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階巔峰的克格勃特,他所收服的魔寵也是九階巔峰的,其戰鬥力之強更是直逼聖階…他和這樣的魔寵聯手,尤蘭達如何是對手?

她沒有勝得可能了!

任她如何催動體內的鬥氣反抗,克格勃特和那條巨蛇都始終保持著一定速度的向她壓了下來。

眼看著她就要被巨蛇壓在身下時,一道乳白色的身影忽然從山林中串了出來,這身影宛如一道乳白色的閃電,瞬間跨過了數百米的距離,登上了已經變得面目全非的山峰之巔,並在下一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鑽到了將要被巨蛇覆蓋住了的尤蘭達的身側。

「喝!」那身影猛地一聲大喝,而後,他竟然伸出雙臂的狠狠一抱,把那壓到了他們身前的巨蛇身軀生生抱在了懷中。

最後,他雙臂宛如氣球般的猛然漲大了數圈有餘,腳步一錯,腰一扭,那巨大的魔蛇就在尤蘭達和克格勃特不可思議的目光中被甩了起來!

「轟隆隆!」

那巨大的魔蛇在半空中盪了一圈,最後狠狠的砸在了旁邊的另一座大山上。

「啊哈,這什麼蛇啊,還挺重的嗎!」在尤蘭達和克格勃特目瞪口呆的時候,那道身影才漏出了他的真面目,赫然正是林猿!

「你…是你!」尤蘭達驚呼出口,她曾在阿卑爾山脈上見過林猿。

「你是誰?」克格勃特在震驚過後,臉色就沉了下來,那魔蛇…

「…,紅焰小姐,我們又見面了!」林猿向著尤蘭達哈哈一笑,「啊哈,在下林猿。剛剛看到這魔蛇在作亂,我才出手…」他向著克格勃特一拱手的說道,可他那最後一句話卻顯然不是真的。

黑暗教庭的聖子,那可是未來的黑暗教皇,這樣的人物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因此,他故意裝作是不知道具體情況的路人!

至於救尤蘭達,林猿完全是隨手而為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魔蛇作亂?這要真是魔蛇作亂那就好了…現在嗎,兄弟,我只能說你闖禍了!」克格勃特忽然說了這樣一句讓林猿以及尤蘭達都摸不著頭腦的話來!

「闖禍了?什麼意思?」

………

(未完待續~~) 263

「嘶!」憤怒的嘶鳴聲猛然響徹而起,而後,那剛剛被林猿甩到了旁邊另一座大山上的巨蛇在轟然聲中,向著林猿沖了過來!


且這時的它,身形又比之前粗壯了一倍有餘,它的那雙蛇瞳,更是布滿了血絲,更有一股狂暴嗜血的氣勢從它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在那色彩斑斕的霧氣的噴吐間,在它的嘶鳴怒吼中,沖向了林猿!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傷了它,否則……你們會後悔的!」看到那發狂而來的巨蛇,克格勃特的臉色微微一變,但隨後他卻這樣的向著林猿和尤蘭達說道!

「我們會後悔?哼,類似這樣威脅的話語,還是等我宰了它之後你再說吧!」尤蘭達冷冷的說道!

而後她就身形一晃的直奔那快要衝到跟前的巨蛇,可還沒等她奔出去多遠,克格勃特的身影就擋在了她的身前!

「尤蘭達小姐,那魔蛇現在可不是沖著你來的,我看你就不要再去惹它了!」



「惹它?哈哈……克格勃特,我怎麼發現你好像害怕這隻魔蛇,它不是你的魔寵嗎?怎麼你反而還怕它?」尤蘭達像是忽然發現了什麼!

尤蘭達的話讓克格勃特的嘴角極不自然的**了一下,「這是我的魔寵不假,但是,它卻的上一任主人卻不是現在的你我願意得罪的!」

「它的上一任主人?什麼意思?」尤蘭達還想在問清楚具體的情況時,那魔蛇已經和林猿斗在了一起。

那巨尾一個橫掃,就讓這已經面目全非的山峰變得乾淨平整了起來,無數的巨石綠樹都在這一掃間滾向了山下!

轟隆隆的巨響聲立時傳向了四方!

「呼!」林猿雖然力氣極大,可卻也不會愚蠢到和體型巨大的魔蛇比力氣,這不是比不過,而是沒有必要!

身形一閃, 小慫包她超有錢 ,挨近巨蛇,而後右手捏拳,數十萬的巨力灌輸其中,最後猛力砸出。

「碰」的一聲悶響聲響起,而後,林猿的拳頭就整個兒的沒入了蛇身中,蛇血立時飆灑了出來,林猿立時成了一個血人。

「嘶!」與此同時,魔蛇吃痛的嘶鳴聲也響了起來,可這嘶鳴聲剛剛一響起,更加疼痛的哀鳴聲就響了起來……卻是林猿竟然不顧蛇血灑滿全身的用雙手掰住那洞口,狠狠的猛力一扯!

兩塊足有十斤的蛇肉被他扯了下來,隨手丟在了地上…

「這…這下不得了了!」看到那已經痛得在地上打滾的魔蛇,克格勃特在心裡暗呼糟糕,這要是被那老傢伙看到他的愛寵被人生生扯下來了十來斤的肉,非得發瘋了不可,希望他不再附近吧!

他暗自在心裡祈禱著……可他這祈禱的話語還沒完,一道響徹了天地的聲音從遙遠天際傳了過來。

「誰敢傷害我的麗絲!」這聲音剛響起來時,是在遙遠看不到盡頭的天邊,可當它落下來時,那天邊的盡頭卻忽然多出了一道快如閃電的身影。

並在幾個閃動間,那人影就出現在了那條巨蛇的上空!

「麗絲,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

這人影渾身被幽黑的光芒包裹,讓人看不清他的具體面容,不過,雖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一陣陣宛如天地威壓的氣勢,卻讓林猿和尤蘭達的臉色大變,特別是他看向那巨蛇的濃濃愛護和親切叫喚聲時,林猿兩人的面色更加的難看了……闖禍了!

他們瞬間想起了之前克格勃特說過的話……但現在顯然什麼都晚了,那人影一現出身形之後,右手向著正在痛苦掙扎的巨蛇一揮,立時,濃濃的黑霧憑空浮現,並宛如有靈性般的直往那巨蛇的傷口處匯聚而去。

那巨蛇立馬就停止了掙扎,那傷口處的血肉竟不可思議的揉動了起來,血肉在生長,半分鐘之後,那剛剛還缺了一個大口子的傷口竟奇迹般的恢復了正常。

「嘶!」那巨蛇左右搖擺著身子,它似乎也不太敢相信自己那麼大的傷口就好了,當它確定傷口真的好了之後,它一陣的歡喜嘶鳴,而後腦袋一擺,蛇身驟然縮小到了一米來長的迷你樣子!

最後它攀上了那半空中黑霧內的人影身上。

「克格勃特!」許久之後,那黑霧裡才傳出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強森大人!」克格勃特連忙恭聲應答!

克格勃特雖然是黑暗教庭的當代聖子,雖然他號稱是教庭內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但這些卻並不包括已經超脫了人類範圍的聖階強者!

聖階強者,那才是魔斗大陸上真正的強者!

「你告訴我,是誰打傷了我的麗絲!」這話語雖然平靜,但這平靜之中,卻有股難以掩飾的怒意!

「是…」

「是我!」沒等克格勃特回答,尤蘭達就忽然往前跨出一步的搶先說道。

「你叫什麼?」黑霧裡再次傳出了聲音。

「尤蘭達!」 綺麗江山

「尤蘭達……嗯,我沒記錯的話,似乎是光明教庭的聖女吧!」

「是的,大人!」

「哦,難怪這麼大膽……你難道以為那些所謂的「規則」真能束縛住我嗎!再者,也是你先傷了我的愛寵,我為我的愛寵報仇,你們教會也應該不會有意見吧?」

………

(未完待續~~) 「呼!」「呼!」


林猿和尤蘭達俱都把身法催到了極致,身形更宛如化作了白色的閃電,在呼呼的破空聲中穿過了一片片樹林,越過了一座座的大山….

之前林猿雖然佔了上風,可實際上他卻並沒有給強森帶去多大的傷害,聖階強者的渾厚鬥氣並不是林猿的巨力可以隨意砸開的。

只有在最開始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才能傷他幾下,一旦時間久了讓他反應了過來,林猿就算力氣再大幾分也不會有什麼效果。

因此,他才會在明明大佔上風的時候忽然撤退而去,並毫不猶豫的轉身就逃!

趁著強森緩口氣的時間,他就帶著尤蘭達逃進了不遠處的大山群里,一入群山,林猿就不再怕強森了…..因為,在這裡他有的是辦法讓強森找不到。

當然,這有個前提,前提是只有他一個人,但現在卻多了個尤蘭達,這讓他有點為難了!

「你可以收斂全身氣息不讓強森發現嗎?」在某座大山腳下停下來的他忽然這樣向著尤蘭達問道。

「這個….我只能在短時間內暫時避過聖階強者的靈魂探索!」

「短時間嗎…」林猿眉頭一皺,而後卻宛如想起了什麼般的眼睛一亮。

他忽然起身的往離他們最近的樹林串去,並低著腦袋的在裡面來回搜索,宛如是在找尋什麼般。

…不多時,他就懷抱著數株散發著怪異難聞氣息的無名小草回到了大山腳下….也沒管其他的,隨意找了個大石頭就把所有的小草裹在了一起的往上面一放,在地上摸了個石頭后就搗鼓了起來。

時不時的還從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來的水壺,往已經變成了泥漿般黏糊草泥上倒水,反覆用石頭敲砸…

「把這東西塗在身上!」當所有的小草都被他用石頭砸成了草泥時,他隨手抓起,就要往尤蘭達身上塗去!

「這東西可以掩蓋你身體的氣息,讓你能更長久的躲過聖階強者的靈魂之力的探索…」沒等尤蘭達開口問,林猿就宛如知道般的直接開口解釋道。

「撕幾條碎布下來…」同時,他還這樣說道!

尤蘭達雖然不明白林猿為什麼要她撕碎布,但她卻照做了,或許是之前林猿那一系列的超乎尋常的表現讓她有了種莫名的信任感。她不猶豫,從身上撕下了幾條碎布遞給林猿。

同時,那一坨散發著噁心氣味,宛如漿糊般的草泥她也聽著林猿的意思捏著鼻子的塗在了身上!

立時,她原本散發著淡淡香味氣息的曼妙身軀就被那噁心氣味的漿糊草泥掩蓋住了。

「收斂氣息!」林猿說完了這最後一句話之後,就忽然仰頭的向著天空中正打算飛過的鳥兒一聲怪叫,立時,就有數只鳥兒宛如林猿養過的般從天而降,落在他的身前!

林猿抓著數條碎布分別綁在了那幾隻鳥兒的腳上,那噁心氣味的草泥也被他抹了點在碎布上,最後在一聲輕鳴,那幾隻鳥兒立刻往各個方向分散飛去,不多時,就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逃?哪裡逃?你們逃得掉嗎…」幾乎在這一系列事情剛做完的瞬間,天空中就猛然響起了強森那充滿了憤怒殺意的轟鳴怒吼聲,緊接著,一股滔天又狂暴的氣勢從不遠處轟然升空而起,並直往林猿和尤蘭達所在的方向直線而來。

與此同時,無形卻又駭人的靈魂波動瞬間掃向了地面上的山林,由遠及近的直往林猿倆人所在的大山腳下掃射而來!

林猿立刻控制著全身肌肉收縮,全身毛孔緊閉,全身的氣息立時收斂在了他的體內,他整個人就宛如變成了石頭般,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波動…

尤蘭達也幾乎在同時的收斂了全身的氣息,生命之力立時變得微弱了起來,再加上那噁心刺鼻草泥的掩蓋,讓她躲過了強森靈魂之力的探索!

強悍到駭人的靈魂之力一晃而過後就往遠處洶洶而去!

「走!」林猿一聲低喝,而後就帶頭的往和強森相反的方向行去,剛開始他還沒有跑多快,但五分鐘后,他就猛然加速了起來,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速度提升到了最快的程度。

倆人宛如兩道閃電,在山林內帶起陣陣旋風,而後又消失在了另一片山林中…

如此急速跑了十數分鐘,當林猿兩人又有一次跑進了一片樹林時,一道響徹了天際的怒吼聲轟轟而起。

「該死的,今天不殺了你們倆人,我強森誓不為人。」這聲音之大之響亮,宛如滾滾的天雷轟轟響起,並把方圓數里內的樹木都震得沙沙作響。

正是被林猿騙走,且已經暴怒到了極點的強森。

「既然你們喜歡躲在這片山林里,那我就把它們夷為平地…」這句話包含了強森對林猿的所有怒恨之意,他更是宛如把這片山林當做了林猿,手中接連不斷地向著山林揮出一道道的黑氣匹練。

轟隆隆之聲立時響徹了起來。

卻是那些黑氣匹練竟攔腰斬向了下方的一座座山峰,一片片樹林….在轟隆隆聲中,山峰倒塌,樹林成片的倒下,甚至,就連那地面,都在那一道道黑氣匹練的撞擊中,出現了裂痕。

黑氣匹練划向哪兒,哪兒的山就倒塌,樹林就倒塌,大地就出現裂痕…


強森如瘋如魔,身上更是瘋狂激射出無數的黑氣匹練,這些匹練強悍無匹,每一道都讓山峰倒塌,讓樹林崩塌,讓大地破碎….他的口中更是發出了瘋狂的嗷叫怒吼。

這一幕宛如世界末日來臨,山河在破碎,末日使者降臨….山林內的飛蟲走獸瘋狂逃串。

林猿兩人也在那座大山將要倒塌之前逃了出去,那副末日般的景象也看得他倆心中震撼駭人。「瘋了,瘋了,強森瘋了…」

而後,不敢有任何的停留,玩命狂奔。

「哈哈哈,該死的,你們終於肯出來了。」沒跑多遠,強森的靈魂之力就追蹤到了他們,瘋狂的叫聲就從他的口中傳了出來。

……

(未完待續~~) 黑暗教廷和光明教廷雖然是對立的,但卻有一個共同的規定:兩教內的聖階強者不得隨意出手對付對方教廷內的非聖階成員。

因為,聖階強者實在是太強大了,如果他們隨意出手的話,兩教的非聖階成員絕對沒有活命的可能,所以,他們就有這麼一個共同的規定。

其實,這種規定不只是在這兩大教會間存在,整個魔斗大陸上,所有的大勢力間,所有的聖階強者,都會有這樣的規定,除非有人故意惹你,否則,聖階強者不得隨意出手屠殺非聖階之人….

當然,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聖階強者屠殺非聖階之人的事情還是經常有發生的….就如現在的強森。

「…這荒郊野嶺的,我就是殺了你也應該沒人會知道吧?」黑霧裡傳出來的話語陰沉而充滿了殺意。

這種殺意,沒有半點兒掩飾。

「強森大人,傷麗絲的,另有其人。」在這種殺意快要爆發出來之時,一旁的克格勃特忽然這樣的大聲說道,同時,他的眼睛也瞟向了林猿。

之前在這裡打鬥的,總共就三個人,克格勃特顯然不會傷了那條叫『麗絲』的巨蛇,那麼他口中的另有其人,顯然就是指林猿。

「哦,另有其人?」那強森也把目光轉向了林猿。「是你傷了我的麗絲?」他的口氣仍然陰沉冰寒。

林猿雖然在『強森』的身上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但他的問話他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回答,「…是的,強森大人。」這個時候,根本容不得他撒謊。

「你打算怎麼死?」這句話一出,讓空氣的溫度都降了下來。

「強森…」 青煙染暮雪 ,可在林猿的心中,聖階,並不算真的強者。

在他看來,沒到祖師爺的修為,就都算不得真正的強者….就算比他強。他也不會什麼畏懼之意。

這強森,他並不畏懼….林猿腦子裡的想法,強森顯然是不知道的,他現在只知道要處死這個在他眼中如螻蟻一樣的『弱小』,卻膽敢傷害他愛寵的人。

「既然你不說話,那我就給你個痛快吧。」隨著這話語的落下,一團烏光忽然從強森所在的黑霧中射將而出,一閃之後直往林猿的腦袋射殺而去。

那團烏光雖然看起來並不起眼,可在它快要臨近林猿的腦袋時,一股寒意卻傳遍了他的全身,與此同時,陰風四起…..那團烏光宛如是來自地獄的般,陣陣的嗚嗚聲在那烏光閃動的瞬間伴隨而起,更有陰鬼之風相隨!

「呼!」它的速度更是快過閃電,只是一閃就到了林猿的面前,下一刻它就完全把林猿籠罩住了!

「喝!」幾乎在那團烏光籠罩住林猿的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並毫不猶豫的把體內的鬥氣催發到極致….

「轟….」乳白色的五行鬥氣猛然爆發,那耀眼的乳白色光芒四射而起,並死死的護住林猿全身,抵擋那些想要鑽入他體內進行破壞的烏光!

「強森!」與此同時,一聲嬌喝也幾乎在同時響起,緊接著,強悍無匹的光系鬥氣也猛然從尤蘭達身上射散而出,直往那正包裹著林猿的烏光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