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水看著那純真的雙眼,雖然知道她是在裝,但最後卻是心軟了下來,她這樣驕傲的女孩這般做,需要多麼大的勇氣,青水自問自己做不到。

「青水哥哥,我不知道會是這樣,你和嬸嬸這麼多年受苦了。」燕靈兒一說完就知道說錯話了,驚慌的看向青水。

卻是發現青水並沒有生氣,事已至此,青水也知道燕家的事情其他幾房也是無奈的受害者,自己何必要執拗這一點不放,燕家的那些人都已經死了。

「好了,你既然那願意在這就在這吧,我先去休息下!」青水疲憊的站起身來看了一眼燕靈兒說道。

燕靈兒開心的點點頭,雖然看到現在青水還是沒好氣的樣子,但她卻是知道在這一小會發生了許多變化,他從身體內部對自己的排斥減少了。

晚上,月光照在房間,青水已經從紫玉仙境###來了,只是一時間睡不著,上古強身術也突破到了一百四十三周天了。

現在突破感覺相對很輕鬆,只要累積到極限就會很容易的突破,所以青水這段時間實力會瘋長。

一直會到一百七十九周天,所以青水在這段時間一定加快進度,盡量把時間努力縮短一些,因為到一百八十周天後速度會再次降下來。

但到一百七十九周天這段,青水知道自己實力會大幅度提升很多,隨著實力的提升青水越是感覺到危機。


站在窗口看著外面寂靜浩瀚的星空,繁星點點眾星捧月的散布在明亮如銀盤的月亮周圍。

青水沒有想過要回去,剛來到九州大陸的他還有點彷徨,但在看到青衣那期盼的眼神,漸漸的青水也就融入到九州大陸,畢竟是親眼見識到自己成長,特別是母親對她的付出,這種本該處於白紙一樣的嬰兒階段,青水卻是一點點看了過來,知道母愛的偉大。

「好像天亮以後就是六宗比拼的第一天了。」青水眼中閃著明亮的光芒,看著遙遠的夜空有一點失落。

「譚洋你最好別出現在斗台上,別讓我遇到你。」青水痛苦的閉上眼睛,他刻意不讓自己去想明月閣樓和小羽裳。

壓抑的內心讓青水感覺撕裂一般!

第二天青水早早來到廣場上晨練,居然發現公孫劍雲居然和一大幫子人在那裡認真的打太極拳。

讓青水驚訝的是其中不少人都已經摸到了太極的門檻,打起來已經有了太極神韻,而公孫劍雲和其他幾個人更是達到了出師境界。

這讓青水也是暗暗稱奇,這公孫劍雲資質很好,在遇到青水前,是星月殿的天才,可惜他的光輝已經被青水全部掩蓋。

「青水哥!」公孫劍雲看到青水后驚訝的跑了過來。

「青水哥!」

「青水哥!」

…………

有幾個都是和青水說過話的都是跑過來親熱的喊道,眼中有著對青水濃濃的崇拜。

「什麼時候我和他們關係這般好了?」青水疑惑的看著公孫劍雲他們笑笑,伸手不打笑臉人,青水笑笑也不會損失什麼。

「青水哥什麼時候回來的。」公孫劍雲沒有絲毫拘謹,坦然的說道。

歲月催人老,可歲月也催人成熟,青水明顯可以看出公孫劍雲的變化,和以前那個高傲自大的公子哥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昨天回來的,你們起的很早嘛!」青水笑著回了一句,緩緩做了個太極起手時。

他們一看到青水要修鍊都是安靜的退後幾步,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一個簡單的起手的動作就讓他們感覺不可思議,那感覺沉重玄奧。

前世達到宗師級別就已經讓人嘆為觀止了,而青水現在都已經是「混若天成」的的太極拳,每一式中都蘊含著玄奧古樸的韻味,看似輕飄飄的沒有任何威力卻是能令周圍的「氣場」都發生了變化。

綿長的氣息隨著青水的吸進去和吐出!

浩然正氣!

此刻的青水在公孫劍雲等人看來如厚實威猛的金剛,柔和中有著無堅不摧的氣勁,每一式沒有華麗卻有著最自然的大氣美。

廣場的人很多,甚至不時的還可以看到許多不是天宮的人,不過很少,畢竟這裡是星月殿的廣場。

以前沒走的時候許多人對於青水每天打那麼慢的拳有點不懂,更是傳出許多誹謗,只是這一切在青水將劍樓中九個優秀的弟子打倒后就變了,再厚青水把把那個希日打敗後幾乎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個時候才開始注意公孫劍雲他們早已經跟著青水開始練習那套「慢拳」,讓他們不得不佩服公孫劍雲的眼光。

周圍的人本就不少,現在卻是更多了!

「走啊,趕快去凌霄寶殿的廣場,先找個好位置,一會六宗比拼就要開始了,去的完了可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是啊,幾年難見的一次六宗比拚絕不能錯過,也許看一次將來就能救下我們一條命呢,可要好好看,盡量多學點東西。」

……

青水緩緩收功,不過青水感受到身邊不遠處的一股氣息特別突出,回頭看去,青水看到一個意外的人。

希日!

「有沒有興趣一起看看比拼。」很難得是希日居然先開口的向著青水笑道。

他實力進步不少,這就是心智堅毅的好處!

「好!」青水笑應了一聲,然後看向公孫劍雲。

「青水哥不用管我,你們去吧,我一會也去。」

青水點點頭然後和希日並肩向著凌霄寶殿走去。

「你會參加比斗的。」希日看著遠方輕輕說道。


「你還不是一樣。」青水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是來感受那種殺戮氣氛,我感覺你不是這樣的。」希日咧嘴一笑,露出滿嘴潔白的牙齒。

這個站在青年的最前鋒,有著陽剛俊逸的外表,青水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去追求飄渺殿主那樣的女子,可惜他註定是要遍體鱗傷的。


「我是來殺一個人的,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出現。」青水微笑的說道。

希日並沒有接青水的話,他通過語氣可以聽得出,所以他選擇沉默。

一走進凌霄寶殿的主峰,頓時看到到處都是人,特別是越向廣場人越多,不過還好有著可以讓人進出的走廊。

走了沒有多遠青水發現在被許多目光注視,青水苦笑,看看身邊的希日,本來青水不會那麼快被認出來,但他身邊有個耀眼的人。

「看,那不是希日嗎?」

「是啊,還是那麼帥,那麼有型。」一個美艷的###說道。

「聽說他的實力又是大漲。」

「我也聽說了!」

「嗯,你們看希日身邊的人是誰?」

「還真是物以類聚啊,這個男人有點年輕,但那韻味比起希日好像絲毫不遜色啊,我怎麼就沒有注意到這麼有味道的男人呢。」

「那是青水……」

「青水……」

剛建了個讀者群:143358932(一四三三五八九三二),有興趣的兄弟姐妹可以進來,嗯,那個因為等級不夠,只有200個人。就只加vip讀者了,不是vip的兄弟們見諒下先。進群發截圖哈,sorry了兄弟姐妹們!請一天假!

如題,大家別等了,家裡發生了點事,不好意思,今天更不了!抱歉,可能的話我會補回來!! 441【馴獸師池天豪,虎獅獸】

隨著議論越傳越厲害,甚至人流都不斷的在青水和希日這邊涌動,更是傳出許多有關青水的話題。

雖然當初有許多人看到過青水,畢竟後來是離開天宮了,但現在在這個時候回來怎麼能不讓其他人激動。


「哈哈,青水回來了,這次比拼有的殺了,這次該我們天宮出風頭了。」一個天宮的弟子激動的喊著。

「是啊,青水可是我們天宮年輕一代最強的一個。」立刻就有人附和接腔,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青水回來,哈哈,把他們一個個殺得片甲不留。」

……

「哈哈哈,好笑,太好笑了!」就在天宮這些人說的熱火朝天的時候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

眾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回頭看去,是一個粗狂的青年,青年濃眉大眼,炯炯有神,鼻子方直,下巴的鬍子颳得乾乾淨淨只是留下了一抹藏青色鬚根讓他看起來非常野蠻粗狂,給人一種極具攻擊力的感覺。

「你是妖獸宗的人?」有人看到青年一身妖獸宗的服飾出聲問道,語氣中有著一點驚訝和艷羨。

馴獸師和煉藥師在同級別的人中都是尊貴的存在,一般煉藥師在戰鬥上並沒有什麼特長,不過優秀的煉藥師身上一般會帶有一些特殊的丹藥,能瞬間或者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個人實力,甚至身上還會帶有一些特殊藥粉,可以降低對方的某一項能力。

馴獸師就算是捨棄妖獸也是不遜色於一般武者的實力,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何況還有同等實力的妖獸助陣,他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有的馴獸師更是有著比他們高很多實力的妖獸,所以一般的武者都是羨慕煉藥師和馴獸師的。

煉藥師更多的是尊貴,而馴獸師是因為強大的實力,自然也會尊貴!

所以他們看到這個狂妄的馴獸師后並沒有什麼不屑,許多馴獸師都是這樣的,也被其他人接受。特別是對方散發出的那種強勢和威壓讓他們知道這個人很強大。

「你以為你能勝過青水?」一個天宮弟子想到青水的強大回過神來不服的問道。

「哈哈,你們太幼稚了,馴獸師的強大你們是不理解的,比試和殺人又是兩個概念,今天不是比試是殺人,有些人的名聲是虛名,是被傳出來的,露在表面的並不一定是最好的。」青年的聲音很慢卻是很有力。

青年從頭至尾都是一種風輕雲淡,讓人感覺那是一種不屑和狂妄,可又是讓人討厭不起來。

那是一種感覺,或者那是一種精神,又或者是他獨特的人格魅力!

「就吹吧!」

「就是,以前我可是對馴獸師崇拜無比,羨慕他們有妖獸助戰,強大又拉風,找女人都好找,自從看到青水的強大我才知道,武者原來也可以這般強大,妖獸也是可以屠殺的。」一個人反駁道立刻就有人接著說道。

……

人就這樣,看到某些人狂妄自大,就是自己不行也願意找別人能把他打壓下去,達到另一種心態平衡。

再說在這種問題上不能丟了自己宗派的威風,不然以後會落下笑柄的,所以許多人接連的向著粗狂的青年冷言冷語。

青年並沒有反駁,微笑的看著眼前的一群人,那眼神彷彿在看螻蟻一般,沒有絲毫波動。然後轉身離去。

「什麼人嗎?說不過就跑。」

「就是,一看就知道是個沒有實力的人,可憐!」一個雙鬢頭髮很長的青年不齒的說道。

「是啊,沒實力裝逼比我們還可憐,小丑!」

……

青年將這些話清清楚楚的聽在耳中,嘴角的笑意依然沒有絲毫變化:「真是一群廢物,只能用這種語言安慰自己,只能一輩子當廢物!」

青水和希日走到一個適當的位置停下來,整個大廣場上人山人海,其他六宗來的人也是很多,畢竟這種觀戰可以增加閱歷,增加經驗,見多識廣。

天宮九殿站在一起,站在了斗台的東方位置,人數是最多的,在後面坐著一些長老,還有幾個太上長老坐在那裡交談著什麼。

斗台南面是劍樓,除天宮外就是他們人數最多。他們穿著屬於各自分樓的劍士服,手中的握的雖然都是劍,可惜大小各異,不過倒是不彆扭。

後面同樣是一些長老級和太上長老級別的,青水看看並沒有看到上次的那兩個太上長老,也許是沒有臉再來了吧。

青水也沒有看到皇傾,雖然青水已經知道這個答案,自己乘坐火鳥不慌不忙的趕到天宮,但速度並不慢,而皇傾一向不過問劍樓的事情,所以沒有看到她也正常。

在劍樓弟子中緩緩掃過,上次那九個弟子被自己殺掉了兩個,其他的七個青水並沒有看到,又或者是人太多沒有發現。

青水目光迅速的在那龐大的人流中搜索著,找人其實有技巧的,何況青水要找的人都是其中的翹楚,他們在人群中彷彿有光環一樣,身邊會圍著許多人。

「嗯,光環?」

青水緩緩閉上眼睛,神識散布出去,青水神識###現了許多如黑夜中的螢火蟲一樣,青水感受著神識中朦朧之中的光點,青水知道這每一個光點就代表著一個人的「神」,光點越大越亮則代表「神」越強,實力也就越強大。

可惜這種感受有個限度,就是太遠的感受不到。

後排的那些老頭子,一個個深不可測的老者,在青水的神識中如前世的燈泡,將周圍的許多「點」光遮住,不過青水發現,最多也就是如燈泡那樣,只是散發出的光環明亮不同。

這是武皇巔峰「神」的標誌?

青水再次感受,自己身邊的希日也是差不多如燈泡大小,難道是進入武皇級別的就是這「燈泡」大小?而先天只是如螢火之光?

青水再次仔細的看了一遍確認自己的想法,因為青水看到了滄海明月和火雲琉璃,剛進入武皇境界的滄海明月的「神」在青水感覺如「十五度的燈泡」一樣,而先前感受到的那些太上長老都是「一百度」的一樣,甚至比一百度的更亮,發出的亮光相差實在太大。

看來武皇到武皇巔峰的這一段就是「燈泡」大小的「神」,越是明亮實力就越是強大,發現這個后青水特別開心,這下至少可以更加準確的判斷一個人的實力,哪怕對方修鍊再高明隱藏實力的功法也沒有用,畢竟青水的這個神識感應是至尊武者才有的,當然青水這個沒有至尊的強大的,需要隨著實力的慢慢提升才會提升,到時候神識的強度和覆蓋的距離也會越來越廣。

青水想到:「說強者的神在神識中會如「皓月」或者一個「小太陽」一般明亮,那需要多麼強大的實力。」

「至尊,還是更高級別的……」

「青水,你看,那個是妖獸宗的池天豪,他是妖獸宗中年輕一輩穩坐前三的人物。」希日指著斗台西面前邊特別顯眼的青年說道。

青水看著那個青年,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魁梧,青水感覺自己至少要比對方矮一個頭還多,肩膀寬大異常,站在那裡如一座小山一般,眼神犀利如刀,渾身散發出如一隻兇猛的妖獸一般,全身上下一身漆黑的戰甲,戰靴。

「他比你如何?」青水看著那個妖獸宗的池天豪說道。

「如果我只和他對戰,勝負難分,但如果他用出他的妖獸,我必輸,輸得很快,很慘。」希日並沒有掩飾直接的說道。

「他的妖獸很強嗎?」青水其實對馴獸師也是有點羨慕的,能讓許多妖獸聽從自己的指揮,自己可以站在後面,如果是自己還可以用暗器偷襲為自己的妖獸製造點機會,青水想想就爽。

青水想到了自己的金剛妖豬獸,青水現在感覺自己的決定是不是太倉促了,「神傀儡」可是能讓至尊級別以下的實力為自己所用。

接著青水搖搖頭,既然做了就不後悔,何況青水感覺這隻金剛妖豬獸與眾不同,青水特別喜歡,過一段時間給她服食「獸元丹」,讓它實力提升提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再次來個變異。

「他只有一隻妖獸,武皇七級的「虎獅獸」!」希日只說了一個名字就不再說了,因為他知道武者大部分都知道虎獅獸。

青水也確實知道,因為虎獅獸是馴獸師最有代表的妖獸,許多武皇巔峰馴獸師都還帶著虎獅獸。

虎獅獸長的虎頭、獅身、虎尾、虎爪,身長大都在五米,身高兩米多,實力大都在武皇一級到武皇十級,武皇十級的虎獅獸被稱為虎獅獸王。

每千隻虎獅獸中才有一隻虎獅獸王,虎獅獸大都是群居,而虎獅獸中還有一種最強大的存在,每萬隻中才出現一隻的虎獅獸皇,那是武皇巔峰的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