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頭受傷的蛟獸,見勢不妙,慘叫一聲,掙扎一下,立即把戰神槍槍尖擠出體外,往水底沉沒下去。

雖然有同伴受傷逃跑,但妖獸皆是拚命傢伙,另外三頭毫無畏懼,照樣往唐聚身上咬去。

而且,河底下面的強大妖獸,看到有同伴受傷逃回來,它們反而受到刺激,一頭頭恐怖妖獸,從河底騰空而起,對唐聚展開兇猛攻擊。

二階七品,八品,九品妖獸,紛紛出現,甚至連剛才那頭已經達到三階實力的七紋海豹,也從遠處追逐過來。

看到如此震驚一幕,站在岸邊年輕人,一個個,都有點呆傻了。

等他們清醒過來之後,忍不住都驚叫起來:

「這怎麼可能?那小子—–」

「我的天哪!那混蛋還是人嗎?」

「面對四頭二階七品妖獸攻擊,不但若無其事,還能重傷其中一頭,那小子實力達到造化境嗎?」

「不可能!那小子明明只是一名凝氣期高手,八成是他手上那把魔槍有點古怪?」

「——」

站在岸邊眾人看得心驚肉跳,尖叫連連,就是已經登島的先天境四層護衛慕容駿,李良玉兩人,看到如此不可思議一幕,眼睛也是瞪著比銅鈴還大。

唐聚那小子,確實只是一名凝氣期弟子,但他表現出來的強悍戰鬥力,再一次讓他們大吃一驚。

臉色有點鐵青的李良玉,眼睛死盯著唐聚那傢伙,嘴唇顫動一下,忍不住嘮叨起來:「慕容兄,那小子難道是一名造化境高手,壓制體內修為混進來?」


臉色同樣無比難看的李良玉,搖了搖頭,直接回應道:「不,絕對不是!那小子二十歲未到,就算從娘胎裡面就開始修鍊,如此小小年紀,也不可能修鍊到造化境級別!」

… —

–>

「也是,那小子如此年輕,怎麼可能修鍊到造化境?」

「不過,那小子是不是太逆天了?」

探察唐聚那小子身體,確實是一名少年,北幽域的先天境四層護衛慕容駿,也確信唐聚只是一名凝氣期弟子,但唐聚那小子能夠發揮出如此恐怖戰鬥力,他還是感覺有點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如果沒有猜錯,那小子身上應該藏有不可告人秘密?慕容兄,你有沒有發覺到,那小子戰鬥力突然變強太多,而且,他身上還有另外一股靈魂力量波動!」

還是東海域玉虛宮護衛李良玉,見多識廣,從唐聚身上看出一絲端倪。

畢竟他們玉虛宮弟子,在靈魂修鍊上算是強項,已經修鍊到先天境四層的李良玉,從九尾白狐掌控唐聚軀體那一刻起,他心裡就已經有點懷疑了。

「咦—–果真如此—–那小子—–」

在李良玉提醒之下,慕容駿釋放出一道靈識,對唐聚那小子感應一番。


果然,他從唐聚身上感應到另外一股靈魂力量波動,而且,這股靈魂力量還釋放出一絲凌厲威壓,卻給人一種非常虛弱感覺。

很顯然,有一股神秘力量隱藏在唐聚那小子體內,而且,估計還是一道強大殘魂,因為受傷很重,潛伏在唐聚體內,所以顯得非常虛弱,若非特意去探查,根本就察覺不到。

「李老弟,如此妖孽少年,留不得!」

「是啊!這妖孽小子,一旦成長起來—–」

慕容駿跟李良玉兩人小聲嘀咕著,對視一眼,互相點一下頭,心裡已經達成某種默契。

此時,島嶼上面兩位先天境四層高手,以及岸邊那些年輕人,一個個,都把目光聚焦到唐聚身上,議論紛紛,竊竊私語著。

而陷入苦戰之中的九尾白狐,卻叫苦不迭,眉頭深鎖。

她這道殘魂受傷太重,經不起折騰,現在能夠掌控唐聚這副軀體,算是勉強施為。

如果就幾頭強大妖獸,憑她現在實力,倒是沒多大壓力。

但現在,一頭頭強大妖獸,從河底飛躍上來,對她展開兇猛攻擊,九尾白狐確實有點支撐不住了。

何況,那頭最可怕的三階七紋海豹,開始逼近過來。

「嘶!」

依靠妖狐一族靈敏速度,九尾白狐猶如一葉扁舟,在洶湧澎湃海洋中飄浮著,但強大妖獸實在太多。

片刻之後,九尾白狐所掌控的唐聚這副軀體,一時躲避不及,左臂還是被一頭妖獸撕掉一塊肉,鮮血淋漓之下,連裡面白骨都顯露出來。

「啊——」

雖然是九尾白狐掌控他的身體,但唐聚靈魂還是感覺到一股撕裂般劇痛,忍不住慘叫起來。

而九尾白狐,畢竟是一隻強大妖獸,她雖然也感應到一股劇烈疼痛,但她咬了咬牙,還是沒受多大影響。

俗話說,越是陷入危機,越會激發人體潛力。

此時,感覺頭疼欲裂的唐聚,內心反而無比冷靜下來。

突然,他眼睛一亮,立即沖九尾白狐嚷叫起來:「狐姐,施展魔化妖法!」

話聲一落,唐聚通過靈識,立即把那套魔化妖法,傳輸到九尾白狐腦海裡面。

「嗯!不錯!你們人類就是肉身不夠強悍,一旦魔化成妖,倒是可以一戰!」

已經陷入絕境,都想快速逃跑的九尾白狐,腦海裡面一得到唐聚傳過來信息,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笑容。

現在,她差不多完全掌控唐聚這副軀體,而唐聚曾經修鍊過魔化妖法,還成功施展過,那麼,憑她現在如此強悍實力,要施展魔化妖法,一點難度都沒有。

這不,她一得到唐聚傳過來信息,一邊躲避那些妖獸攻擊,一邊施展魔化妖法,讓唐聚這副人類軀體,變成一頭妖豬。

「嗥!」

當唐聚這副人類軀體終於幻化成妖豬時,那頭氣勢洶洶衝擊過來的三階七紋海豹,終於張開大口,向唐聚撕咬過去。

還未化形成人妖獸,靈智都不是很高。

那頭三階七紋海豹,看到眼前這位人類少年,突然幻化成一頭妖豬,它震驚之下,居然停頓下來。

還有其他正在圍攻唐聚那些妖獸,看到眼前這位少年突然變成一頭妖豬,它們也是大吃一驚,紛紛停止攻擊。

「蠢貨!」

剛剛化形成功的唐聚,遭到眾多妖獸圍攻,本來很難躲過那頭七紋海豹攻擊。

但現在,它們全部停止攻擊,有點驚喜的九尾白狐,輕罵一聲,立即伸出一隻豬蹄,把那頭七紋海豹踢飛出去。

接著,她幾乎沒有遲疑一下,立即騰空而起,往對面島嶼射去。

唐聚這副軀體雖然魔化成功,但憑現在九尾白狐如此虛弱殘魂,要對抗那麼多強大妖獸,肯定討不到什麼便宜,一不小心,還有可能葬身在這裡。

因此,九尾白狐最終還是選擇逃跑報命。

但她還是低估那頭七紋海豹實力跟靈智。

「嗷!」

眼看距離前方島嶼只有一百米左右,那頭有點暴怒的七紋海豹,怒嚎一聲,身上七種不同色彩紋路皮膚,突然光芒四射,同時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力量,猶如龍捲風一般,往唐聚魔化軀體洶湧衝去。

「不好!」

感覺背後一股恐怖風浪衝擊過來,令她身體都搖搖擺擺起來,心知不妙的九尾白狐,臉色一變,忍不住失聲尖叫起來。


而且,唐聚接二連三出手,挑釁擊殺那麼多妖獸,已經被河底妖獸盯上,此時,就在九尾白狐前方,靠近島嶼地方,又冒出幾頭二階**品妖獸,把她攔截下來。

前有堵截,後有追兵,再加上七紋海豹釋放出來恐怖力量,九尾白狐再一次陷入危機之中。

但在這進退兩難之際,九尾白狐根本就沒有第二個選擇。

有點無可奈何的她,也只能盡最快速度,騰空一翻,往右側逃跑。

假如沒有魔化成妖,九尾白狐還能夠逃得更快,但現在,就跟一隻巨象差不多的妖豬,速度自然慢了幾分。

不過,魔化成妖之後,也有巨大好處,那就是肉身強悍好幾倍。

這不,險之又險,躲過那股可怕龍捲風之後,唐聚這副軀體,儘管還是被一部分恐怖力量席捲到,但由於肉身非常強悍,只不過受些皮肉傷,並無大礙。

但危機並沒有過去。

… —

–>

「嗷!」

九尾白狐掌控唐聚那副軀體,躲過致命一擊,落到河面上,巨大豬蹄在一頭妖獸身上一蹬,再一次騰空而起,但就在這時,河底下面突然發出一道怒吼聲。

緊接著,一條巨大尾巴,夾帶洶湧浪花,衝天而起,往唐聚身上掃射過去。

「奶奶的!又是一頭三階妖獸!」

看到是一條蛟龍巨尾掃射上來,九尾白狐驚叫一聲,立即往旁邊急退。

但唐聚這副軀體魔化成妖之後,體型太大,反而發揮不出妖狐一族敏捷優勢。

結果,急退之中的魔化妖豬,屁股後面還是被那條巨尾掃中。

「啊!」

已經達到三階實力的蛟龍,相當於人類造化境高手,隨便一擊,都不是先天境高手能夠抗衡下來。

這不,唐聚所幻化出來妖豬龐大身軀,被那條巨尾掃中,慘叫一聲,不但摔飛出去,還被打回原形,受傷深重。


而且,九尾白狐那道殘魂也受傷了,一股虛弱感湧上來,九尾白狐兩眼一翻,差一點就昏迷過去。

不過,非常幸運的是,被那條巨尾掃飛之後,已經失控的唐聚軀體,居然向對面島嶼射去。

「小聚,姐不行了,靈魂之力差不多耗盡,估計馬上就會昏迷過去!」

「假如能夠獵取到二階五品以上妖獸精魄跟妖丹,讓姐及時吞下,再獲取一些修補靈魂丹藥,過一段時間,姐應該還會蘇醒過來,不然,姐這一次受傷太重,估計就這樣灰飛煙滅,徹底隕落了。」

憑藉最後強大毅力支撐著,九尾白狐跟唐聚交代完畢,拼盡全力,身體騰空而起,摔倒在雷電之島上面。

「狐姐,你放心,小聚會讓你蘇醒過來!」

看到九尾白狐逐漸閉上雙眼,唐聚也就重新掌控自己這副軀體,同時,向迷迷糊糊之中的九尾白狐許下諾言。

「小聚,姐相信你!等著姐歸來!」

即刻就要昏迷過去的九尾白狐,回到混沌珠內部空間裡面,傳出這麼一句柔聲話語,就徹底昏迷過去。

「不好!」

唐聚剛剛掌控自己這副軀體,還未適應過來,背後突然衝擊過來一股恐怖力量,有點難以置信,已經來不及躲避的唐聚,尖叫一聲,只能釋放出混沌珠,在自己身體四周凝聚出一道光圈,希望能夠抗衡下來。

但他眼角向後一瞄,看到東海域玉虛宮那位先天境四層護衛李良玉,眼裡閃爍出一絲狡詰笑容,一張金色符籙飄落在地,一頭釋放出恐怖威壓巨狼虛影,正往自己身上衝撞過來,唐聚臉色一下子變得死白起來。

那可是一張金級符籙,造化境以下高手,一旦遇上都要退避三舍,現在,李良玉那混蛋落井下石,趁機偷襲,要致他於死地,唐聚還真難以逃過一劫。

「砰!」

金級符籙威力太猛,唐聚利用混沌珠剛剛凝聚出來的護身光圈,被那頭巨狼虛影撞擊一下,立即崩潰消失,混沌珠也重新回到唐聚體內。

混沌珠幻化出來光圈,雖然擋去大部分衝擊力量,但此時的唐聚,猝不及防之下,哪裡還能夠經受得起如此可怕撞擊?

結果,他輕哼一聲,整個人被撞飛出去,跌入黑河裡面,再一次受傷。

而此時,金級符籙裡面衝出來那頭巨狼虛影,完成使命之後,也煙消雲散,不見蹤影。

「居然沒死?」

「那小子身上寶物真多!」

浪費一張如此珍貴金級符籙,居然還是沒有擊殺唐聚這位凝氣期弟子,李良玉眉頭一蹙,臉色一變,忍不住驚叫起來。

剛才,跟黑河裡面妖獸搏鬥,唐聚已經受傷不輕,現在,可以說是處於強弩之末,但他拋出威力奇大的金級符籙,居然只是讓唐聚受傷加重,李良玉心裡咯噔一下,已經預感到不妙。

「呵呵—–」

「李老弟,接下來,看我的—–」

看到李良玉蹙眉,臉上浮現出一絲猙獰笑容的慕容駿,開心大笑著,嘀咕一句,緊握在手裡的黑冰劍,立即釋放出一絲絲冰冷之氣。

「冰封千里!」

眼裡流露出一絲殺氣的慕容駿,大喝一聲,天空上面快速凝聚過來真氣,立即凝結成霜飄落下來,而且,這些冰霜一落到地面,就凝結成冰塊。

幾乎是一瞬間,從慕容駿站立地方,一直延伸到唐聚落水地方,全部凝結成冰塊。

剛剛從黑河裡面站起來的唐聚,還未做出反抗,就被凝結成一具冰雕,動彈不得。

甚至連黑河河面四五十米遠距離,都全部凝結成冰,河裡妖獸也暫時被冰凍住,一動不動。

黑冰劍是一件極品靈器,威力巨大,但慕容駿畢竟才先天境四層,憑他現在實力,施展冰封千里這一招,頂多冰封百米遠,而且,也只能冰封四五秒鐘。

但高手之間打鬥,幾秒鐘就能夠見生死。

「小兄弟,別怪老子貪婪你身上寶物,誰叫你修為這麼低,身上卻擁有如此眾多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