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過去,柳喬喬現在確實在教育和撫養孩子上很費心。

「他們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費心費力,那都是應該的。」柳喬喬說話間站了起來,此時自己的肚子確實咕咕的叫了起來,是有些餓了。

「大嫂子給你留了些飯菜。還放在鍋灶上熱著呢。走吧,我陪你再去吃點。」許懷璟牽起了柳喬喬的手,拉著她一起去了廚房。

柳喬喬有些不習慣,卻也不任由著許懷璟牽著自己的手。他的手大大的,手掌厚厚的,將柳喬喬的小手包裹在他的手心裏面。柳喬喬的手心手背都在感受著來自許懷璟的溫度,有些沉迷。

過去好像從未這樣被人牽過。這種感覺,還挺奇妙挺舒服的。

許懷璟揭開鍋蓋。柳喬喬看了過去。一碗雞蛋羹外加一碗米飯。

柳喬喬中午吃了十多個粽子,眼下看到這碗米飯加雞蛋羹,有些反胃想吐。瞬間沒有了食慾。

「怎麼,不喜歡吃?」許懷璟見她有些反胃的樣子,便趕緊蓋上了鍋蓋。

柳喬喬搖頭,說道:「可能是中午嘗粽子的味道吃的太多了。有些積食,胃口變得有些重,不想吃這些清淡的。」

「媳婦你想吃什麼?為夫給你做!」

以往在家裡,原主很少做飯,都是許懷璟忙完田裡的事情之後,回到家裡還要忙住煮飯。所以對煮飯燒菜這類的家務也算是熟門熟路了。

「咱們吃燒烤吧!」柳喬喬看著后廚大桌子上碼放整齊的蔬菜。於是便想到把這些蔬菜用火烤著吃是最能解饞的了。尤其是茄子和香菇。

「燒烤?什麼事燒烤?」許懷璟從未聽過這類的詞語,自然是不太理解燒烤是什麼意思。

柳喬喬笑著趕緊選了四個大茄子和十多個新鮮的潮香菇,放進竹簍裡面,等一下拿到院子的井旁洗乾淨。

「就是把這些蔬菜用火燒,用火烤著吃。」

「蔬菜嗎?」許懷璟只聽說過烤魚,烤兔肉吃,卻從未聽說過,茄子香菇還能用來烤著吃的。

「對,院子里有磚,咱們用那些磚頭便能搭成一個簡易的燒烤架,然後你幫我把木炭點著。我把蔬菜洗乾淨,然後將配料做好。咱們便可以坐等美食了。」

柳喬喬是個行動派,想起來要吃燒烤,就得立馬辦起來。

提著一簍子的蔬菜,拉上許懷璟到了院子里。

因為許懷璟不明白她想要什麼樣的燒烤架子,也為了節省時間,柳喬喬便將一簍子蔬菜交給許懷璟去洗,自己則去弄燒烤架子。

柳喬喬用磚頭搭在一起,碼成了一個建議的燒烤爐,撿了些木炭放在爐子裡面。

柳喬喬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裡沒有鐵絲網。所以便沒有辦法直接把蔬菜放在上面。而家裡也並沒有細細的竹籤將蔬菜串成串。

自己搭好了爐子,許懷璟也洗好了蔬菜。

柳喬喬看著院牆上柳樹倒掛的影子,便想起來,柳樹枝用來替代竹籤,拷出來的味道會格外香。於是便讓許懷璟去砍柳樹枝,將柳樹枝削成一頭尖尖的細枝。而後想起方才許懷璟說的那句烤肉。也覺得燒烤中怎麼能少了烤肉呢?

於是便取了一方塊牛肉出來,用刀將牛肉切成薄薄的肉片。一會兒便可以穿在柳樹枝上烤著吃。

然後又回到廚房裡面,弄燒烤調料。

柳喬喬拿出一隻小碗,往碗裡面放了一半的辣椒面。然後撒了兩勺鹽,又放了一點點糖。拿筷子將這些調料粉末攪拌在一起。這些調料便可以直接一邊烤蔬菜一邊往上面撒。

然後又拿出一隻碗。往碗裡面倒了滿滿的菜籽油。

一會兒要一邊烤一邊刷油的。

這一系列動作昨做完之後,柳喬喬發現並沒有刷子可以用。於是便去找許瑞拿了一隻還未開封的醋毛筆來當做刷子用。

想起孩子們都還沒有睡,自己若是做起燒烤來,尤其是烤肉,那香味肯定會飄起來,豈不是要把大家都饞壞。於是便在又讓許懷璟再去廚房裡拿些蔬菜和肉來。

自己則用柳樹枝將洗乾淨的蔬菜和串好了的肉一起串成小串,放在燒烤爐上面。等待爐中的炭火燃燒起來。

待許懷璟將更多的蔬菜和肉按照柳喬喬的手法去串成串的時候。柳喬喬已經考好了幾個香菇了。

香菇上面灑滿了她精心調配好的辣椒面,香菇本身是含有油分的,那油滋滋熱辣辣的油與辣椒面一接觸,刺啦一聲,混著辣椒香菇味撲鼻而來。

一串香菇上面有三顆大大的香菇。可未等柳喬喬吃下一整串香菇,客廳里的孩子們便聞著味道走過來了。

「哇,好香!」許瑞率先開口說道。

張友芳帶著蘭兒洗漱完畢,也順著燒烤的味道趕上前來。

「喬喬,你這是在做什麼?」張友芳很明顯沒有看懂這一堆磚頭是幹什麼用的,為何要把乾淨的食材,隨隨便便的綁在一個破爛不堪的樹枝上。

等到張友芳也嘗了嘗炭烤香菇的美味時,她瞬間對這些簡單的燒烤架子和蔬菜起了敬意。平時烹煮的蔬菜,居然還能變換成另一種味道。

那味道好吃到,簡直就跟在吃豬肥肉沒什麼區別。若是硬要說有區別的話,它不會像吃豬肉那樣膩。且很容易消化。菌類吃了對身體也是有一定益處的。


孩子們雖然剛吃飽飯,但是聞到了燒烤的香味,口水也跟著留了下來。於是柳喬喬便烤了一些不放辣椒的蔬菜給孩子們吃。

「好吃嗎?」 「娘,好吃!」許瑞開心的吃著柳喬喬夾給他的菜,還不忘記柳喬喬晚飯沒吃,現下又沒吃幾口就給大家做起燒烤來了。於是便夾了塊豆角放在自己嘴邊吹了吹,遞到柳喬喬的面前,說:「娘,你快吃一口。」

柳喬喬很自然的張開嘴,任由許瑞往自己嘴裡塞了一隻豆角。

「夫人這種方式做的菜味道可真特別!」翠兒吃了一口烤肉,味道好極了。感覺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肉。

「還特別的辣!」春月吃的一塊肉是柳喬喬撒了辣椒面的,自然會有點辣的。

「嗯,喜歡吃辣的就放點辣椒,不喜歡吃辣的,便不放辣椒,做起來也很方便的。」柳喬喬又遞給春月一串沒有撒辣椒面的肉串。

春月吃了一口之後,發現味道確實是很不錯。肥肉相隔,在火上一烤,肥肉上的油被烤了出來,肉香味四溢。

「若是用這生菜將五花肉包裹在一起吃,那才是人間美味呢!」

柳喬喬緊接著又拿了一塊生菜,而後夾了一塊五花肉放在生菜里,遞給許瑞,讓他嘗一嘗,包裹上生菜的烤肉味道如何。

「嗯,好吃!特別的好吃!」許瑞方才吃了一塊單獨烤的五花肉,現下又吃了柳喬喬給他用生菜包好的肉,有生菜的甘甜,還有肉的香氣,包裹在一起去掉了肉腥味和油膩味。

「好吃就好!」

柳喬喬對本次燒烤甚是滿意。雖然還缺少一些調料。這些肉若是事先經過一番腌制,再拿來燒烤之,味道會更好。

柳喬喬被許懷璟與許瑞父子倆夾在中間,一大一小這麼夾著菜為她,不一會就把她給餵飽了。

柳喬喬因為吃的太撐,所以起身想要到外面走一走,消消食。

許懷璟拿上了外套和劍跟在後面。

「嗯?你怎麼也跟出來了?」柳喬喬並沒有要許懷璟跟自己一起出來散步的意思。他白日在西郊軍營里一定是訓練了一整天,這次回來還是走著回來的。還沒等坐下來好好休息,便跟著她走出來了。柳喬喬有些心疼的問他:「你累了一整天,還是回屋好好休息吧!」

「沒事,我一個大男人,這麼點事情還真能累著嘛!」許懷璟堅持要跟在她的身後,因為最近縣城裡的治安真的很不太平。

「這個季節的夜晚外面的空氣真好!」柳喬喬在穿越之前很喜歡夜跑。城市裡的夜晚比白日要安靜許多,且空氣也清新很多。因為柳喬喬工作性質的緣故,每天晚上都是十點鐘下班,下完班之後,柳喬喬會選擇跑步回家。

後來看到新聞上說有夜跑的女生出了意外,她這才放棄了夜跑。

穿越到這裡之後,柳喬喬因為白日要努力掙錢,到了晚上則要照顧兩個孩子,到了半夜自然也就累的不成樣子了。別說跑步了,就連多走幾步路都嫌累。

一來二去的,柳喬喬這個夜跑的習慣自然就丟棄了。

「咱們只是去散個步而已,你怎麼還帶著一把劍呀?」柳喬喬看到許懷璟左手握著的劍問道。

「我在軍營里就聽說了。最近幾日縣城的治安有些亂。所以擔心晚上出去會遇到什麼事情。帶著劍也好防身。」


許懷璟提前回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知道自家媳婦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市場挑選新鮮的蔬果。所以怕她在街上遇到壞人。再說了。家裡的零食鋪子在縣城裡算是很火爆很惹眼的,他怕萬一有賊人來洗劫店鋪,以柳喬喬的性子,絕對是英勇而上的。她再怎麼英勇,都只是個女人,肯定是打不過劫匪的,若是出了問題,受了傷,那就麻煩了。

「你還需要帶劍防身嗎?我記得你上次在山裡救人那一次,可是什麼都沒有帶,還能以一對十的打退劫匪。」許懷璟手裡的這把劍,是一直放在二樓房間里牆壁上掛著的。除了他每日清晨在院子裡面練劍之外。柳喬喬可從未見許懷璟拿過這把劍。所以會覺著有些奇怪。

「我帶這把劍是給你防身用的。萬一真的碰上了劫匪,我負責對付劫匪,你就負責帶著這把劍躲到角落裡面去,萬一有一兩個漏網之魚,這把劍也還能夠讓你抵擋一陣子。」

許懷璟的一番話讓柳喬喬聽了差點沒站的穩。這也太小瞧人了吧!

可他說的話也確實沒有毛病。柳喬喬雖然長著一副壯實的身軀,可確實也只是虛胖。若是碰上一兩個長得結實的壯漢,怕是無法應對的。

「好吧,你說的也很有道理。」柳喬喬無奈的笑笑。

「喬喬,方才你在同兒子在院子里聊天的時候,我聽得了一兩句。我便想問問你,書塾的事情發展的何地步了?」

許懷璟還是問了出來。

因為這並不是一件小事。

尋常有錢的富戶人家,家中子女眾多,恐來回送到學堂不大方便,也有的嫌公學堂的教書先生一律同仁,於是便單獨請教書先生到家裡居住授課。可以為這些小姐公子們隨時解答疑惑。

效仿的人多了。便形成了建立私塾的風氣。

且這些富貴人家也以自家能開設私塾,請到學問高深的教書先生為傲,也是大戶人家的另一種相互攀比。

可柳喬喬這一次要開設的並不是尋常的私塾。而是可以讓更多窮苦百姓家的孩子都能上的起學,讓更多的女子也能識文斷字的書塾。

這將要面臨的不僅僅是資金上的壓力。還會有來自更大公學堂的碾壓。因為學費低了,勢必會影響到公學堂的效益。公學堂的一學年的學費可以說抵得上一個普通農戶人家全家老小三四年的口糧了,若是有低價的學堂可以去。師資力量又不差的情況下,人們更多情況下都是要選擇放棄公學堂的。畢竟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而事實上,還有一種更大的壓力,還是對於普通女子也能入學的偏見。

什麼女子讀書百害而無一利,女子無才便是德,這一類的思想早就從古至今的貫穿了人們的思想之中了。 不過近些年來,因為官家公主飽讀詩書,知書達理的模樣,讓很多官戶大家都跟著效仿。一時間,女子讀書便在那些官戶,富戶人家流行了起來。

可在這些窮苦的百姓人家,從骨子裡面便沒有讓女子讀書的念頭。有些能滿足一日三餐,解決了溫飽的人家,才會想到讓家中的長子,或是男子去讀書習字。

所以,柳喬喬需要面對的問題可不止一件。

「嗯,就是咱們之前看過的那塊地,我花了三百兩白銀將它買了下來。可是——」柳喬喬沒有繼續往下說,因為她的銀兩已經全部用在了買地皮上了。現在手裡的現銀也只剩下了三四十兩了。圈院子,蓋房子,買傢具,這些事情,哪一件不需要用到錢的?

但是她不太敢告訴許懷璟實情。

一來是,怕許懷璟知道了之後,不能夠理解柳喬喬為何要為此傾家蕩產。二來,即便是許懷璟知道了此事,也不可能立刻變出那麼多的銀錢出來。

所以,柳喬喬三緘其口,便沒有再說什麼。

「錢不夠了?」

許懷璟雖然不知家中的銀錢數量。但猜也明白,柳喬喬方才開店才四個月左右的時間,雖然掙了一些錢,可是日常開銷也打。加上又租下東街的鋪子裝修開設分店。然後又拿出了三百兩銀子在東郊買了一塊地。想也知道,剩下的錢肯定所剩無幾了。

柳喬喬畢竟賣的是食品,再貴也不可能與真金白銀相比。

柳喬喬點頭,認真的望向許懷璟,問道:「相公,說真的,我把咱家的錢全部用在了別處,你心裏面會不會很不舒服?」

她想聽聽許懷璟的真實想法。


「喬喬。咱們過去日子過的多麼清貧呀!過去你雖然嘴上一直在嫌棄我太窮,不能讓你們娘仨過上好日子。可你還是依舊留在我的身邊,現在這個家掙來的一切都是你一手打拚得來的。我其實並沒有幫上什麼忙。所以這些錢你想怎麼花,我都沒有任何意見。」

許懷璟認真的回答柳喬喬的話:「你用勤勞的雙手將咱們整個家撐了起來,還帶動了大哥大嫂,還有我大舅哥一家子也靠勤勞的雙手過上好日子。對於這些我心裡對你既是感激,又是敬佩。況且你現在在籌備的這間書塾是一個非常偉大的事情。作為你的相公,一定要鼎力支持的。只是,我發現我好想有些幫不上忙。不論是資金方面,還是師資力量。我都無能為力。」

許懷璟說話的聲音漸漸變低,好像因為自己幫忙不上她的忙,所以心情有些低落。

「誰說你幫不上忙的?你不是在第一時間提醒我要畫設計圖嘛!」柳喬喬的回答有些牽強,因為在建書塾這件事情上,許懷璟好像確實幫不上什麼忙。

「這能叫什麼忙呀!」許懷璟尷尬的笑了笑。


「相公,夫妻之間需要相互信任,相互交心。所以我也不想瞞著你。買拿快遞已經花光了我這段時間掙到的所有錢。咱們家現在只剩下三十幾兩銀子,夠家裡兩個月的生活費,還有店鋪里用來進貨的流動資金。」

許懷璟聳了聳肩,果然,不出他所料,眼下已經沒有錢可以讓這個項目繼續下去了。

「原本我是想著趁著這幾日端午節前的幾日,大家採購物品的需求量大,從而多備貨,研發新品,好以此來掙得更多的銀兩,好維持那邊可以繼續蓋房子。」柳喬喬確實也是這麼想的,可是當她計算了店鋪加上家裡一日的純收入與支出之後,才明白,原來能存下來的錢每日只有三四兩銀子。

而靠著這些收入想要在那塊地上將房子建出來,那恐怕得等到兩年之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