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雲雀開始鳴叫了,與之前的長鳴不同,只是輕微的啼叫,但是,這對宇文天來說,依然是恐怖之極的攻擊。

只見空間中的火焰瞬間聚集在火雲雀的身前,形成了一個千丈大的火球,彷彿是一個小型的太陽。

但宇文天卻是神色凝重,這個火球,雖然是普通的火焰聚成,但卻是經過濃縮的,其中蘊含了火雲雀的一絲力道,即便燒不死宇文天,卻可以將他撞死。

「啾啾……」

又是一聲啼叫,周圍千里之內火焰瞬間旺盛起來,彷彿是來了一股疾風,火勢衝天而起,生出了一股絕強的氣息。

同時,那個巨大的火球,對著宇文天沖了過來,彷彿是一顆流星襲來一般。

「轟……」

火球襲來的時候,空中彷彿有風聲響起,宇文天立即高舉噬神槍,對著火球全力刺了出去。

「魔臨大地·毀滅!」

儘管宇文天的氣勢霸道異常,儘管他施展出了十五丈長的紫金色槍罡,儘管他施展出了毀滅意境,但是依然無法抵擋那火球的恐怖威力。

他的攻擊,只是瞬間便被火球擊潰了,而那火球,彷彿沒有遇到阻礙一般,瞬間砸向了宇文天。

「『前』字訣!」

宇文天雙手翻飛,瞬間結成了寶瓶印,對著已經快要砸到自己身上的火球擊出,巨大的古老「前」字只是抵擋了火球剎那,便消散了。

「轟……」

宇文天被火球吞沒,彷彿是星辰爆裂,恐怖的火焰炸散,將數千丈的空間瀰漫,宇文天只在火海里呆了一息,便如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砸在了十裡外的赤紅色雲霧之中。

!! 「咳咳……」

一陣咳嗽聲傳來,宇文天身上的衣服全部破爛了,嘴角不斷地溢著血流,儼然是受了重傷。

他掙扎著爬了起來,眼中卻沒有一絲恐懼。


這才是宇文天,即便是遇到如此恐怖的對手,即便是對方可以輕易將他碾碎,即便他在對方眼裡只是個螻蟻,他也不會恐懼。

因為真正的恐懼來源於未知,此時他已經體會到了對方的強大,便已經沒有必要懼怕了,唯有一戰,即便是死,也要毫不畏懼地戰死!

服下了一把復氣丹,宇文天稍稍運轉功法,將之煉化, 女總裁的同居保鏢 ,視死如歸。

「啾啾……」

火雲雀又是一聲啼鳴,火域中千里之內的熊熊烈火瞬間蔓延向它,形成了一條條火流,最後匯聚在它尖銳的嘴巴邊,形成了一個比之前還要大數倍的火球,其中似乎蘊含著毀滅的能量。

恐怖的威壓襲來,宇文天全身毛髮豎立,劍眉斜挑入雲,怒目圓瞪,殺氣凜然,戰意無窮。

金剛不壞體神功護體,噬神槍高舉,罡氣外放,環繞於身,殺戮意境,死亡意境,毀滅意境和吞噬意境四境合一,身後閃現出一道十六丈高的紫金色異象,不再是金蓮佛影,而是宇文天此時的法相,持槍傲立,睥睨蒼穹。

「死亡裁決!」

這是目前為止,宇文天體悟最深和施展出的最強的一次死亡裁決,四種意境合為一體,空前強大。

一道十六丈的紫金色槍芒瞬間凝成,四種大道氣息縈繞其中,威勢無匹。

然而,他再怎麼優秀,也只不過是虛靈境而已,與這至少九級的火禽相比,天差地別,火球毫無阻礙地沖向了他。

他的攻擊彷彿形同虛設,瞬間被火球的威勢衝散,而他自己,則是被火球吞沒,氣息漸無。

將宇文天淹沒之後,這火球似乎有一瞬間變大了一分,恐怖的能量劇烈波動,彷彿要爆炸一般,周圍空間的天地法則都有些紊亂了。

就在這時,一道恐怖絕倫的氣息陡然間出現,遍布在這片火域之中,彷彿天穹塌陷一般,不要說萬里之外的火獸了,就是這隻恐怖異常的火雲雀,在這股氣息之前,也差點被壓爬了下來。

它使勁撲騰著巨大的翅膀,想要掙脫那股恐怖的束縛,但是無論它怎麼掙扎,也徒勞無功。

「啾啾……」

火雲雀驚懼無比,長鳴一聲,恐怖的摧毀力化成一股百丈粗的火流,向著那赤紅色的迷霧中捲去。

「轟……」

畢竟至少是九級的火禽,那攻擊力自然不弱,這百丈粗的火流彷彿是一條火龍一般,瞬間撞向那迷霧,將之驅散。

這時候,迷霧後面的景象才顯現出來。

這是一座巨大的山壁,彷彿從天而降一般,突兀地出現在這裡,壁面無比較平滑,赤紅如火,同時還散發著恐怖的炎熱火氣。

而當火雲雀看到這座山壁之時,兩隻恍若太陽的眸子火焰劇烈波動,彷彿要熄滅一般。

但它的目光卻不敢移開石壁一分一毫,只能無比專註地盯著它,盯著上面雕刻著的那個圖案。

這是一幅粗糙無比的圖案,彷彿只是一個稚子用刀鋒在石壁上畫出的概略圖,沒有一絲立體感,全部由線條構成,談不上栩栩如生,稍有點文化的人會說這是一隻鳳凰被鐵鏈鎖著,沒文化的人則會認為這是一隻野雞,而且還是一隻十分難看的野雞。

但就是這隻難看的野雞,令高傲無比的火雲雀驚懼無比地低下了頭顱,戰戰兢兢的,彷彿是遇到大神一般。

「嗡……」

那股恐怖絕倫的氣息遂即一變,整個山壁都在搖晃,而那幅「野雞」圖形,則是散發出一道道紅光,漸漸匯聚成了一道暗淡的「野雞」虛影。

「咻……」

一聲清脆的鳴叫之聲響起,似乎沒有一絲摧毀之力,但卻讓整個火域中的生靈顫抖臣服,這是一種來自靈魂上的威壓,似乎比天地法則還要恐怖。

而淹沒了宇文天的那個巨大火球,在這一聲鳴叫之後,瞬間潰散,化為虛無。

「咳咳……」

宇文天全身光光的,遍布血跡,一隻臂膀幾乎被撕掉了,而胸前則是有數條恐怖的傷痕,彷彿隨時可以裂開,將裡面的五臟掉了出來。

他緩緩站起身來,但是第一次居然跌倒了,而且還跌得十分狼狽。

宇文天眼中怒氣衝天,殺意無限,他的心裡在咆哮著。

該死!別以為這點小傷就可以打到我,做夢吧!

該死的扁毛畜生,老子即便是站著死,也不會趴著苟活!

有本事就摧毀我,不然,老子即便殺不死你,也要不讓你好受!

宇文天吃力地移動著雙臂,慢慢地撐起自己傷痕纍纍的身軀,搖搖晃晃地站立起來,只是,不到一息,他的身子稍稍晃了一下,便又跌倒了。

「媽的!誰也別想打倒我!」宇文天這次是真的憤怒了,他咆哮著,聲音雖然極其微弱,但是那股不屈的意志,卻如亘古巨山一般挺立。

他嘗試著第三次站立,果然,浪費了許多時間之後,他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這一次,他沒有跌倒,雖然看似搖搖晃晃,隨時都會跌倒,但是他的眼神中,卻出現了一絲傲然之色。


傲骨天成,永不屈服!

這是修鍊了《傲骨尊天訣》之後的變化!

他拿出了一把丹藥,一口吞下,一邊運轉丹田將其煉化,一邊開始打量著場上的情況。

其實,更多的是打量著遠處跪伏在地上的火雲雀。

「嗯?這隻扁毛畜生怎麼趴下了?難不成是被老子的不屈鬥志給折服了?不應該啊!我都覺得自己狼狽了,這隻高傲的畜生怎麼會折服了?」宇文天很臭屁地嘀咕著。

他自然不會認為火雲雀真的是被自己的雄姿給折服了,所以,他的目光開始仔細地打量著火雲雀,當發現對方居然在顫慄的時候,他震驚了。

「怎麼回事?」宇文天神色劇變,稍作思考,便立即轉身,因為身形不穩,差點跌倒。


當他看到那山壁上的圖影之時,他再次被驚到了。

「朱雀!」


宇文天神色劇變,眼前這隻只有百丈大小的火紅圖影,絕對不是什麼野雞,也不是鳳凰,因為鳳凰是禽之帝皇,具有帝皇之氣,而這隻圖影,只有一絲霸道的強者氣息,肯定不會是鳳凰。


看著火紅色的外形,宇文天肯定這是朱雀神獸!

朱雀神獸的虛影,這裡怎麼會有朱雀神獸的虛影?

宇文天疑惑不解,仔細沉思一番,也不得其解。

「咻……」

又是一聲清脆的鳴叫聲,宇文天倒是沒有感覺到一絲壓力,不過這個空間中的所有火獸火禽,全部都趴在地上,對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膜拜。

這是王者降臨的氣勢,宇文天可以感覺到,所以,這些弱者自然要拜服。

只不過,他卻感覺不到一絲壓力,真是奇怪!

隨著這一聲鳴叫, 初戀系統:病嬌男神,求輕吻 ,原先呈霧狀,此時卻逐漸向著液狀轉換。

宇文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的功法運轉並沒有停止,雖然傷勢極重,內臟幾乎全部碎裂,但是他的療傷能力和自愈能力實在太強了,那些破碎的內臟漸漸癒合,身上的傷也在逐漸地癒合。

朱雀虛影還在變化之中,宇文天便趁著機會,施展了生命意境和易筋經絕學,急速恢復傷勢。

忽然,他的丹田微微動了一下,一股恐怖無匹的混沌之氣瞬間散出,縈繞在他身周,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

同一時間,混沌之氣的出現,使得周圍的空間劇烈地顫動起來,彷彿隨時都會崩裂,而那座山壁,劇烈搖晃,彷彿就要倒塌一般。

「咻……」

「啾啾……」

這時候,那道朱雀虛影似乎感受到了恐怖的混沌之力,發出了一聲恐懼的鳴叫,而跪伏在遠處的那隻巨大的火雲雀,同時也是哀啼一聲,身形劇烈地顫抖著,那股束縛它的朱雀威壓瞬間崩散,但是它卻無法動彈一下,因為這忽然出現的恐怖氣息,比朱雀的威壓強大無數倍,彷彿時間再也沒有這麼恐怖的力量了。

混沌之氣流轉全身四肢百骸,遍布奇經八脈,三息不到,宇文天的傷勢便恢復如初,自身的氣息似乎還隱隱有所增強。

十息之後,混沌之氣回到丹田之中,宇文天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眼神稍稍鬆懈了一點。

就在剛才混沌之氣出現的時候,他的注意力便從朱雀虛影轉移到自己身上。

只不過幾息時間,當他的目光再次移到朱雀虛影之時,這隻朱雀居然凝實了數倍,身上的羽毛漸漸有了雛形。

「啾啾……」

火雲雀在混沌之氣消失之後,便沒有了朱雀威壓的束縛,他雙翅一展,用力一閃,數千里之內的火焰瞬間席捲而來,似乎要將那朱雀虛影和那石壁燒掉,而自身,則是靠著這一股扇力衝天而起,將欲逃走。

!! 「咻……」

恐怖的朱雀鳴叫之聲響起,天地法則瞬間變動,周圍的火焰頃刻間匯聚成了兩條數十萬丈長的火焰長鏈,彷彿是法則之鏈一般,剎那間便纏在了高空之上的火雲雀雙翼上。

緊接著, 無恥鬼怪又在飆戲[無限流] ,彷彿化為牢籠一般,將火雲雀禁錮起來。

「啾啾……」

「啾啾……」

火雲雀哀啼連連,全力掙扎,想要掙脫束縛,然而火焰之鏈瞬間流轉起來,將火雲雀如同包粽子一般,捆縛起來,彷彿形成了一個火繭,根本看不清裡面的火雲雀。

「咻……」

朱雀虛影又是一聲鳴叫,山壁劇烈搖晃,彷彿要傾覆一般,而那圖形,則是泛起道道璀璨的赤紅色光芒,極為耀眼。

緊接著,一道百丈大的朱雀突然從圖形里飛了出來,與那虛影重合,瞬間化為一體,盤旋在山壁半空,一雙銳利的眸子打量著宇文天,那種睥睨的氣勢,如同神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