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收起你們的自大,你們根本不了解你們所面對的敵人是什麼,它遠遠比你們相信的要強大的多。若不是它被困了太久,實力大為削弱,否則你們活不到現在。」


「我傳達了我的忠告,剩下的看你們自己。」說完澤拉圖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作為這方面的專家,芙蘿蕾緹雅率先請教香子:「博士,他說的有道理嗎?」

「他沒說謊,如果只是通過簡單的進食,的確不足以另它在短時間內達到現在這中程度,只能是之前受到某種壓制。現在得到了解放,才能夠打到現在這種驚人的成果。」香子想了想接著說,「不過不排除它本身也具備這種進化能力,如果有更多數據我倒是能夠證明。」

「知道這麼多已經夠了。」通訊器是開著的, 傾城醫妃:鐵血王爺太薄情 。「不管對方出於什麼目的,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出去,將這些重要信息傳達后後方,剛剛我已經試過了,這裡的信號被屏蔽了,通訊信息根本傳不出去。」

。 再周密的計劃,都有可能出現漏洞,何況是臨時制定的計劃。

「異形發現了我們的意圖,它堵在我們的退路上。」

「想辦法把它引開。」

「不行,它根本不上當。」

異形王后發現自己攻擊人類時,另一夥批生物並不會攻擊自己,於是它安下心來專心攻擊人類。異形王后打定主意,等消滅了這些生物,再去對付另一群,或許會讓一方逃走,但這問題不大。

人背的時候,喝水都會塞牙。

尚未擺平威脅最大的異形王后,岩壁上的通風口裡冒出大量普通異形。負責協助指揮的芙蘿蕾緹雅,當時正盯著平板,試圖聯繫上遺迹外的援軍,亦或者趕來支援的機械犬,所以在平板上第一時間發現了它們。

「七點鐘方向發現異形。」

本來火力便不足以壓制異形王后的人類,不得不分出一部分人手對付後方的異形。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若不採取一些有效行動,後果不堪設想。

幾乎無孔不入的異形大量冒出,迅速逼近人類一方,陸戰隊員不得不且戰且退。若不是地形足夠開闊,異形無處可藏,局面可不會像現在這樣微微偏向人類一方。即便如此,戰鬥仍不容樂觀,連香子博士這種非戰鬥人員都要加入戰鬥,不過她手裡拿著等離子手槍倒是一把大殺器,在戰鬥中頻頻發威。

關鍵時刻,澤拉圖挺身而出連斬十多頭異形,稍稍緩解了人類一方的壓力。但沒人能高興的起來,僅憑千冬、瑪傑利亞、特工S、陳諾瞳和泰凱斯等人的聯手,才堪堪壓制住了異形王后的進攻。可誰知道這種僵局還能保持多久,稍有失誤,便會陷入絕對的被動局面,甚至導致團滅。

逃跑?不,人類是跑不過異形,那麼做只會死得的更快。



和人類不同,澤拉圖知道有人能夠打破僵局,前提是他能趕來。

「朋友你聽得到嗎?這裡需要你的幫忙。」

「……」

回應並沒有出現,與此同時,另一個人也在做著相同的事情。

「聽到回復,聽到回復……」

手裡的通訊器只是普通貨,香子不確定信號能發送成功。理智告訴她,這樣做是徒勞,軍方通訊器都無法使用,自己手裡的民用版又能好到哪裡去?初步估計成功的幾率不超過百分之一。

可今天,香子做了一件平時她自認為,自己絕對不會做的多餘是,向某個少年求助,並且堅信對方會回應。

雖然與對方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累計時間絕沒有超過二十四小時,更談不上有什麼感情交合……儘管有眾多理由可以用來放棄,香子卻難的的任性了一回,並且堅信對方會回應自己,這或許是女人的直覺吧。

「嘭!」

一聲巨響,一發「炮彈」擊穿了天花板牆壁。

「什麼情況?」

「難道遺迹受到攻擊了?」

「看看是是什麼口徑的炮彈。」

「等等,不是炮彈,它在動!」

「糟糕,異形上來了,快開火。」

受到「炮彈」的波及,後方的陸戰隊員摔倒在地,只有靠後的香子博士相安無事,這使得她格外顯眼。

不少異形趁機沖了上來,陸戰隊員反應也不慢,並沒有讓異形得逞,大多數是有驚無險。儘管如此,仍有十多頭異形突破了防線沖向了芙蘿蕾緹雅和香子博士。

芙蘿蕾緹雅怎麼說也算一名合格的士兵,當即開槍。可香子博士那兒不太樂觀。她雖然沒有出現慌亂的舉措,但她缺少相應的訓練,應對能力遠不如陸戰隊員們。

眼見異形就要撲向香子博士時,物體劃破空氣的悶聲響起,緊隨其後是異形們的身軀被割裂的聲響。平時這種聲音極難引起人們的注意,但僅僅是一瞬間的時間內,大量聲音發出,則另當別論。尤其大量鮮血如潑水般撒濺在地上,聲音異常清脆響亮。

面對驚悚的一幕,香子博士沒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她看了眼被一瞬間腰斬的異形們,便將視線轉向了「罪魁禍首」。

那是一名穿著古老型號外骨骼動力盔甲的人類,身上的迴路光線在這幽暗的環境中格外顯眼。

他是為何掉落在這裡沒人知道,大家只知道,在緊要關頭,這個人投擲出鏈鋸劍,一口氣消滅了漏網之「魚」。有不長眼的異形從一側發動偷襲,他看也不看的準確掐住了異形的脖子,用力一扭,隨意的丟下一具屍體。

他默默地起身,陸戰隊員們發現異形們變得不安,卻沒一頭異形敢輕舉妄動。

「嘿夥計!你總算來了。」泰凱斯率先打破了沉默。「你再不來估計要給替我寫悼念詞了。」

「嗯,遇到一個值得一戰的對手,玩的太高興,忘記了時間。」

「現在呢?」

「要動點真格了,否則贏不了。」

韓宇自顧自的走著,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也沒有多看周圍人一眼。被擊穿的洞口處,有一個倩影注視著這兒,對此韓宇的動作很簡單,他抬起手臂,握緊拳頭,伸出了大母子,緩緩將其朝下,意思十分簡單,是在赤裸裸的挑釁。

「噢!雖然不知道你在朝誰做,但我都覺得那個傢伙要倒霉了。」

「那當然,我可是記仇的人。」

大步向前走的韓宇,在香子面前停頓了一下,兩人之間沒有說話,想象中的寒暄更沒有出現。

這種壓抑的氣氛中,最先按捺不住的異形王后,在它的命令下,異形們再次發動攻擊,這次目標換成了韓宇。

在韓宇身後的香子似乎成為了「池魚」,因為她正好處在必經之路上。

「博士快離開!」芙蘿蕾緹雅想去幫忙,但是領頭的幾頭異形精英速度太快了,芙蘿蕾緹雅發現自己根本趕不上。

作為當事人的香子沒有感到一絲害怕,仍然矗立在原地,這次她連槍都不曾舉起。

當大家以為香子博士即將殞命當場時,一道綠色的能量波紋出現,與香子博士擦肩而過。凡是觸及到波紋的異形瞬間斃命,化為一堆腐肉。生命力頑強些的如同木乃伊一般,在地上呻吟,連掙扎的力氣都沒了。

。 後方的動靜不可能不引起特工S的注意,然而大敵當前,他根本抽不開身。直到韓宇的出現,讓異形王后感覺到了威脅,方才收手,使得特工S他們有了喘息的機會。

特工S敏銳的感覺到不對勁,於是回頭看,發現一個不明身份的傭兵出現在後面。

「會鍾愛這種經典型號的老古董,除了識貨的老傭兵,現在沒人會用,尤其是年輕一代都,他們更喜歡花俏的戰術服。」這是特工S對於韓宇的第一印象,「那麼他會是誰派來的,是敵是友?」

「後退,先看看情況,有人知道他是誰派的嗎?」

「雖然不能直接說,但我確定他是估且算我們一方。」別看泰凱斯像一個粗人,實際上他做事十分細心,是一名合格的老油條。他知道泄露顧客的信息對自己沒好處,所以泰凱斯含糊的回答了特工S的問題。

這點特工S心裡明白,像泰凱斯這類亡命之徒,除了金錢以外,信譽最重要,沒有得到足夠多的利益前,他是不會做出有損自己信譽的事情。

「我直接問吧,他是你們那邊的人嗎?」

「嗯……姑且算是吧,我想他……」

「是就足夠了。」特工S不等泰凱斯說完,打斷了對話。「前面的傭兵你聽著,你被臨時徵用了,你要配合我完成此次任務。」

幽靈特工的特權之一是臨時徵調權,法律規定每個公民都有義務和責任配合幽靈特工完成任務,這點連傭兵也不例外。當然這不會是無償的,該給的錢分文不會少。若是不服從,輕則入獄,重則以叛國罪判處死刑。


大多數情況下,沒人會拒絕徵調令,至少特工S從來沒遇到過,偏偏今天要破例一次了。

對於特工S的話,韓宇充耳不聞,自顧自的走著,既不走向異形王后,也不邁向星盟,而是筆直的朝著天花板上的洞口方向走去。

「傭兵,站住,你想違抗命令嗎?」下一秒,特工S將槍口對準了韓宇,氣氛驟然緊張了起來。

韓宇停下了腳步,緩緩地轉身看向特工S。

「噢?弱雞發現自己被無視了,感到惱羞成怒,於是拿起一個燒棍,想給自己壯壯膽嗎?」韓宇不以為意的說著,或許對方對自己沒印象,但韓宇可是看過特工S的檔案,知道這位就是特工J當初為自己請的「老師」,不過人家看不上自己。「怎麼?你的膽量只有在安全射擊範圍外嗎?」

赤裸裸的挑釁。

「不,我只是在教你這種不懂規矩的人該怎麼做。」

特工S毫不動搖的將狙擊槍對準韓宇,不對,此刻他換成了一把突擊步槍,看來是擔心無法一擊制服韓宇。

若是平時,韓宇不至於這麼敵視特工S,頂多一走了之。而現在,和遺迹守衛打出真火氣來的韓宇,可是看誰都不順眼,何況是一個曾經瞧不起自己的人呢?總的來說,韓宇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人,特工S這種強硬的口吻,韓宇根本不會理睬。一隻阿貓阿狗的角色你會怕嗎?

不等特工S回話,韓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掏出了槍,同樣對準了特工S。

「現在你來告訴我,什麼是規矩。」

本應該是統一戰線的人類,在大庭廣眾之下反戈相向,在星盟眼裡簡直是一場鬧劇。

「無論你是誰,為誰賣命,這回都救不了你。」

「同樣的話也送給你,另外贈送一句,老狗別擋道。」

人要發脾氣的時候,是難以保持太多的理智,不打算服軟的韓宇毫不猶豫拔出槍。話才剛說完,他便感覺到有威脅襲來,於是他本能的扭動了一下頭,堪堪躲開一發子彈,是另一名幽靈特工開槍。

「既然你們先動手,別怪我了。」

韓宇果斷開槍還擊,若不是特工S經驗豐富,此刻他早就被子彈打成了簍子。

陳諾瞳再次開槍,想要為特工S爭取時間,沒想到韓宇抬起另一隻手,同樣是一把手槍,看也不看的朝一旁點射。令人驚掉下巴的事情發生了,在數槍的射擊下,其中一發將陳諾瞳的子彈彈開了。

在連續性上,狙擊槍完全比不過手槍,在威力上則要反之。遺憾的是,韓宇手槍是有魔力供給,威力不屬於狙擊槍。

「難道他手裡拿著的是靈能武器?」陳諾瞳腦子裡冒出這種想法。

一邊壓制住了遠程的幽靈特工,韓宇不忘向特工S開槍。此刻火氣正旺的韓宇可是看誰都想痛扁一頓,現在有人跳出來找茬,韓宇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眼見特工S要無處可逃時,瑪傑利亞沖了上來替特工S解圍。雖然她的IS動力裝甲沒有帶全套過來,但那只是限定了飛行裝置和一些主武器,副武器依然有裝配,保障機師的能量盾自然也在。於是射向特工S的子彈都被擋了下來。

此時換上高斯機槍的韓宇,正在瘋狂地射擊。看似普通的機槍卻有著機炮的威力,在如此猛烈的射擊下,瑪傑利亞的能量盾立刻警報聲大作。

「警報!警報!受到攻擊,能量盾正在飛速下降,預計20秒后失效。」

千鈞一髮,千冬及時趕來,斬艦刀呼嘯而來。預想之中的逼退敵人並沒有發生,韓宇用左手擋住斬艦刀的攻擊,斬艦刀砍在了臂章上,怎麼說這也是一件藍階裝備,區區一把斬艦刀想要劈開是不現實的事情。

誠然,韓宇自認為一件藍品的英雄級裝備,擋住攻擊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其他人可不這麼想,尤其作為當事人的千冬。

「怎麼可能擋住,這可是粒子劍,斬斷戰艦隻存在於理論上,現實中基本不可能,但仍可以斬斷炮台、戰機,怎麼會斬不斷一個護腕?」

片刻的走神,千冬被韓宇一腳踢飛。

人類團隊的情況讓星盟的人一時搞不明白,明明都是同類,為什麼好好的要窩裡斗?

出於謹慎,星盟人沒有貿然出手,異形王后也往附件挪了挪位置,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片刻的功法,韓宇將敢向他開槍的人撂倒在地,倘若還保留著一絲理性,估計現在地上會是一地死屍。

只不過「罪魁禍首」的特工S沒那麼幸運,此時他正被韓宇掐著脖子拎在半空中。論個頭,韓宇比特工S矮上大半個腦袋,穿上無畏者動力盔甲結果則是反過來。

一直在看戲的泰凱斯準備繼續看下去,反正任務里不包括保護這些人,再說他很樂意看到自己兄弟吊打一群正規軍。

一旁的香子博士走了出來,示意泰凱斯去阻止,這讓泰凱斯不得有所行動,畢竟他的任務是協助博士,對方算是他的半個僱主。

「夥計!任務要緊,那頭大傢伙貌似要開溜了。」

也不想把事情鬧大的韓宇,果斷順著泰凱斯的台階下來,人在衝動的時候,對於面子問題異常在意,會無比重視。真把事情鬧僵的結局,不是韓宇願意看到的,說到底,他不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某種意義上已經是了)。

可惜其他人不知道韓宇的想法,一發狙擊彈飛射而來,這可不是高斯步槍能比擬的速度和威力,毫無防備的韓宇感覺到危險時,已經晚了。對方為了確保能擊傷而不是擊殺韓宇,沒有選擇瞄準最脆弱的頭部,而是選擇了體積更大些的身軀。

措不及防的偷襲,即便換成韓宇也很難避開,此時他只能盡量避開致命點。

最終韓宇挨了一發子彈,萬幸除了讓他感到陣痛以外,沒有太大問題。

「看來子彈卡在皮層下,監獄里做的實驗的確有所成效。」

沒功夫感慨多餘的事情,因為那名幽靈特工開了第二槍。在有所準備的情況下,想狙擊到韓宇並不容易,尤其是在狂戰士之魂狀態全開的情況下,已經不僅僅是思維反應的提升,更是敏捷度的增加。

韓宇第一時間沖向朝自己開槍的幽靈特工,幽靈特工能長時間保持隱身,只有在開槍后的那幾秒鐘間隔時間內會現身出來,若不抓緊時間消滅對方,轉眼會再次失去對方的蹤影。

正準備順著台階下韓宇,不可能對於當面打臉的事情置之不理,況且這名幽靈特工明顯是在秀技術,這讓韓宇感到被羞辱。惱怒是肯定的,韓宇已經做好準備要教訓對方一頓。

那名幽靈特工發現自的速度無法甩開韓宇后,放棄逃跑,將武器換成了一把粒子匕首和一把高斯手槍。

韓宇本來以為能夠輕鬆制服對付,沒想到對方並不好對付。或許對方是一名女性,柔韌性十分了得,各種高難度動作十分自如的完成,讓攻擊方式直來直往的韓宇一時無法解決。

從戰鬥力來看,對方不過是一個幽靈特工新兵,經驗尚淺。從能力上看,對方絕對是一名優秀特工,若不是雙方力量差距太大了,對方或許還有一戰的可能性。


很快雙方分出了勝負,陳諾瞳被韓宇逮住破綻,一擊封喉吊在半空中。直到現在,韓宇才有空瞧瞧自己的對手。

不得不承認,哪怕陳諾瞳大半張臉被面具擋住,韓宇依然能通過對方精緻的下半張臉判斷出她是一個不擇不扣的美女。

廢了點功夫逮住了對方,韓宇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是放了?不,那樣難消心中的火氣。」

「揍一頓?不,那樣有失風度。」

「直接殺了?更不可以,那樣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麻煩。」

看起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實際上只是不到幾分鐘的事情,一個普通人類感覺不到的能量波動在靠近,韓宇知道對手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放開陳諾瞳的脖子,韓宇目視前方,離開了原地,仍是不緊不慢的步伐。

將毫無防備的背後朝著對手,絕不是明智的選擇,然而現在沒人會考慮背後攻擊韓宇。在場的人沒有傻子,看到韓宇如臨大敵樣子,便知道接下來他要面對的敵人絕不是鬧著玩的。

「走,離開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