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我白了眼師傅。

「黑主,這狗多可愛,和咱家的小兔哪個可愛。」鍾離看著我。

「小兔!」我痛快的達到,這狗咬人,小兔不咬人。

「師傅,開始吧!」我對師傅道。

「嗯!」師傅點了點頭,「鍾離,把狗給我。」師傅接過狗,放在地上,那狗對我露出犬牙,就等師傅的命令,之後對我發起攻擊。

絕世護花高手 這是練你的速度,它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它可是陰陽先生的神犬,你要小心。」師傅道。

「切,神犬,它還能是孝天犬?」我不屑道。

「既然不信,那你就試試。」師傅坐在椅子上,鍾離擔心的看著我。

「黑主,你要小心啊!」鍾離看著我,一副擔心的模樣。

「放心吧寶貝,不會有事的,我還鬥不過一隻狗。」

「好,那麼開始,」師傅下令,狗開始朝我追了過來,我領跑在先,狗被我甩在後面。

「哈哈,師傅,看,我的速度還是很厲害的。」我跑著跑著,感到屁股火辣辣的疼,朝後看去,那隻狗居然咬在了我的屁股上,我開始瘋狂的跑著,拽著那隻狗,我停下腳步,「靠,怎麼回事,居然這麼快就咬我屁股上了。」

周圍人見我都露出笑意,我走到師傅面前,屁股朝師傅轉去,「我輕敵了。」我對師傅說道。

「對付鬼可不能這樣,你要改。」師傅將那狗拽下,鍾離看著我的屁股。

「黑主,褲子壞了,大叔,還要繼續嗎?」傷口癒合,師傅看了我一眼。

鬆開了狗,「怎麼,要繼續嗎?」師傅盯著我。

「嗯,繼續,我就不信我超越不了一隻狗。」我開始跑了起來,那狗在後面追,訓練完畢后,我已經跑不動了,趴在地上,那隻狗卻還咬著我屁股。

「師傅,它怎麼那麼喜歡我屁股,屁股都快被咬爛了。」我拽著那隻狗,卻拽不下它,師傅一把拽下那吉娃娃。

「師傅能不能換一個訓練方法,這咬屁股太疼了。」我沮喪著臉。

「我給你揉揉。」鍾離手放在了我屁股上,給我揉著。

「嗚嗚,還是老婆好。」

「呦,這就好拉,生氣的時候我就什麼都不是了。」鍾離撅著嘴。

「老婆對我最好了,以後我都聽你的。」我無賴般對著鍾離。

師傅對我搖了搖頭,「繼續訓練,走,去球場。」

「額,去那幹嘛?」

「山人自有妙計,走。」師傅放開了那隻吉娃娃,朝那狗后屁股一拍「回去把,找你主人去。」

師傅剛說完,那狗就消失不見了,「額,這麼快,哪去了。」鍾離我倆看著四周道。

「跑了,回去了,走,我們去球場。」到了球場后,師傅用車推來一框球,放在地上,發出鐺的聲音。

「靠,師傅,這是鐵傢伙啊!」我拿起一個球,「這還是球嗎,鉛球吧!」

「少廢話,一會機器會打球,速度會越來越塊,你需要做的是,就是吧球發出去,明白沒。」

「打出去?」我看著自己的雙手,「用手啊!」

「廢話,不用手用什麼,告訴你,被球打中可是很疼的,容易致命。」師傅走到機器面前。

「鍾離,你到外面等著,我怕打著你。」

鍾離出了球場,在外面看著,周圍有鐵圍著,「師傅,開始吧!」

「這有五十個鐵球,小心嘍。」師傅道。

「哼,來吧,用手就用手,反正就是疼而已。」

「接著。」突然師傅發出了一個猶如球拍的東西,朝我這邊飛了過來。

「靠,剛剛不是說沒有球拍,要用手的嗎?」我驚訝的看著朝我飛過來的球拍。

我躲開攻擊,只聽轟的一聲,球拍落地,把地都砸出了個窟窿,「師傅,你把地砸壞了。」

「放心,已經付好錢了。」

我拿起球拍,那了很久,「我靠,這球排得有多重」我拿沒有拿起來,用盡了全身力氣才將它拿起但揮舞不動它。

「喂,要開始了。」師傅按動機器,我拿著球拍,抱著死不了的心態,球朝我這邊射了過來,我看球看的很清晰,胸口被這鐵球重重的打中了,胸口立刻凹陷下去,我吐出了一口鮮血,胸口中傳出咔嚓的聲音,看來骨頭斷了。

這種攻擊簡直就是在殘殺於我,「黑主,怎麼樣了?」鍾離擔心的看著我,我擺了擺手,示意沒事。

「沒事嗎?」鍾離焦躁不安的看著我。

「嘭嘭嘭嘭……」機器發出了很多了的球,不斷的朝我砸來,嘭嘭嘭的全部都砸在了我的身上,我連躲開的機會都沒有,我想躲避,但卻躲避不了,我的手腳被打斷了,我倒在了地上,師傅也關閉了機器,「咳咳,這是訓練嗎,這是在害我。」我的嘴裡,鼻孔,都在往外冒著鮮血,我全身都在疼痛,讓我感覺到了無力感。

「怎麼,還要特訓嗎?」師傅看著我。

「師傅……」

我倒在地上,無力的看著師傅,眼睛里露出了落寞的神情,這第一天訓練我就這樣了,那後面的訓練呢?


「還要繼續訓練嗎?」師傅質問著我,鍾離緊張的朝我這邊跑來。

「黑主,你沒事吧!」鍾離看著我。

「小子,最後一個機會。」師傅朝機器走去,師傅手按著機器按鈕,「失敗,鍾離就會死去。」

< 「人靠的是潛能的激發,不想她死,就給我站起來,用你的身體來擋住這個球。」師傅突然發出鐵球。

「師傅,你敢殺嗎?」我看著鍾離的背影,球徑直的朝鐘離打去,鍾離想要躲開攻擊,卻怎麼也動不了了。

怎麼回事?我看著鍾離背後,居然貼了張符紙,不好,師傅是玩真的,如果鍾離被打中,她不得殘嗎,我拚命的想要掙扎,但卻倒在地上起不來,直聽噗的一聲,鍾離吐出鮮血,被鐵球打出了數米之遠,我驚訝的看著鍾離飛出去的背影,鍾離大口大口的呼吸,師傅朝我這邊走了過來,腳踩在我臉上,我驚訝的看著師傅。

「怎麼,以為我不會出手對嗎,以為我救了鍾離就不會殺她,既然我救了她,那她的命就是我的。」師傅道。

「為什麼要攻擊鐘離?」我看著師傅。

「很簡單,你在乎的是她。」

此時我的眼睛瞪的很大,看著師傅,一副充滿惡意的模樣,師傅腳踩的更重了,「師傅……」

師傅放下腳,看著鍾離,朝她走了過去,蹲在鍾離身邊,鍾離喘氣嘴中都流著鮮血,「黑,黑主……」鍾離看著師傅,「大叔……」呼吸的聲音很重,鍾離疑惑的看著師傅,不解師傅為什麼對她出手。

鍾離的手朝師傅褲角拽去,師傅蹲在鍾離身邊,附在鍾離耳邊道:「這是訓練,放心,沒事,現在你只需要好好的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師傅不知在鍾離嘴裡塞了什麼,吃下藥丸,鍾離變睡了過去,一動不動,師傅抱起鍾離,站在我的面前,「還訓練嗎,你連她都保護不了,還要繼續嗎?」

我看著師傅懷裡的鐘離,胸前一片血跡,臉色蒼白,「師傅,救她……」我低著頭,看著這冰冷的地面。

「她沒事,傷情已經控制住了,想要保護他人,就必須要擁有保護他人的力量。」師傅看著地上的我道。

「保護的力量?」我看著自己的模樣,狼狽不堪,說要成為鍾離的騎士,然而每次都會讓她受傷,我想到這裡,我咬著牙,目光堅定的看著師傅。

師傅突然一腳踩在我頭上,「啊!」我慘叫著,

「怎麼?什麼意思,是放棄還是繼續修練?」師傅質問我道。

修鍊是我說的,是我要求讓師傅修鍊我的,如果放棄,那我就是個廢物,和以前沒什麼區別,現在才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然而現在需要力量,需要可以保護他人的力量,不能放棄,我要堅持,「想好沒,放棄還是繼續。」

師傅的手上發出白氣,包裹著鍾離的身體,我驚訝的看著師傅,「回答,不然,她可就要碎了。」

師傅下手可真夠狠的,沒想到他居然對鍾離動手,鍾離突然皺眉,咳出了聲音,看上去非常難受,師傅露出微笑,我發愣的看著師傅的表情,不敢相信師傅居然會這麼做。

「還在想什麼,趕緊回答。」十點了不耐煩的道。


「我,我,我要繼續,繼續……」我看著師傅道。

「繼續?大聲點,沒聽到。」師傅吼道。

「我要繼續,我要擁有保護他人的,力量。」我吼著,鍾離睜開眼睛,看了眼師傅。

「黑……主!」鍾離目光看向我,我露出微笑。

師傅拉住我的衣領,臉湊在我的面前,「很好,我們繼續。」師傅將鍾離放在長椅上,我此時還在地上趴著,骨頭還沒完全恢復。

「鍾離,看著,黑主會成為一個強者。」師傅對鍾離說道,「不要怨我。」

「沒事,為了黑主,我什麼都可以付出。」看著鍾離的模樣,師傅欣慰的微笑。

「你是個好女孩。」

師傅走進球場,鍾離看著我和師傅,閉上眼睛,休息了起來,我是一定要堅持的,不想在慢慢的鍛煉,而是要打敗嬴政,奪回屬於么自己的生命,「戰鬥,唯有戰鬥才能生存。」我努力的要從地上爬起,但骨頭還沒長全,我站不起來。

「不需要靠什麼手腳,心中要唯有戰鬥的信念。」師傅站在我身邊道。

「我不知道,不知道,信念?那是什麼?」我艱難的坐起,師傅蹲在我身前。

「不知道嗎,要靠心,你不知道一個從九殿逃出的厲鬼有多麼厲害,不知道他是如何的強大,你現在,垃圾都不如,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輸給阿凱嗎?」

我看著師傅,說我為什麼輸給阿凱,「我沒輸,我已經知道如何去毒了,沒輸,是你說我輸了,沒有在比下去的意思,我憑什麼輸,沒輸。」我對師傅吼道。

「你輸了,你的傷口沒在潰爛,你以為把肉割去就沒事了,沒那麼簡單,會深入骨髓的,你的酒里有葯,你知道嗎?」

師傅一說,我立刻一愣,「什麼?」 王者 ,酒里居然有葯,師傅什麼時候。

「哼,我派人放的,你的大意,輕敵!唉!」師傅搖頭。

「先癒合傷口吧,明天繼續。」師傅道。

我點了點頭,感覺自己的弱小,我感覺,如果沒師傅,沒別人的幫忙,我就是一個勒色,什麼也干不好,不敢自己展翅飛翔,我看著長椅上的鐘離,師傅背起我,我趴在師傅身後,一種父親給的溫暖從我心裡發出,感覺師傅就像我父親一樣,我眼裡閃爍著淚水,我的父親,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把我拋棄,為什麼?

我流出的血液浸透了師傅的衣襟,「我真是沒用……」我輕聲說道。

「不要自責,明天努力,能夠拿起球拍。」師傅將我放在鍾離頭上,么坐在椅子上,看著那空無一人的球場,我的身體也漸漸恢復了,動了動胳膊,伸伸腿,我抱起鍾離,她如同一隻貓一般,倒在我的懷裡。

「師傅,你下手狠了。」我看著那太陽,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


「是嗎,我是在激發你啊!可是沒管用。」師傅搖頭。

「是嗎? 玄幻世界里的讀書人[系統] 。」我擦了擦鍾離嘴角的血跡。

「怨過,恨過,怎麼,你還不強嗎?」師傅看著那夕陽,陽光灑在師傅的臉上,我露出迷茫。

「師傅,如果有一天我變壞了,你會怎麼辦?」我突然對師傅道。

「哼,怎麼辦,當然是除了。」師傅冷笑,目光轉向我,「怎麼,你要變壞蛋?」

「不是,我要成為最厲害的陰陽先生。」

「那為什麼要問變壞蛋?」


「沒什麼?」我站起抱著鍾離朝家的方向走去,師傅看我,沒有跟著我,而是坐在那一動不動的看著我的身影,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了師傅眼前,著漸遠去。

「小黑,你的心思我知道,希望你不要誤入歧途。」師傅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