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沒有想到這個老傢伙眼光這麼毒辣,只不過憑藉著背影和氣場就認出了自己。

「呵呵,當然!只是沒有想到你的膽子這麼大,還敢回來!」

唐雲飛冷笑一聲,當年,若不是有些得罪不起的大勢力力保他,此時他還能站在這裡蹦躂?

不過,唐雲飛和秦穆然的對話也是讓不少的人看的雲里霧裡的,都搞不清楚什麼狀況,難不成,之前秦穆然和唐雲飛還有什麼過節不成?

「為什麼不敢回來?當年要怪就怪我心慈手軟,只是廢了他們,若是再有機會,我一定殺了他們!」

秦穆然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什麼,冷聲地說道。

「東皇!我倒要看看,這一次你回來能夠掀出什麼風浪來!這不是五年前!五年前的賬,這一次就由唐浩討回來!你欠的就讓他弟弟讓你償還過來!」

唐雲飛看著秦穆然,目光之中充滿了殺氣!

東皇!

在座的,不少都是軍隊裡面的高級官員,或許他們對於秦穆然這個名字很是陌生,但是對於「東皇」,那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整個軍隊,都將其奉為神靈!

現在,他們終於知道,為什麼對方能夠調動這麼多精銳特種兵了,也知道,對方為什麼連禁飛的三環以內都能夠調動武裝直升飛機了!因為,他是東皇!

沒有什麼是東皇解決不了的!

傳聞東皇五年前便是銷聲匿跡了,只是沒有想到,如今他又回來了,而且是以如此奇特的方式回來。

「好!這個戰帖我接下了,不過,我還是好心奉勸你一句,小心讓自己僅剩的孫子也涼了,要不然,你們唐家怕是要絕後了!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秦穆然嘲笑地說道。

「這個不牢你費心了!我期待你四肢被廢掉躺在地上跟狗一樣求饒的樣子!」

唐雲飛冷哼一聲,便是不再理會秦穆然。

「你不會見到的!」

秦穆然冷笑一聲,便是在眾人驚訝的神情之下,拉著薛如夢的手,與諸葛輕狂還有韋武等人齊齊走出了薛家大宅!

今天,秦穆然之所以這麼的高調,便是要讓薛家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他東皇——秦穆然回來了!

當年的賬,現在該他跟你們好好算一算的時候了!

「如夢!我們回家!」

秦穆然拉著薛如夢的手,溫柔地說道。

「嗯!回家!」

薛如夢心中暖暖的,哪怕周圍是寒冷的空氣,可是心是暖和的,依舊不能阻擋她身體的暖和。

「兄弟們,這一次,謝謝你們!請你們相信我!過不了多久,我會回炎黃了結事情的,屬於我的,誰也拿不走!我希望你們堅持住!今天的恩情,我記下了!」

秦穆然轉過身,對著依舊排列整齊的炎黃特種兵們,感謝地說道。

「老大,你這話說的!都是兄弟,不用謝!搶回嫂子,是我們應該做的!」

哪吒笑了笑說道。

「是啊!老大,我們會在炎黃等著你回來的!」

土行孫臉上露出笑容,看著秦穆然說道。

「老大,我們等你回來!」

楊戩一臉認真與期待地看著秦穆然。

「好!等我回歸炎黃的時候,就是我們兄弟們大喝一場慶祝的時候!感激不再說了,到時候,我陪兄弟們喝的痛快!」

秦穆然拍了拍每個人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老大,我們等你回來!」

十幾個人異口同聲,說完,韋武便是帶著他們,上了飛鷹大隊的武裝直升飛機,回去報道了!

「諸葛大哥,先送我們回酒店吧,等過幾天,我再找個地方!」

秦穆然看著諸葛輕狂說道。

「好!不過我倒是有一間別墅空著,等今天我安排人收拾一下,明天你們就搬過去住吧,一直住在酒店也不好!」

諸葛輕狂想了想說道。

「嗯!」

秦穆然也不跟諸葛輕狂客氣,點了點頭,便是拉著薛如夢的手,上了車。 ,最快更新鬼眼道士最新章節!

爲了一點點生存的可能,然後去絞盡腦汁的尋找生路,其實,魔王它也是非常欣賞那些能夠找到生路的任務參與者,不過你可千萬不要誤會,別因爲剛纔的這句話,就以爲它原本也沒有那麼壞嘛。

它之所以會欣賞那些能夠找到生路的任務參與者,原因也是因爲,要是人人都不能找到生路的話,那豈不是進來多少就死多少,這樣一直下去,它也會覺得沒趣的,所以,如果出現能找到生路的任務參與者。

那麼,它纔會覺得越來越有趣,甚至是,它可能會這麼覺得,倒要看看這個任務參與者他能夠完成幾次任務。

鄭志平抽到的是黑桃九,黑桃九不是那三種牌,所以,接下來又輪到方穎來抽了,輪到方穎抽的時候,其他幾個女生心裏面都很擔心,擔心萬一方穎她抽中了,由此可見,在這種情況下,女生還是更加的偏向於女生。

就是不知道男的是不是也和女生一樣,偏向於自己男的這邊,肖和、李有才、趙藝三人,他們三人到底是偏向於哪一邊,這個不是很清楚,而清楚的是,李肅他不希望有任何的人受到懲罰,所以,此時他還是一直在思考着生路。

生路是什麼,生路到底是什麼呢,對了,如果把那一十二張牌全部拿出來,然後再去洗牌的話,那麼即使是最後把牌全部都抽完了,也不會抽到那些牌,就是不知道這樣做的話,算不算是違反了遊戲的規則。

李肅在腦海裏一直使勁的思考和回憶,回憶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說的提示,假如說,兩個人都沒有抽到的話,那是不是就都不用受到懲罰,又或者會是出現其它的什麼情況,這個完全無法去證實一下嘛。

李肅在心裏面覺得如果真的這麼去做的話,風險還是太大了,萬一一個不小心,大家都有可能會受到危險,這個時候,還是要以大局爲重,李肅又想了一下,還是覺得這個方法太冒險了,所以,最後決定先不用這個方法。

接下來還是得多注意一下,只有一直仔細認真的去尋找生路,這次的任務纔能有一線的生機,在這次任務沒有結束之前,李肅他會一直時時刻刻的去仔細觀察生路,爭取能夠早點找到生路吧,那樣的話,也許就不用死人了。

此時,大家都保持着安靜的狀態,大家的眼睛也都全部盯着方穎手上的那張牌看,在這之前,方穎剛剛把牌拿到手裏,這是她第二次抽牌,大家一直在盯着她,而她心裏面的壓力也是很大的,這張牌會不會就是呢。

終於,方穎她最先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這張牌,“方塊六,還好還好”,衆人看到了方穎臉上露出來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沒有抽中,那接下來就又該輪到鄭志平了,到底這一次,鄭志平他會不會就抽中了呢。

看到方穎抽到的是方塊六,鄭志平知道接下來又該輪到自己了,於是,也沒打算故意去耽擱時間,如果一定是自己抽到的話,那始終還會是自己,早一點晚一點,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區別,想到這裏。

鄭志平伸手就往牌堆裏摸了一張牌上來,他可能心裏是這麼想的,管他呢,現在後悔也已經是沒有用了,只是在之前的時候,自己沒有考慮到這一點,這也不能怪別人,要怪的話也只有怪自己。

其實,鄭志平他這一次確實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倒是肖和他作爲一個新人,他竟然會想到這一點,也許只是巧合吧,但也有可能他是明白了這一點,洗牌的那個人,他肯定是不能夠自己又來參與遊戲的。

照現在的這種情況看來,肖和他雖然是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的新人,但他的適應能力卻是非常的強,也許到了以後,他會成爲第二個鄭志平,不過,前提條件是:他能夠活過這一次的任務,不然的話,一切都只是空談。

牌拿到手裏之後,鄭志平他還是非常希望自己沒有抽中的,但到底是不是真的如他所希望的,沒有抽中呢,隨着鄭志平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衆人甚至都已經認爲,鄭志平他這次是抽中了,就連鄭志平他。

就連鄭志平他自己也以爲自己是抽中了,原因是,這張牌它真的很冰冷,彷彿應該就是那三種牌裏面的其中一張了,完了,真的陰溝裏翻船了,鄭志平在心裏這麼想到,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

早知道會是這樣,那時候就應該自己去洗牌了,再不濟,大不了自己那時候不說女士優先,自己先去拿那第一張該多好,可惜啊,鄭志平現在想的這一切,它都是不可能的了,不可能再重新來了。

真的會是嗎,鄭志平在心裏這麼說道,隨後慢慢的將牌擺在了桌子上,這時,大家也都全部看到了這一張牌。

“黑桃十”,竟然會是黑桃十,不過還好,還差一點纔是那三種牌裏面的一張,鄭志平看到是黑桃十之後,心裏面突然覺得有點慶幸,原來不是啊,剛纔還以爲真的是抽中了,那麼問題來了,接下來就又是該方穎來抽了。

其他人的心裏可能會認爲,接下來又該方穎抽了,但有一個人的心裏,他卻是一直在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不讓大家繼續抽下去,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大家一直都抽不中,而這個人,他一直都是李肅。

“等等,我是不是忘記了一個東西”,李肅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好好的把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的話仔細的想一遍,看能不能從中找出一點什麼東西來,或許,生路它其實就是隱藏在它的提示中。

此時,看到鄭志平他沒有抽中,方穎的心裏倒是覺得有點不好了,方穎在心裏想到,爲什麼他沒有抽中呢,爲什麼他還不抽中呢,難道最後抽中的人是自己,所以,他才一直都沒有抽中。

人性在這個時候,它就已經快是“醜陋”的了,並且估計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它只會是越來越“醜陋”。

【 ..】 秦穆然和薛如夢上了車以後,車便是發動,離開了薛家這個是非之地。

炎黃特種部隊的人,則是齊刷刷爬上了飛機,隨後便也是浩浩蕩蕩的離開。

偌大的薛家,經過剛才的折騰,顯得有些凄涼。

經過秦穆然今天這麼一鬧,恐怕很長一段時間,他們薛家都要在圈子裡面抬不起頭來,淪為笑柄。

薛家大宅,薛君山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一瞬間,這個曾經叱吒風雲的人,此時就彷彿老了十來歲一般,停直的腰板,也沒有了支撐的力氣,背開始有些佝僂!

「爸!」

薛定諤注意到薛老爺子的變化,連忙走上前來,攙扶著薛君山快要倒下的身軀。

「我…我沒事!」

薛君山擺了擺手,臉上滿是失落。

「定諤啊,你跟你的幾個哥哥好好跟客人們陪個不適吧!我累了,先進去休息了!」

說完,薛君山,便是掙開了薛定諤的手,身軀一搖一晃地向著大宅裡面走去。

碧藍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朵烏雲,遮蔽住了烈陽,四周的光線頓時便是暗下了幾分。

薛定諤看著一片狼藉的薛家,心中百感交集。

「哎!」

長長一聲嘆息,他知道,自己想要藉助唐家再升上一步的希望算是破滅了!

搖了搖頭,他便是找自己的大哥和二哥,想辦法怎麼跟來的賓客抱歉吧!

唐浩孤零零地站在舞台上面,周圍很是嘈雜,可是此時的他根本就聽不進去,他只感覺自己處在一片安靜的白色世界里,整個空間里只有他一個人!

薛如夢就當著他的面被秦穆然給搶走了,這對於自詡為天驕的唐浩來說,是不能夠接受的!

有多少的女人想要成為他的女人,可是他都拒絕了,他覺得,那些女人看重的不過是他的身份,還有他的金錢,都是些庸脂俗粉,根本就配不上自己!

真正能夠配的上自己的女人只有薛如夢!

但是現在,薛如夢狠狠地在眾人的面前打了自己一個巴掌!

疼!火辣辣的疼!

「薛如夢!」

越想,唐浩的目光之中便是滿滿的憤怒,甚至因為生氣,他的雙眼都有些通紅!

恥辱,從未有過的恥辱!

想他堂堂唐家的大少爺,什麼時候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死!我一定要你死!」

唐浩想到這裡,雙手緊緊握成拳頭,都能夠聽到咔嚓,咔嚓的聲響。

「小浩!」

就在這個時候,唐雲飛的聲音傳來,讓殺氣瀰漫的唐浩從白色的世界給拉了回來。

「爺爺!」

唐浩眼睛有些紅色的看著唐雲飛。

「小浩,剛才話已經說了,你也知道他是誰了吧!」

唐雲飛看著自己最為疼愛的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地說道。

「爺爺,他就是那個東皇?」

當初,秦穆然廢掉唐川的時候,唐浩剛好在國外讀書,還沒有回來,所以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但是卻沒有見過。

「嗯!當初,就是他一刀劈掉了我們唐家大門口的石獅子,也是他,一拳廢掉了你的大哥!現在,更是搶走了屬於你的女人,小浩,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唐雲飛一想到秦穆然給唐家的恥辱,便是渾身來氣。

「爺爺,我知道!尚武大比,就是他秦穆然喪命之日!我不會讓他這麼容易死的,我會狠狠地折磨他,奪妻之恨,廢哥之仇!」

唐浩惡狠狠地說道。

「小浩,估計,這個,有點困難,都怪爺爺莽撞了!不該擅自做主,替你說出那樣的話!」

唐雲飛臉上露出一絲的抱歉神色。

「爺爺,怎麼了?」

「當初,他秦穆然殺進唐家的時候,便是已經達到一流高手了,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也已經在一流高手後期了,你不過才二流高手,如何能夠是他的對手啊!」

「一流高手後期?!」

雖然剛才秦穆然從直升飛機上面跳了下來,可是那時候的唐浩腦子裡都是薛如夢,也就沒有多往那個方面去想,現在被唐雲飛這麼一提,倒是想了起來。

能夠從那麼高跳下來沒事,哪怕有了東西緩衝,可是那也要很高的實力啊,現在看來,秦穆然的身手真的不低。

「一流高手後期嗎?」

唐浩在口中呢喃著,原本他覺得自己足夠的優秀,但是現在看來,他真的是太失敗了!

連修為都不是秦穆然的對手,他還有什麼資格去跟秦穆然爭薛如夢!

難道又要去自取其辱,丟人現眼嗎?

「爺爺,我是不是真的很廢物?」

突然,唐浩看著唐雲飛如此問道。

「小浩,你怎麼會這樣問呢!你在爺爺的眼中,依舊是我唐家最優秀的男人!」

唐雲飛鄭重地拍了拍唐浩的肩膀說道。

「可是,為什麼如夢他不喜歡我!我那麼喜歡他,他卻選擇了另外一個男人!為什麼!為什麼!」

這一刻,唐浩再也撐不住了!

如同一個小孩一般,抱住了唐雲飛,在哽咽,在抽泣。

「好了!小浩,你是個男人,我們要堅強!男人流血不流淚!失去的,就要靠自己去爭取!只有你足夠強了,才能夠擁有你想要的東西,不是嗎?」

唐雲飛安慰著唐浩,說道。

「爺爺!我想要變強!」

唐浩目光之中突然流露出一股堅定。

「你一定有辦法能夠讓我修為趕上秦穆然的對不對!」

突然,唐浩眼中流露出一絲光芒問道。

「如果你沒有辦法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幫我下戰帖的!爺爺,你告訴我!我要變強!失去的,我要親手搶回來!」

唐浩整個人情緒都有些激動。

「小浩,你先別激動!辦法,有倒是有,不過,會有一定的風險!」

唐雲飛看到唐浩這樣子,有些糾結,有些不忍地說道。

「什麼風險?只要能夠戰勝秦穆然,只要能夠奪回薛如夢,任何風險我都願意!」

唐浩已經被情感沖昏了頭腦,想都不想地說道。

「哎!好吧!既然你決定了,那麼我們就先回去吧!今天,我們唐家的面子,也算是丟盡了!」

唐雲飛見到唐浩如此執著,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便是拄著拐杖,向著前面走了過去。 但,大家不要忘記了,有一個人的心裏,他始終都是保持着一顆美麗的心靈,相信如果是不說的話,大家也能猜到他是誰,可以摸着良心的說一句,只要有李肅在的地方,那麼它就總會有一點“光明”。

即使是在最“黑暗”的地方也是一樣,畢竟像李肅那樣願意捨己爲人的情懷,在其他人身上真的不多,當然,也許也有,只是大家沒有注意到而已,但李肅卻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

鄭志平他剛纔抽到的是黑桃十,雖然說是有點接近了,但畢竟還不是的,所以,接下來就又輪到方穎她來抽了。

這一次,方穎她能夠“有幸”抽到那三種牌裏面的其中一張嗎,暫時,誰都不知道,只有等方穎她抽好之後,結果才能知道,儘管方穎她的心裏是非常的不樂意,但沒辦法,她還是不得不去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