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宏搖搖頭道:「本來今天是我和青青大喜的日子,我不想動手,不吉利。但是你們貪得無厭,非要送上門來,那麼我們也只能動手了。天明,天昌,動手!」

尚天明和尚天昌早就憋著要動手了,要不是江宏一直壓著,他們在婚宴上就動手了。現在一聽江宏讓他們動手,兩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發出了法術。

尚天明是風系法師,尚天昌是火系法師。結果一個發出是風刃,一個法術的是火球。兩個法術呼嘯著分別沖向吳長運和柳中坤。

吳長運和柳中坤都大吃一驚,他們沒想到明顯處於下風的江宏一夥,居然會先動手。而且居然是看起來最弱的兩個小孩子最先動手,難道他們還是高手不成。

尚天明、尚天昌兩兄弟使出的是攻擊類法術,他們的隱蔽術立刻就失效了,兩人顯現出來的法術水平讓吳長運、柳中坤還有他們帶來的十幾個人都驚呆了。這兩個年輕人還不知道可有十八歲,居然已經是七級法師了!

他們發出的風刃術和火球術都是法師最簡單的單體攻擊法術,但是卻擁有著巨大的威力。那風刃呼嘯聲刺耳,即使站在最後一排的幾個四級法師也感覺到迎面而來的颳得臉上肌肉生疼的風;那火球呼呼作響,比水缸還大,成藍紅色,這說明火球的溫度極高,可以很輕易地融化鋼鐵,站在最後一排的法師也感到了迎面而來的熱浪。

這怎麼可能?這兩個年輕人居然是七級法師?吳長運和柳中坤兩人的臉都變色了,開什麼玩笑?隨便遇到兩個小屁孩居然是七級法師?七級法師什麼時候這麼不值錢了?

吳長運連忙豎起一道火牆來抵擋向他而來的火球,而柳中坤也豎起一道冰盾,抵擋風刃。

眼看著火球和風刃就要撞進火牆和冰盾,這兩個法術卻突然拐彎了,一下子繞過了火牆和冰盾,直奔兩人而去。

「嗯,轉彎轉得不錯,天明轉得時間正好,那個吳長運應該是反應不過來了。天昌轉得稍微早了點,柳中坤應該還能在身上做出冰甲來。這樣就不一定能夠砍死他了。」江宏居然在現場開始指點尚天明和尚天昌兩兄弟的法術來了。

賀青青也道:「這法術轉彎的時機一定要把握好,早了敵人就能做出反應,晚了就撞到敵人的防禦盾牌中去了。」

尚天明和尚天昌一起彎腰道:「弟子受教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江宏的話剛剛落音,尚天明和尚天昌發出的法術就砸在了吳長運和柳中坤身上。

果然如江宏所說,尚天明的法術轉彎時機把握得正好,吳長運沒有來得及再豎起什麼防禦措施一下子被尚天明的火球砸中了。

「轟隆」一聲爆響,吳長運頓時被大火包圍。由於他本人就是火系法師,對火系法術的防禦力最強,即便如此,他身上的毛髮和衣服都在最短時間燒著了,接著是他的皮膚在大火中被撩起一個個大水泡,然後在幾秒鐘內就潰破,接著皮膚開始被燒焦發黑碳化。

轉眼之間吳長運就變得面目全非,而這時候大火依然在燃燒,吳長運在地上不斷地嚎叫著打滾,也沒能撲滅大火。

而柳中坤的運氣就好多了,因為尚天昌法術轉彎的時機稍微早了一點,柳中坤反應過來了,他風刃砍到自己身上之前,他在身上披上了一層冰甲。

他本身就是七級法師,他的冰甲本身就很是堅韌,在風刃砍到他身上的同時他也側身躲閃了一下。

就這個躲閃救了他的命。風刃側著削在了他的那一層冰甲之上,「當」一聲居然擦出了火星。

柳中坤匆忙之間弄出來的冰甲顯得薄了一些,風刃還是砍穿了冰甲,在柳中坤的身上帶出了一串血珠子,幸虧柳中坤及時轉身,否則肯定被風刃砍成兩截了。風刃呼嘯著擦過柳中坤的身體砍在了地上,在地下停車場的水泥地上留下了一個大裂縫。

然而柳中坤還來不及慶幸的時候,尚天昌的第二道風刃又到了。

而尚天明的火球也緊接著向柳中坤擊來。吳長運還在地上的大火中嚎叫呢,尚天明覺得先解決柳中坤比較好。

柳中坤被逼得手忙腳亂,一邊樹立冰盾,一邊補充冰甲,根本來不及反擊。

這一次尚天昌的風刃被柳中坤提前躲閃過了過去,然而柳中坤只能躲過一個風刃,卻躲不過繞過冰盾的尚天明的火球。

「轟隆」一聲,尚天明的火球又砸在了柳中坤的身上,他也被一團大火包圍了。雖然他身上有一層冰甲,但是在尚天明的大火燃燒之中,冰甲很快就融化了,變成了水蒸氣。他手忙腳亂地給自己這一片地方使用「冰封雪地」的法術,地下停車場內的溫度急劇下降,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下降到了零下四十度,地上空中和他的身體上不斷結成雪白的霜花。很快他身上和吳長運身上的大火都熄滅了。

然而這時候,吳長運已經被燒成了一具黢黑的烤肉。而柳中坤自己身上的衣服頭髮,還有原先他一直喜歡捋著的鬍鬚都燒光了,連眉毛都沒有了,臉上身上全是大塊的燎泡,很多肌膚已經被大面積燒傷,顯露出難看的黑色。

而這邊江宏卻看都沒看他們,而是說道:「天昌,你的第二道風刃之所以會被對方閃過,還是因為你沒有把握好法術轉彎的技巧。否則在他躲閃的一霎那,你再轉彎,那麼就等於他正好躲閃到你風刃口上,這樣他必死無疑!」

尚天昌這是升到七級之後第一次實戰,自然很多技巧掌握不好,不過能夠得到江宏現場講解,尚天昌覺得自己領悟頗多。

而尚天明雖然掌握得比較好一些,但是也從實戰中獲得頗多,還不時問出幾個問題。

賀青青則教導道:「你問的這幾個問題說明你的領悟已經很深了。是這樣的……」

說著現場講解起來。尚天明和尚天昌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垂首聆聽兩位教授的指導。

而柳中坤撲滅身上的大火之後,連忙用治療術治療了身上的傷,然後毫不猶豫地跪倒在地,說道:「江先生,賀小姐,我豬油蒙了心,請饒了我吧,不要殺我!」

柳中坤已經從尚天明和尚天昌兩人的實力中猜到了江宏和賀青青的實力肯定在他之上,而那兩個藏族人肯定也不會弱到哪裡去。這就是說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在江宏和賀青青面前根本就是不夠看的。江宏和賀青青根本就是在拿他們當現場教學的教具。這個時候如果他柳中坤再反應不過來,那他就不是元老了。在法師界這麼多年來這樣殘酷的鬥爭中根本就生存不下來。

而這時候吳長運已經昏迷了,柳中坤卻根本不敢去救他。

而他們帶過來的那十幾個法師也看出來今天他們是撞在鐵板上了。既然連在他們面前猶如天神一樣存在的七級的柳中坤柳元老都跪下了,他們還有什麼抹不開的?他們一下子就跪下了一大片,哭著喊著要求江宏他們饒他們一命。至於吳長運,沒有一個人去管他。

江宏搖了搖頭,這幫所謂的法師界的精英實在是太不像樣子了。

而柳中坤已經雙手把婚宴上江宏用來賄賂他的小能量石捧著獻上來,說道:「江先生,賀小姐,小老兒實在是罪該萬死,請務必饒我一命啊。這都是吳長運這個狗東西拉我來的,我以後再也不敢和兩位作對了,一定聽從兩位的指示。」


江宏接過能量石,說道:「好像還有一塊吧?」

柳中坤立刻撲到吳長運身上從他身上掏出了能量石獻上來。

江宏接過能量石,說道:「救活吳長運!我有用!」

「是是是。」柳中坤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一般,連忙爬過去對吳長運實施治療術。

吳長運確實受傷很重,如果再不治療,估計熬不了多久,他就要完蛋了。柳中坤是七級法師,治療術已經可以治療這樣深度燒傷。很快吳長運已經醒過來了。

醒過來的他看到柳中坤跪在地上,周圍還跪了一排法師,也迅速明白了形勢。他連忙也跪在地上道:「江大爺,賀少奶奶,我也是被逼無奈的,這都是法師總會逼的啊。請大爺奶奶就當我是個屁,放了吧。」

江宏他們沒想到這柳中坤和吳長運這兩個人既貪婪又沒有骨氣,這人品爛得沒邊了。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鄙夷之色。這樣的人居然是一省的會長元老,這法師大會確實不得不改變了。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江宏看著跪在地上的a省法師界的精英們,說道:「要我饒了你們很容易,你們為我做事。」

吳長運連忙抬起頭道:「我一定聽從來兩位大人的安排,哦不,是a省法師大會一定聽從兩位大人安排。」

柳中坤聽到江宏的話,卻嚇了一條,連忙抬起頭,有些疑惑地看著江宏。

這個江宏要幹什麼?他已經不容於法師大會了,卻這樣拋頭露面,難道是有什麼野心?

江宏看了看柳中坤,問道:「柳元老,你的意思呢?」

柳中坤的遲疑,讓江宏有些不爽。看來這個柳中坤比較難掌握,實在不行,就把這傢伙消滅掉算了,省的以後成為定時炸彈。

柳中坤一下子在江宏的平淡的臉上看到的殺氣,他連忙一個頭磕到地上,道:「我一定聽從兩位大人的指示。為大人做事。」

這個江宏和賀青青可是雌雄雙魔啊,能夠保住性命就不錯了,居然還想對方有什麼野心?柳中坤差點沒有給自己一個嘴巴子。

江宏臉上的殺機一閃而過,這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他笑起來道:「這就好,你們只要為我辦事,你們以後會有好處的。本來今天我送給兩位各一塊能量石,想來你們已經見識到這能量石所蘊含的能量是非常大的。只要你們聽話,願意為我辦事,那麼這能量石以後還會源源不斷地獎勵給你們。而且這能量石不光是獎勵給會長和元老的,而是會具體獎勵給你們立功的每一個人。」

說著江宏又把能量石遞給柳中坤和吳長運,兩人喜不自勝,連忙把能量石收好。那些吳長運手下的人,一聽能量石還有可能獎勵給他們,都振奮起來。他們為會長辦事,也有獎勵,但是像能量石這樣的好東西,他們連想都不敢想,肯定都是會長大人的。現在沒想到這個被稱為惡魔的江宏卻打算獎勵給他們。每個人眼睛都亮了許多。

「不過,你們要聽好,我只給你們這一次機會。如果我發現你們以後再背叛我,尤家的下場你們也都知道了,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江宏惡狠狠地說道。

「不敢不敢。」這些法師都磕頭表示臣服。

江宏連胡蘿蔔大棒都用了一遍,然後才說道:「你們一個個把名字報給我!」

在場的法師不敢隱瞞都一個個老老實實地說出了他們的名字和家族,江宏聽了暗中點頭。這些人中有a省法師大會副會長,有三個法師大會的長老,基本上代表了a省最強大的幾個家族。只要收服這一批人,基本上就算是把a省的法師界拿下了。

江宏說道:「首先你們要幫我掌握a省法師界。暗中發展忠於我的法師。如果你們做不到這一點,那麼你們就只能被我拋棄,我會找其他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來做這個事。」

這些人都唯唯諾諾。

吳長運說道:「a省法師大會裡面有七個長老,一個副會長,一個會長。除了這裡的三個長老,還有四個長老和我們不是一條心。我怕不好說服他們。」

江宏眼睛一瞪道:「怎麼?你打算拿我們做槍使?幫你剪除異己?」

江宏和賀青青這時候突然把隱蔽術消除了,一下子顯露出自己的能量波動來。跪在地上的吳長運、柳中坤和一大幫子法師立刻就感覺到了撲面而來的能量波動,他們都知道了,原來江宏和賀青青居然已經是他們這輩子都難望其頸背的大-法師。這些法師跪得更低了。柳中坤臉上的冷汗已經順著臉龐淌了下來。

吳長運更是嚇了一跳,本來他是有把江宏他們當槍使的打算,但是一下子就被江宏看出來了。他知道了江宏和賀青青都是大-法師,也看出了江宏臉上閃過的一抹殺機,嚇得汗流浹背,連忙磕頭說道:「不敢,不敢,小人死也不敢!那四個長老等級在四級到五級代表了,四個大家族,如果他們不肯就範,我們也不好動他們啊。」

「哼,那就不動。慢慢來。我相信你們可以拉攏到其他家族。」江宏冷冷地說道。

要控制一個省的法師界,絕不是控制一個會長就可以的。還得控制這個會長的對立面,以及下面那些法師。而江宏一直以來定下來的基礎不是吳長運這樣的法師,而是深受他們壓迫的底層法師。所以江宏才不會去幫吳長運剪除異己呢,他主要還是會發動下層的法師。能夠動員他們去青城山最好,如果不行,也要拉攏他們加入自己這邊。

控制住吳長運其實只是為他在a省的行動提供方便,而並不是要真的讓吳長運繼續佔據高位,在江宏獲得權力之後,來繼續欺壓底層法師。

而且這吳長運和柳中坤這兩個人也不好控制,人品爛得沒邊,實在不敢保證他們以後不會背叛自己,所以對他們只能一邊用,一邊防著。

吳長運和柳中坤連連稱是。原本他們還有逃得性命就偷偷向總部彙報的想法,現在當他們知道江宏和賀青青都是大-法師,而他身邊兩個小孩子都是七級法師之後,他們的想法也熄滅了。總會會長慕容明仁也不過只是大-法師而已。總會都不一定能拿江宏和賀青青怎麼樣,自己犯得著得罪這兩個殺神嗎?自己彙報上去,江宏和賀青青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是他們要想捏死自己,實在是太容易了。

這時候他們的心思已經轉向如何能夠更好的完成江宏交待的任務上了。畢竟給法師總會幹活也沒有太多的獎勵,而江宏出手大方,還不如給江宏做事呢。

而底下的那些法師也有了別樣的心思,江宏已經說了誰要是做的不好就會被拋棄。什麼叫被拋棄? 清瞳吾愛 。而如果吳長運做得不好,如果被江宏拋棄,是不是自己就能做會長呢?幾個也有些野心的長老和副會長都表現得很是積極,連聲道一定遵從大人的旨意,拉攏更多法師向大人效忠。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江宏又把這幫法師教訓了一頓,就放他們走了。不過要求他們每隔三天就必須要他彙報情況。由於這麼多人,他根本不擔心他們能夠一心一意地和起來欺騙自己。這幫法師界的高層人士沒有什麼誠信,但是他們互相之間牽制著,反而不會有人敢於欺騙江宏。因為誰也不知道別人會不是把自己出賣。畢竟江宏出手大方,為了一塊能量石,這些法師出賣任何人都是有可能的。


等這些法師千恩萬謝地走了之後,尚天明才忍不住說道:「姐夫,你怎麼真的就把他們放走了?假如他們回去向上彙報我們在這裡,我們就要被法師大會圍剿了。雖然我們不怕他們,但是我們在h市就待不住了。」

「是啊,這些人完全沒有骨氣,更沒有任何誠信。教授怎麼能相信他們?」巴桑非常不理解地問道。

「就是,這些人我看就是人類的渣滓,千萬不能相信他們啊。」德吉也著急地說道。

賀青青也有些不理解地看著江宏。

江宏笑道:「這些人,我知道他們不可靠。但是我們現在力量薄弱,能夠爭取一部分力量靠向我們,就能減輕對方的力量,增加我們這邊的力量。哪怕這些人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現在也必須要拉攏。而這些人知道我們隨時可以要他們的命,也可以給予他們能量石,他們的選擇是顯而易見的。」

「當然,我們所要依靠的主要力量還是下層的受壓迫的法師。這些法師家族,就需要我們一一去走訪。法師界其實就是一個金字塔的形狀,我們要推翻法師大會的統治,就必須要依靠下層的最廣大的法師。」

「只有把這些法師發動起來,讓他們擁有了力量,這樣我們就能擁有最廣大的法師隊伍,那樣推翻法師大會統治就很簡單了。而發動最下層的法師就是我們現階段最大的任務。拉攏吳長運和柳中坤就是為了讓我們的行動方便,不會被來自上層的人物打斷。」

「從明天開始,我們就要開始走訪a省的底層法師家族。有了吳長運的幫助,我們很容易得到這些法師的資料,只要我們能幫助他們,我想他們一定會靠向我們的。」

江宏說了這麼多,他們才算是理解江宏不幹掉吳長運他們的意義。是的,有了一個省的法師大會會長的幫助,他們要拉攏下層的法師家族就很容易了。

「可是吳長運這樣的人,誰能保證他沒有二心啊?」尚天昌也低聲嘀咕道。

江宏自信地道:「有二心又怎麼樣?以法師大會的實力,即使他們調集法師大會總部直屬法師大隊來,又能怎麼呢?而且法師大會能夠給他的,我以後也能給他,甚至法師大會不能給他的能量石,我也能給他。他就算是幫助法師大會滅掉我,他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而他一旦背叛我,很有可能就會有他手下有野心的人就向我彙報了,那樣他只有死路一條。所以他這樣的人即使有二心,也不會真的去向慕容明仁彙報。」

「而柳中坤和吳長運基本上是一種人,而柳中坤甚至地位比吳長運還高一些,從他能夠最先向我們下跪,就說明這個人非常識時務。這樣的人只會向強者屈服,所以他在我們還沒有任何倒下的趨勢的時候,是絕對不會冒險去向總會報告的。至於其他人他們都比較珍惜自己的性命,一旦背叛我們,很有可能會遭到a省法師一致的圍剿打壓。這些人沒有人是傻瓜,會去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們在a省現階段應該是非常安全的。」

說服了眾人,大家有說有笑地返回自己的房子里。

然後江宏和吳長運思維溝通,讓他立刻整理好a省的註冊法師的基本情況,然後送到自己這裡。吳長運表示回去之後立刻整理,明天一大早就送到鳳凰園來。並且向江宏獻媚道:「大人有任何吩咐儘管說,小人一定立刻辦好。絕對不會耽誤大人的事情。」

江宏讓吳長運先把晚上吩咐他的這些事情辦好,以後有什麼事情再說。

接著江宏又和柳中坤進行了思維溝通,要求他在元老院里對元老們進行拉攏。

然後江宏又分別和晚上的十幾個法師進行了思維溝通,分別對他們做出了不同的要求。有要求監視會長副會長的,有要求他們也整理一份法師基本情況名冊的,有要求他們及時彙報其他高層法師的動向的。然後向他們許下了能量石的獎勵,只要他們做出了對江宏有用的事情,就能得到獎賞。這些法師一再向江宏表忠心。就好像江宏是他再生父母一樣。

江宏給每個投靠自己的人都安排了任務,他們的任務很多是互相重疊的,互相監督的。也就是說只要他們這些人沒有全部都一條心,加上江宏開出的讓人動心的獎勵,那麼他們之間有任何風吹草動,江宏都會在第一時間知道。

從現在開始江宏就要學習如何掌控手下的形形色色的法師了。而從一開始就跟隨他的尚家,還有他在藏區教授出來的這一批密宗法師將成為他的骨幹力量。

晚上江宏和賀青青又開始指導兩位上師和尚家兄弟練功,順便教授他們功法和法術。

第二天一早,吳長運就到了,神態非常謙恭,說是奴顏婢膝也不為過。雙手捧著一個名冊遞給江宏。


江宏拿過來翻了翻,發現a省註冊法師有四千餘人,其中在h市內有法師大約一千名。元老院,有八級法師一名,七級法師兩人,六級法師三人。法師大會最高等級就是會長吳長運六級,一個副會長五級,長老會有七個長老,五級法師三人,四級法師四人。這元老院和法師大會這些人基本上代表了a省最高等級的法師家族。他們的家族分佈在全省各個要害的城市裡。有很多長老家族成為控制整個城市法師界的土霸王。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江宏的目標就是要打倒這些高高在上的家族,然而現在卻不得不暫時容忍這些家族的存在。這些家族是a省法師界的統治階層,是a省金字塔最上層的塔尖。而法師大會分佈在各市的分會,則是這個金字塔高層,而這些人的親朋則是金字塔的中層。底層的普通法師則是金字塔的最底層。

江宏翻看著名冊,發現大約有三千左右的法師是屬於金字塔底層,受壓迫的。很多法師家族不得不向自己所處的那個城市的法師分會,和那個城市的土霸王家族上繳很大一部分家族收入,才能保證自己家族的生意做下去,否則家族的生存都成問題。

而各個城市中的土霸王和法師分會不僅強制屬於自己的法師家族上繳收入,還霸佔著這個城市中最賺錢的生意。他們實際上就是整個社會中最大的黑社會組織。

幸虧法師界明文規定不允許從政,否則這些貪得無厭的高層法師就可能會深入普通人的方方面面,成為社會的大毒瘤。

而現在進行一場從下而上的變革,還有可能拯救法師界。這正是江宏正在進行的事業。

把吳長運打發走之後,a省法師大會一名叫郭照的長老也來了,他也帶來一份他整理的a省法師界的名冊。

這就是江宏吩咐的重疊性的任務,而江宏在給他們布置任務的時候,就說了還有其他人做這項工作。如果吳長運欺騙自己,那麼郭照很可能就把吳長運賣了。而很可能還有其他人繼續做這個工作,說不準郭照也會被人賣掉。所以郭照他們誰都不敢欺騙江宏。

郭照的名冊比吳長運的名冊還詳細,他還細心地給名冊分了類。把底層,中層和高層法師按照等級和地域進行家族分類。基本上處於低級法術等級的法師家族就是金字塔的底層,而處於高級法術等級就是金字塔的高中層。郭照這樣的分類讓江宏能夠節省不少時間。

江宏很高興,掏出一個小指甲蓋大小的能量石作為獎賞遞給郭照。

郭照沒想到自己僅僅做了一個這樣的工作,就得到了能量石的獎賞。他立刻跪倒在地,幾乎淚流滿面地對江宏表示感謝,然後誓言旦旦地表忠心,差點把江宏給噁心死。

江宏忍著胃部不適,還誇獎了郭照幾句,然後才讓他離開。

郭照剛走,賀青青就做出一副嘔吐狀道:「你看看,你看看,你找的這些人!都什麼德行!」

還沒等江宏給賀青青解釋,a省法師大會又來人了。

這人不是a省法師大會的長老,而是法師大會的幹事一類的工作人員,他的等級有四級了,他是來告密的。

這個法師叫馬炳文,由於等級不高,又沒有後台,沒有高等級的親家或者好友,所以在a省法師大會中並不太受重視,連長老都沒混上。每次做壞事他都必須是沖在第一線,但是得好處卻排在後面,所以他覺得很不公平。而江宏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希望。一個把上頭那些會長、副會長和長老們扳倒,而自己上位的希望。


這個馬炳文,長得尖嘴猴腮,一副奸相。不過他見到江宏卻一副點頭哈腰的奴才相:「大人,我有機密事情彙報。」

江宏穩穩地坐著,連眼皮都沒抬說道:「說吧。」

馬炳文道:「我有法師大會裡面一個長老作惡的證據。」

江宏一聽來了興趣,他正愁怎麼去找下面受苦受難的底層法師們,讓他們投靠自己呢,現在居然就有人送上門來了。他睜開眼睛看著馬炳文道:「你說說看,如果是真的,我會獎賞你的。」

馬炳文一聽有門,立刻滿臉笑容,腰彎得更低了,然後說道:「是余長順長老,他孫子余小明今年看上一個底層法師家族戚家叫戚芳的女人,余小明是個變︶態,居然用法術當著戚家人的面強*奸了戚芳,事後還殘忍地虐待她。整個過程中,戚芳的家人哭求別虐待戚芳都沒用,戚家的人越是哭求,這個余小明就越興奮。最後活活把戚芳虐待致死。戚家的人事後向法師大會上告,卻毫無作用。戚家族長感到自己無法保護家人,羞憤之下在法師大會門口上吊自殺。戚芳的父親戚敢當氣不過,想要暗殺余小明,卻被余小明的保鏢發現,而被殘忍地虐殺。戚家卻被按上了一個預謀殺人的罪名,滿門男女老少都被抓進了法師大會的大牢。就等著法師總會複核之後,全家就要被殺!」

馬炳文越說江宏臉色越陰沉,而賀青青已經咬牙切齒了,尚天明和尚天昌已經把拳頭捏得咯咯作響,而來兩位上師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慘事。法師界居然沒有王法到了這種地步。在這樣的欺壓之下,那下面的這些底層法師家族都不知道怎麼生存。而那些普通人類的家族在這些無法無天的余小明之流的欺壓下,恐怕就更加不堪了。