

無言聽到帶有殺氣的話語臉色陰沉了下來,眼前突兀出現的幾人看著自己的眼光並不友善,幾個人中,領首者看上去三十歲多,但眼眸里儘是邪氣。

「小清,怎麼樣了?」就在無言緊盯著幾人時,在身後方,一個靚麗的女子無聲無息出現,扶起了還沒清醒過來的小清問道。

「嗚,莉欣師姐,快,把那混蛋給我抓起來。」小清被那女子的一道靈力震醒,但是雙眸恢復清明時,咬牙切齒地道。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那叫莉欣的人沒有急著出手。

「他打傷我了。」小清一時不知怎麼說,大聲喝罵道。

「我就是想問,他為什麼打傷你啦」莉欣一臉嬉笑。

「因為,因為。」小清說了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得膨著雙腮。

「是不是又想搶別人的寶物啦。」莉欣笑道,顯然知道小清做這樣的事情不是一兩次。

小清聽到她這樣說自己,也是急得跺腳:「什麼呀,我又沒有搶,只不過,只不過想看看而已。」

小清說到最後,也是沒有了底氣,說出的話輕得只有在她耳邊的女子才能聽到。


「道友,遠來是客,我師妹不懂待客之道,令你誤會了。」莉欣說著的時候,身子也是微彎。

「沒事,但我想問的事情已經有答案了,就不打擾了。」無言想不到這大美女還會這般懂事理,轉而笑笑道。

「唔,那就不留了,道友請慢走。」莉欣也不過多強留,示意幾人讓開道路。無言想不到此女子還懂得講理,沒有為難自已,而擋著自己的幾人聽到她下來,也是乖乖離開。

那小白還想留下無言,虎軀微震,但是身邊的莉欣拍了拍它,讓它安靜了下來。無言見幾人的動作,看了看對自己恨得牙根痒痒的少女,微笑著閃身化作一道流光離開。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師姐,你幹嘛放他走了,我都沒有看清他身上藏的是什麼?」小清臉色還是不爽地道。

「有些東西,不是你的就別亂動,如果不是在宗門前,那道友若下絕手,你不知死了多少數了。」莉欣略有意味地責罵。

「哼,我不過是一時大意而已。」小清別過一邊臉羞怒道。

無言從尚武走落,隨意在一間較為老舊的客棧處住了下來,雖然事情過去了,但心中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事。這裡也不是安全的地方,快速逃離要緊。橫跨一個國度,換作以前想想都覺得瘋狂,但是對於踏上修仙途的無言來說,只要不是橫跨一域,都覺得有可能。

與天魔森林背馳而行。

時隔多年重回人世,許多事情在眼中看來,都覺得今非昔比。在山道間獨自奔走,青蔥林海倒退,嬌陽破雲,暖和了這天地。

「我回來了。」在林海中一飛而出的無言,仰首吼叫一聲。壓抑在心頭的仇意也從湧上心間:「火雲宗。」滌盪的怒吼,如同狂風掃作,狂吹大地。

「果然逃到這裡了。」

就在無言疾飛中,數道白衣身影攔阻了自己的去路。身上的靈力比天上的嬌陽還炙熱。幾人形成合圍之勢,將無言緊緊圍團在中間。

無言冷笑不已,因為這幾人正是之前在尚武閣落在身邊的人,心中恥笑:「果然,匹夫無罪,懷壁其罪呀。」

「小子,把你身上的東西交出來。」為道者年若三十左右,修為達到靈河九重天,青衣束身,靈芒閃爍。

「我想問是你們的意思,還是那個女人的意思。」無言妖邪的笑容讓人看著不安,話未完,體內的靈力也是瘋作,密密麻麻的繁雜玄文體浮空而出。一股浪潮般的力量猛然而出。力輾那男人身上湧出的靈壓。

「果然藏有秘寶,看你二十不足,身上的秘寶拿著,不過便宜另兩家,拿出來,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為首者臉容猙獰,眼裡卻是熾熱得很,顯然對無言身上的東西貪婪不已。

「哦,幾位師兄我看你位也是短命相,不如把身上的道器交給我保管吧。」無言對著幾人手中的道器也是表現出足夠的好奇。邪氣的笑容令人體寒。

「李活,跟他廢舌什麼。」在他身邊的一人,話不多兩句,手中的靈劍向著無言一揮,一道雷霆般的劍芒,直砍而下。

無言抽身離開,怒然一蹬,生硬地避開,劍芒割破大地,斬出一道深坑來,碎石散飛。

那人見一擊不得,也沒什麼表示,踏著林風,直刺而落。

「靈河八重。」無言輕笑,雖然足足比自己高了一個大境界,但是有飛仙經在身的自己,只要不是仙壇境,他都有信心一戰。

來者化作一道肉眼難見的幻影,在空中變換著身體而落。但是穩站在地不動。

「去死吧。」來者爆喝一聲,劍芒大剩,但無言卻做出了一個別人認為很是愚蠢的動作,直接舉起一手,握向利刃。

眾人心中冷笑,都覺無言自大狂妄。

「仆」

只是讓人想不到的是,無言一手如同鐵夾般,真實地握在了劍刃上。這是可怖的,一個輪海境的修者,用純肉身之力承下靈河八重天的一擊。且還沒有用到靈力。

李活臉容驚駭,皆感覺到面前的人不簡單。從前做這種截殺的事情,可是從沒有這般情況出現。獨角虎就是個寶獸,只要它嗅出的東西,絕對是個寶。

「哼。」無言一腳抬起,直踹在那人的肚皮上,令來者如同死狗一般,滾飛落地。無言這腳可是夘足了勁,體內的靈力也運起了,如若那人不是靈河境,早讓自己一腳踹爆內臟。

滾落在地的人並不好受,口中血流不止,看其樣子有氣出無氣進,戰力全失。李活此時可是死一般的臉色。握著靈劍手,指間握得發白。

「還是不行。」無言手上的靈劍被握得靈芒不定。直接向著倒在地上的那人大喝一聲。「還給你。」

那靈劍倒飛而回,帶著一股冰冷森寒之氣直衝而過。那倒在地上的修者臉色蒼白,只得獃滯地看著劍尖越來越近。


「叮」的一聲,那劍擦著那人的下體處,劍身全沒在了青石路上。那人只覺下體一陣冰涼。一時間都忘了吐出口中的鮮血,改為冷汗直流。

李玲幾人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急忙救援。

無言看了看自己雙手,那握著得刃的手掌,可看看出被劃破了一道口。鮮血滴落。「還是不行,只能硬抗八重天的人。」

無言這話嘀咕而出后,眾人更加感覺怵然,純肉體硬抗下靈河八重天的一擊,這肉體要強悍到何種地步。

但是無言心中卻是另一種想法。畢竟自已的肉身可是用死亡湖中的神魔肉重組而成的。強悍度當然非同一般。

李活此時可是頭皮發麻,身上的道紋忽明忽暗,還以為碰到個帶著秘寶的輪海境修者,現在怎麼看都不像是輪海境的人。


「小子,你敢騙我們,隱藏修為?」李活此時可是聒不知恥,大罵而道。

「哦,隱藏修為,我就是輪海境,不信,你過來試試。」無言揮手,止著了手中的傷口,邪笑起來。

但這話一出,誰還信,剛才一腳踹倒,換作李活也做不到。

「小子,一起上,我就不信砍不了他。」李活恨下心來,殺氣不斷。此話一出,劍光四起,眾人揮出手中靈劍,化作萬千劍芒,四方直斬而來。

無言低身一吼,身上一道龍形靈氣盤纏而出。他現在可不敢再託大,這些人中,有數個已經達到了靈河七重境,單對單自己不怕,但這般亂砍,自己一個輪海境的人可應付不來。飛仙經運起,身上的道紋清晰度劇加,戰力徒升幾個檔次。

搏龍術一出,龍嘯震蕩天地,滔天的靈力如驚濤之浪,轟然四散,方圓十丈下陷成谷。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叮叮叮。」

靈龍如同狂風,直卷碎那些衝來的劍芒。

「飛龍在天。」無言一聲道喝,十萬斤級力量湧出,怒然一跺腳,借著後勁之力,化沖一道流光,直攻一人而去。

被攻殺之人臉色惶然,急忙召回道劍回來護在身上。可是,如同殞星巨力般的無言,勢如破竹,一拳轟碎了那攔截的道劍,手中按在他的腦顱上,用力向前一推。

「呀。」慘叫聲陡起,那白衣修者被其推飛出去數百丈,直撞得山林間古木青石毀了一大片,生死不明。

無言沒有時間管他的死活,那幾人已經再次形成合擊之勢了。擒龍手一出,直接將兩個修為較低的人直接甩飛出去數里遠。

空中轉來兩聲慘叫聲,眾人只覺頭皮發麻,這戰鬥怎麼像個野蠻人似的。而就在他們心思亂七八糟的時候。

無言眼神冷了下來,身後一把長達三丈的巨戟遙遙相對,如同死神之刀,令你背後生涼。

洶湧的莫名壓力,貫穿了天地,林間力場瞬間紊亂起來。

「這是什麼?」李活心中難耐不安。那凝聚成形的鐵戟雖然不實,但是卻宛若百萬巨山壓頂,讓人提不起勁。

無言雙眸猛陡瞪,一手作砍首狀,頭上的巨戟作勢向下一斬,場中那紊亂的力場像被這一戟打開了,一個充溢著的力量的盒子,內里的力量轟然四散。邪異的力量奇力,山間搖晃,颶風滌盪,掀起的沙塵讓人視野不明。

「呀。」再次一聲慘叫傳來,那被鐵戟直砍而中的人,倒飛而來,重重跌在林間一動不動。

「戰神決。」無言仰天咆哮,漫天靈芒疑聚在那把虛構的鐵戟上。滔天的神力再度向下一砍,如同倒瀉銀瀑,轟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