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連宮本武藏都出來了啊,這傢伙不是死了幾百年了嗎?」林躍頓時忍不住失笑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許建國立刻說道:「這個我知道,宮本武藏是島國古代戰神,在島國武者的心目中有著非凡的意義,所以後世武者巔峰強者都會以宮本武藏命名。」

「這麼說來,這個宮本武藏應該也是一位後天巔峰級的強者了。」林躍摸著下巴嘖嘖有聲道:「沒想到島國也有這樣的高手,難怪這麼一個彈丸之地能屹立世界強國之中。」

「嘿嘿……」雪狐有些不屑的笑道:「那是咱們華夏國仁慈而已,後天巔峰又算的了什麼,只要先天強者一出,根本就是土雞瓦狗。」

「這倒也是。」林躍點了點頭,突然笑嘻嘻的說道:「這小鬼子男的都沒什麼好貨色,不過這女的倒是嬌媚的很,不如叫龍域的兩位先天長老出手把那什麼宮本武藏給滅了,把島國併入我們華夏的版圖得了。」

「哈哈哈……」雪狐和許建國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三人說說笑笑,倒也不會覺得太悶,林躍也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這個世界很大,也很精彩,當然也伴隨著很多的危機,只有自己的實力不斷的提升起來,才能讓自己走的更遠。

兩個小時之後,飛機在一個小型的機場降落,來接的是林躍見過的李家的雙胞胎兄弟。

從飛機上下來,林躍看到機場跑道不遠就是一汪江水,前面是連綿的群山,從跑道的中間有一條水泥通向山裡,看起來挺隱蔽的,不由好奇的問道:「這是哪?」

「雲南洱海。」雪狐笑著說道:「國之暗刃的總部設在京城,這蒼山裡面是我們龍域的總部。」

「哦。」林躍點了點頭,不再多問,坐上李家兄弟開來的越野車后,朝著山裡面開去。

山路進去沒多久,視線一下子開闊了起來,裡面出現了一大塊的平地,平地中間是幾棟六七層高的樓房,有一個小廣場,左右兩邊和後邊三個位置是一棟棟整齊排列的別墅,這些別墅風格各異,無一例外看起來都非常的氣派豪華。

遠遠看去,這裡儼然就像一個小型的市中心。

「這就是龍域的總部了。」車子里,雪狐為林躍和許建國介紹道:「平時沒任務的時候,龍域的成員都會在這裡生活,這裡的設施非常齊全,商場,娛樂中心,酒店,超市,都有,而且這裡已經覆蓋了光纖網路,跟城市裡也沒什麼區別。」

「看起來倒是不錯。」林躍點了點頭。

許建國笑著說道:「看來我以後也要在這裡長住了……對了,這裡的東西貴么?」

「哈哈……」雪狐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放心吧,這裡的消費水平很低的,物價只有外面的一半,而且成為龍域的成員也是有工資領的,就算是預備成員每個月拿的薪水都足夠開銷了,而且還有不少剩的。」

「那我就放心了。」許建國嘿嘿傻笑道。

林躍淡淡一笑,龍域也算是國家的特殊部門,待遇自然不會太差,不過這裡雖然看起來不錯,可生活在這裡還是沒什麼自由,比較只是一個方圓之地,東西再全,來來去去就是那麼幾個人,久了還是很膩的。

雪狐接著說道:「你們看這三個住宅區,左邊那個是一隊的,中間是三隊的,右邊這個就是我們二隊的了,裡面空房子很多,到時候建國你可以隨便挑。」

「那感情好。」許建國點頭笑道:「到時候等石頭的病好了,讓他來跟我一起住,哈哈,那樣就不會寂寞了。」

說完,他看著雪狐問道:「石頭他還能回組織的吧?」

「呵呵……」雪狐笑著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只要他身體好了,隨時可以回來。」

「哈哈哈……好,好……」許建國這才真正笑了起來,剛才他也是故意一問,因為他聽林峰說過,從組織里出來后就算是退役了,是不能再回去的,沒想到竟然還能再進組織,這要是讓他知道了,肯定要高興死了。

「謝謝。」林躍拍了拍雪狐的肩膀,他知道,這肯定是雪狐看在他的份上才答應下來的。

「呵呵。」雪狐輕輕搖了搖頭,拿出手機說道:「我打個電話看看部長是不是已經來了。」

「歐陽部長不是在基地里嗎?」林躍問道。

「不是,部長平時都在京城國之暗刃的總部,一般很少來這裡,這次也是特意為了見你而過來的。」雪狐笑著說完后,拿起手機打起了電話。

不一會,他放下手機說道:「部長的飛機延誤了,要晚一點到,我們先去把建國安頓下來吧。」

「嗯,行。」林躍點了點頭。

前面開車的李傑也將車子朝著右邊的住宅區開去。

林躍靠在車窗前看著外面的景緻,說來也奇怪,自從學會開車后,他就算不開車也不暈車了,以前坐車的時候都是忍著噁心想吐的感覺,哪有像現在這樣悠閑的看著窗外,這一看,還給他看到了一個好玩的事。

「嘿,竟然有兩個美女在打鬥啊,哇塞,裙子這麼短,踢這麼高,都走光了!」

林躍的一陣大呼小叫頓時令雪狐和許建國紛紛轉頭去看,只見前面的商場門口一群人圍成一個圈,中間兩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在你來我往的打著,兩個女人都很漂亮,穿著也非常的火辣,一個穿著紅色緊身套裙的美女尤其惹眼,齊腰的長發被紮成了馬尾,瓜子臉蛋五官非常的精緻,上衣領口很低,飽滿的胸脯被嘞的緊緊的,露出一條無比本錢雄厚的事業線,雪白的大腿又細又長,下身的裙子本來就短,舉手投足之間都能看到一摸白色內內一閃而過,看的周圍的人眼睛都直了。

而另一個長相清純的女子也是不賴,娃娃臉蛋非常的可愛,長長的睫毛水汪汪的大眼,看起來就跟動畫里的卡通人物似得。

這兩個女人雖然風格各異,一個火辣性格,一個清純可愛,不過兩人動起手來卻一點也不含糊,招式乾淨利索,招招都是殺人手段,雙方都往對方的要害招呼,看起來不像是切磋過招,倒是像在生死相搏似得。

「隊長,那不是雪晴嗎,她怎麼和一對的那個小魔頭打起來了?」李然看起來人後,頓時一臉驚訝的喊了起來。

「走,下去看看。」雪狐也是一臉凝重的神色,當即推開車門下車走了過去。

林躍也雪狐也過去了,自然也下車跟了上去,聽起來這兩個女人之中有一個好像跟他有什麼關係。

雪狐走在前面,林躍和許建國還有李家兄弟跟在後面,李然走在林躍身邊,一邊走一邊說道:「那個紅衣服的叫方雪晴,是方雪心的姐姐,另外一個是一大隊的胡心兒,你別看她長的一副乖巧的模樣,其實刁蠻的很,而且非常的小心眼,仗著她哥哥是一大隊的大隊長,十分的蠻橫無理,這次也不知道怎麼會跟雪晴打起來了。」

「方雪心的姐姐……」林躍心裡暗道難怪看起來有點眼熟,他見過方雪心一次,這姐妹倆個看起來倒是挺像的,難不成又是一對雙胞胎嗎?

「都住手!」這時,雪狐已經走到人群中,開口喊了一聲,說道:「難道你們不知道總部嚴禁私鬥嗎,你們想挨處分是不是!」

聽到雪狐的叫喊,所有人都看了過來,方雪晴頓住了身子,轉頭喊了一聲:「隊長……」

「小心!」這時,一個清亮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就見一條人影快速的朝中間沖了過去。

方雪晴剛一聽到這一聲提醒,就感覺一股強烈的殺氣朝自己涌了過來,轉頭一看,臉上頓時一片駭然,就在她剛才轉身的時候,胡心兒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朝著自己就刺了過來,此時已經到了她的眉心,根本想躲都已經來不及了。

所有人也都注意到了場中的情況,雪狐臉上頓時大驚失色,沒想到這胡心兒竟然狠毒若斯,這一手分明要置方雪晴於死地啊。

而就在方雪晴已經感覺到那刀刃上的涼意時,突然一隻大手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緊接著她就感覺整個人都被抱了起來,一個急速的旋轉,等停下來時,已經被一個充滿剛陽氣息的身軀給包圍住了。

開口提醒和衝過來的人自然就是林躍,他剛一走到就看到那瓷娃娃似得的女人拿出一把匕首一臉殺氣的朝著方雪晴刺去,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雪狐身上,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來不及多想便沖了過去。

胡心兒刺來的匕首已經近在咫尺,林躍只能將方雪晴抱起轉了個身,匕首朝著他的后心刺了進去,只是剛刺破衣服,就再也無法寸進了。

「什麼!」胡心兒手持匕首,卻發現好像刺在了一塊鋼板上一樣,根本就刺不進去,心裡頓時一片駭然,這傢伙身上穿了鎧甲嗎,怎麼會這麼硬。

林躍轉回身來一掌切在胡心手的手腕上,打掉她的匕首,一臉冷漠的盯著她說道:「小小年紀心腸這麼歹毒,白瞎了你這張可愛的臉了。」

「啊……好痛啊……」胡心兒被林躍切中手腕,感覺好像被鈍刀狠狠砍了一下似得,頓時疼的她高聲呼喊了起來。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第二百五十七集

看到林躍把方雪晴救了下來,雪狐頓時鬆了口氣,暗道一聲還好,連忙高聲呼喊道:「都住手!」

「住手!」這時,也有一個聲音同時響了起來,不僅如此,還有一個人影沖了出來,走到胡心兒身後將她扶住。

「心兒你沒事吧?」衝出來的那個男人一臉關切的問了一聲。

「隊長,好痛啊……」胡心兒抬起手臂,只見雪白的手腕上紅腫一片,一條紫紅的斬痕清晰可見,可見這一下打的有多狠了。

「你是什麼人,對一個女孩子下手這麼狠!」被喊做隊長的男子一臉陰沉的瞪著林躍喊道。

「呵。」林躍忍不住發笑道:「我狠,跟她比起來還差遠了,這裡的都是龍域的組員吧,都是同一個部門的,竟然痛下殺手,難道你沒看到剛才她是想要殺人嗎?」

「你是什麼人!」隊長再次問了一聲,冷聲道:「龍域的事用的著你一個外人插手么!」

「喬隊長,能來龍域的,自然是龍域的成員了。」雪狐一臉嚴肅的走過來說道:「我倒要問問了,你身為一大隊的分隊長,看到隊員在這打鬥也不制止,難道你忘了龍域條令了嗎?這事我一定會如實稟報部長的。」

喬風是一大隊三小隊的隊長,輪職位和雪狐一樣,他當然沒把雪狐的威脅放在眼裡,冷笑了一聲說道:「老二隊長,別一口一個部長的拿出來嚇唬人,也別一口一個私鬥的帽子往人頭上扣,你可別忘了,你們隊可也是有人參與的。」

這老二隊長的稱呼一喊出來,周圍的人頓時鬨笑了起來,雪狐臉上頓時有些難看,臉皮抖動了一下,轉頭看向方雪晴說道:「雪晴,這是怎麼回事!」

「隊長……」方雪晴正要說話,卻突然感覺身體有些不太對勁,胸口有些發悶難受,好像又什麼東西緊緊壓迫著似得,低頭一看,一隻大手正從她的左邊腋下穿過緊緊的嘞著胸部,手掌正好還抓在右胸上。

「啊……」一聲高昂的尖叫聲頓時響了起來,方雪晴一邊尖叫一邊掙扎,想要掙脫林躍的懷抱,卻不想好像被一道鋼箍給勒著一般,怎麼用力的紋絲不動,她頓時高喊道:「放開我,你這個流氓!」

林躍被這一聲喊的頭皮發麻,他倒是沒主意自己的手放在哪裡,倒是她這一扭讓他感覺手上一陣柔軟的觸感有些異樣,下意識的用手指抓了兩下,軟軟的,但是很有彈性,額,捏起來挺爽的。

他這一舉動,頓時讓周圍的人傻眼一片,這眾目睽睽之下他也真下的去手,方雪晴臉上頓時紅的像火燒一樣,一股強烈的羞憤湧上了心頭,整個人發了瘋似得的掙扎了起來。

這麼多人看著,林躍自然不好意思再摟下去,當即鬆開了手,他這一鬆手,方雪晴立刻像一頭髮瘋的母老虎一般朝他呲牙咧嘴的撲了上去,張口就朝他的脖子咬了過去。

「雪晴,住手!」雪狐一看頓時暗道不好,林躍可是好不容易才請來的榮譽長老,這下要是翻了臉的話可就麻煩了。

方雪晴此時就像一桶點燃了的火藥桶,哪裡還會理會其他,死死的咬著林躍的脖子就是不肯鬆口,在有些散失理智的情況下,她根本沒有發覺,自己咬的好像不是柔軟的脖子,而是一塊韌性十足的膠皮。

以林躍的皮厚肉糙,鋒利的匕首尚且對他造不成任何的傷害,又何況是美女的銀牙呢,反正不痛不癢的,就讓她咬個痛快好了,再說這方雪晴身材相當的火爆,這貼在身上的感覺實在是無比的美妙,林躍還巴不得她多咬上一會呢。

「沒事,我一時情急沒注意,就讓她出口氣好了。」林躍朝雪狐擺了擺手,一臉大方的說道。

「這……」雪狐有些無語的看著林躍,這傢伙被人這麼咬著,怎麼一點事都沒有,而且看起來好像還挺享受的樣子,他該不會有喜歡被人虐的傾向吧。

「老二隊長。」喬風冷笑著看著雪狐說道:「這人是你帶來的吧,他打傷了心兒,你要給我個交代。」

雪狐轉過頭來,看著喬風冷著臉說道:「姓喬的,明明是胡心兒先想要殺方雪晴的,他出手救人而已,要不是他的話,方雪晴都已經死了,你又該怎麼給我個交代呢。」

「哼。」喬風冷笑了一聲道:「比武打鬥,死傷難免,就算方雪晴死在心兒手上又怎麼樣,只怪她技不如人,怨得了誰,倒是這個傢伙突然橫插一手,又打傷了心兒,這比帳我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比武打鬥?」雪狐冷笑道:「龍域的規矩你這個當隊長的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龍域之中嚴禁私鬥,違者嚴懲,這是龍域所有成員都知道的規矩,不過喬風顯然並不在意雪狐的質問,冷笑了一聲道:「哼,我自然知道龍域的規矩,龍域之內嚴禁私鬥,但是並不禁止公平的一對一決鬥,只要雙方同意,在不相差一個級別之內就是被允許的,這個條令你應該知道的吧。」

雪狐頓時一怔,皺著眉頭回頭看了方雪晴一眼,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還真沒辦法指責對方什麼。

龍域確實有嚴禁私鬥的規矩,但是並不反對公平對決,在這麼一個圈子裡,總共就這麼些人,三個大隊也分成了三股勢力,這三個大隊之間也並非很和睦,競爭也是十分的激烈,之所以形成這個局面,當然也是為了提高成員的競爭意識。

在龍域里的人,除了有任務外,都是不準外出的,在這裡的大部分都跟許建國一樣,剛來的時候也是懷揣著夢想,可時間長了,其實也跟牢籠差不多,只是待遇好很多,人被壓抑著,要不發泄出來的話,後果非常嚴重,所以才會有這麼一條規矩,只要雙方同意,並且實力相差不是太大的話,公平決鬥是可以的。

如果方雪晴和胡心兒真的實現立下公平決鬥的規矩,那除非是雙方主動停手,否則的話別人就不好插手了,比較決鬥嘛,還是挺神聖的一件事,這樣一來,林躍出手制止並且打傷了胡心兒,這就是他的不對了。

「雪晴,夠了,停下來。」雪狐朝方雪晴沉聲呵斥了一聲,只不過她此時怒氣未消,又怎會理會呢。

林躍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拍了拍方雪晴說道:「喂,在說你的事呢,你牙不酸么。」

方雪晴心裡實在鬱悶,何止牙酸,她的臉頰的酸的要命,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屬犀牛的,這皮也太硬了吧,再咬下去也於事無補,這傢伙根本一點反應都沒有,她當即鬆了口,揮手就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林躍一吧抓住了她的手,臉色也沉了下來,冷聲說道:「你夠了啊,老子救了你的命,你還想打我,忘恩負義!」

說完,他一把將方雪晴給甩開,心裡十分的不爽,這龍域的女人都是變態的么,一個心狠手辣,同一個組織的都下的了黑手,一個忘恩負義,救了她還要被她打罵,都他媽的神經病!

「誰要你救了,你裝什麼好人,救我就可以占我便宜嗎,你就是流氓,色狼,下流無恥!」方雪晴一點也沒有面對救命恩人的樣子,那怒目而視的表情簡直像看殺父仇人一般。

「神經病。」林躍一臉不爽的冷哼了一聲,要不是看在雪狐的份上,他早一巴掌打過去了。

「方雪晴,你夠了沒有!」雪狐拉下了臉一臉怒色的大吼了一聲。

「隊長!」方雪晴轉過身來看了雪狐一眼,被他盛怒的樣子給嚇了一跳。

雪狐一臉嚴肅的說道:「人家在危急的時候救了你,你不僅不感激,還要這麼對他,你不是忘恩負義是什麼,你再這樣胡攪蠻纏下去,我立刻解除你所有的職務,一年內不準接受任何任務!」

「隊長!」方雪晴頓時臉色大變,沒想到隊長竟然會這麼嚴厲,一年不準執行任何任務,那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看雪狐的樣子一點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她心裡頓時害怕了起來。

「道歉!」雪狐沉聲說道。

「我……」方雪晴臉色一變,剛要說話,卻見雪狐整張臉都黑了下來,連忙轉頭對林躍說了聲對不起。

林躍撇了撇嘴,看方雪晴那眼神,顯然道歉的一點誠意都沒有,不過這也就是一個形式而已,他也懶的跟一個女人計較。

見方雪晴服軟,雪狐的臉色好看了一點,揮了下手說道:「你過來。」

方雪晴恨恨的瞪了林躍一眼,轉過身走到雪狐身邊喊了聲:「隊長。」

「我問你,你和一隊的胡心兒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吩咐過你們,嚴禁二隊所有成員任何形式的打鬥嗎,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雪狐沉聲問道。

「隊長,是她先欺負人的!」方雪晴立刻伸長了脖子喊了起來。


「哼哼……」這時喬風開口說道:「現在先不管誰事誰非,公平決鬥總是事實吧,這個傢伙在他們決鬥的時候冒然插手,還打傷了人,先來算算這比帳吧。」


雪狐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轉頭看向喬風道:「你想怎麼樣?」

第二百五十八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哼,很簡單,他打傷了心兒的手,那就讓他拿一隻手來吧。」喬風一臉冷意的說道。

「切,又一個想要老子手的。」林躍聞言頓時冷笑了一聲。

不過他剛準備走上前時,雪狐卻一步攔在他面前,對喬風說道:「喬隊長,不過太過分了,他可是部長親自邀請來的,部長可是馬上就到了。」

「部長?」喬風頓時怔了一怔,朝林躍仔細的打量了兩眼后,頓時失笑道:「二隊長,想用部長來壓我,這也未免太聳了點吧,不說部長已經三年沒來龍域了,就他一個內勁初期的c級墊底料也配讓部長親自邀請嗎,哈哈哈……這不是笑死人嘛。」

「哈哈哈……」

周圍其他隊的幾個人也紛紛鬨笑起來,誰也沒有相信雪狐的話,一個日理萬機的龍域部長竟然會來見一個才是內勁初期的傢伙,而且還親自邀請,這話說出去也沒人信啊。


確實,以林躍表面上看起來內勁初期的實力,這在外面或許能算的上一個高手了,可在龍域里卻算不了什麼,除了那些預備隊員,正式的成員打底實力就是內勁以上,堂堂部長怎麼可能為這麼一個小子勞師動眾呢。

雪狐看著眾人一臉不信的模樣,皺著眉頭說道:「哼,信不信由你,反正部長一會就到,我想你們大隊長應該也接到了通知,不信你可以去問他。」

說完后,他便看了方雪晴一眼道:「雪晴,我走之前的話你都當耳邊風了,現在馬上給我回訓練室去,罰你閉關一星期!」

「隊長!」方雪晴臉色頓時跨了下來,閉關一星期,這還不把她給憋死啊。

「慢著,就這麼想走了么。」喬風卻沒這麼容易放人離開,攔在了雪狐面前。

「喬風,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你還想怎麼樣!」雪狐臉色不太好看的說道。

「雪狐,你的人把我的手下給打傷了,心兒可是我們頭的妹妹,我要是不找回場子來,你讓我怎麼交代,他的手我是要定了,這事不解決了你們一個都別想走!」喬風冷著臉一揮手,周圍一隊的人立刻把雪狐幾人給團團圍了起來。

「你敢!」雪狐頓時一臉怒意的呵斥了一聲。

「哼。」這時,林躍冷哼了一聲走過來,看著喬風伸出一隻手道:「你是說,想要我一隻手?」

「沒錯。」喬風冷笑著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