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男一聲慘叫。

右手腕被菜刀生生切下來。

手掌還在桌子上。

羅秀珠雙腳軟綿綿,她一個婦道人家,哪裡見過這種血腥的場面。

刺青男捂著傷口不停的翻滾在地上。

血液好像水龍的水一樣不停噴濺而出。

「媽,你先打車回去吧。這裡的事情我來處理乾淨。」

葉一鳴把血淋淋的菜刀丟下地,去打開餐廳大門。

羅秀珠聲音都變了;「一鳴,這,這,這沒事吧。」

「媽,沒事,這些人都是社會組織黑成員。」

羅秀珠點頭:「那我先回去了,你,你一定要安全回來啊。」

「媽,小事一樁。」

羅秀珠看葉一鳴身上這麼輕鬆,也就放心了,呆在這裡也沒用。

葉一鳴看著羅秀珠上了計程車,把餐廳門口又關上,然後從那個刺青男口袋掏出手機,叫他說出密碼后,翻了下通訊錄,給肖恩打了一個電話;「是我,葉一鳴,你堂弟身受重傷,你過來看看。」

。 第770章

沐七兒滿面愁容。

她沒想到,自己什麼都沒做錯,居然三番兩次被人針對。

這一次,甚至要連累公司都被強行收購。

「這個陳家,很厲害么?」

林壞問道。

周宇點點頭:「陳家是北方的一線大家族。」

「除了以林家為首的四大豪門,一線家族就是最厲害的了。」

「而這個錢麗麗,又是陳家的大兒媳,所以她才敢如此放肆。」

「因為就算她欺負人,被欺負的,也只能默默忍受。」

聽到這話,沐七兒更絕望了。

北方一線家族,這意味着什麼,她很清楚。

就連唐萱兒都有些臉色發白。

「剛剛錢麗麗公司的總經理華子,親自過來通知我,說只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

「一個小時后,他就要來接手我們的公司。」

周宇看了看時間,皺眉道:「現在還剩不到二十分鐘了。」

兩個女人,幾乎同時把目光看向林壞。

林壞儼然已經成了所有人心中的主心骨了。

「多大點事。」

林壞毫不在乎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心上。

周宇頓時愣住了。

錢麗麗不可怕,但她背後的陳家可怕啊!

「林哥,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我聽說陳家的大兒子陳天,十分疼愛自己媳婦。」

「我們要是招惹錢麗麗,陳天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他們是北方一線家族!」

周宇再次提醒道。

他知道林壞厲害,而且在地上圈子也有不可估量的人脈。

但說實話,北方的任何一個家族,都不是其他地方的能量可以媲美的。

北方,代表着一切資本!

資本的力量,那是根本不可能被撼動的。

「陳家很屌嗎?」

林壞頭也不抬:「我管他是幾線家族,哪怕是北方豪門又怎麼了?」

「就算是北方豪門在我這強買強賣,那他也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周宇和沐七兒,恐怕還不知道。

林壞就是頂級豪門林家的大公子。

只不過,林壞的能量,早已經超過林家本身了。

說完,林壞也不再多說什麼了,這件事他本來就沒放在心上。

沐七兒,自然也沒多說。

唐萱兒更是一言不發。

她不知道林壞有沒有本事能得罪得起北方陳家,她只知道,林壞敢得罪北方陳家。

而且她勸也勸不住,就順其自然吧。

周宇也不再多說了。

這件事,林壞要是能處理,那就最好。

如果林壞都不能處理,那他說再多也沒用,大不了就是賣公司吧……

而彼時。

一家星級酒店裏面。

華子正在跟錢麗麗彙報情況:「錢總,合同我已經給他們帶過去了。」

「這合同他們不簽也得簽。」

「只要他們不想得罪北方陳家,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錢麗麗抽著女士香煙,不屑地笑道:「他們說什麼了沒有?」

華子:「還能說什麼,也就是憋屈吧。」

「呵呵,那個周宇還想跟我動手呢。」

錢麗麗彈了彈煙灰,華子立刻伸手來接。

她更加不屑了起來:「他們敢動手嗎?」

「以為背後有個默默無名的唐氏給他們撐腰,就沒人敢動他們了?」

「我還從來沒見過敢挑釁北方陳家的人,我說要滅他們,不是說說而已。」

之前,她給三省的娘家打了一個電話。

她主動表示要幫家裏解決麻煩。

但是錢龍一直支支吾吾,表示這件事已經解決了,不想讓她再節外生枝。

錢麗麗知道,父親肯定是被人威脅了,她能不管?

而且這段時間,聽說她弟弟錢俊生也是一蹶不振,就是因為那個唐氏。

不管是沐七兒還是唐氏,錢麗麗都不會放過!

華子諂媚道:「您說得是。」

「這沐七兒和唐氏,敢得罪您的娘家,那必死無疑啊!」

「這件事您就交給我,我馬上去接收那家公司。」

「說不定我去的時候,那個周宇背後的老闆,還得恭恭敬敬地感謝我呢。」

錢麗麗點了點頭,沒把這件事太放心上。

畢竟她背後有北方陳家在撐腰,誰敢反抗她?

「去吧,早點把這件事辦好。」

「我要讓沐七兒和唐氏的負責人,雙雙跪在我錢家的大門口,要他們給我錢家磕頭謝罪!」

紫筆文學 半月前,東廠密探便送來消息,耶律鍾離開金州城,前往長安。

至於耶律鍾此行的目的,極度保密。

魏小寶揉了揉額頭,這時候耶律鍾最好別搞事情。

魏七聽令轉身離去,很快便帶着耶律鍾進來。

耶律鐘身穿華服,單膝跪地,恭聲道:「耶律鍾拜見督主。」

魏小寶擺手笑道:「起來說話。」

但耶律鍾並未起身,而是低聲說道:「督主,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督主能夠應允。」

耶律鍾並不在意站在旁側的魏七。

他深吸口氣,繼續說道:「不管是大魏,還是大楚,亦或是南明,我們都是那些強大門派口中的罪島人,我們必須得承認,那些傢伙的確比我們更加強大。」

魏小寶哂笑道:「說重點。」

不管耶律鍾在前面鋪墊多久,重點永遠都在最後。

「大楚百官和百姓一致同意,將大楚併入大魏,從此只有大魏,再無大楚。」耶律鍾這回倒是說得非常簡單。

魏七聽到這話,眼眸一亮。

自古以來,不管是大魏,還是西楚,或是北元和南明,莫不想着要吞併對方。

戰爭正是由此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